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们的四十年

十八

我们的四十年 瀚海晨升 4046 2018-05-17 01:00:00

  “回学校做实验是假的吧,想避开我自己解决是真的吧!”陈升盯着韩海的眼睛看。

  韩海默认,他知道当陈升知道他要出柜的时候,今天下午的反常举动陈升就猜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别回去了。”陈升说:“就在家里,我陪着你。”

  “可是,万一……”

  “万一什么?没有万一。不管韩局长到底什么态度,这都是我们的选择。你自己说,我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了?”

  “那当然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在一起,你就别想把我推开,这个事儿我和你一起扛。”

  “那你想和家里出柜的事儿,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扛?”韩海有点生气:“哦,凭什么我出柜的事儿你就要掺和,你出柜的事儿就要你自己扛?那我算什么?”

  陈升默默看着韩海不说话,惨白的灯映出了陈升的眼眶微红,他倔强地沉默着,最后叹了口气,低下头小声地说:“因为我害怕你受伤……”

  韩海知道陈升是什么意思,王行长和陈老师的性格他也非常地了解,他知道陈升说的害怕他受伤是害怕如果王行长和陈老师知道最后陈升是个GAY,有可能他们不会把陈升打死,但是把陈升的对象打死吧。无奈地摇头,上前抱住陈升:“我知道,所以你就想自己扛是不是?”

  陈升抱着韩海,也不说话。

  “你不止这一件事儿瞒着我吧,升哥。”韩海抱着陈升无奈地笑着说:“是不是留校的事儿已经黄了?你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才骗我说有可能有问题。”

  陈升点点头。留校的事儿确实是黄了,不过倒不是因为陈升的水平不够,而是因为他的第一学历确实有点弱,只是一个普通的211。这说实话,也怨陈升自己,毕竟自己高中玩的太开心,别人是学了三年,他是相当于只学了九个月,虽然最后成绩提升的很快,但是毕竟不是很稳,所以高考失利,只能去了一个211。虽然后面的学历不错,但是这毕竟是一个认学历的年代,也是让他没有办法。

  “没事儿,都会过去的。”韩海安慰道。

  “嗯哼”,陈升点头:“别走了晚上。”

  “你都知道了,我还走啥啊!”韩海笑了,心里也没有刚刚那么焦虑。

  “你妈来信息了么?”

  “没有呢。”两个人进了门,肖潇看到两个人一起回来了,笑嘻嘻地插嘴:“哟,不回去做实验了哇?”

  “不回去了,他都知道了,我自己回去等着干啥。”韩海也笑嘻嘻地回答。说实话,有陈升在身边一起扛,虽然还不知道韩局长的反映,但是自己的内心却也踏实和安稳了许多。

  收拾好了,韩海手机震了震,怀着忐忑的内心点开,发现韩局长是在家庭的群里面发的:“小子,没事儿,不管有什么事儿我们一起扛。”看完长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子就安稳下来。

  陈升凑过来,韩海把手机丢给他看,瞄了一眼:“行了,韩局长这关算是过了。”

  “嗯嗯”,韩海点点头。陈升揉了揉他的头发:“没想到韩局长这么容易就接受了。”

  “我也没有想到。”韩海接到:“确实是挺意外的。”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站在他后面的陈升:“这样就好了,最起码在我家咱们可以光明正大一点了。”

  “嘿嘿”,陈升笑着应和,虽然神情上没有什么表示,但是内心反而更加有点忧虑。毕竟,他这边出柜,绝对不会像韩海这边这样的容易的。

  陈升虽然不说,但是韩海也知道他的心里面在想着什么,安慰他说:“没事儿的升哥,咱们不着急。你实在不行就多拖两年,多拖两年说不定陈老师和王行长就对你结婚生孩子这事儿无望了,那个时候说不定他们就能接受了。”

  陈升嘴上应和着,但是内心却绝对不会这么想。想起来自己的奶奶和姥姥,那都是越老人越倔、越轴、越固执的人,那老爸和老妈绝对是一模一样的性格。并且慢慢地他们年纪大了,说不定精神上也接受不了这个刺激。所以说,还是要越快越好吧。但是这个事儿真的必须要瞒住韩海了,不然韩海真的是会受到牵连的。

  突然,韩局长来电话了,陈升看到,示意让他在书房里面接电话,自己到外面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会儿,敲开肖潇的门。

  “有消息了?”肖潇打开门问。

  “嗯,我进去坐会儿。”

  肖潇开门让陈升进来:“什么个情况。”

  “韩局长接受了。”

  “啥?真的嘛?韩局长这么开放呢?”

  “那可不,这不刚刚发来了信息,现在正和海子打电话呢。”

  “啧啧啧,这韩局长果然看得比较开。”肖潇抱着水杯坐在椅子上:“你说说看,剩下两个老娘们要是也这么思想开放,咱们不就活得更好了么!”

  “哎,你就想吧。”陈升无奈,笑着摇摇头:“不过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韩局长能接受。不过现在她接受了,我反而想着说不定还是有原因的。”

  “嗯?什么原因?”

  “你想想看啊,海子从小基本上就在他各色的亲戚家长大的,韩局长没有多少空能管他,对吧。”

  “嗯哼,韩局长可是跟你妈一样,都是事业女强人。你这也是有你爸照顾着,他那……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啊,你看,这韩局长从海子小的时候就基本上和他不是特别的亲近吧。你看后面,他高中的时候就准备出国了,这本科和硕士又都是在国外读的。”

  “嗯哼,哦!”肖潇一拍手:“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说,韩局长在韩海从小的时候就没有怎么管过他,然后现在觉得就是有一点亏欠的心里是不是?”

  “对,”陈升点头:“所以说,海子出柜虽然我知道了很紧张,但是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紧张。”

  “你这么说我倒是能理解。可是,你家王行长和陈老师可不会这样啊,你这从小可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虽然说王行长管你管的少了一点,但是陈老师……”

  “是啊,不就是这么个问题么……”陈升长叹一口气:“我们家的那两个,绝对不会觉得是对我有亏欠的,绝对是觉得我这么做是大逆不道、不孝顺的。”

  “我懂我懂!”肖潇做到陈升身边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儿,到时候咱们再说呗。”

  两个人静静地坐了会儿,突然肖潇想到了什么:“对了,好像我妈应该知道你是GAY了……”

  “什么?!”陈升一下子惊了:“怎么个情况?你这怎么说出去的?”

  “哎,就是这次回家啦!”肖潇也没有觉得什么,毕竟她没有直接点明:“我妈不是着急又要和我相亲嘛,然后这不是晚上吃饭的时候和我爸一起与我对质来着,然后后面就说到你了。问你到底什么个情况,然后我当时在气头上,就随口说了一句,陈升可能永远不会结婚了。”

  “啊?那他们什么反应啊?”

  “两个人就是静了一会儿,然后我妈就幽幽地说,这陈升初中的时候我看着就有点像。”

  “后面就没有说啥了么?”

  “没有了……”肖潇也对此挺无奈的:“然后我就说那你们别和我王姨陈叔说哈。”

  “然后呢?”

  “他们肯定说绝对不会说了。”

  “那可不一定啊!你妈和我妈什么关系啊!”

  “这个我倒是相信我妈的,就是因为她和你妈这层关系,我觉得她才不会说的。”肖潇叹口气:“其实我觉得,我们三个人的妈,可能就你妈不大能接受这个问题。”

  “你妈也不能接受,只不过事儿不在她自己闺女身上。”陈升没好气地翻了白眼。

  “嗯哼,所以说她应该能接受你是。毕竟说实话,她也是搞了那么多年初中教育的,好多小孩子从初中开始性启蒙,她也是见过不少的。我记得当时我们班就有一个,然后我妈不是我们班班主任么,我记得当时有小男生欺负他,我妈也挺护着他的,也没有明确说破。”

  “是么,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都是陈年往事了,咱们两个当年在学校都是天天浪到天际的主儿,哪会关系这些小事儿啊!”

  “这倒也是。”

  “对啊,所以我说也有可能是我妈和韩阿姨两个人,经常接触的都是年轻人,关键是他们也愿意和年轻人接触,所以思想可能比较先进。但是你妈可不一样,她可没有多少精力神在和小年轻们接触上。”

  “对啊!所以说,这也是一个问题。”

  “哎,没事儿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啥。最起码韩海人家出柜成功了,你不开心么?”

  “那当然开心了。”

  “嘿嘿,那不就得了!”肖潇推了推陈升:“赶紧去和韩海腻歪去,你看我这天天近距离地吃你和他的狗粮,我这都被喂成孤狼了。”

  “他还没打完电话呢,”陈升看看表:“话说你这不也挺好的么,孙智这两天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我给你说,他就是有病!”肖潇一提孙智就有点来气:“这不是他家里钥匙在我这里么,我给你说,那家户,简直了!”

  “咋啦,看你这个苦大仇深的样子。”

  “不是,你没见过他的那个衣柜!真的!从小学到现在所有的衣服都他妈的存着你知道么!他那个衣柜都塞的满满地,连点空都没有。”

  “我靠,他不是收集癖吧……”

  “不是,我给你说,他就是在东西的断舍离的能力上非常低!非常低!”肖潇想起来就陷入无奈状态:“我还没给你说!上次你和韩海不是先回家了么,我回家前去了一趟他家,这一开抽屉,我靠,那上百条内裤你知道么!上百条!”

  “噗嗤,”陈升笑出来:“这么牛逼,他家真的挺有钱的哈,有那么多地方放这些东西。”

  “别笑!”肖潇一拍陈升:“我这拿出来一看,还都不是什么好内裤,还有很多就是原来穿的,那都烂了,都不舍得扔。”

  “他是有病么?那个玩意攒着还能出利息,还能出花儿不成?”

  “所以说他有病啊!”

  “你不是有他家钥匙么,他又经常不在家出去进组的,等他一走全给他扔了不就行了么。”

  “别说了!”肖潇扶额,特别心痛:“我给他说过了要给他扔,人家不让,说这些都是宝贝!”

  “宝贝?哈哈哈哈哈哈,这孙智也真的是有意思啊!什么宝贝,不都是一堆破烂儿么!”

  “对啊!我这不就是无奈了么!”肖潇也是无奈:“你都不知道,他有两个超大号的行李箱,你猜猜里面装满了什么?”

  “你这么说,除了衣服还能有什么东西。”陈升猜不出来。

  “全是从小到大他所有的玩具和公仔。”

  “得!可以开一个博物馆了我看他这是!”

  “可不嘛!我给你说,那个拉链都感觉这就要崩开了!”

  “没办法,他现在都三十多了,好歹上大学的时候还会有一两个这种的小公仔之类的,肯定满满的。”

  “我这个可真的不敢给他动,我害怕一打开,这直接就爆出来,我这小胳膊小腿的,绝对合不上。”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啊!”陈升也很尴尬:“你说说着,你能怎么办呢?”

  “对啊!谁让我喜欢他这样的呢!我决定了,我准备过两天他去组里的时候,把捐衣服的叫过来,把他的那些衣服都给他捐了。”

  “捐衣服的也不要内裤。”

  “too young, too naïve.”肖潇鄙视地看着陈升,也不知道是鄙视谁:“你都不知道,那个衬衣,有上百件,还有那种的确良的;牛仔裤,五六十条!我给你说,我就是捐了一半出去,他也发现不了!”

  陈升无奈地笑了笑。心里想着,他们这三个人,真的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两个人正聊着孙智呢,韩海猛地一推门,喊了一嗓子:“坏了,我妈明天要来北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