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恨不相逢正当时

第三章:计逞

恨不相逢正当时 浮生六猫 5871 2019-02-10 00:05:14

  S城

  崔氏集团总部大楼外,一大早就已有大批记者等候在外。

  崔天涯一露面,现场就立马炸开了锅,各个记者像扑战场一样,前仆后继,争先恐后的将采访话筒递到他面前。即使已经有数名保镖拦截,却还是抵挡不了记者们犀利的提问。

  “崔董事长,请问一下,您欧洲战略计划失败,导致崔氏集团一夜之间从科技届的云端跌入云泥,这是否是您引咎辞职的主要原因?”

  “崔董事长,请问您被股东层罢免,有事先知道此事吗?作为崔氏集团最大的股东,您会利用股权施行自己的一票否决权,夺回董事长的位置吗?”

  “崔董事长,有消息指出:崔氏大部分股东,已经对您失去信心,已经出售自己手上的股份,请问这个消息属实吗?”

  “崔董事长,请问收购其他股东股份的公司,是否就是不久前发表了对崔氏很感兴趣的时御集团?请问崔氏目前是正面临被恶意并购风险吗?“

  几乎每一个问题都像一把尖刀一样,直戳崔天涯的心脏。原本就因为常年高强度的工作,导致身体一度出现健康问题;再加上已入不惑之年的年纪。在听完最后一个问题时,崔天涯,几乎有些站不稳。幸好身边的助手及时扶了他一把,要不然还未上真正的战场恐怕他就已经要倒下了。

  “董事长,您没事吧?”助理担忧的看着他。

  “我没事,进行吧。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总要弄清楚的。”说完,不理会身后的纷乱,在保安和助理的维护下,大踏步的走进了崔氏集团的大门。

  作为国内第一家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的通信设备商。崔氏旗下智能通讯产品一直以技术创新领先,即使在亚洲智能通讯市场面临被苹果和三星占据双头垄断地位的形势下,也可以利用自身的超前技术意识,形成快速反击,在保留亚洲市场的同时,开拓欧洲市场板块。所以其股票价值,在美国三大指数上一直表现强劲。

  但是近年来,由于国内通讯科技的蓬勃发展,导致其主流业务的市场份额进一步缩小。于是,为寻求发展,崔氏开始步入多元化发展历程,在原有的通讯业务内增加上下游的软硬件开发板块,同时为欧洲多个通讯运营商提供通信开发的技术支撑。

  原本,这对于崔氏来说是一个好事,而且因为多元化的发展途径,也让崔氏集团一跃进入全球十大通讯设备公司之一。其市值估值,一度达到三千亿美元。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其引以为傲的技术力量,却成为了将崔氏集团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

  三个月前,在为欧洲一家通信运营商制作的通信管理软件中,由于存在着无法修复的程序漏洞,导致运营商的客户资料及部分商业机密被泄漏。一时间,在业内引起哗然。崔氏不但官司缠身,面临着巨额的经济赔偿,而且几乎是一夜之间,崔氏智能通信软件开发的名声也一落千丈!

  不但原本已经谈好的项目,纷纷遭到投资人的撤资,国内、还未多个项目合作终止;其股价大幅下滑的速度也是让人始料不及。

  但,这些都不是压垮崔天涯的最后一根稻草。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科技企业家,他懂得技术的同时,也深谙商业世界的资本之道。所以从事件爆发以来,他一直留意崔氏股票在各个交易市场的动向,也用自己自然人的名义大量收购公司的股票,因为在日新月异的科技界,因一次疏忽,而被恶意并购失去主控权的公司太多了,而他不想自己一手创建的崔氏面临这样的局面。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面在美国解决官司问题,一面利用自己手上的资源大量收购公司股票,防止公司被恶意并购的时候,自己的后院却率先着了火?!他的股东层,居然连通都没有通知他,就以公司名义,发了一封他连都没见过的“致各大媒体的公开信”说他为自己的策略错误买单,引咎辞职了!瞬间将他推向了风口浪尖的同时,也引起了崔氏上下的恐慌,多名高管以为崔氏要破产,纷纷朝他递来辞呈。

  为稳定军心和维稳股价。他不得不放下还未处理完的欧洲事务,急匆匆赶回国,以最大控股股东身份召开股东大会。他要问问这些靠着他发家致富,翅膀变硬的股东们,是几个意思?

  所以,一踏进那间他引以为傲的高科技会议室,崔天涯就坐在董事主席的位置上用锋利的眼神扫视着坐在面前的一众股东和高管们。

  “在座的各位,请问谁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今天这外面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按下桌上的一个按钮,四周的玻璃瞬间全部变成了液晶电子显示屏,上面全部是楼下记者的现场直播报道,标题不外乎全部是”崔氏集团内讧,掌门人崔天涯被私自罢免,疑是将被后期之秀时御集团收购。”他拍着桌子大呵。

  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回答他,现场空气仿佛如凝固般,安静得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

  “为什么不说话!?你们说话呀,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啊!?”看着屏幕上的新闻报道,崔天涯讥诮的讽刺道“你们现在是在干什么?勾结外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而且还是在公司最紧要的关头,出这种幺蛾子?你们能干了啊?都懂得趁我不在的时候发难夺权了?”
“说吧,到底是谁干的这件蠢事,自己站出来吧。”重新做回身后的大班椅内,崔天涯看着四周的屏幕气急道:“都TMD干的什么劳什子的事儿?崔氏没有我崔天涯点头,谁敢来说收购!?这种混账新闻报道,谁他妈的想出来,谁他妈的拟定的新闻报道呀!?”

  “老崔现在不是讨论新闻报道的时候。”面对他的怒火和质问,似乎感觉自己确实做得有些过火的股东们弱弱的道:“这几年集团一直不赚钱,现在又面临这么大的危机,我们也是没法了……”

  “所以呢?你们就打算牺牲我,保住你们自己手里的利益?”不等对方说话,崔天涯就把面前的会议桌拍得砰砰响,他讥诮的反问:“你以为,你们把我轰下台了,现在的崔氏值几个钱?老子就把话撂这儿了,没有我崔天涯三个字,这崔氏,现在他妈的就是个烂壳子!”

  话一出,原本还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的股东们,瞬间感觉自己坐不住了,因为面对他的讽刺和狂妄自大,他们觉得现在面子、里子都又点儿挂不住了。毕竟不是单纯的股东会议,公司许多高管还在呢,传出去他们还要不要再这世道上混了?

  于是,有人发话了:“老崔,话不是这么说的。崔氏的起源和发展,你呢确实有不可磨灭的功劳,但是,没有我们的资金支持崔氏也不一定能走到今天!”

  “对,就是,就是。”闻言,有人开始附议。

  于是又有另一人站起来道:“再说了,你充其量就是个技术支撑层面。现在有钱哪里挖不到好的科技人人才?只要出得起价码,美国硅谷那些顶尖人才比比皆是,怎么崔氏就没你不行了,没你就是个烂壳子了!?我告诉你崔天涯,你这番话不仅是侮辱了崔氏,侮辱了我们在座的一帮人,也侮辱了你崔天涯自己!”

  “再说了,现在崔氏面临这样四面楚歌的境地,还不是因为你!”顿了顿口水,那人指着崔天涯咄咄逼人的道:“要不是你心,大非要拓展海外市场,公司怎么回变成现在这样子?怎么会接不到业务还要面临巨额的赔偿!?你想死,但是何必要拉着我们大家一起陪葬!?既然崔氏现在面临大难,作为股东,我们也有权利决定崔氏的命运,你们说是不是!?”

  “对,作为股东,我们也权利决定崔氏的命运!”

  话毕,现场的气氛立即达了沸点。那人的一番话,不仅说出了所有往日压在崔天涯手底下的小股东们的心声,也点明了他们如此逼迫崔天涯的关键点。瞬间便有一种燎原之势,大家纷纷开始发声,吐槽、声讨之音不绝于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你,你们……”看着眼前对自己剑拔弩张的一群人,崔天涯竟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呼吸都快不顺畅了。但到底是风浪里经历过来的人,稳定了一下心神,只见他爆斥一声:“放屁!”全场4瞬间安静下来了。

  “你,你们这群王八蛋!现在你们给我讲,你们要利用手里的权力决定崔氏的命运,当初我执意拓展业务范畴,你们大把大把数钱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来决定崔氏的命运?!”只见他指着在场的人一字一句的说:“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当初投给我多少钱?现在我奉还给了你们多少?你们眼睛都瞎了吗?”他拍着桌子痛心疾首的喝斥:“我崔天涯哪点对不起你们?啊!?哪次崔氏有什么问题,不是我一个人扛下来了,到头来都让你们赚钱了!?如今不过就是和以前一样,遇到一点小困难,你们就想打退堂鼓,背信弃义。你们还是人吗?况且这次的危机,有五年前的凶险吗?五年前,我老崔然可以在双面夹击的情况下,绝处逢生,带着你们挺过来,现在我一样可以让崔氏起死回生!”

  一番话,铿锵有力,说得在座的人面红耳赤。要不是他们早知晓崔氏必垮的内幕,真会为崔天涯如今的一番言语鼓掌。说时候,崔天涯的能力他们不是不认可的。可如今,对他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了,牵扯的利益面涉及自己的整个身家了,他们确实不敢冒险。

  所以,尽管汗颜。还是有人开口了。

  “可是老崔,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我们是为你那个“执意”买了单呀。“面对他的指责与保证,有股东道:“我们是投资人,投资当然想要有回报。况且现在崔氏的情况和五年前能一样吗?先不说,那场官司我们的胜率几乎为零。就说现在的通讯业务市场,我们的份额也在急剧缩减。这几年按照你的方针,基本上公司的业务都是再往软件和技术支撑方面发展,我们做出过一台销量看得过去的手机吗?没有嘛~!”

  “是啊,没有一台啊。”话音一落,大家又纷纷附和。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你们不信任我崔天涯,觉得我没有那个能力带领崔氏走出这场困局了?”看着大家的样子,崔天涯终觉有些心灰意冷。

  “老崔,我们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有些东西是人力不可逆转的。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虽英雄迟暮却还是英雄,而我们只想保命呀!”某些家底薄的股东颤巍巍的道。

  “你们什么意思?”崔天涯看着他。

  想他终是曾经风光一时,也曾带领他们一众人在商界里游刃有余。终于,有人忍不住道出了实情:“老崔,其实今天的这一切就是大家部署,逼你从欧洲回来的一个套而已。”

  “什么?”闻言,崔天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今天你以最大股东的身份叫我们来,大家曾经也是朋友。所以,我们也给足你面子了。”不看他,那人又继续道:“但是大家联名罢免你的决心是不会改变的。因为时御集团已同意用高出市价十倍的价格,购买我们手上的股份,而他们唯一的要求是要做崔氏的绝对掌控人,所以,我们……”

  “所以,所以你们就全部决定将手上的股份卖出去了!?”仿若五雷轰顶,崔天涯感觉自己话都说不清楚了。虽然他早就知道,从他们决定执行股东权利联合罢免他开始,他就已经料到会有人将自己的股份出售,但是他没料到,除了自己以外,竟然在座的所有人都整齐划一的要将自己的股份出售!

  他们对崔氏竟然毫无眷念!

  一种食骨的挫败感瞬间油然而生,崔天涯有些恍惚。继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用极其轻蔑的声音,看着他们道:“你们真是太天真、幼稚了!你们难道忘记了,我手上总共握有崔氏65%的绝对股份?”他说:“即使你们行驶了联合股东权利,私自罢免了我,但是我身为崔氏最大的股东,只要我不同意,你仍然没有权利将自己的股份转卖与他人!想让外人来当我崔氏的主人,你们休想!”眼里的狠绝愤恨让人生骇。

  “你们要卖股份可以,我以最大股东的身份收购你们手上的股份。时御给多少,我同样给你们多少!现在立刻,马上我就可以和你签约!”猛拍一下桌子,他立马让助理将拟定好的股权转让书拿出来。

  原来,他竟也是有备而来?!

  大家面面相觑,有些犹豫。

  这时有人出来劝崔天涯道:“老崔,我们知道崔氏是你的心血,但是现在崔氏的情况,你和我们都清楚,不过鸡肋一块,你何不放弃,留着子弹以后东山再起?”

  “怎么,难道你还怕我破产不成?”他崔天涯纵横商界几十年,才不屑于别人的同情。况且,崔氏的情况他最清楚了解,怎么可能说倒就能倒?

  “他们不是怕你破产,是怕你连棺材板都保不住!”

  正在对峙直接,忽然一道冷漠的声音咋时响起。崔天涯一回头,看到一张俊逸得近乎妖异的脸。

  庄时逸带着大拨人站在会议室门口,朝着他淡然的道:“不知道崔叔叔那65%的绝对股份,包不包括,您的好朋友柳贺龙先生手上的15%和令夫人那15%的股权呢?”

  “你什么意思?”闻言,崔天涯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疼痛。

  ”我没什么意思。”抬头,庄时逸笑咪咪的道:“我只是想告诉崔叔叔,您现在已经不是崔氏的绝对控股人了。”

  “另外……”顿一顿他道:“您的好朋友,和您的夫人都已经把手上的股份无偿转赠予我了。”

  “什么~?!怎么可能!”崔天涯才不相信一个毛小子的话,他和柳贺龙先不说是过命的交情,就是他那位早就和子女移民国外,几乎从未与他共同出席过任何场合的妻子,他庄时逸就不可能找得到!

  “不相信啊?”浅薄的嘴唇轻轻扯出一个弧度“霍律师,给崔先生看看朋友和妻子双双背叛他的证据。”

  “是,老板。”霍玺毕恭毕敬的回答,从随手的公文包里取出两份文件,翻开递到崔天涯眼前。

  “你,你,你……”崔天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两本股权让渡书的最后一页,真的大刺刺的签着他的好朋友柳贺龙,和自己的妻子,苏玮的名字!

  一时间怒火攻心,只感觉天旋地转一般,再无意识……

  “崔总~!”在助理大声的喊叫下,原本安静的会议室,瞬间炸开了锅。崔天涯的手下,手忙脚乱的一边呼叫救护车,一边将他护在嘈杂的人群之中。

  而从早上开始,就一直守在崔氏大楼门外的媒体记者,在看到庄时逸来的时候兴奋了好久,大家都苦苦的守候着崔氏被时御收购,这桩大新闻的第一手资料。然而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他们没有等到时御或者是崔氏的公关团队来打掩护,反而是等到了一辆救护车的到来!?一时间长枪又蜂拥而上,看来今天这财经新闻真是高潮迭起,一波接着一波啊。直到崔天涯被担架抬着从记者面前上了救护车,崔氏被时御集团恶意收购几乎是板上钉钉了。各大媒体便纷纷做鸟兽散,有的直接回台里整理新闻去了,有的驾着摄像机跑到崔氏集团没有保安把守的门口想追踪另外一位当事人,庄时逸的身影。

  可整个崔氏哪里还有他的半点身影!?

  美国曼哈顿

  柳贺龙呆呆的坐在电脑面前,看着网上的国内财经新闻频道,上面的字幕赫然写着:“时御集团恶意收购国内电子通讯老大崔氏集团,崔氏掌门人崔天涯脑溢血进院”一排大字。然后他就听见自己的老婆温珍珍对着电话道:“时逸,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精心安排的计谋已经得逞了,现在你可以去把我家盛许救出来了吧!?

  ”当然姨妈,小许是我的表弟,不管有没有这件事,我都不会让他出事的。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小许会安全回家。”

  砰~!突然一声轰响,听着话筒里庄时逸的保证,温珍珍转头一看:家里的苹果电脑已经被摔在地上屏碎了一地呀……

  几天后,崔氏集团公关正式发新闻稿宣布被时御集团收购。媒体们纷纷在自己的报道里,出现了“一个时代的结束”,或“瞬间倒塌的通信王国”等字眼。

  而这场收购,在国内资本界造成的影响,也十分的深远。大家在唏嘘后浪推前浪的同时,也未曾想到,已经面临价值滑铁卢的崔氏被时御这样的大集团收购,还会对崔天涯造成这样的打击。

  也许这就是真正的企业家值得人尊敬的地方,无论企业面临怎样的困境,他们的心中始终没有“放弃”二字!

  但,在同情和感慨的同时。大家也更忌惮那双无形中搅动商界风云的双手;因为不知道,下一次谁又会遭遇它的阻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