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七章 工作的非常时期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007 2018-06-22 16:30:00

  转眼间,樊佩佩在伟图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工作的内容一天比一天的熟悉。正当她在为自己可以胜任秘书助理一职感到高兴的时候却出现了差错。

  “佩佩,我怎么不见你通知司机到机场接总裁?”Fion闲话似的问在一边回复邮件的樊佩佩,后者疑惑的眨了眨眼,这让Fion有种不好的感觉,她又问:“是不是已经通知司机了?”

  樊佩佩再迟钝也知道有问题要发生了:“为什么要通知司机?”

  “你不通知司机,司机怎么去接总裁他们回来?”

  “我知道,可是总裁不是明天...才回来吗?”樊佩佩隐隐不安。

  Fion脸色有点难看了,她走到樊佩佩身边:“不是呀...是今天,你快查一查行程表!”要不是早上跟着傅廷燮一同到日本出差的石浩宇微信过她,她才不会多口的问樊佩佩是否有安排车辆接送他们。

  快速的打开傅廷燮的行程表---“8号早上10点,东京--T市航班”

  惊恐的瞪大眼睛,樊佩佩不敢置信自己竟然将日期看错了!“怎么办!怎么办!我以为是明天,所以安排了司机明天....”

  Fion见樊佩佩慌张了,立刻安排道:“先别慌张,航班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才着落,你现在快点安排司机,应该还来的及!”

  樊佩佩立刻打电话到总务部:“小童,总经办这里,现在司机在吗...什么!这样...好的...”放下电话,樊佩佩脸色难看的看着Fion:“司机都是按各部门需要安排的,因为我的失误,今天的司机都已经安排出去了...”

  两人对望了片刻,Fion最先想出办法:“你有驾照吗?”

  “有的!”樊佩佩立刻意会:“我现在立刻开车过去,公司应该还有车在的!”为了方便高层外出,公司的备用车辆有4辆,司机则有3人,总会多出一台以备不时之需。

  “行,那你小心,我现在打电话到总务部安排,你立刻出发。”

  事不而迟,樊佩佩立刻到总务部领取钥匙,然而当保安指着那辆七人座的商务车,樊佩佩身躯一震,她还没有开过这么大的车!忐忑不安的启动车辆,樊佩佩小心的将车子研究了一下才慢慢驱动前进,看着天气阴阴的,樊佩佩心里不安的默念:“千万别下雨呀!”

  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因为不熟悉,原本一小时的路程,樊佩佩结果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机场,然而一下车,天空就哗啦啦的下起漂泊大雨。原本她打算停在靠出口的位置,但是那些位置早已被其他车辆占满,她只能停在外面的露天位置。

  估量了一下距离,樊佩佩顶着大雨跑到机场门口,将脸上,头发的雨水擦了擦,她才惊觉要是傅廷燮他们没有带伞不就都淋湿了吗?想了想,她又往车辆那边跑去,她在赌车上会不会有伞...幸好的是,车辆上放着一把备用伞,尽管她撑着伞回到机场,但刚才一来一回的过程中,樊佩佩的头发和衣服已经被雨水淋个半湿。

  九月中的T市虽然天气还算炎热,可是大地一被雨水洗礼,原本的炎热就已经散得了无痕迹,有了一丝凉意。一踏入机场里,樊佩佩就被寒冷的空调冷得打了个喷嚏。

  顾不上其他,樊佩佩立刻往关闸那边走去,彼时已经陆续有乘客推着行李走出来了。紧张的盯着来往的乘客,她怕自己错过了傅廷燮和石浩宇,幸好的是那两人几乎走在最后。向两人不停挥动右手,引来了他们的注意。

  石浩宇有点讶异:“怎么是佩佩过来接我们?”

  默然的走近樊佩佩,两人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几乎湿了一半,白色的衬衫在雨水浸湿的地方变得透明,她的内衣,肌肤在这种情况下变得若隐约现,引人遐想。

  相对于石浩宇尴尬的不敢眼睛乱飘,傅廷燮倒是眉头微蹙:“外面下雨,你怎么不撑伞?”然后瞄了一眼石浩宇身上的白色衬衫,只好将自己手上拿着的西服外套递给樊佩佩:“把这个穿上。”

  语气不容别人拒绝,樊佩佩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他一个厉目止住声音,直到接过外套往自己身上披,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白色衬衫早已被雨水浸湿,要多尴尬有多尴尬,难怪刚才石浩宇眼神乱飘了。

  轻咳一声去除尴尬,樊佩佩说道:“车子停的有点远,可能要总裁跟石特助走一点路。”

  三人走到机场门口,由于下雨的关系,在门口停了大量接送的车辆,看样子就算让人把车开过来也不知道要等多久。三人衡量着,决定走过去,然而这里又卡着了,因为伞只有一把。

  瞄了一下手上的伞,樊佩佩将它递给石浩宇:“我把车停在那边,车牌4478....”说着话,她伸出手往一个方向指了指又道“你们慢慢的走过去,我先去把车启动了。”说罢,她打算冲过去,却被石浩宇叫住:

  “等等,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的,你先跟总裁过去,然后再过来接我,只不过要你走多一转。”

  正当樊佩佩打算说可以让总裁跟石浩宇先过去,再过来接自己的时候她看见石浩宇打开伞后,了然---因为伞本来不大,两个大男人一起的话,其中一个一定会淋湿,于是她识趣的闭上嘴接过石浩宇手上的伞,然后跟傅廷燮说:“那就请总裁先跟我一起过去了。”

  没说什么,傅廷燮迈开长腿,樊佩佩立刻跟上。

  傅廷燮身高比穿了高跟鞋的樊佩佩还要高出大半个头位,为了让傅廷燮不被雨淋到,樊佩佩拿伞的手伸得比平时要高许多,而为了跟上他的步伐,她又必须小跑着,这让她无形中辛苦许多。

  走了三分之一路程后,傅廷燮突然抢过樊佩佩的伞让她讶异:“总裁,还是我来...”

  “还是我来,这样我走的比较舒服。”傅廷燮淡淡的说道。

  樊佩佩看了看头顶的雨伞,发现现在雨伞的高度最适合两人,而且...他的步伐比刚才慢了,是迁就自己吗?想到这,樊佩佩不由得瞄了一眼傅廷燮,觉得他还是挺有绅士风度的嘛。

  将傅廷燮安排在车里,樊佩佩才又折返到机场门口接石浩宇,好不容易将两人都安排好上车,她打算往驾驶座走去的时候被傅廷燮叫住:“让石特助开车。”

  “咦?为什么?”樊佩佩不明。

  “天下这么大雨,我比较相信石特助的驾驶技术。”

  “......”

  最后,樊佩佩将驾驶位置让了给石浩宇,自己则坐到副驾,这倒没什么,她反而乐的轻松。

  “...欢迎大家收听FM97.2电台新歌速递,以下我们来收听来自歌手邝晓允的新歌《画中美人》...”车里的收音机轻轻的播放着音乐,而这歌手刚好是樊佩佩比较有兴趣的,于是她问石浩宇:“能调大声音一点吗?”

  瞄了一眼后座在看着手机的傅廷燮,石浩宇点了点头:“但是不能太大。”

  适当的调整了音量,樊佩佩头部有节奏的跟着音乐点头,让石浩宇觉得有意思:“你喜欢这个歌手?”

  “是欣赏。”樊佩佩答道:“他是创作型歌手,跟时下那些走包装路线的偶像歌手不同。”

  “我看你年纪不大,像你们这种小女孩不都喜欢偶像吗?”石浩宇印象中无论男女都喜欢漂亮的人,特别是女孩子,大多喜欢追星,而且追的都是帅气外表的偶像。

  “我已经24岁了,不算小女孩,当然喜欢的也不再是偶像啦!”樊佩佩笑着反驳。

  “原来你已经“24岁”了,真看不出!”石浩宇笑了,说实话,初识樊佩佩的时候,他以为她才20岁左右,样貌生的是很漂亮,但总有一种稚气未脱的感觉。

  “我就当你是赞美收下了。”樊佩佩哈哈一笑,见石浩宇说着这话题,于是她八卦问道:“那石特助,以你这样的年龄会喜欢什么艺人?”。

  “我?”石浩宇停顿两秒后回答:“谁漂亮喜欢谁咯,最好就是年轻的,哈哈!”

  这话一听就是随便说说的,樊佩佩揶揄道:“没想到石特助你是那种外貌协会人员呢!”

  “说的没错,我还是头号的!”石浩宇完全没有生气,反而承认了,毕竟这样的话题让车里的气氛活跃活跃很好。

  坐在后座的傅廷燮由此至终没有出声,却将两人的对话全都听进耳里,意义不明的瞥了前面相谈甚欢的两人,他的视线拉回手机上的新闻网页。也许是车里的氛围太和谐,也许是樊佩佩有点累了,听着听着音乐,她困意涌上脑海,眼皮渐渐的合上.....

  “...佩佩,佩佩!”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声,樊佩佩微微睁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石浩宇失笑的脸,她顿时整个人清醒过来!

  “终于醒了!我们到公司了。”石浩宇笑着说。

  左右回望,眼前熟悉的景色的确是公司的大门:“哦...”浑浑噩噩的走下车,过了几秒樊佩佩才发现:“总裁呢?”

  “他先上去了。”石浩宇将车钥匙递给刚上前来的保安,他转身答道。

  跟随着石浩宇走入公司,樊佩佩突然全身打了一个激灵,随即打了一个喷嚏,下意识的拉拢身上的外套,她发现自己还穿着着傅廷燮的外套!

  “你把外套洗干净了再还给总裁就行。”石浩宇见樊佩佩盯着身上的外套,以为她在烦恼如何处置的问题,多口的答道。

  点了点头,樊佩佩立刻答道:“是!”

  当天晚上,樊佩佩一下班就将傅廷燮的西服外套送到干洗店干洗了,因为她知道就傅廷燮的身家来说,衣服一定都是价格不菲的,她没有胆子自己洗,干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在等待的过程中,她无聊的看着手中的手机,视线在接触到一侧新闻的时候,她好奇的打开---

  ‘财经新闻:傅氏集团最近放出风声,旗下的椿庄集团打算在新加坡收购地皮打造度假村,这是继年初旗下的伟图地产发布在新区打造第一住宅后,傅氏的又一新项目....’

  傅氏,伟图?樊佩佩看到熟悉的词语,心里好奇两者的关系,于是她在搜索引擎中打入这两词,没想到的是越看越让她咋舌!

  “傅氏集团是30年前以房地产起家的公司,经过傅氏两代人的努力发展成庞大的(集团)有限公司,它包括伟图实业,椿庄集团,华音传媒,其中伟图集团是一间地产发展及策略性投资公司....傅氏集团的业务遍及全球五十个国家,雇员人数约三十万名。”

  妈妈咪呀!樊佩佩知道伟图很出名,却没有想到它还有其他连带的产业,一想到第一次两人见面,自己对傅廷燮做了什么,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匆匆的跑至前台,樊佩佩对着店员喊道:“刚才我拿过来干洗的西服外套,请务必!一定!要小心处理!”

  当晚回到家,她将洗好的西服外套小心翼翼的挂好,就怕自己弄的不好有了折纹。

  盯着挂在架子上的外套,樊佩佩思绪无端端的飘远了....

  傅廷燮站在樊佩佩跟前,严肃的目光让樊佩佩不禁紧张,他紧紧的盯着她:“没想到你是那样的人,你是在令我太失望了!”

  “我做了什么让你失望?”樊佩佩不明所以。

  “还狡辩?你说工作上是不是出错了!”傅廷燮又说。

  心中一颤,樊佩佩知道傅廷燮知道了自己忘记通知司机的事,她愧疚的说:“总裁...请给我一次机会...”

  “哼,我傅廷燮从来只会给一次机会,你已经做错了就给我滚!”

  看着傅廷燮说完转身离开的身影越来越远,樊佩佩迈开脚步打算追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不!”

  一声尖叫声开启了樊佩佩新的一天,她睁开眼睛,才发现刚才的只是梦。她想起床却发现身体软软的没啥力气,一股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不会病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