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锦书不负黎

第四十一章 奇葩(二)

锦书不负黎 苏远 2129 2018-05-27 22:11:51

  “晚一点我处理完事情后,自己去餐厅吃,你帮我留食就好,别专程让人送到我办公室,我可不想落人口实。”

  姜黎冲着丁雨桐离去的背影喊道,随后低头望着手中的对讲机,脑海中浮现出戴荣在交班事项中提到的事情,顿时觉得自己脑袋一阵绞痛。

  姜黎之所以会听到薛女士大床房六个字就这么大的反应,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前一夜她的丰功伟绩。

  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承受和甘愿牺牲自己的健康去指夜班。

  因为说到底,日夜颠倒毕竟对我们的身体损害还是很大的,但是在顺帆酒店中要说没有人喜欢值夜班的话,却是不对的,因为戴荣就是喜爱上夜班的奇葩。

  所以当早上姜黎查看戴荣给她发的工作交接时,她是打心底里佩服这个要在大客房居住一个月的薛小姐,只是当她真的抵达那间大客房之后,她才明白前一夜戴荣到底经历了什么。

  A区大床房205室,整个房间空荡荡的,房间里原本该有的桌子和椅子都被撤了出去,只剩下一张光秃秃的床,只是此时整个床铺看上去乱糟糟的,本该垂直平滑的四角,此刻全部被人折叠在了面上。

  姜黎伸手敲了一下房门,朝着正坐在床头,双手抱住自己膝盖的薛宁说道:“薛小姐,我是顺帆酒店客房部经理,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有人要杀我,就躲在这个房间里。”薛宁的声音听上去柔柔弱弱的,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恐慌,望向姜黎的目光中也写满了求助。

  姜黎望着她无助的目光,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向一旁正在揉捏自己太阳穴的小罗,轻声地问道:“带薛小姐调查过监控了吗?”

  “还没有。”

  “那我带薛小姐去监控室看这层楼的监控,你们趁着这段时间打理一下房间,这样乱糟糟的看起来像什么样子。”

  姜黎话音刚落,原本还犹豫不决的薛宁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下一秒又朝床头缩了一些,两只捂着膝盖的手指,关节部位因为太过用力,而隐隐泛着白印,一脸惊慌的看着姜黎道:“不行,床单就只能这样摆放,而且床下有人要杀我,我不能下去。”

  姜黎看向小罗,只见后者朝她耸了耸肩,一副她刚刚就这样提议过,但是被客人拒绝了的神态,看上去也是一阵头疼。

  “薛小姐,你别紧张,放轻松听我说。”姜黎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一把将床单下的席梦思掀起,“你看,这下面什么都没有。”

  她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后,就立刻朝着席梦思下方的木板缝隙照去,眼眸写满了耐心,“薛小姐,你看我没有骗你吧,这下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那……那个人一定是躲在我这头的下面了。”薛宁说完,当下就串了起来,光着脚站在没了席梦思的木板上,眼中已经隐隐蓄着几分水气。

  姜黎看着她紧张的模样,一双眉头紧紧的皱起,隔了好一会才说道:“这样,薛小姐,你站在我的身后,我和小罗他们一起把房间的席梦思,还有床单什么的都撤掉后,再陪你确认一下床板下面有没有人?这样怎么样?”

  薛宁望着姜黎,一双眼睛里写满了警惕,隔了好一会才缓缓点头,语气中仍旧带着防备,“姜经理是吗?能麻烦你过来一些吗?”

  “好。”姜黎点头,刚刚弯腰就听到斜上方传来薛宁的惊呼声,“你要干嘛?”

  姜黎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就传来小罗紧张的声音,“我们经理只是想要帮你拿一次性拖鞋,你别激动。”

  姜黎闻言,先是一愣,随后抬头看向正前方的薛宁。

  只见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空调遥控器,正一脸紧张的对着她。

  而原本还蓄在眼眶里的泪花,也因为先前的紧张,正缓缓地顺着脸颊两侧落下,最终接二连三地砸在了床单和木板上,绽放出一个个精致的花纹。

  姜黎见状,连忙抬起自己的左手,示意她冷静,右手顺势将手中的一次性拖鞋丢到了她的脚边。

  “你别紧张,先把刀收起来,然后穿上拖鞋后,把手递给我。”

  她说完之后,隔了许久薛宁都没有动静,一双眼睛始终警惕的盯着脚边的拖鞋,那模样就像是在犹豫要不要相信姜黎的话。

  “薛小姐,既然你选择了居住在顺帆酒店,就说明你同样会选择相信我这个客房部经理的,对吧?”

  姜黎说道这里停顿个一下,见女人愣神,连忙接声道:“这样,现在你先放松下来,然后用纸擦一下眼泪,一会她们检查完屋子,我再带你一起前往酒店的餐厅用餐,怎么样?”

  姜黎看着她满脸泪痕的模样,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纸巾,小心翼翼的递到了薛宁的面前,而后才朝着身后的小罗说道:“避免薛小姐说的事情真的发生,小罗你现在去一趟保安室,叫林杰队长带几个保安过来一趟。”

  她说完像是害怕薛宁会误会一样,连忙解释道:“薛小姐请放心,如果真的有人要在顺帆对你不利的话,我们酒店的安保部门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薛宁闻言,半信半疑的放下了手,就着姜黎的搀扶下了床。

  原本姜黎还对薛宁的做法有所埋怨,可当她感受到薛宁手心传来的冰凉和湿意后,瞬间消散了一大半,余下的只是怜惜。

  她想薛宁一定是因为遇到了某些事情,所以才会这样敏感的吧,因为在戴荣的交接中,有强调这个女人是大半夜带着箱子跑来酒店的。

  这样想着,姜黎就将她接下了床,感受着身后薛宁急促的呼吸声,她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朝房间里的范心娴使了一个颜色,后者立刻会意的上前,将棉被和床单直接掀起丢到了地上。

  姜黎看着光秃秃的床板,当下就拿着已经打开了电筒功能的手机,朝着木板一通照射,末了才说道:“好了,薛小姐,你看我们没有骗你吧,这个房间里真的没有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