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十五章 许烟小姐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3895 2018-08-16 15:57:00

  看着盒子里剩下两三颗炸馄饨,樊佩佩停下手中的筷子,她那了张面纸抹了抹嘴,轻轻的的说了句:“嗯,我吃饱了。”

  傅廷燮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着盒子里的剩余的食物:“那我把这些都吃完没有问题吗?”

  “没有!”樊佩佩心想,就是怕你不饱呀。

  傅廷燮于是将盒子剩余的食物很好地全吃完,在他喝水的时候,樊佩佩识做的站起来收拾东西:“总裁,东西我收拾就好,请您先回办公室。”

  “不急。”他悠哉的坐着,看着樊佩佩将东西收拾好,樊佩佩熟练的收拾干净后,转过身不经意对上傅廷燮的视线,一瞬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会议记录做到哪里?”傅廷燮站起身,若无其事的问。

  “嗯?”樊佩佩差点反应不过来:“嗯...还有一部分...”实际上,她只完成了三分之一,但怕说实话话让对方觉得自己能力不足。

  傅廷燮对上樊佩佩的视线,让她变得有些心虚的撇过目光:“给我看看,我帮你。”

  “嗯?”她是不是听错?

  樊佩佩没想到傅廷燮身为一个总裁大人,竟然会帮助一个助理做会议记录,大大的吃惊,她瞪大了杏眸,想也不想的拒绝:“不用了!”

  “当作晚饭的谢礼。”傅廷燮的一句话将樊佩佩的拒绝堵死。

  紧张的回到座位,打开文件,樊佩佩将鼠标放开:“嗯,弄到这个地方...”

  傅廷燮捉过鼠标,上下滚动页面,速度之快让樊佩佩咋舌。

  “把椅子移过来。”傅廷燮淡淡的吩咐道,樊佩佩立刻反映过来,原来傅廷燮一直站着,她立刻站起来将自己的椅子移给了傅廷燮,然后拿过旁边Asta的椅子,坐下。

  “这些,这些,还有这句话都不用记录。”傅廷燮移动着鼠标在一堆文字里划过几处地方。

  樊佩佩一看,抽了嘴角,这些都是她辛辛苦苦上网科普出来的内容总结,原来都没有用。不过既然总裁大人说不用就不用咯,听话的将那些没用的删了,她停下手看向傅廷燮,等待他下一步的指令。

  “你这里是写到财务部的预支情况,下一个我记得是工程部经理汇报,他汇报的都是有效信息,打上。”傅廷燮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他会议起会议上那经理说的话。

  樊佩佩听话的将手放到键盘上打上“工程部经理汇报”几个字,停下,她不好意思的瞄了瞄傅廷燮:“咳...总裁,我忘记了,能否让我听听录音...”

  傅廷燮怔怔的看着樊佩佩,心道自己太看得起她的能力,没好气的轻叹一声:“我说,你听着打。”要让她重新找录音,不知道要找多久,干脆他说,她记录来的更快:“听着,针对现在的问题,工程部建议如下...怎么了?”见樊佩佩僵在那,傅廷燮疑惑的问道。

  “哦,没有,就是想,总裁,你的记忆力真好呀...”樊佩佩诚心的赞叹,这赞叹让傅廷燮瞥向她:“那是你记忆力差。”他记忆力的确比别人好,她说的是事实,但他却不想放过怼她的机会。

  “....”樊佩佩立刻动起手指默默的打字去。于是在傅廷燮惊人的记忆力下,樊佩佩做了“打字机”,剩下的三分之二会议记录,两人用了一个小时便完成了。

  将会议记录保存好,樊佩佩终于能够放松了了手指,她感觉自己的手指好像要费了,扭动了脖子,她转过头看向一边已经换了一个恣意姿态坐着的傅廷燮:“完成了,谢谢总裁!”

  “明天打印好放我桌面上就可以。”见会议记录完成,傅廷燮站起来也活动活动了脖子:“你的工作能力的确要提高,把这次的会议记录当作范本,以后就知道怎么做了。”

  他这是在教自己?樊佩佩点了点头:“我会的。”

  举起手看了看手表,傅廷燮讶异时间原来这么晚了:“你自己开车上班?”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平时有...”樊佩佩平时是自己开车上班的,但遇到阴天天气她通常选择公交或者地铁,说到底,她对自己雨天的驾驶技术不信任。

  “那就是今天没有。”傅廷燮肯定的轻点头:“我送你回去。”

  什么?樊佩佩错愕的看向傅廷燮,她突然觉得今晚的他跟平时的他不同一人,怎么好相处了那么多?

  傅廷燮见樊佩佩又呆着了,轻挑俊眉,怎么觉得她今天总是发呆?

  “总裁,其实我可以自己乘车...”樊佩佩觉得傅廷燮今晚帮了自己这么多,不能再麻烦他了。

  “时间太晚,员工的安全是必须的。”傅廷燮说罢转身:“我回办公室拿东西。”

  15分钟后,樊佩佩紧张的登入傅廷燮的私人座驾,不知道为何,两人在这限制的空间让她心脏跳动不由得加速。然而一路上除了手机里发出的导航指令,两人都没有说话。樊佩佩是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傅廷燮则是专心的听着导航,没有话。

  车里的气氛太过安静了,樊佩佩听着导航声音就像听了催眠曲,不一会她头一点一点的竟然睡着了。

  红绿灯的时候,傅廷燮看到的就是樊佩佩这种样子,他微蹙,是说她不将自己放眼里还是安全意识不够?在男人的车里竟然就睡过去了。这个意识让他有点不悦,他抬起手打算摇醒她,然而接触到肩膀的时候,他却收回了手。

  盯着樊佩佩熟睡中微微扬起的嘴角,似是做了什么好梦,他突然不想去打扰她,扰她美梦。

  直到最后到达了樊佩佩的住所,傅廷燮很有风度的没有叫醒樊佩佩,还是樊佩佩突然被自己惊醒而醒来的,醒来的第一时间,她下意识的用手背抹了抹嘴,就怕自己流口水。傅廷燮对她这动作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你早点休息。”

  回到家里,樊佩佩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这个梦不是什么的大惊大喜又不是什么让人惊心动魄的梦,但就是会让她无限回想,有点暖暖的,有点不敢置信的梦。

  这个时候的樊佩佩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挺在意傅廷燮,直到许烟的出现,她才发现这件事。

  周一下午,一个陌生的美女出现在樊佩佩面前:“你们总裁在里面吗?”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樊佩佩看着美女,礼貌的问道。

  “我问,你们总裁在里面吗?”美女不答反问。

  “嗯,这位小姐,见我们总裁需要预约的。”樊佩佩好奇的盯着眼前的美女,心里想着这是何人,感觉不一般。

  “许小姐!”刚从茶水间走出来的Asta一见来人,连忙快步走到两人跟前,她恭敬的对美女喊了声,然后挡在了樊佩佩跟前:“总裁在里面的。”

  美女瞄了两人一眼,然后扬起笑容:“那我进去找他。”

  樊佩佩见此状况,心里不明所以,但看到Asta的举动只能安静的站在她身后。

  Asta见美女敲了傅廷燮办公室的门并且走进去关门之后才转身对樊佩佩解释:“刚才的那是许氏企业的千金许烟小姐。”

  “许氏千金?”樊佩佩疑惑的重复。

  “嗯...”Asta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许氏企业”,只好用了一个大意解释:“就是大企业的千金。”

  “那她跟总裁是什么关系”樊佩佩对这个比较关心,能够直接不通报就进入傅廷燮的办公司,关系一定不一般。

  “许氏的老爷子跟傅老爷子两人是朋友,两家可以说是世交关系。这个许烟四年前出国留学,每逢暑假寒假都会回来,一回来就会找总裁和傅经理。”Asta在伟图工作时间不少,所以知道许烟这个人,但来了没几个月的樊佩佩则是第一次看见许烟,因此对她一无所知。

  “那她是总裁的女朋友吗?”樊佩佩小心的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总裁对这个许烟态度很好的。”Asta下意识瞄了一眼总裁办公室然后压低了声音:“不过,两家人既然是世交,而且总裁对许小姐很好,我觉得就算两人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作为政治婚姻的话,几率很大。”

  “政治婚姻...”细细咀嚼这个词,樊佩佩内心一怔,似是有什么压着心脏,令她有点不舒服,拿起水杯,她大口的喝了好几口水。

  再次瞄向总裁办公室,樊佩佩又看了看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许烟走入总裁办公室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却没有出来。她不禁想起许烟的模样,不置可否,许烟是个美女,而且是个有气势的美女,她平时虽然不注重牌子,但一看许烟身上的便知道价值不菲,这大概就是人靠衣装吧!何况人家真的是名媛闺秀。下意识的看了下自己身上穿着的职业套装,樊佩佩心里想,真是人比人逼死人!

  踏着下班的时间,樊佩佩关掉电脑准备离开,此刻总裁办公室终于有了动静---许烟双手圈着傅廷燮的手臂边说边笑的走了出来,两人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

  看着傅廷燮的俊脸,樊佩佩感觉心脏被什么一击即中,刺痛得很,这感觉来的太突然,她反应不及,只能木木的看着两人途径自己的座位,看着许烟笑着对自己说:“我们先走了,你们也快点下班吧~”她只能一动不动的呆看着。

  看着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樊佩佩像被点穴一般,一边的Asta疑惑出声:“佩佩?下班啦!”

  “哦,哦,好的...”被Asta呼唤会注意力,樊佩佩言不由衷:“我想起有一封邮件急着回,我回了再离开。”

  “那好。”Asta不疑有他的跟她挥了挥手便离开了办公室。

  樊佩佩没有打开电脑,因为那只是她的借口,她只是想静静,不知道发呆了多久,最后她自嘲一笑,底底的呢喃了一句:“原来,他不是不会笑,而是他的笑容只给她....”拿起包包,快速离开办公室,进入电梯,在密封的安静空间,她又想起了不久前傅廷燮对着许烟的笑容然后微嘟起红唇:“他爱对谁笑就对谁笑呗!”然而默了几秒后,她不禁举起右手捉紧心口位置的衣服:“可是,我这里为什么觉得不舒服?”

  网上没有秘密,至少在樊佩佩看来就是这样。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一会,她最终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在网上查起了这个许烟,然后让她找到了许烟的SNS账号。一跳不下的将她的SNS动态看了一遍,樊佩佩终于意识到什么是“天与地”的区别。

  许烟无疑是个幸运儿,她含着金汤匙出生,过着许多女生梦寐以求的生活。她,羡慕。

  看着许烟的SNS,樊佩佩无意之间让她找到了傅信彦的SNS,突然她想,会不会傅廷燮也有SNS的账号呢?按着这个念头,她查下去...石浩宇,卢征,Asta,Fion的账号一个不少,但关于傅廷燮的却找不到。

  “看来是没有。”自言自语了一句,樊佩佩无聊的滚动着许烟的主页,然后她发现了一件事...“这...”

  “这件事”让樊佩佩十分在意,为了证实自己所想,一个念头涌上脑海,她思考着这个念头该如何实现:“首先应该从熟悉的人下手...”看了一眼自己记录账号的白纸,她轻拢秀眉:“要问的人不少呀...”

  可是不从这些人那里旁击则敲,难道从“正主”那里问吗?她一定不会回答的。

  樊佩佩苦恼着“这件事”,她却忽略了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件事”,又为什么必须去做“这件事”。

  大概,许烟的出现让她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漩涡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