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十七章 可能喜欢上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256 2018-08-30 15:41:00

  樊佩佩很疑惑地看着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许烟,只见她就站着那盯着自己良久,盯得她不好意思:“许小姐,总裁在里面的。”

  “不,我找你。”许烟回答。

  “嗯...不知道,许小姐找我什么事?”樊佩佩想不到许烟找自己能有什么事,两人见面没几次,对话也没几次。

  “我们借一步说话。”

  于是两人一起走到了茶水间,樊佩佩将一杯咖啡放到许烟跟前:“请。”

  许烟开门见山:“你跟傅信彦是什么关系?”

  面对对方突如其来的问题,樊佩佩一顿,脑海里想着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也衡量着许烟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我们是同事关系。”

  “只是同事关系?”许烟不信,一般同事关系会好到不同部门的两人单独吃饭?

  樊佩佩迟疑的点了点头,说是同事,其实就比同事的关系好一点,但却算不上朋友。一切是因为傅信彦有恩于自己而已。

  “你在耍我?”许烟微愠:“那天我可是看到你们两人一起单独离开的。”

  “那天?”樊佩佩想着,他们什么时候一起了...等等,不会是吃饭的那晚吧?“嗯,我想许小姐你误会了,那晚的确我们是两人一起离开,但那不过是朋友之间的饭局...”

  “那你又说是同事关系?”许烟没有放过她的前言不对后语。

  这一呛,樊佩佩倒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她想到了一个问题:许烟为什么在乎自己和傅信彦的关系?“实际上,傅经理曾经帮助过我,所以我们的关系比同事好一点,但还没有到达朋友的关系。”

  许烟还是不相信,但听见樊佩佩这么说,原本微愠的神情放松了一点,求证似的问:“就是说,你们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

  “不是。”樊佩佩肯定的答道。

  “那就好。”许烟抱上手,得意的扬起嘴角打算打发樊佩佩离开:“那没你什么事,可以回去了。”

  见许烟一副高居人上的脸,樊佩佩有些许不悦,但被自己的好奇心压下去了:“许小姐,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许小姐,您为什么在乎我跟傅经理的关系?”她不是傅廷燮很亲密吗?樊佩佩原本不想过问,但如果许烟是傅廷燮的女朋友,却又执着于傅信彦的话就不行了。这不就是一脚踏两船嘛!

  许烟像是被说中什么,她脸顿时沉下去:“这关你什么事!”

  樊佩佩知道自己得罪了许烟,最好的做法就是道歉离开,但她心里还是过不去,只要一想到如果许烟真的一脚踏两船,她就替傅廷燮不值,她婉转道:“没有...只是我觉得,既然许小姐跟傅总裁关系那么亲密,就不应该太在意傅经理…..”

  “哼!”许烟轻哼一声,脑海里转过某些念头,然后得意说道:“不管我跟他们两人是什么关系,也不轮到你一个小小助理管。况且,无论我跟谁一起,也没有你插手的机会!”

  什么呀!樊佩佩实实在在的被许烟这句话惹怒,可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她说的没错,无论她跟谁一起,自己也管不着!可是为什么她会感觉难受?特别是察觉到许烟跟傅廷燮关系亲密,可是又在意傅信彦这个方面,而自己什么都管不着的时候。

  “许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有要插手的意思,我只是...建议,如果让您不舒服了,抱歉。”樊佩佩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

  许烟若有所思的看着樊佩佩,嘲讽似的扬起了嘴角:“坦白的告诉你也可以,我未来的丈夫会在傅廷燮和傅信彦两人之间选择,这是我们两家人默认的事实,所以他们在我决定之前都不会对谁认真。至于你,我可以提醒一句,就算我已经选择了他们之中的一人,另外一个也不会选择你,因为单凭傅老爷子的那关,你就过不了。”

  是下马威还是警告对于樊佩佩来说是不重要,因为她的自尊心已经被践踏,忍无可忍,她佻地站起来,狠狠的盯着许烟:“我从来没有想过跟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在一起,他们都只是我工作上的同事!如果您还不明白的话,我无话可说!”

  想不到樊佩佩会态度强硬的反驳自己,许烟脸上有点挂不住:“是就最好,这flag立得这么硬气,希望不要倒。”

  坐回座位的樊佩佩立刻就后悔了。她后悔的是自己将事实说的太死,傅信彦她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多余的情分,可是另一个就难说了,她刚才跟许烟说的只是气话。看向紧闭的总裁办公室,她想赏自己一巴掌,对于傅廷燮的感觉,她有点懵懂,她好像越来越在意他的事情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看到许烟从茶水间走了出来,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想去看对方,手机突然响起,她接起电话:“喂,谁?”语气因为刚才与许烟的对峙变的不好:“哦,什么事...今晚吗?可以,地点我约。”

  许烟经过樊佩佩的位置,听见她的对话内容,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径直走向总裁办公室。

  “怎么今天又有空过来找我?”傅廷燮看见许烟一脸心不在焉,放下手上的笔,看向她。

  许烟立刻换上一脸笑容:“廷燮哥哥,今晚一起吃饭呗。”

  “可以。”

  “也叫上信彦。”许烟补充。

  “可以。”傅廷燮爽快的答应。

  “那...廷燮哥哥,你打个电话呗?”许烟撒娇道。

  傅廷燮打趣她:“你怎么自己不打电话?”

  被这么一说,许烟脸上浮现一抹微红:“我...他不会听我说。”说到这里,她眼神黯下去,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呢。

  傅廷燮没有再说什么,他拿起座机打起内线电话:“信彦,今晚有约吗?...那今晚一起吃个饭...地点的话晚一点告诉你。”

  “他没有约吗?”许烟见傅廷燮放下手机,有一丝疑惑,小声嘀咕:“那就是说,她不是约他。”

  “谁约谁?”傅廷燮听的不清楚,不解的问道。

  许烟没有打算隐瞒傅廷燮,她摇了摇头:“我会错意了,我以为他今晚有约。”对于自己喜欢傅信彦的事情,傅廷燮一直都知道,只不过傅信彦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令她不敢表明心意,总是找傅廷燮做“知心哥哥”。

  “你为何有这样的想法?”她这话让傅廷燮联想到一些东西。

  “刚才经过樊助理位置,听见她讲电话的时候跟人约了晚上吃饭,我以为她约的是信彦,但显然是我想错了。”许烟不疑有他告诉了傅廷燮,那天看到傅信彦跟樊佩佩一起离开公司,她就立刻冲上傅廷燮的办公室询问那两人的关系,当时傅廷燮回答的无棱两可,所以才有刚才她和樊佩佩单独对话的一幕。

  傅廷燮听后默了几秒,然后恢复原本的神情:“那你想一下今晚我们三人要到那里吃,如果你想不到,就由我决定好了。”

  下班前半小时,樊佩佩终于找到一个人多安全又能谈上话的地方,将地址发给邓艺文,她拿起包包准备离开。然而刚离开的座位,她便遇上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傅廷燮和许烟,下意识的低下头,她快步离开。进入电梯,她猛地按下按键,好像按快一点,门就能快一点关上。

  “樊助理,等一下嘛~”娇俏的声音在电梯外响起,樊佩佩手一顿,只好按下开门键,电梯门合上又打开,门外的傅廷燮和许烟走入电梯:“谢谢啦~”

  “不用谢。”樊佩佩视线直盯数字键,就是没有再看两人。

  “我看樊助理走的挺急的,是有约吗?”傅廷燮突然出声,让樊佩佩心身一颤。

  回答的却是许烟:“廷燮哥哥这不是问的多余吗?樊助理有约是理所当然的事嘛,毕竟人家是美女呀!”

  樊佩佩抽了抽嘴角,立刻换上一脸假笑,忽略她不怀好意的含义说:“谢谢许小姐夸奖。”不想再多聊什么,她转回身面对门边。

  “叮!”电梯停下,门开了,刚好是傅信彦在等电梯。

  “哟,这么巧!”傅信彦先是看见樊佩佩,然后是傅廷燮和许烟,他兴奋的打招呼。

  樊佩佩觉得有点头大,怎么这个时候会遇上傅信彦,她可是知道傅信彦是个乐观不太会看眼色的人,她刚想完,傅信彦就开口了:“这么巧,要不一起吃饭?”

  “.....”他不是问我,不是问我....樊佩佩在心里默念。

  “嘿,佩佩,问你呢!”傅信彦完全忽略了身后的两人,他碰了碰樊佩佩。

  樊佩佩秀眉微蹙,刚想开口拒绝,身后的许烟便插话了:“樊助理今晚有约呢,你就别妨碍人家了。”

  傅信彦听罢疑惑的问:“你跟谁约了?”

  我跟谁约了不好!“就朋友呀!”话语几乎是从齿缝中溢出,樊佩佩假笑道。

  傅信彦听不出她的不耐,继续问道:“朋友?没听你说过有哪个朋友的...莫非是以前的同事?”

  樊佩佩盯着显示楼层,一心只想快点离开,她不想继续回答傅信彦那些没有营养的问题:“嗯...”主要原因是傅廷燮和许烟都在!

  “叮!”电梯门终于到达一楼,樊佩佩想也不想的向其他三人点了点头:“傅经理,副总裁,许小姐,我有急事就先离开了,你们自便!”

  傅信彦看见逃跑似的樊佩佩嘀咕:“怎么走的这么急!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呢!”

  “有可能樊助理可能约了男朋友所以走的急。”许烟有意的说了一句,这一句让傅廷燮和傅信彦不由得一怔,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傅信彦,他肯定的说:“佩佩没有男朋友,这个我可以肯定。”

  许烟见傅信彦回答的肯定,心里不悦:“你怎么肯定呢,你又不是她的谁。”

  傅信彦嘿嘿一笑:“虽然我不是她男朋友,但我就是知道!”他可是樊佩佩的粉丝,自己女神有没有男朋友,他就是知道,不过有没有喜欢的人就不清楚了。

  一边的傅廷燮听着两人的对话,视线不由得落到那逃跑人儿的方向久久。

  这边樊佩佩落跑似的一路飙车至跟邓艺文约定的餐厅,她倒要看看这个跟自己不对盘的人约自己说什么。她会应约邓艺文全因为潘达,因为潘达说的诚意满满,让她不好意思拒。不过为了自身的安全,她约的地点都是临时起意,而且不易于别人使坏的地方。

  “潘达呢?”樊佩佩看见座位上只坐着邓艺文,脸色不由得沉下来。电话里他可不是这么说的,邓艺文说今晚的饭局,潘达也会在场的。

  邓艺文心里慌张,潘达完全是他为了约樊佩佩而用的借口,因为以他单方面邀约,樊佩佩百分之一百会拒绝:“他临时有事离开了。”

  “这个借口太假了。”樊佩佩打算提包离开。

  “等一等!”邓艺文见状连忙站起身:“对不起,可是我是真心的想请你吃饭的...就当作是那晚你帮了我的谢礼。”

  哦,原来是为了这个。对于这个原因,她还是比较接受的:“那你就直说,不用在电话里说的神神秘秘的。”她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呢!早些时候,邓艺文打电话过来跟她说,自己跟潘达有事跟她商量,希望她可以应约,当时她看见许烟在,没多问就答应下来,才有了现在这一出。

  邓艺文复杂的看着樊佩佩,这次的“和头酒”是潘达提议的,他也思考了很久才决定邀约樊佩佩。他一直对樊佩佩很感冒,觉得这个女人固执,脾气不好,而且毫无同情心可言,不念旧情...全部都是让他不爽的缺点;可是在他有困难的时候,她却是唯一一个帮他的人,这一点让他对她开始改观,然后他联想起一连串的事情,结果开始的源头,好像是自己....

  “其实这顿饭的用意是,我为自己过往的不是向你道歉。”邓艺文拿起自己手中酒杯敬樊佩佩。

  樊佩佩秀眉一挑,毫不谦虚:“知道就好。”

  邓艺文对于樊佩佩这种直白的态度无奈一笑,然后说道:“这杯我敬你的,希望你接受。”一口气将酒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他不由得打了个嗝。

  樊佩佩被这个点逗的微微扬起了嘴角:“还欠一杯吧?”

  “咦?”

  将邓艺文空置的酒杯再次满上,樊佩佩露出一个笑容:“刚才是为你对我的不是而喝的;这一杯就该是为了之前我救你而喝。”毕竟是两回事嘛!

  邓艺文见状,顿时了然,这是两人和了的意思,于是他诚心一笑:“好,我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