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锦书不负黎

第五十五章 缘分(一)

锦书不负黎 苏远 2186 2018-06-04 16:59:53

  虽然这不是她第一次下厨,但还是不能浪费啊,毕竟是她亲手为他做的第一顿晚饭。

  虽然对他这种吃惯了软香米饭的人来说,饭有点硬,但至少是熟的,能吃。

  虽然糖醋排骨不太酸,甚至有点太甜,但是至少能入口,没有想象中的好吃,但也不至于难吃。

  虽然……

  他想着想着,突然觉得自己有必要正式学一下厨艺了,不说做得多好吃,至少能达到她期望的那样。

  偶尔满足一下她的味蕾和胃,好像会比陪她吃饭更拥有满足感吧?

  这样想着,他暗自下了决定,加快了吃碗里东西的节奏。

  客厅里,姜黎坐在沙发上,侧头瞥了一眼正在喝汤的陈锦书,嘴角微微撅起,轻声嘀咕道:“不是说有胃病的人都吃得比较少吗,为什么他看起来胃口还挺大的。”

  安妮蹲坐在她的身旁,就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样,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突然“喵”的叫了一声,惊得姜黎惯性抚摸她的手一顿,那叫声就像是在指责姜黎不该在背后说陈锦书一样。

  “小家伙,你怎么这么偏心呢,好歹我也养了你三天呀,说你家小主人一句坏话都不行吗?”姜黎回过神来,伸手将安妮抱到了怀里,一脸不满的说着。

  安妮像是感受到姜黎的指控,轻声“喵”了一声,然后就乖巧的靠在了她的怀里,那模样看上去就想是在说:“懒得搭理你们的打情骂俏,朕要去睡了。”

  姜黎瞥了一眼怀里昏昏欲睡的安妮,有些无奈的摇头,只是嘴角勾起的弧度,却无意泄露了她此时的好心情。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自从妈妈离开后,这还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了温馨的感觉。

  即便她知道陈锦书和她现在可能连朋友都称不上,但是能在这样一个天气姣好的夜晚,和一个一起采购,制作,然后享受成果,最后在一起夜间散步,大概就是温馨升华后的幸福吧,也是爱情该有的最美好的模样吧。

  就像陈锦书送她的那本笔记本上写的那样,姜黎一直觉得婚姻可以随遇而安最大的理由就是,她认为两个人可以没有鲜花,但一定要有火花,所以对于她来说,自己所谓的忘不掉沈嘉彦,实际上只是忘不掉那一段爱情中,对沈嘉彦付出所有的自己。

  她记得很久以前,曾经在一本书上读到过对幸福的定义,上面说:

  幸福就是每天早上醒来,看到一抹阳光恰好落在枕边,不用着急起床,躲在被窝里听着妈妈在厨房轻手轻脚的忙碌,然后不一会荷包蛋的香味就弥漫了整个房间。

  幸福就是每天吃完饭后,能和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起饭后散步,或者在某个周末的闲暇午后,盘腿坐在沙发上,笨拙地编织为某个他准备的线制衣物,想象着他穿上后的模样,然后轻笑出声。

  幸福就是没病没灾,所有在乎的人能始终陪伴在你的身边,而不是吃得好,穿的好,因为得到和付出从来都是平等的,你得到了足够的金钱,就意味着你注定要失去,而这种失去往往是你不愿承受的,可以是失去最爱的人,也可以是失去你赚钱的身体健康。

  姜黎觉得也许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不太一样,但她却希望自己能像书里说的那样生活。

  这样想着,姜黎不由自主的又将目光落到了陈锦书的身上。

  他能给她想要的那份安心吗?

  或者她该不该赌一把呢?

  清脆的流水声将姜黎从思绪中拉回,她望着已经将桌子收拾干净的陈锦书,连忙将安妮放在了沙发上,起身走到了陈锦书的身旁,“君子远庖厨,陈先生还是我来吧。”

  “君子这个词太过沉重,比起这个称谓,我更喜欢小人。”

  姜黎闻言“噗呲”一声笑出了声,目光对上陈锦书那双含笑的眸子,隔了许久才说道:“陈先生怕是对小人和君子这两个词的理解不太清楚吧?”

  陈锦书失笑,望着眼前笑得花枝招展的某人,满是宠溺地说道:“虽然我是理科生,姜小姐是文科生,但是你也不用这样质疑我九年义务教育的成果吧。”

  九年义务教育?这是什么梗,为什么他们的谈话突然会出现这么一句话,和先前的小人还有君子有关系吗?

  陈锦书见她一脸呆滞的望着自己,知道他是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当下就解释道:“君子和小人都出自于《论语》,正巧都属于九年义务的教育范畴内。”

  姜黎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解释,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陈先生还真是好记性,我都不记得九年义务教育中,有在《论语》中看到过君子和小人的意思。”

  “那看来姜小姐的记性是真的不太好。”

  姜黎望着他一副很头疼的神情,下意识的挑眉,在心里默念好几遍的不与傻子辩是非,才将心里想要反驳的念头压了下去。

  稳定心绪后,姜黎轻哼了一声,决定不再搭理他的话头,低头戴起手套,开始了洗碗的动作。

  陈锦书看着她撇嘴刷碗的动作,唇角含笑的打着下手。

  嗯,虽然偶尔斗斗嘴,在言语上欺负她不是他主观意思,但这种感觉似乎很好,而且对于她记忆差这件事,他觉得自己说的也并没有错,至少在对于他的记忆上,她是真的差。

  洗完碗之后,出于客气和不希望安妮马上被带走,所以姜黎主动提出了让陈锦书去客厅休息,自己留在厨做着最后的打扫工作。

  等到姜黎忙完所有的事情,回到客厅时,望着空无一物的茶几桌,这才想起陈锦书似乎从进门开始,她就没有来得及给人家倒过一次水。

  想到这里,她连忙重新折回冰箱里,拿了两瓶矿泉水放在了茶几桌上,一脸尴尬的说道:“我第一次做糖醋排骨,所以刚刚的味道可能有点甜,陈先生别介意,喝水。”

  “谢谢。”陈锦书点头,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当下就拧开喝了一口。

  还算有自知之明。

  姜黎望着他滚动的喉结,脸颊微微泛红、

  所以他刚刚一直喝汤也是因为排骨太甜吗?

  那为什么还要全部吃完。

  陈锦书放下矿泉水瓶,侧头打量着身旁一直盯着自己的某人,一脸笑意的说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看电视吧”姜黎收回目光,不自然的打开了电视剧。

  吵杂电视声打破了客厅怪异的气氛,两个人都不再出声,各自坐在沙发的一头,安妮舒坦的躺在沙发上,睡得一脸安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