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八章 虚弱的瞬间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3877 2018-06-29 15:27:00

  感觉到身体不适的那一刻,樊佩佩有一个请假的想法,然而一想到是因为自己的过失造成自己生病,她就接受不能。吃过感冒药,樊佩佩坚持上班去了。

  按照往常的例行工作,樊佩佩先是将前一天准备好让傅廷燮签名的文件整理好放在他的桌面上,然后到茶水间准备一杯手磨咖啡。时间刚刚好,她将热咖啡刚放到桌面上,身后就传来傅廷燮的脚步声。

  恭敬的站好,樊佩佩微笑道:“总裁好,你要的文件和咖啡已经准备好。”

  傅廷燮瞄了樊佩佩一眼,淡淡的应了一句:“嗯。”这是他一向的态度,只是今天见樊佩佩依旧站在哪里,多口的问了一句:“还有事?”

  “嗯...昨天十分感谢总裁借给我的外套,我已经送到干洗那边洗过了...咳咳!”话还没说完,樊佩佩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

  微蹙,傅廷燮看向樊佩佩:“你...”

  “抱歉,衣服我放在沙发上。”樊佩佩连忙的指了指沙发上放着的纸袋,然后微点头:“那我先出去工作了。”她一刻不敢停留的转身离开,就怕自己的感冒菌飘向傅廷燮。

  离开,关门,动作一气呵成,傅廷燮怔了那么几秒,他想,樊佩佩的身体好像弱了一点。

  早上的工作不算多,樊佩佩顶着头昏昏的感觉基本可以靠毅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佩佩,你还好吗?感觉你脸色有点难看耶?”Asta瞧了瞧樊佩佩的脸,关心的问道。

  “会吗?”心惊的拿过镜子照看自己的脸容,樊佩佩秀眉轻蹙,尽管把妆化得比平时还浓,还是掩盖不了病容啊...

  “确认不是妆没有化好?”石浩宇不知道何时来到前台,Asta的座位前,说笑道,当然这话立刻就被两人纷纷的送了个白眼过去,石浩宇知道自己锉到女生的痛处,立刻赔笑:“开玩笑的啦!”

  “你是不是病了,需要请假不?”Asta没有理会石浩宇毫无意义的玩笑,又道:“公司有医务室哦,如果不舒服可以到那里找保健人员拿药或者休息的。”Asta以为樊佩佩因为工作问题不敢请假,于是劝她到医务室休息。

  医务室...樊佩佩觉得伟图这公司不是一般的设备齐全,但她觉得自己还可以继续就拒绝了Asta的好意:“没有,我觉得问题不大,如果真的支持不住我会去的,谢谢~”

  “那好吧...”Asta见樊佩佩婉拒就不再劝说了。

  中午的时候樊佩佩感觉头越来越沉,所以省去吃午饭的时间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去了,就连过了上班时间都没醒,还是Asta叫醒的,到洗手间洗了个脸,又补了个装,樊佩佩回到办公室继续奋斗。

  当发觉眼前屏幕中的字体越来越模糊,樊佩佩知道自己不能再硬撑了:“Asta...”连声音都变的沙哑了:“我到医务室去,如果有电话帮我接一下。”

  Asta点了点头:“行。”

  樊佩佩站起身发觉身体一软,眼前一晃,差点就跌倒地上了,幸好她用手支撑着桌面。此时此刻,座机响起,她接起:“你好,总经办...哦,好的,我这就来。”

  Asta见樊佩佩脸色越来越不好,担心问道:“谁的电话?要不要我帮你?”

  虚弱的一笑,樊佩佩勉强的站稳:“是总裁让我到里面拿文件而已,这个很快,不用帮忙了,倒是等下我下去后的都拜托你了。”

  “那你快去快回。”Asta连忙催促道。

  笑了笑,樊佩佩转身离开,轻敲门板,得到应答后,她开门进了傅廷燮的办公室,正当她想问是拿什么文件的时候看见傅廷燮在讲电话,她沉默了,见他对自己举起了左手,是暂停的意思。樊佩佩只好站着等傅廷燮把电话讲完。

  傅廷燮的办公室有独立的空调,此刻冷风从出风口呼呼输出,而刚好正对着樊佩佩,按平时来说是够凉爽,但此刻对于她来说简直是酷刑。尽管她已经多穿了一件外套,也轻轻的移开了步伐不正对着出风口,但冷风依旧透过衣服直达她的体内,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樊佩佩只能强忍着寒冷站在那等着傅廷燮将电话讲完后吩咐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傅廷燮好像还没有讲完的样子,但樊佩佩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

  “...那就这样办。”傅廷燮挂上电话,将自己跟前的文件夹找了几个出来递给樊佩佩,吩咐道:“这几份文件等Fion回来后让她做个总结,然后出联络单。”

  不见樊佩佩有反应,傅廷燮疑惑的看着似是发呆的樊佩佩:“听见了吗?”声音提高,终于拉回樊佩佩的些少注意力。

  樊佩佩走上前接过文件夹,沙哑的声音至口中艰难吐出:“知道了,总裁。”

  由于声音沙哑的十分刺耳,傅廷燮终于有了反应:“你怎么了?”

  强硬的露出难看的微笑,樊佩佩轻轻的答了句:“没事...”话刚一说完,她眼前一黑,身子一软,终于倒下了...

  对于樊佩佩突如其来的倒下,傅廷燮着实吓了一惊,他连忙走至樊佩佩跟前,单膝跪下,他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脸上传至手中的滚烫让他讶异:“该死的,病了就请假,这是常识难道不知道吗?”

  拦腰将樊佩佩抱起,傅廷燮冲出办公室,对着Asta道:“立刻让医务室准备!”

  Asta看着傅廷燮怀中已经昏过去的樊佩佩立刻意会:“是!”

  “发生什么事?”石浩宇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听到傅廷燮的声音立刻走了出来,看到的就是傅廷燮抱着樊佩佩,Asta在拿起电话的画面。

  “帮我按电梯,我要到医务室!”傅廷燮见石浩宇出现,立刻吩咐,石浩宇急忙的跟上前。

  进入电梯后,石浩宇识做的说:“总裁,要不让我来?”他伸出手,打算从傅廷燮手上接过樊佩佩。

  “不用了。”简短的一句,傅廷燮拒绝,怀中的人儿重量还不到他要人帮忙的程度。实际上樊佩佩的体重轻的让他怀疑她平时到底有没有吃饭。

  “叮!”电梯突然在7楼停下,门打开,门里门外的人打了个照面,门外的人看到此等状况惊讶的张开口,忘记了反应。

  “你到底进不进来?”傅廷燮轻皱眉头,不耐烦地看着门外的傅信彦。

  “进!”傅信彦立刻窜进电梯,他好奇的看着傅廷燮怀中的樊佩佩:“叔..总裁,佩佩怎么回事?”

  “不知道,突然就昏倒了。”傅廷燮答道。

  傅信彦视线不离樊佩佩:“哦,那现在是去医院?”

  “医务室。”又是简短的答话。

  “哦,要不让我来...”比起石浩宇的礼貌,傅信彦更积极,他直接拉过樊佩佩的手,然而立刻就被傅廷燮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距离。

  “不用。”傅廷燮语气低下来,他拒绝傅信彦接触樊佩佩,说到底他一直反对两人接触过多。

  对于傅廷燮的拒绝,傅信彦只好摸摸鼻子定在那。

  一直站在两人身后的石浩宇兴味的来往看了看两人,他突然有种感觉,以后有好戏看。

  伟图的医务室算是具备齐全,一般应急的药物和常见疾病医务都有,而且保健人员是个全科女医生,她见傅廷燮抱着一个女生进来十分惊讶。

  帮樊佩佩做了个全身检查后她对傅廷燮说:“她是有点发烧,等下我就帮她输液。”

  “可是她突然昏倒...这个严重吗?”傅廷燮看向在病床上依旧闭眼的樊佩佩,他从来不知道人会因为发烧而昏倒。

  女医生轻轻一笑:“她大概是硬撑了很久,而且没有进食才会虚弱到昏倒。等下让同事帮她带点稀粥,等她醒来可以食用。”

  傅廷燮点了点头:“石特助,这事你安排下去。”

  昏昏沉沉中,樊佩佩听见有人在她的旁边说话,内容尽管不知所言,但她知道是一男一女在说话,女的声音陌生,男的声音却有点熟悉,有点陌生,感觉以前就听过...可是在哪里呢?

  缓缓的睁开眼,首先映入眼睛的是一片白色,她轻轻的转动了头部,然后看见做在不远处的一个陌生女人抬起头:“醒了?”

  想着起来,却发现全身没什么力气,樊佩佩疑惑的看着她。女医生站了来:“你先别动,还在输液。”

  听见她的话,樊佩佩才发现自己果真在输液,她心里想,这里是医院?“这里是?”

  “公司的医务室,你工作的时候突然昏倒,是总裁抱你过来的。”女医生走了过来,帮她调了输液的速度。她想,能让总裁抱的人,大概是“特别”的人吧,她可是看到石特助和人事部经理都跟来的,可是抱的人却是他们的总裁大人。

  “什么?”樊佩佩反应不过来,她刚才是否听错了?她说是总裁抱自己过来?她是在总裁办公室里昏倒没错,但怎么也不轮到傅廷燮纾尊降贵的抱自己来医务室,这个怎么听都不符合现实。

  “我说,你工作的时候突然昏倒,是总裁抱你过来的。”女医生又重复了一遍。

  “真的?”樊佩佩还是疑惑。

  “真的。”女医生点了点头,见樊佩佩没有答话,她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保温瓶说道:“如果你饿了就吃这个,是石特助打包给你的。”

  “哦...谢谢。”樊佩佩道谢,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我这是发烧还是感冒?”

  “原来你知道自己病了?”女医生的揶揄让樊佩佩不好意思,她尴尬一笑:“早上的时候没有那么严重...”

  “年轻人就是这样,为了工作,以为自己年轻能撑就强硬撑,结果呢,麻烦的是别人。”女医生不认同的说:“特别是女生,应该好好的爱惜自己,身体是本钱。”

  听着女医生说教,樊佩佩只能尴尬的赔笑。

  一直待到下班,樊佩佩才觉得自己感觉好了很多,她不由得赞叹,病了果然要看医生!

  “感觉好点没有?”Asta拿着樊佩佩的包包进入医务室,刚好见到女医生帮她拆针扣。

  见到Asta,樊佩佩心情不由得好了很多:“好很多了,医生也开药给我,让我休息个一两天,包病除!”

  “如果你按我的话做,那是一定的,如果你不听的话,我也没办法。”女医生客气的笑了笑。

  “我会好好的听你话的!身体是本钱嘛!”樊佩佩讨好的说道。

  “行了。快回去休息!”女医生没好气的下逐客令。

  再次道谢后,樊佩佩跟Asta离开医务室,然而刚下到大堂,他们便遇上傅信彦。

  “我送你回家。”傅信彦一见樊佩佩,嘴角就扬起。

  “咦?不用了...”樊佩佩立刻拉着Asta:“她送我就行。”

  “可是我不顺路耶...”Asta意义不明的笑着看樊佩佩,并且故意忽略她给自己的打的眼色。

  笑着看跟前两人的眼色,傅信彦轻咳一声后:“那既然Asta不顺路,还是让我来送你回家好了。”

  樊佩佩有一种被Asta出卖的感觉,不是觉得傅信彦不好,而是觉得傅信彦一直以来对自己太好了,让她不知不觉有了负担,见他一脸笑意,樊佩佩只好乘搭这趟“顺风车”了。

  “哦,对了,佩佩!”Asta突然叫住准备离开的樊佩佩,她将重要的一件事差点忘记了:“总裁说,让你回家好好休息几天,等病好了再上班!”

  “咦?”樊佩佩不知道自己为何听到这话,心里一股异样,然而一听到她接着的话,那一丝异样顿时消失无踪...因为Asta接着说:“总裁还说,怕你惹得其他人都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