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十一章 交换Partner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512 2018-07-19 17:52:00

  “我们走过去。”傅廷燮语带不悦的跟Fion说,他迈步走向那两个让他心情异样的“始作俑者”。

  傅信彦原本打算拉着樊佩佩到工作人员的指定位置,没想到看到傅廷燮跟Fion走了过来,他故作镇定的对两人打招呼:“叔叔,Fion,你们来的真早!”

  “是你来的迟。”傅廷燮一双俊目扫过傅信彦,视线落在一边的樊佩佩身上:“没想到,这次的拍卖会你会过来,而且还带女伴。”以他所知,傅信彦一向对这种社交宴会没什么兴趣。

  “我是有目的来,而且竟然来了,不带女伴可不合适。”傅信彦见傅廷燮盯着樊佩佩,以为他不认得樊佩佩,笑言:“叔叔,你不会不认得她吧,她是佩佩!”

  “是吗?”傅廷燮视线依旧落在樊佩佩身上,他当然知道这人是樊佩佩,不过对于她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种场合有一丝吃惊罢了:“真让我“吃惊”。”

  不知为何的,樊佩佩觉得傅廷燮看自己的视线让她头皮发麻,她尴尬的扯起笑容:“总裁,过奖了。”

  “你有什么目的?”傅廷燮收回视线,看向傅信彦。

  “爷爷不是下周生日嘛,我打算在这个拍卖会拍下一件当作生日礼物。”傅信彦毫不隐瞒自己的目的,因为他对傅廷燮百分百的信任,知道他不会将这个“惊喜”告诉爷爷知道。

  “这样吗...”傅廷燮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您们好,拍卖会准备开始了,现在所有嘉宾要进场,请准许我给大家带位置。”

  傅廷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跟在工作人员身后,而Fion则一直保持沉默。

  由于主办方失误,这次的拍卖会,傅廷燮和傅信彦分开了位置入座,距离相隔了几张桌子。对于这个错误,傅廷燮和傅信彦倒没有什么不满。

  “我上个洗手间,你在这里等着。”傅信彦扫视台上一下,人有三急的他小声的对身边的樊佩佩低声说道后便离开了座位,然而当他回到座位却发现他的partner换人了!

  “你怎么在这里?”傅信彦惊讶的看着Fion,然后左右回望寻找樊佩佩的身影。

  相较于傅信彦的惊讶,Fion十分淡定:“总裁说,你今晚要拍东西,我以往有经验,让我过来帮你的。”

  Fion说的不错,过往涉及傅氏参与的拍卖会,她都有份参加,经验不少,如果想拍下物品,她来帮忙是当之无愧的。问题是,Fion来了,就是说樊佩佩换到傅廷燮那边去!果不其然,他看向傅廷燮位置的时候跟樊佩佩来了个对视。

  樊佩佩的求救眼神实在太明显,这让傅信彦心情没来由的好,他状似正经的说:“可是,你来了,佩佩也不用过去叔叔的身边吧?”

  “难道傅经理想左右逢源?”Fion淡定的回道。

  这句话傅信彦不知如何回答,默了几秒才说:“可是,佩佩是我带过来,我有义务看着她。”

  Fion看向台上,只见工作人员已经拿出第一件拍卖品:“傅经理,请告诉我你要拍下的是哪一件?”

  “李道熙字画。”傅信彦随口答道,然后又转回樊佩佩的事上:“所以说...”

  Fion斜眼看他,气势让傅信彦噤声:“傅经理,总裁会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如果你不满的话,拍卖会过后请直接找他反映,现在请安静。”

  “.....”傅信彦反驳不了,只能歉意的望向等待自己搭救的樊佩佩。

  樊佩佩见到傅信彦对自己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她扶额,还说是自己的粉丝,偶像有难,他还不是向“恶势力”低头!

  偷偷的瞄了身边一直安静的傅廷燮,想到几分钟前,Fion走到自己的位置对她说:“总裁让我跟你换个位置,她说让我帮助傅经理拍下想要的东西。”樊佩佩疑惑他这样安排的目的,Fion对拍卖会有经验,让她帮助傅信彦,她理解,但让毫无经验的她坐到傅廷燮身边,她就不理解了,因为她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想到这,她不禁询问:“嗯,总裁,我对拍卖会没有经验,我不会….”

  “我没有指望你会,你静静的坐着就行。”傅廷燮淡淡的堵住了樊佩佩的话。

  “.....”那你要我过来干什么?樊佩佩有点郁闷,但却没有发作。

  不着痕迹的瞄了樊佩佩一眼,傅廷燮将视线放回台上,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的脑海里想的却是身边的人。

  当看见傅信彦携着樊佩佩进入会场的时候,他的视线就离不开她。他承认自己被她惊艳了,凹凸有致的身材在修身晚装下更加凸显她的曲线美,一双柔美修长的长腿让人遐想,一改以往在公司的淡雅,精致的妆容让她原本就漂亮的脸蛋更添一份艳丽,头发全部被挽起,露出她线条优美的颈项,迷人的锁骨以及浑圆的肩头...怎么看都是尤物无疑。

  而然,这样的尤物身边站的却是傅信彦,这是让傅廷燮最不能接受的,也是他心情异样的源头。他越不想两人聚在一起,这两人却偏要在一起。

  慈善拍卖会进行着,樊佩佩看了看手上的拍卖清单顺序,还有五,六样拍卖品才轮到傅信彦想要的字画,她不禁轻微的扭动脖子。因为裙子太紧的问题,她只能挺直腰杆,又因为裙子太短的关系,她只能绕着腿避免走光,总而言之,要她维持这样一个姿势坐个三五分钟没有问题,但坐个三五十分钟就等于要了她的命。偏偏呢,现在她身边坐着的却是傅廷燮,这个人一向对“公司形象”要求颇深,她不敢懈怠,就算身子非常不舒服,她只能轻轻的扭动身体来放松绷紧的肌肉...

  “你是属蛇的?”淡淡的语气至身边响起,樊佩佩一时意会不过来,扭头看着视线直射台上的傅廷燮,她疑惑自己是不是听错。

  “你是属蛇的?”傅廷燮斜眼看她,重复了刚才的话。

  “不是。”樊佩佩不明所以。

  “那你为什么要扭来扭去?”依然是淡淡的语气,却让樊佩佩一怔。樊佩佩想的是,自己的动作这么轻微,还是让他知道了。他的注意力不是一直在台上吗?怎么注意到自己的微动作....

  “....”樊佩佩一时无言,总不能说实话吧,那样会让傅廷燮觉得自己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

  见樊佩佩没有回话,过了几秒,傅廷燮又说:“你左右换腿部姿势太频繁,每次都踢到我。”

  “嗯!”身躯一怔,樊佩佩没想到自己以为的轻微动作实际上妨碍到这个傅大总裁了!“对不起!”

  “如果坐的不舒服,你可以离开到外面活动一下再进来。”

  原来他知道!樊佩佩讶异的看向傅廷燮,默了几秒不再坚持:“那我出去一会...”

  傅廷燮点了点头,樊佩佩暗喜,想也不想的站起来,打算离开座位,却被傅廷燮拉住,疑惑的看向他,只见他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递给自己:“冷的话,披上它。”

  原本樊佩佩打算拒绝的,但一想到自己的礼服实在有点短,如果要伸展四肢的话,这件西服可以遮盖一下,于是接过衣服,她嫣妍一笑:“谢谢。”

  樊佩佩走到宴会厅外,找了个角落将傅廷燮的衣服穿上,见四周没什么人,她扭动扭动脖子,又动了动四肢,当下觉得傅廷燮让她出来真是大发慈悲!计算着时间,她打算返回宴会厅,却没想到被一名男侍应挡着了去路。

  那名男侍应眼里透露着兴奋:“你是不是XX直播室的主播佩佩?”

  樊佩佩心一沉,脸上强硬扯出一个客气的笑容:“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尽管她否定了男侍应的话,但那人并没有就此作罢,反而细细打量着她:“不是...我应该没有认错的说,你的直播我都看过很多的。”

  樊佩佩心里有了一丝慌张,她没想到这里果真有人认出了自己,硬着头皮:“真的,你认错人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要进去了。”说罢,她越过男侍应离开。

  男侍应没有打算让她离开,他伸出手拦着樊佩佩,不怀好意的说:“可能是我认错人了,但小姐你这么漂亮,能否跟我合照一张?”他打算将合照发上网,网友都是侦探,一看就知道他有没有认错人了,如果没有认错人,那他就能火一把;如果认错了,能跟美女合照,也能在朋友面前威风一次。

  对于男侍应的纠缠,樊佩佩心里升起一簇火苗,但理智让她不能发火:“对不起,我不习惯跟陌生人合照。请你让开。”

  “哎,就照片一张而已,能有多大的事呢?”男侍应坚持己见,他顺手从裤袋里掏出手机。

  樊佩佩见状,终于忍无可忍:“若果你再这样,我就要叫人了!”这句话让男侍应有了顾虑,他手一松开,樊佩佩离开迈步离开,她根本不想跟这人闹大。

  男侍应见樊佩佩急着离开,直认为自己猜想的不错,下一刻又觉得自己的自尊受挫,于是不甘心的嘲讽道:“真以为自己来参加这种宴会,身价就上档次了。不过就是一个网络小主播通过不见的人的手段向上爬而已!拽什么拽!说到底不就是卖身倒贴有钱人!”

  他说话的声音不少,樊佩佩实实在在的听到了,原本的火苗“咵!”一声燃起,越升越旺!原本她就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被这样一说,她愤然转身瞪向他:“你什么意思?”

  男侍应大概没想到樊佩佩会转身质问自己,看到她瞪着自己,心里一个咯噔,但男人的自尊让他不能认怂,于是他硬着头皮说:“我说什么了吗?谁认谁就是!”

  “你有胆再说一次!”樊佩佩向他靠近了一步,眼含火光的盯着他。

  男侍应不禁被她的气势压的后退了一步,但还是不认输的呛她:“你这不就是自认自己是我所说的网络小主播卖身倒贴有钱人?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你....”樊佩佩准备开骂,却被人从身后一拉,她顺势退后了一步,扭头看到一张熟悉的俊脸。

  “怎么还不进去?”傅廷燮不知何时出现在樊佩佩身后,此刻的目光冷得像寒冬,他扫视了她一眼,然后落在男侍应身上,凌厉的目光射得男侍应身躯一怔,动弹不了,此刻的他有一个想法----他会不会要“凉凉”了?

  “嗯...傅总裁...”男侍应声音忐忑,他谁都可以不认得,唯独这个大老板,他就必须认得。因为傅氏员工守则第一条就是,必须认识傅氏的所有高层。此刻他整个人都心虚得很,刚才只顾着跟樊佩佩说话,不知道傅廷燮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他到底听了多少!

  “总裁?”傅廷燮的突然出现,让樊佩佩吃了一惊,他是出来找自己的?

  “我见你出来有点久,现在可以进去了?”

  傅廷燮语气冷冷的,加上他刚才凌厉的目光,樊佩佩猜测他这是生气了?然而经过傅廷燮这么一出现,刚才她打算反呛男侍应的话全被吞回肚子里,不好发作:“嗯,可以进去了。”说完,她瞪了男侍应一眼,然后转身离开,心里想,就放过你一次!

  “你...”淡淡的声音让樊佩佩停下了脚步,她疑惑的转身看向身后的傅廷燮,只见他对男侍应说道:“现在就离开这里,公司不需要对人不礼貌的员工。”

  男侍应看见樊佩佩离开,心里还侥幸自己逃过这一劫,万万没想到傅廷燮还是将他们的对话都听到了!冷冷的一句话将他打入了冰窖。

  事情转变的太快,之前不甘心自己反呛不到男侍应的樊佩佩此刻却后之后觉,傅廷燮这是在为她出气?

  安静的坐在位置上,樊佩佩时不时的偷瞄身边像往常一样,一脸淡漠的傅廷燮,刚才发生的事就如同没有发生似的。她很疑惑,傅廷燮为什么会帮助自己,而且又很好奇傅廷燮为什么会出去找自己?想来想去得不出所以,于是她就不再去想了,但对于帮自己出气的傅廷燮,她心里是高兴的。

  拍卖会不知不觉接近尾声,“等下你跟我一同回去。”傅廷燮淡淡的说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让樊佩佩拒绝不了的话:“我有话跟你说。”

  傅廷燮跟樊佩佩坐在车的后座,前面的隔膜将司机跟他们隔开,形成了一个小空间。

  樊佩佩有点紧张,她想着傅廷燮到底要跟自己说些什么?“嗯,总裁,不知道您要跟我说的是?”

  “樊小姐,我就直说好了。”傅廷燮转过头对视上樊佩佩的杏眸,因为对方的眼光太直白让他不禁微微的错开视线:“我希望你跟信彦不要有过多的接触。”

  “咦?”这是什么意思?樊佩佩微蹙。

  “信彦他不适合你,我希望你不要跟他走的太近。”傅廷燮头一次做“棒打鸳鸯”这种事,内心有点内疚:“我知道他喜欢你,但你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句话犹豫寒风过境,让樊佩佩身体瞬间丢进冷泉一般:“总裁!你的意思我明白!”樊佩佩打断他的话,接下来的话不用他说,她也猜到。她觉得这些话从傅廷燮的嘴里说出来跟那个男侍应说的没两样。

  樊佩佩脱下自己身上属于傅廷燮的西服外套,她递给他,轻蔑一哼:“我知道怎么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