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锦书不负黎

第五十六章 缘分(二)

锦书不负黎 苏远 2236 2018-06-04 23:33:43

  然而这种安详并没有持续太久。

  因为陈锦书的电话响了,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电话,一张眉头微皱,隔了好一会才接通了电话,“喂,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陈锦书嘴角的笑容一点点凉了下去,“张经理,我要看到的是结果,不是你的解释。”

  他说完不等电话那头的人回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朝着姜黎轻声的说道:“时候不早了,公司还有点事情需要我处理,我就先走了,你等何小姐别等太晚。”

  姜黎闻言,脸颊微红,望着他嘴角重新挂起的微笑,木讷的点着头,“好,陈先生开车也注意安全,再见。”

  “再见。”陈锦书点头,扭头看了一眼身侧因为电话铃声而被吵醒的安妮,伸手抚摸了一下它的后背,轻声的说道:“我最近要搬新家,安妮可能还得麻烦姜小姐帮我多照看几天,不知道姜小姐会觉得方便吗?”

  “会方便。”姜黎闻言,脸上一喜,话一出口才察觉到不妥,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照顾安妮我很乐意,不存在麻烦。”

  “那就好。”陈锦书点头,收回了自己的手。

  姜黎将陈锦书送走后,自己又重新坐到了沙发上,但是却没有再看电视,而是从书房拿了一本书。

  她大约看了半个小时后,门外才就传来一阵开门声,紧接着玄关处就响起何璐兴奋的声音,“小黎,你在吗?”

  “……”姜黎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到玄关,朝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转身将安妮抱到了墙角,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属于它的小床上躺下。

  何璐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姜黎的身旁,看着摊子上正侧躺着的安妮,脸上一喜,“不是陈先生来了吗?怎么这个小家伙还在?”

  “你不喜欢它呆的这里?”姜黎说完,侧头瞥了一眼何璐,目光扫过她绑着绷带的额头和小腿膝盖,眼底闪过一抹担心,“你这伤势是什么情况?”

  “还能怎样,有人醉驾,我成了那个倒霉鬼呗。我这个算是天灾人祸,躲不掉的,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些皮外伤。”

  何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不太愿意提起,当下就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你和陈先生吧,今晚的请客是什么情况?你们该不会是已经……”

  “打住。”姜黎听到她的话,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起来,当下就打断了她的话,“何小姐,我现在确信你的伤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也请你打消你脑海中那些污秽的猜想,我和陈锦书现在还是很纯洁的客户关系,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弯弯肠子。”

  “嗯?”何璐闻言,满脸不相信的打量着姜黎,隔了许久才说道:“小黎啊,你很不对劲喔。”

  “我哪不对劲了?”

  姜黎话音刚落,何璐就接口说道:“你哪哪都不对劲。”她说完,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当下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指着左手边的卧室门,又瞅了瞅脚下睡得舒坦的安妮,轻声的说道:“去卧室聊吧,要不一会把小家伙吵醒了,又要被它凶了。”

  姜黎轻笑着点头,见落地窗外有闪电亮起,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伸手将一旁何璐给安妮买的小毯子盖到了安妮的身上。

  何璐见身后没有人影,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侧头目光正好瞥到姜黎一脸温柔的给安妮盖被子的动作,当下眼眸含笑的说道:“啧啧,果然是一人得宠,鸡犬升天啊。”

  “好好说话,别咬文嚼字的。”姜黎说完,狠狠的剐了一眼她,率先朝着卧室走去,何璐挑眉,一脸笑意的跟在她的身后。

  “你今晚好像很有耐心。”

  “你这是在质疑我作为酒店客房部经理的职业操守?”

  “别转移话题。”何璐白了一眼她,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小锤子,一边敲打着自己的小腿肚子,一边轻声的劝慰道:“不管你承不承认,我只想告诉你,破玉难修,与其沉迷过去,你不如考虑一下陈锦书,虽然我对于他的了解大多数也是来自别人,但是能被一群人说好的男人,那应该也是真的值得深交,而且以他的身家地位来说,和你也算是门当户对。”

  姜黎闻言,抬头淡淡的瞥了一眼她,目光下意识的瞥向了窗外。

  她起身关掉了卧室的窗户,整个人站在那里,望着玻璃外电闪雷鸣的夜空,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下雨了,不知道他到公司了没有,如果还没有到,此时这么大的雨,他恐怕会被堵在路上吧。

  Z市的九月就是这样,上一秒还晴朗如斯,下一秒就时常会是狂风暴雨。

  就像是眼下这样,前后不过几分钟,整个大地就只剩下噼里啪啦的雨声和雷鸣声了,偶尔伴随着几道闪电,将整个天地照亮。

  何璐抬头望向姜黎,见她一脸沉思的模样,主动转移了话题,“对了,之前你不是说明天是你恩师大寿吗?想好穿什么衣服了吗?”

  “还没有,”姜黎摇头,语气里带着几分惆怅,“说实话我不太想去。”

  “为什么?”何璐话音刚落,脑海中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问道:“沈嘉彦也会去?”

  “嗯。”姜黎点头,“有件事情,我之前一直没有告诉过你,他的未婚妻是我以前宿舍的,就是之前你来学校找我时,遇到的那个刘欣雨,还有印象吗?”

  “是她啊。”何璐若有所思的说道,一双眼眸微微眯起,隔了许久才说道:“她知道你和沈嘉彦的关系吗?”

  “不知道。”

  何璐闻言,轻叹了一声,有些不忿地说道:“我真的是想不明白了,当时你为什么就会同意和他谈什么地下恋情,两个不同专业的人,你就不怕他实际上背着你在自己专业还藏着个正主吗?”

  姜黎听到她的话,顿时觉得一股浓重的酸意,直击自己的鼻翼而来。

  何璐的这个问题,她也问过自己无数次,尤其是在她和沈嘉彦分手的那段日子,每次听着宿舍或者旁人,讨论沈嘉彦又代表学校在XX比赛中获得了什么名次的时候,她都好想世界能够安静一会,可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地下恋,她只能远离人群,躲进偌大的图书馆,没日没夜的看书学习,压制心里的那种委屈。

  说起来她其实也要谢谢沈嘉彦的吧,她的成绩似乎就是在那一段时间突发猛进,最后甚至能在学期期末领到奖学金。

  如果说和沈嘉彦分手后,她得到的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这个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