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恨不相逢正当时

第五章 梦魇

恨不相逢正当时 浮生六猫 2454 2019-02-12 23:58:49

  “老公,你不要走好不好。你走了我和晚妤怎么办?你怎么能够丢下我们母子不管?!”

  呼呼的北风无情的刮着,茫茫一片的白雪里,一位少妇抱着男人的大腿不停地哀求着。可是对方却那样无情,仍旧迈着步子往前走着,固执的要离开。

  终于,女人心灰意冷,放开手,跪在雪地里任由漫天的飞雪将她浇湿了个透……

  那是楚晚妤五岁时零星的记忆,在父亲丢下她和母亲离开的那个夜晚,她像是自动关闭了大脑的储存记忆般,自动遗忘了当时的场景。

  多年过去,她从未曾想起过当日。不知怎地,此刻却如此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环顾四周,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目光一转,她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的躲在大门的门缝里。呼啸而过的风,剧烈的穿透她的小身板,让原本就苍白的小脸蛋更加苍白。

  “那是我?”楚晚妤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泪流满面,但却眼神倔强的小女孩。她颤抖的靠近她,想拥抱她,抚平自己年幼的创伤。可是只听“咚~”地一声,小女孩已经奔了出去。

  “妈妈~!你醒醒,妈妈~!”她惊恐而又悲戚的哭喊声,惊得枯枝上的积雪都掉落了。

  天地间仿佛瞬间失去了颜色般,楚晚妤泪眼模糊的看不清面前的路,可是她还是想冲过去,想抱一抱年幼而又无助的自己,想叫已经被伤透心的母亲振作起来!但画面一转,白茫茫的白雪已经被一片昏黄代替,四周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好似要震碎她的耳膜般,让她觉得头痛欲裂。目光一闪,母亲苍白,满是泪痕的小脸印入眼帘。

  “晚晚,以后长大了,千万要把自己的心托付给值得托付的人。不要像妈妈一样,碰上坏人,毁了自己一辈子。”她躺在病床上幽幽的道:“天下男儿皆薄幸,你千万要记得“同心牢结取,切莫等闲相许”,如果有一天妈妈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轻易的把自己的心交给任何人,那些男人都是不值得相信的!”

  “我知道了妈妈,你不要再说话了,您好好休息,我一定会听您的话的……”10岁的楚晚妤,流着泪、握着母亲的手,不停地点头。可是母亲依旧害怕她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不停地重复着自己刚刚说的话,但由于病情实在太严重,嘴巴还未张开,嗓子就痒得难受,话未出口,一阵猛烈的咳嗽却让本就悲伤的气氛更加浓郁。

  “妈妈,我知道了,您不要说话了,您躺下来休息吧。”母亲难受的样子,让楚晚妤害怕又心疼,她抬起手想替母亲拍拍背。可是恪得生疼的触感却让她的心更加痛苦!

  “妈~!妈~!你让我出去好不好。”她双手拍着门,一边哭,一边哀求,可铁窗外背对着她的身影却丝毫不为所动。

  “妈,他是我值得托付的人,你相信我好不好~!”

  20岁的楚晚妤,第一次觉得无能为力,就是在那一刻。她被母亲锁在家里,任她怎么哭,怎么哀求,母亲就是不放她出门去见那个人,甚至为了断她的念想还不惜给自己班导打电话,说要让她休学一年!

  万念俱灰的少女,最后没有办法,只有绝食抗议。终于在把自己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母亲开了门,对她道:“走吧,你踏出这个门就不再是我的女儿了!”

  结果,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头也不回的就跑出了家门,奔向她认为的幸福。

  可是,到头来她得到了什么呢?只得到了太平间母亲冰冷的尸体,和那句“楚晚妤,我不会记得你,你永远不会在我心上!”

  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起来,耳边就只剩下那个残酷的声音不停地响着。那么决绝,那么冷酷无情,像锋利的刀,又像锥心的剑一般,无孔不入的朝她袭来,尖叫着、蜂拥着,撕裂她全身的每个细胞,让她的身体千疮百孔,让她的心痛得无法呼吸。一颗颗如海藻般的泡沫又开始倒灌进身体,每一个透明的泡泡都装着一个人的脸:笑的、哭的、郁闷的、怒气冲冲的、暴跳如雷的、温文尔雅的、仰首的、低头的、温柔的、深情的、歉意的……太多,太多,多到她无法承受那回忆的重量!

  终于,所有一切爆裂成星辰大海,将她深深困在其中,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抓住记忆的一点儿漂浮,却让她呼吸越来越困难……

  “庄时逸,我好疼,真的好疼。要是我能忘记你该多好……!”

  ”我要忘记你,庄时逸,我要忘了你……”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过。

  “晚晚~!”几乎是同一时刻,一道白光闪过,手术里的人思维停顿陷入黑暗,VIP病房的人却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看病床上猛地坐起的清癯身躯,自那日将他从电梯带进病房,霍玺就从未离开过。见他醒来,他立刻上前询问。

  “我怎么了?我这是在哪?”环顾四周,庄时逸有些茫然的问。

  “你不记得了?”霍玺问。

  “不记得了。”

  “好吧,你在电梯晕倒了,已经昏睡了四天了。”霍玺说:“医生说,是因为劳累过度没有休息好造成的。”

  “是吗?那看来最近是比较忙。”闻言,双手掩面拂掉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庄时逸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淡淡的道:“对了,那个车祸的伤者现在什么情况了?”

  “我进来之前刚去问过……”

  “不好了庄总!”霍玺,话还没说完,秘书阮翎就跑了进来。

  “怎么了!?”看着她异样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庄时逸的心里突突的跳着,感觉十分不安。

  “刚刚陈教授说,受伤的车祸病人术后陷入深度昏迷状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阮翎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的说完她刚刚得知的情况。

  “什么!?”闻言,庄时逸和霍玺同时吼出了声。尤其是庄时逸,才刚刚昏迷了几天醒来的他,身体本就还虚弱,再一听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瞬间感觉天旋地转般,双眼竟有些发黑。

  “庄总!?”阮翎看他的样子,有些着急。

  “我没事,没事。”他尽量稳住自己的身子,对着霍玺虚弱的道:“你先去看看小许,快,去把他看好,快去!”

  “好的,我马上过去。”听着他低吼的声音,霍玺连忙退出病房,关门前,他又对阮翎交代:“照顾好你老板。”

  “我知道,霍先生。”阮翎领命,刚把病房门关上,就听见庄时逸又道:“别杵在这儿,你也过去,把柳少爷看好了!”

  “可是,庄总,您的身体……”阮翎为难。

  “叫你去,你就去!”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庄时逸低吼道。

  “好的,老板我马上去。”害怕发火更他让身体不适,阮翎立马退出了病房。

  然而,短暂的气火攻心,却让本就虚弱的他,更加虚弱,只一秒,意识又再度跌入了黑暗。

  “庄时逸,我好疼,真的好疼。要是我能忘记你该多好……!”

  ”我要忘记你,庄时逸,我要忘了你……”

  食骨灼心的梦魇再度来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