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恨不相逢正当时

恨不相逢正当时

浮生六猫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4-27上架
  • 2681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游戏是时候开始了。

恨不相逢正当时 浮生六猫 2043 2019-02-09 00:45:40

  “庄时逸,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脑海中宛若魔咒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宽大的床上,熟睡的男人脸上两道浓厚的剑眉痛苦的纠结在了一起,嘴巴糯糯的蠕动着,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又发不出任何的声音。那种焦灼的痛苦,使得他的头颅不停地在枕头上扭动着。额上渐渐渗出细细的密汗来。

  “滋~滋~滋~”这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伴随着声响跳动起来,打断了男人的梦魇。宛若被人掐住的咽喉终于被放开般,只一秒时间,男人便瞢地睁开了狭长的凤眸从梦中惊醒过来。

  抹一把脸上的冷汗,细长的手指抓过不知道响了多久的手机,冷然的开口:“什么事?”

  “老板,柳少爷傍晚在S市出事了。”电话那头想起自己的秘书阮翎静柔的声音。

  “又出什么事了?”闻言,刚刚才从梦中舒展的眉头,忍不住又皱了起来。他那个劳什子的表弟,真的是三天两头不闯点儿祸,就不能安生?

  “这次又是抢了哪家少爷的女朋友和人家大打出手,还是又在哪家酒吧闹事把人场子给砸了?”沉着声音,他有些不耐烦的道。

  “都不是。老板……是柳少爷在S市酒驾超速撞了人了。”迟疑一下,阮翎小心翼翼的开口。

  “什么!?”低呵一声,庄时逸额上的青筋瞬间爆起:“那小子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听说,是因为去参加了怡姿小姐朋友举行的派对,所以才喝多了……”

  “那现在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给我说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听见某人的名字,心头更是无端的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不等秘书说完,他就径直开了口。

  “是的,老板。”接到指令,阮翎立即简明扼要的把今天傍晚柳盛许在S市的肇事情况一一报告给了庄时逸。

  “伤者的身份你清楚吗?现在情况怎么样?”他问。

  “伤者的身份,目前大概了解到,应该是一位独自去S市旅行的女性游人。由于伤势较重,警方还未核实身份,就已经先送进医院抢救了。而且,现场没有可以证明伤者身份的东西,所以目前警方还未知晓她的身份,也未联系上她的亲人和朋友。

  “那柳盛许那臭小子现在怎样了?”烦心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头,庄时逸压着怒气问。“目前已经被警方扣押了。”

  “妈的,臭小子,天天闯祸!直接让他坐牢算了!”闻言,庄时逸烦闷的未打一声招呼就直接将电话挂了。

  但在床上呆坐了几分钟之后,他又给秘书回了过去。

  “马上联系霍玺,立即给我定最快的一班去S市的机票,找路子联系柳少爷被关押的警局,在我出现之前,绝对不能让他有任何损伤。”

  “好的,老板,我马上去办。”接到他的吩咐,阮翎立马挂了线。

  扔掉电话,一下子说了许多话,庄时逸觉得有点口渴准备去客厅倒一杯水给自己喝。可是在路过衣帽间时,一样泛着光的挂件却刺痛了他的眼睛。

  “庄时逸,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宛若魔咒的声音再次响起,今夜已经是第二次了。而伴随着,声音的响起,还有一张清丽决绝的脸出现在眼前。

  “晚妤……”

  恍若隔世般,庄时逸已记不起,他有多久没有见过那张脸,甚至已有好几年,他不曾想起过她,不,应该说是刻意的不去想她。

  因为那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禁忌,她那决绝愤恨的眼神,就像卡在喉咙里的刺一样,稍微用一点力吞咽,痛感就瞬间遍布全身。

  所以,在没有她任何消息的五年里,他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情感变得和自己的心一样硬。可是那么深刻的爱过,怎能说忘就忘呢?

  那些过往,就像和他的身体有某种记忆感应一样,即使他不去想。但,只要稍微一放松,回忆就像无孔不入的海水一样,瞬间就会填满他脑海的每个细胞!

  就像今夜一样,仅是一个梦,一件故物。曾经消失的一切,就瞬间历历在目了。仿佛他与她从未曾有过这五年的空白时光一样,记忆鲜活得他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她的脸……

  “可是,那个人早已不是你生活中该有的人了。”看着宝石挂座上悬吊的戒指,庄时逸苦涩的提醒自己,痛苦而又卑微地卷缩着蹲在地上。强势冷硬的脸上,一双墨眼尽是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小姐,我想用自己的设计图定做一款戒指,不知道可不可以?”

  五年前,他站在提夫尼专柜前温文尔雅的问。

  “先生,当然可以,我们接受全盘定制的。”专柜小姐看着他眼睛都在发光。

  “那麻烦您,可以叫贵公司的设计师出来一下吗?我想和他沟通一下。”

  “那先生请跟我来^ _ ^。”专柜小姐热情的将它迎入店里……

  此后近半年的时间,他前后多次往返中国和法国,只为了打造一枚可以让他爱的人永生难忘的求婚戒指。

  只是他从未想过,他如此用心,命运却偏偏给他开那样的玩笑。

  做了好久的戒指终于做好了,可是他还未有机会将它送给他想送的人,它就已经只能成为过去式了。

  因为,他已经亲手将自己深爱的恋人,变成了毫无交集的陌生人!

  “庄时逸,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我一定会忘了你!

  ……”

  那轻手捏碎自己幸福的蚀骨之痛!五年来,无不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他已经布满鲜血的伤口。提醒他:为了现在的时刻,他曾经牺牲了多么重要的东西。

  所以,他有什么办法?只能这样狠绝的走下去,要不然他怎么能对得起自己失去的?”

  “呀……”暴躁的将宝石挂座上的戒指抓下来扔在地上,庄时逸转身看着落地窗外璀璨的灯火,抓起被自己扔在床上的手机,快速的播出一个号码,眼睛闪出诡异的光:“我想我们的游戏是时候可以开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