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十八章 带陷进的生日宴会(上)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3793 2018-09-06 17:51:00

  周一的早上,总经办收到一份临时任命通知:许烟担任卢征的特别助理。说是助理,但大家都知道这个职务只是一个闲散职位。对于总经办的其他人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对于樊佩佩来说则是在意的存在。

  原因嘛...

  “...那就这样定了~”许烟站在总裁办公室门边,对着门里的人娇声道,这语气让樊佩佩听得刺耳。

  不其然地,两人对上视线,许烟向樊佩佩投来一个挑衅的笑容。

  “对了,Fion,Asta,佩佩,这个周末,我要开party,诚意邀请你们过来我一起玩。到时候希望大家都能来呢!”许烟走过来对着三人说道。

  Fion和Asta答应一定准时到达,而樊佩佩还没有开口,许烟便出声:“佩佩,你一定要到呀,不然不给面子。”这一句话让樊佩佩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许烟离开后,Asta便移到樊佩佩身边:“这个星期我们找一天晚上逛街去。”

  眨了眨眼睛,樊佩佩疑惑的问她:“为什么?”

  Asta笑着说:“当然买出席Party的战衣了。”

  “为什么?”樊佩佩不明白,只是出席一个party,需要特别的买衣服吗?

  Asta给了她一个白眼:“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见对方一脸懵样,她扶了扶额:“看来是真不知道。”

  樊佩佩“不耻下问”:“还请赐教!”

  “像许小姐这类白富美开的Party,请的都是有头有面的人,自然排场一定是盛大无比的。她跟总裁一家子这么熟,他们会不去吗?可想言之,到Party上的人一定非富则贵,你要穿平常的衣服去,是会被笑话的~”

  经Asta这么一说,樊佩佩倒觉得许烟这次邀请自己出席,感觉不简单,她的确要带着奔赴“鸿门宴”的心去。

  中午午休时间,傅信彦突然出现在樊佩佩面前,一脸阴郁:“你之前是不是跟直播平台的人一起吃饭了?”

  “...对。”樊佩佩简单的答了一个字。

  “那今晚我们也一起吃个饭呗。”傅信彦一秒变脸,变得笑容满脸。

  樊佩佩轻皱眉头:“为什么?”至从跟许烟单独谈话之后,她就下定了决心,不要跟傅家人来往。现在眼前这个傅信彦不是在捣乱吗,她摇摇头:“没空。”

  傅信彦再次上演变脸绝技:“为什么跟其他人吃饭就有空,跟我就没空?”他嘴一撇,摆出一副可怜样子。

  樊佩佩只觉得头大,想了想,说她自大也好,自信心过剩也好,她觉得自己有些事情一定要跟他说清楚,一劳永逸:“那好。”

  “真的?”傅信彦眉开眼笑:“那去哪儿吃?”

  “就公司附近呗。”够近,樊佩佩心里想。

  这应该是一顿的属于“摊牌的”饭,如果不是许烟跟傅廷燮突然出现的话,樊佩佩可能就跟傅信彦讲清楚了,而不是现下真么尴尬的一幕。

  “真巧呀!”许烟笑容满脸,但笑意却不是直达眼底。

  傅信彦跟樊佩佩错愕的看着出现在桌边的许烟跟傅廷燮。

  “既然这么巧,那么我们一起。”许烟特意忽略对坐两人脸上露出的错愕,就连询问身边的傅廷燮也免了。

  樊佩佩见许烟举手打算招来侍应,她立刻插话:“这个不太好,我想...这样不就打扰了许小姐和总裁的约会吗?”她话是对着许烟说的,但视线却对上傅廷燮,心里一阵复杂。许烟跟傅廷燮单独在约会,她不想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你侬我侬,而且,今晚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傅信彦说。

  “并不会。”傅廷燮淡淡的开口,三个字就让樊佩佩噤了声,连一边的傅信彦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拒绝。

  许烟偷偷笑了,她可是花了一些气力才打听到傅信彦和樊佩佩今晚在这里吃饭,当然不会让两人独处。幸好的是当她向傅廷燮提出要到餐厅里“搞破坏”的想法,他答应了。

  于是,几分钟后,两人的饭局变成了四人的饭局。

  “希望我们不会打扰到你们。”

  一阵冷淡带有点嘲讽的声音让本来安静的气氛变得奇怪,樊佩佩看向声音来源,对上傅廷燮那双冷清的俊目,心里突然升起莫名的罪恶感。

  “哎,已经打扰到了。”傅信彦在一边小声嘀咕,惹得他旁边的许烟秀眉一挑:“你说什么?”

  “没什么!”傅信彦在傅廷燮面前根本没那个反驳的胆量,立刻就转了话锋:“我说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吃饭?”。

  “这应该是我的问题吧!”许烟不答反问,语气里透着些许酸意,只可惜傅信彦听不出来。

  傅信彦一听,就开玩笑道:“看不出吗?我们在约会。”

  一句玩笑话让在座的三个人神情一怔,许烟脸都黑了,她瞬间瞪向樊佩佩,樊佩佩立刻挥手的左右看向许烟和傅廷燮解释:“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然后怒瞪傅信彦:“你乱说什么!”是嫌她此刻还不够尴尬吗!当然,傅信彦是不会看出她的困境的。

  “你跟叔叔不是也在约会?”傅信彦虽然看不出樊佩佩的困境,但从此刻眼前三人来来往往的眼神,心里一阵奇怪,觉得自己不再说些什么,气氛会一直这么奇怪下去。

  许烟瞬间扬起嘴角:“对呀~”她见樊佩佩已经否认了,就特意说一个让傅信彦和樊佩佩误会的答案,一来,她想看看傅信彦会不会吃醋。

  “这样,你们就不应该跟我们拼桌,无意中,我跟佩佩成了电灯泡。”傅信彦毫不在意的说道,让许烟暗生闷气。

  相对于傅信彦的毫不在意,樊佩佩心里不是滋味,她瞥向一边沉默的傅廷燮,不知道突然哪来的勇气让她言不由衷的开口:“傅总裁真是好福气,有许小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傅廷燮端详着她,俊目半眯,突然地,浅浅的扬起了嘴角:“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让在场的三人一阵慌乱。

  许烟是没想到傅廷燮会承认自己的话,只能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瞪向对面的傅廷燮。自己喜欢傅信彦一事,傅廷燮一开始就知道,虽然平时她总会跟他走的近,但从来没有承认过跟傅廷燮在一起,现在他这么一说,以傅信彦那单蠢脑袋,一定相信了!

  傅信彦没想到许烟真的跟傅廷燮在一起,他惊讶大于其他情绪,虽然对于许烟跟傅廷燮一直来往有所见,但是得到本人承认还是有些许的不敢置信,良久他才吐出了一个词:“恭喜...”

  而樊佩佩呢,她脸上瞬间刷白,这个答案打破了一直以来她对两人的猜疑,当初许烟跟她单独谈话的时候,她还心里有一丝丝的侥幸,许烟说的话只是说会在两人之间选一个,但从她在乎自己和傅信彦的关系来说,她想,或许,大概,许烟在意傅信彦比傅廷燮更多一点。然而现在,所有的“侥幸心理”在“谢谢”两个字的出现时全部破碎。她的心像被针扎了一般疼痛,瞬间感到了呼吸困难,勉强撑起一抹虚弱的笑容:“真...好呀...”

  接下来,这顿晚餐对樊佩佩来说是人生二十多年来最难熬的一顿饭。

  一切好像变了,又好像没有变。

  樊佩佩发呆地看着眼前眼色眼里,剪裁性感的晚装,思绪却飘的远远...

  经过一夜无眠,盯着自己一对黑眼圈,樊佩佩化了一脸的浓妆上班。如往常一样将要签名的文件整理好,放在傅廷燮的办公桌上,她盯着空置的真皮座椅不禁感到心脏像被什么揪着似的,当想到经常坐在座椅上的人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她的心更是一阵阵刺痛,这种情况,她在前一晚就明确了解,而且不得不去承认---

  她,樊佩佩喜欢上傅廷燮。

  这个观念从知道到接受她用了很短的时间,毕竟她并非那种矫情着明明是喜欢还要口硬说不是的人。

  不想还好,一想起来,所有过往她在意的事情便如洪水一般涌进脑海。许烟经常出入这办公室,那就说,他们两人在办公室里做着只有情侣才可以做的事情,而且时间都不短!啊!一想到傅廷燮温柔的对许烟笑,温柔的拥着她入怀,甚至两人接吻的画面...突然间,樊佩佩胸间升起一阵汹涌的情绪,慌张,嫉妒,羡慕,难过,更多的是心痛,五味陈杂。

  一股暖流划过脸蛋,樊佩佩懵懂的伸手一抹,疑惑的看着手上的水滴:“怎么就流出来呢?”

  下一刻,她转身打算尽快离开办公室,以免被其他人看到,没想到走到门边,撞到了刚回公司的傅廷燮。瞬间低下头,樊佩佩压着嗓子:“总裁早上好。”

  “嗯。”依然是清冷的回答,樊佩佩想也不想的错身离开,却被傅廷燮一手拉着,她惊讶的抬起头,一双通红的杏眸对上闪过一抹讶异的俊目。

  “你怎么了?”傅廷燮微蹙,原本以为自己看错,没想到樊佩佩是真的在哭,该死的,谁让她哭了?

  樊佩佩立刻低下头,想也不想:“...刚才沙子进眼了...”

  这个借口会信的人是傻子。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傅廷燮不会就这么容易让樊佩佩离开。

  樊佩佩心里一急,挥开傅廷燮的手:“真的,等会就没事!”不顾及傅廷燮错愕于自己的行为,她头一回赌气似的跑出了办公室。

  回到座位的她立刻就懊悔了,刚才对傅廷燮这么不敬,真的太不应该了!

  “...佩佩!樊佩佩!”Asta大声一叫,终于将神游的樊佩佩拉回现实。

  “怎...怎么了?”樊佩佩被她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这几天总是走神的很。”Asta疑惑的看着她,突然似是想到什么:“是不是要到许小姐的Party,心里很是兴奋?”

  “倒被你说中!”樊佩佩昧着良心回答。

  “也是,那里这么多公子哥儿,你又不差,分分钟可以找个金龟婿。”Asta闲话道,将樊佩佩眼前的那条裙子拿下来:“来,这条挺适合你的,艳丽花俏。”她说完将裙子递给樊佩佩。

  “这个...会不会太花了,我还是选一条素色一点的...”樊佩佩接过裙子顺手就把它挂回原来的位置。这么花的裙子,一定全场瞩目,她只想静静的躲到一边呢!

  Asta耸了耸肩:“你喜欢素色一点是没问题,但是我提醒一点哦,大家都想在宴会上争奇斗艳,穿着一定是隆重的,如果你相反的选了一条素色的裙子,可能更加显眼。”

  樊佩佩不太相信她的话,依然按照自己的意见选了一条灰色不显身材的长裙子,简直将自己的优势都埋没了。

  Asta看到樊佩佩试穿着那条裙子出来,顿时扶额:“你喜欢就好。”

  樊佩佩看到Asta的反应,会心一笑,这下子她总能安静的度过许烟的Party了!

  事实会不会如她想的一样发展呢?答案是否定的。

  樊佩佩站在酒店宴会厅门口,顿时黑线满头。果真被Asta说中!她这条特意选择的裙子在满场艳丽花俏的晚装里变成了突凸的存在,现下所有在场的人士都望着自己评头论足...

  “佩佩,你终于来啦~”傅信彦拿着一杯香槟走了过来,然而在打量她全身后,忍俊不住:“你今天穿的真特别呀!”

  “...”樊佩佩无话可说,此刻的她只想躲进地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