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十六章 顺手的救助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3972 2018-08-23 14:29:00

  咬着笔头,樊佩佩在发呆。

  “...佩佩!”Asta叫了几声,她没有任何反应,于是她推了推她,终于将樊佩佩的意识拉回来:“你电话响了!”

  “哦!”樊佩佩拿起座机:“你好,伟图总经办。”

  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樊佩佩突然两眼发光,她原本还在想先从谁入手呢,现在就有一个“咨询”候选人“自投落网”了:“嗯,没问题!就这样定了!”

  下班时间,樊佩佩很准时的在楼下大堂等着,不一会她便看见了“目标”人物---傅信彦。

  傅信彦见着她,走快了几步:“没想到你比我更快!”

  “有吃的,当然走快一点!”樊佩佩兴奋的笑了笑,下午他来的电话正好解决了她的问题,她当然乐意准时出现。

  “那我们走,听说那家新开的店座位很抢手的!”傅信彦说完迫不及待拉起樊佩佩的手就往门外走,两人走的急,因此没有看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正想喊着两人的许烟。

  傅信彦跟樊佩佩解决晚餐的地方是位于酒吧街附近一家新开的川菜馆,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樊佩佩一见这么多人,想吃的心顿时减半:“还是逃不了要排队的命运~”

  “放心,我都订好位置了!”傅信彦微微一笑,率先走入店了。新店开张,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奇怪的是傅信彦报上自己名号的后,服务员便将他们带到一个比较安静又宽敞的地方。

  “我们运气好像不错,能坐这样的位置。”樊佩佩边将外套脱下,边对傅信彦说。

  傅信彦嘿嘿一笑:“那是当然,这里是我朋友开的,他很会做的~”

  “哦,原来是捧场!”樊佩佩了然一笑。

  两人点了菜,可能是熟悉的人,他们这一桌的菜上的很快:鱼香茄子,麻婆豆腐,辣子鸡丁,椒麻肚片,怪味鸭片,水煮鱼还有冰冷的饮料。

  “这种天气就是要吃辣!”樊佩佩喝了一口可乐,爽快!

  “你喜欢的话,可以多来。”傅信彦将一块肚片放入嘴里,他身边很少人吃辣,记得上次一起去湘菜馆的时候,傅信彦就有一种遇知音的感觉,因此知道朋友开这家川菜馆后他就立刻约上樊佩佩。

  “嗯嗯!”辣子鸡丁味道太过瘾了,樊佩佩只顾着吃,来不及回他的话,只能在嘴巴空闲的时候吐出两个字。傅信彦没所谓的笑了笑。

  当菜被两人扫得只剩下一半的时候,樊佩佩终于想起自己当初答应傅信彦一起晚饭的初衷:“咳咳,信彦,我想问一下,你认识许烟吗?”

  傅信彦正在吃水煮鱼片,被樊佩佩突然这么一问,当下呛了一口辣:“咳咳咳!”

  “喝口水!”樊佩佩立刻递上茶水:“这么激动!”

  喝了几口水,傅信彦终于顺气了,他问:“怎么说起她?”

  “嗯,我听同事说她是你们傅家世交的女儿,所以有点好奇而已。”樊佩佩状似不在意的答道。

  “的确。”傅信彦不疑有他:“我,许烟还有叔叔算是从少认识,可是她比较黏叔叔。”

  “我看着他们很关系挺亲密的,那么他们是恋人关系吗?”樊佩佩又想起那天许烟勾着傅廷燮手臂走出来的画面,心里就不太舒服。

  傅信彦看着樊佩佩,若有所思的问:“你很在意他们的关系?”

  “当然不是!”樊佩佩下意识的反驳,但一出口觉得自己语气太过,立刻改变了语气:“哎...因为我不知道她是谁,可能在语气上冒犯她了,所以想知道两人的关系,这样我好狗腿。”说完这话,樊佩佩恶心到了自己。

  “是吗?”傅信彦半信半疑,但最后还是答了她的问题:“他们是不是恋人我是不太清楚啦,不过许烟很黏我叔叔,可能是喜欢也不一定。”他虽然自少认识许烟,可是两人的关系不见得多好,因为许烟每次来傅家大宅,又或者他们到许家,许烟总是粘着傅廷燮,反而看不起自己,久而久之他就对许烟很感冒,不会主动去跟她说话。

  “原来你也不知道...”樊佩佩心里纳闷,傅信彦是那两人最熟悉的人了,竟然都不清楚两人的关系,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瞥向傅信彦,她随口问道:“那你呢?你喜欢许烟吗?”

  “咦?”傅信彦被这问题吓到,下一刻他心里暗喜:“你很在意?”

  “没有,就随口问一下。”樊佩佩摇了摇头,这话将傅信彦的暗喜一下子冲走:“我听同事说,你们两家亲近,有可能以后联姻,我当然要了解一下,没准以后就是老板娘呢!”

  “.....”傅信彦无言以对,因为樊佩佩说的话不假,身为傅氏的接班之一,爱情很不自由,但是许烟嘛,他觉得她选择傅廷燮的机会远大于自己很多。

  两人的食量杠杠的,慢悠悠之下,就将一桌子菜吃完了。

  “我送你回去吧。”傅信彦对樊佩佩说道。

  樊佩佩看了看手机的时间,不算晚,而且她吃的挺饱的:“不了,我想散散步再回去。”她指了指远处:“前面有公交站,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实际上,她想一个人静静。

  傅信彦见樊佩佩拒绝,就没有再勉强:“那你回到家给我微信。”

  “行!”

  见傅信彦消失的车影,樊佩佩便往公交站走去,只不过在看到附近的酒吧街的时候往那边去了。不是想喝酒,而是想随便走走再离开,肚子实在太撑了!

  此刻是晚上八点多,说晚不晚,说早不早,但酒吧街里的店都开始营业了,她找了一家靠近湖边有空闲位置的地方坐下,望着湖边的景色,她又发呆起来。然而每次发呆,她脑海里就会不由得想起傅廷燮的脸,有时候又会出现他跟许烟有说有笑的画面。

  摇了摇头,樊佩佩无奈叹一声:“怎么又想起了?”看了看天色,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但就着是时候回家去,想罢她站起身,打算往回走,然而却被不远处的嘈杂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不远处几个人在推拉着,其中三人围着一个人,大声骂的,她听不清楚,可也知道是人多欺人少了。

  周围三三两两的围着人,可大家都在看戏,却没有人上前帮手。樊佩佩想着自己一个女生其实也不适宜强出头,但看着那三人推拉着一个人,这种事她又看不惯。环视了一圈,当她看到两个熟悉的人影后,她走近几步,然后往一个方向大力挥手:“警察!这边有人打架了!警察!这边有人打架了!”

  声音很大,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一瞬间看戏的,闹事的都抵不过“警察”的威力,该散了都散了,而刚才推拉着的几人,除了被推到在地没有起来的人外,其余都消失无踪影。

  “什么事?”听见有人喊,不远处的两个巡警果然跑了过来询问。

  樊佩佩瞄了事发地点一眼,然后对着两个巡警抱歉一笑:“警察哥哥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两个巡警脸露不悦:“你是在戏警吗?”

  樊佩佩立刻挥手,装着一脸惊恐:“没有没有,小女子不敢,我真的是看错了!”

  巡警盯着樊佩佩,看她着实不似一般出来玩的女生,于是放过她一马,樊佩佩见巡警放没有追究,立刻就道声再见后急着离开了。只不过她是往还倒在地上那人走去。

  “喂,你怎么了?”樊佩佩看见那人倒在一边的地上,可怜的是根本没有人上前关心,她想既然自己都“出口相救”了,也不差看看对方有没有受伤。

  那人似是醉得离开,嘴里不停吐这胡话却听不清他说什么,他突然抬起头,对上樊佩佩的眼,然后又闭上,嘴角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怎么会是你...”樊佩佩看着醉了的邓艺文,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她无意中帮助的人竟然是跟自己一直不对盘的人。真是“冤家路窄”,下一秒,樊佩佩打算直接离开,但一站起来,看到已经昏睡过去的邓艺文,心里有了一丝同情。

  “.......”无奈叹了一口气,樊佩佩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许久没有联系的人---潘达。

  挂上电话,樊佩佩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将邓艺文拉到一边,等着潘达来。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一条狗,在看护着自己主人:“呸!”这什么比喻!然而她下意识的站开了一步。

  就这样,静静的等待时间中,樊佩佩看着闭着眼睛倒在地上的邓艺文,她突然好奇,是什么事让他能够醉得如此厉害。不过当下她便有了结果,一个男人酩酊大醉,不是为了女人就是为了钱。这让她想起上一次在湘菜馆的事,邓艺文被女人泼了一身,看来这次又因为是女人咯。

  嘲讽一笑,樊佩佩低声道:“邓艺文,没想到呀,没想到,你这种人竟然会为了女人买醉!报应了吧?”真是要天变,想以前在直播平台里,他利用女主播的饭局赚钱,现在为了女人大醉,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佩佩!”远处潘达一声大喊,将樊佩佩吓了一跳,她也见着对方,于是向他招手。

  潘达看见地上的邓艺文,脸色当下黑了:“真是烂泥扶不上!”

  “先别骂了,将他抬走,这里人多。”樊佩佩示意潘达动手,她刚站这里已经被很多好奇的目光扫视过了,现在的她只想快些离开。

  潘达没有意见,打算拉起邓艺文整个人,可是邓艺文本来就比潘达要壮,而且现在他醉的没有了意识,整个人根本软成堆,潘达根本不能以一人之力将他托走,于是他向樊佩佩投来请救的目光。

  樊佩佩很想当作没有看见,可是她都帮了这么多,就不差那几步了,于是她上前帮手。最后,邓艺文被樊佩佩和潘达一左一右的杠着肩膀拖回潘达的车里。

  关上门,潘达说:“佩佩,谢谢你,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顺路,而且你还是快点将他送回家比较好。”樊佩佩拒绝,她不想跟潘达和邓艺文过于太多牵连,就连同一辆车,她也会感到不自在。

  潘达想再说什么,但一看见车里邓艺文又在说胡话只好快速结束话题:“那好,你回去小心一点。”

  “嗯。”樊佩佩点了点头。

  “嗯....”邓艺文是被头痛醒的,轻敲着头壳,他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不是自己家里熟悉的天花板。

  “醒来了?”潘达坐在一边,脸色不太好。

  邓艺文艰难的支起自己的身体:“这里是....我怎么在这里?”他环视了一圈,这里不是自己的家,可也不像是酒店。

  说道这个,潘达就来气,邓艺文醉得厉害,而他又不能将他送回家里,因为那样回惊动他的姑父姑母,只能拉回自己家里,然而自己亲爱的老婆根本不理,所以他只能将他放到客房照顾了一晚。“这里是我家的客房。竟然醒了,就喝口水。”

  接过潘达递给自己的水杯,一口气喝完,刚好他的喉咙干了。

  见邓艺文清醒不少,潘达打算“问罪”了:“昨晚怎么喝得这么醉?”

  “...有点烦心事。”邓艺文没打算说实话,因为说了,潘达也帮不上什么,为了不想潘达对自己追问下去,他掀开被子打算快点离开,却没想到右手一用力,刺痛感让他皱起了眉头,他掀开袖子,一片瘀伤:“怎么回事?”

  潘达眉一挑:“不记得了?”

  邓艺文轻点了点头,他断片了。

  “佩佩说,你跟人打架了。”潘达不在现场,所以发生什么事都是樊佩佩跟他说的。

  “佩佩?”邓艺文心里一怔,疑惑的看向潘达:“樊佩佩?”

  “对,帮了你,叫我去抬你的正是她。”潘达答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