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锦书不负黎

第六十七章 试探(一)

锦书不负黎 苏远 2148 2018-06-10 01:10:00

  就在姜黎以为两个人要打起来的时候,方宇却是一改画风,整个人朝着陈锦书的身上靠去,一张脸侧对着陈锦书的右耳。

  不知道是谁率先反应过来,低呼了一声,随即传来秦阳计时的声音,“很好,还有十五秒。”

  在秦阳的声音落下后,以刘雨欣为首的腐女方,边开始了倒计时的计数。

  姜黎原本是有跟着一起喊的,只是在目光对上陈锦书看向她的那双眼眸时,瞬间禁了声,低垂着脑袋,故意别开了自己和陈锦书的目光接触。

  十五秒很快就过去了,也许是因为这把玩的有些过火,气氛再一次燃了起来。

  因为位置的关系,新一轮的发牌人是刘欣雨,只见她随意的在手里抽动着扑克牌,然后就从方宇的位置开始发放。

  姜黎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又瞅了瞅身旁脸色有些难看的陈锦书,一脸疲惫的说道:“那个,时候也不早了,明天锦书还要上班,所以这把结束后,我和锦书就先撤了哈,反正大家都在Z市,想见随时都可以在约出来见。”

  她话音刚落,立刻遭到了刘欣雨的挽留,“别呀,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再多玩一会吧。这才九点钟,夜生活都还没有开始呢。”

  刘欣雨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将目光落到了陈锦书的身上,一脸笑意的说道:“陈先生,你说是吧。”

  “嗯。”陈锦书点头,伸手拿起了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先前脸上始终挂着的笑容不复存在,“不用管我,你玩的开心就好,我明天上午没有什么事情,晚点去公司也可以。”

  姜黎见他这样说,只得低头,点头查看着自己新一轮的扑克牌。

  一连两轮下来,大王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始终被分配到秦阳的手中,而方宇也许是因为玩的次数多了,将大多数的惩罚都经历了一边,玩到最后竟然也主动起哄了起来,“哈哈,终于到老子拿国王的时刻了,让我想想,1号抽惩罚,3号是实施者。”

  他话音刚落,陈锦书就将卡放在了桌上。

  “让我来瞅瞅陈先生抽到的惩罚是什么。”方宇也许是因为玩了这么多把,终于轮到了自己做国王,当下说话的语气都高了几分。

  姜黎望着自己手中的3号牌,没来由的慌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陈锦书。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视,姜黎望着他脸上重新浮现出来的笑容,先前那种心慌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起来,就像是要印证她的想法一样,下一秒方宇略带欠揍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哎嘛,这是哪个人写的,竟然让大家大晚上的吃狗粮。”

  他说完像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一样,先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才对着姜黎宣布道:“舌吻三分钟。”

  他话音刚落,姜黎就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有方宇口中的那五个字。

  她活了二十四年,第一次这么深刻的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原因就在于陈锦书抽到的那五个字,是她先前自己写的内容。

  作为国王游戏常年的运气户,她一开始就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会中招,写惩罚的时候,只想着在场四女五男,男人抽到这个的话,画面一定很好看,谁晓得现在,她这个运气户不但落马了,还自尝恶果。

  这样想着,她抬头看向陈锦书,只见他唇角上扬,连带着眼眸都是笑意,那模样颇有几分她先前看他和方宇亲热时的模样,一脸的幸灾乐祸。

  他肯定知道那是她写的。

  想到这里,姜黎脸颊顿时浮现起一抹红晕,右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扑克牌,还没有做好准备,脸颊就传来一阵凉意,紧接着就是陈锦书那张放大了眼帘。

  姜黎错愕的望着他,耳边传来熟悉的旋律,“这个年纪我已不再将就,有些事情无法强求,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也无法挽留,青春慢慢从身边留住,我开始变的怀旧,喝光了这杯酒,就再也无法回头。”

  伴随着歌声的吟唱,姜黎渐渐闭上了双眼,心中有难过和不舍,但是更多的则是豁然开朗。

  再见了,我的青春,我的旧爱,曾经属于我的你。

  再见了,我还是喜欢你,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起你,但是却忽然安了心,知道你在Z市,知道你生活得很好,于是我也就很好了。

  再见了,从今以后,我们海阔天空,你会幸福,我也会。

  陈锦书看着她闭上双眸的神情,眼底闪过一抹刺痛,忍不住轻咬了一下她的舌头。

  舌尖传来的刺痛感,让姜黎停止了胡思乱想,她伸手推开了陈锦书,,一脸不满的质问道:“你干嘛咬我?”

  “谁让你不专心的。”陈锦书闻言一愣,目光落在她略带红晕的脸上,心底一片涟漪,连带着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

  他侧头打量着隐在黑暗中的沈嘉彦,先前还因为和方宇“亲热”,被姜黎录音而不悦的心情,顿时大好起来。

  他的主动,她没有拒绝。虽然过程中她不够专心,但是事后她的埋怨,在他听来却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虽然有极大一部分是因为她喝醉了。

  这样想着,他看向姜黎的目光又忍不住怜惜起来。

  他知道,今晚过去,他离她更近了一步。

  因为她心里的那个他正在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两个人的斗嘴声打破了沉默,让原本还噤若寒蝉的众人,当下就喔了起来,秦阳更是不满的叫嚣着,“算了,今天这波狗粮就到这里吧,大家都散了吧。”

  他话一出,方宇立刻附和道:“对对对,我现在感受到了十二万分的暴击伤害,必须得马上回家,投奔我可爱的床铺,否则的话你们就得抬我回去了。”

  ……

  姜黎听着他们一个个的埋怨她的话,顿时觉得脸红耳赤,当下也放弃了反驳陈锦书的念头,伸手想要拿包,却不想被陈锦书抢先了一步,“我来。”

  陈锦书的声音不大,却格外的温柔。

  姜黎看着他拿包的动作,主动伸手握上了他的手心。

  当两人十指相握的瞬间,姜黎仍旧觉得自己的指尖传来一种触电的感觉,但心底却是异常的温暖和安心。

  “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酒店门口,姜黎朝众人说完,便转身钻进了陈锦书的车内。

  

苏远

我又来晚了,但是有原因,这章内容为我作证,尤其是那首歌,我真的是找了一个小时,才觉得符合场景,符合女主的心境。要不然我是不会这个点才更新的。【严肃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