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往情长

第十六章 宴会(二)

一往情长 妟子 1882 2018-05-16 23:54:09

  “许晏城,几年不见了,我倒是不知道你身边这么缺女人了?什么不三不四的都不嫌弃。”韩骁刚刚并不在这里,因此并不了解这边的状况,但是自己脸都被打了,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许家的地位自然是韩家望其项背的,所以韩骁一时冲动为夏裴娜出头之后也心有余悸,心里也不禁骂了几句这女人多事。

  “道歉。”许晏城的话既是对韩骁也是对夏裴娜说的。语句简洁明了却有十足的威慑力,让在场的人都不由的呼吸一滞。

  夏裴娜平时虽然嚣张,但是也没有过这样窒息的感觉,一只手拽了拽韩骁的袖子,看向他求救。

  韩骁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脸上是一阵青白交加。“我不知道许家的待客之道是这样的。”说话间明显比之前少了几分从容。

  “我们许家的章法自然由我们许家人说的算,还轮不到别人置喙。”许晏城看向韩骁的目光里是毫不掩饰的嘲弄,嘴角也是透着几分讥笑。

  夏毓晚看向许晏城,此时的他和平时在家的样子截然不同,浑身流露的是君临的王者之气。

  韩骁看到这样的情况也知道自己许晏城真是怒了,就对夏裴娜使了个眼色。

  夏裴娜自然是看懂了韩骁的意思,自己不敢惹许晏城就让她道歉?呵,心里暗骂韩骁不是男人。

  其实按照夏家原来的实力,夏裴娜根本不用在人前忍气吞声,伏低做小。但是这几年夏淳好高骛远又经营不善导致现在的夏氏早已外强中干,这才让杨淑华母女动了攀附别人的念头。

  夏裴娜心里不仅仅是把韩骁骂了个彻头彻尾,也把这笔账算在了夏毓晚的头上。再想想那天在会馆的那个男人还有眼前护着她的许晏城,她更是恨得牙根痒痒。

  “姐姐,是我说错话了。”说着夏裴娜就做出几分楚楚可怜的样子,伸手搭上夏毓晚的手臂,眼泪似乎都要夺眶而出了。

  其实夏裴娜除去那些行径还是很有男人缘的,所以当她如此一做,倒真的有几分像是夏毓晚仗着许晏城咄咄逼人的样子。

  今天毕竟是江美龄的生日宴会,夏毓晚也不想和她纠缠,对许家的名声也不好听,“不用这样了,夏小姐自重就好。”说着她就想把自己的胳膊从夏裴娜的手中抽出来。

  谁知夏毓晚手臂还还没有完全脱离夏裴娜的手,夏裴娜酒杯里的红酒就泼洒了出来。虽然酒量不多,但是如果洒在了浅色的礼服上,斑驳的酒渍也绝对让人狼狈。

  只是红酒并没有如期的洒在了夏毓晚身上……

  许晏城高大的身躯将夏毓晚安稳的护在身后,而红酒泼在了黑色的西服上并不看的出来,只有少许渐在了衬衫上。

  夏裴娜愣住了,嘴角隐藏的笑意还也僵住了。

  “我不想别人说我欺负女人,夏小姐好自为之吧。”在场的带了耳朵的都听得出许晏城隐忍的怒气了。

  夏裴娜在这自然是待不下去了,瞪了一眼就离开了。

  而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露痕迹的落入了另一个一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的眼里。

  本来好好的宴会,夏毓晚自是开心的,但是被夏裴娜一出接一出的这么折腾,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了。踱着步子来到了宴会厅外的走道,想在这透透气,她不想让她的情绪影响到家人让他们担心。

  宴会在酒店十七层举办,走道转角的窗户外正是这个城市的夜景,夏毓晚刚想走过去,突然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一转身就撞入了一个坚硬的怀抱,男人身上混杂着她熟悉的淡淡烟草味和酒味。

  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转身而停止脚步,然而手揽住夏毓晚的肩膀向前,而她脚下踉跄几步后背就贴上了墙壁。

  “顾延……”

  在她惊愕的眼神中,男人放大版的英俊已经在她咫尺的地方,而下一秒她的唇就被毫无防备的压住,未尽的语声淹没在霸道的吻里,他的舌头滑入她的唇齿之间,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攻城掠地般地用力地探索每一个角落,仿佛要把压抑的怒火全都倾泻出来似的疯狂。

  而夏毓晚一开始还用手想要推开面前这个似乎失去理智的男人,但是之后被吻的浑身酥酥麻麻,刚刚心里的阴霾似乎也融化在了这个吻里,本能的开始青涩的回应,而感觉到回应的顾延更是肆无忌惮地加深了这个吻,直到两人都气息不稳了才堪堪收回扣在她后脑的大手,离开她双唇。

  虽然停住了动作,但是顾延并不打算放开夏毓晚,仍然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嗓音低低的说:“嫁给我吧,毓婉。既然确定了心,知道自己不会变了,我就不想再等了。”

  良久,顾延没有听到回答,怀里的人也一动不动。他偏过头,看着因为刚刚的意乱情迷而带着绯红的脸上神色淡淡,垂下的睫毛敛去了眼神中的复杂。

  他闭上眼睛吻上了她的额头,仿佛在亲昵一件珍爱的无价之宝。他知道她的顾虑,也不想逼她,他愿意等,只要是她。

  “以后不要忘记在你需要的时候永远有我。”带着点酒气的呼吸喷在夏毓晚的耳边,入耳的声音里是无限的温柔。

  婚姻对于夏毓晚来说是无比庄重的,她不是不愿意接受而是害怕得到后失去。

  如果恋爱的伤痛是带给两个人的,那么婚姻的伤害就是带给两个家庭的,甚至还可能是孩子。所以她没有勇气现在就走出那一步,所以选择沉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