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六章 小误会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506 2018-06-15 16:25:00

  在7-11便利店里,樊佩佩随便买了个杯面和一罐饮料便坐到玻璃窗前弄起来。等着杯面的时间,她不禁咬着叉子失神的看向玻璃窗外的街景。

  马路上的车辆来来去去,大概是下班时候,道路上的交通有点拥挤,特别是前方的红绿灯,让往前的车逐渐聚拢,而停在樊佩佩正前方的是一辆外壳黑的发亮的奔驰房车,车窗也是用了特殊窗纸,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扭了扭脖子,傅廷燮从文件中抬头,他低声问道:“现在到哪里了?”司机恭敬的回答:“过了这个交通灯就到公司了。”

  没有回应,傅廷燮往窗外瞄了一眼,不其然的接触到便利店里樊佩佩直射过来的视线,心里一怔,他没有撇开目光,反而对上樊佩佩的视线。他记起今天是樊佩佩第一天上班的日子,所以她出现在这附近不奇怪。

  像是打量,又状似在思考,傅廷燮就这样直直的隔着车窗看着她。说实在,他见过樊佩佩只有几次,在他以往看过的美女中,她不算特别的漂亮,理应是不值得记住的人,大概是因为两人的相遇方式太过特别,所以他才记住了她。同时,他对于自己的侄子对这个女人特别的沉迷十分的不理解,或许源于他对于她之前的工作偏见,反正就是不太喜欢樊佩佩。傅廷燮突然想起傅信彦的话:“人不可貌相。或许佩佩是有能力胜任这里的工作。机会总要给人,是不是?”的确,很多人是需要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的,看在傅信彦的份上,姑且就给她一个机会,只希望她不要让自己后悔给的机会就好了。

  思及此,傅廷燮不由得暗嘲自己想太多,为何要去在意一个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人,于是他收回了视线。

  与此同时绿灯亮了,车子缓缓驶离。樊佩佩见马路上的车缓缓移动,她反应过来,连忙看向自己的杯面看有没有糊了,幸好的是,面刚刚好,掀开盖子,樊佩佩不顾形象的大口吃起来。

  一个人吃东西是有点无聊的,于是她打算掏出自己的手机,找了找,没有?再找,还是没有!心里不免慌张,樊佩佩停下吃面的动作开始回忆自己将手机落在哪里,她记得工作完后,跟同事道完再见,她也急着收拾东西,急急忙忙就走了,而一路上没有拿手机,所以...手机十分有可能落在公司里!思及此,她又重新吃起面来,等吃完再回公司找就行!

  正如樊佩佩所想,她的手机的确是落在公司了,当她刚踏出电梯,她抽屉里的手机刚好响起来。快步冲过去拿出手机,视线在接触到来电显示,她眼神一黯,最终接起:“喂?”

  电话的那头是潘达来的电话,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让樊佩佩语气不太好:“...我以为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的合同已经解约...我知道,可是这不应该是你们公司后续工作吗?”大概是潘达又说了什么,樊佩佩的语气此刻软了下来:“...那好,这是最后一次...行,我等下回去就做直播...就这样。”连再见的话也没有说,樊佩佩挂了后将电话掉进包包,一抬眼对上一双俊厉的黑瞳,身躯一怔,她收敛自己心神,恭谨道:“总裁好!”

  傅廷燮瞄了她一眼,沉默的越过樊佩佩的位置往电梯走去,留下全身还在紧张状态的她。

  “叮!”电梯的声音让樊佩佩回过神来,看向电梯的方向,她慌张了,傅廷燮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今天不是外出了吗?刚才自己的电话他听了多少?一连串的问题让樊佩佩烦躁,但仅仅维持了短短的一段时间,因为回到家她有更加紧要的事情要做---她答应潘达做最后的直播,算是对直播的工作来个道别。

  “...大家好,跟大家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现在突然直播是应大家的要求....”电脑屏幕前的傅信彦正经的坐好,半个小时前他就收到直播室的通知,当时他还在疑惑樊佩佩怎么会出现在直播室,他以为既然已经解约,就不会在跟直播室有牵连了。

  屏幕里的樊佩佩穿着跟平常上班的衣服无异,她只是坐在镜头前说着话,看样子不打算按往常直播的那样做。正当傅信彦疑惑着她这次直播的目的,房门被敲响了:“谁?”

  “我,能进去吗?”是傅廷燮的声音。

  得到应答,傅廷燮打开门进入,他见傅信彦坐在电脑前,于是往前走去。

  “叔叔找我什么事?”傅信彦问道,却忘记自己正在看直播。

  瞄了一眼屏幕里的人,傅廷燮眼神一沉,用食指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没,想跟你谈一下,不过你似乎在忙。”

  此刻的傅信彦才反应过来自己正在看直播,而且还是樊佩佩的,脸微醺,他尴尬的说道:“不忙,就是在看佩佩为什么又直播了。”毫不隐瞒,他将自己正在做的事坦白,心里暗暗的想,幸好不是什么见不得的画面,不然自己又丢脸了一次。

  傅廷燮看向屏幕中的人,想到不久前在公司无意听见樊佩佩讲电话最后的内容“....行,我等下回去就做直播...就这样。”他那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此女人还真是死性不改。因此才会特意回到本家找傅信彦谈谈,而刚好他在看直播。

  “....今晚是我最后的一次直播...”樊佩佩糯软的声音从音响中传出,让在场的两人一怔,这是告别直播?谁也没有出声,任由樊佩佩的声音继续在房间响起:“今天我是突然收到直播室的电话,才发现因为这阵子太忙了,没有时间跟大家说明,就是,我跟直播室解约了。”

  这句话在直播房间里炸开了,弹幕留言快速的窜着,但樊佩佩好像没有特别在意,继续说道:“我们是和平解约的,所以大家不要再骂直播室。做这个决定,我是想了很久的...不是跳槽,而是我要完全的脱离这一行。”

  很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傅廷燮和傅信彦转眼继续看向屏幕,樊佩佩嫣妍一笑:“以后,我要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上班族了,大家也要加油哦!最后,感谢大家一直对我的支持和喜爱,谢谢大家,希望大家幸福快乐~再见!”酷酷的,樊佩佩说完话后,没有再跟粉丝互动便关了直播。

  房间里沉默了一瞬,傅信彦最先出声:“叔叔是想跟我谈什么?”

  准备的话没有说出的机会,傅廷燮轻咳了一声:“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就是想了解一下为什么安排樊佩佩现在的职位?”

  “哦,那个,根据叔叔说的话,我是考虑了很多才决定的...”傅信彦本想将自己的想法说出,然而才说了一句就被傅廷燮打断了:

  “既然你有你的衡量,那我就信你。”傅廷燮说完,一刻不留的转身离开。

  “啊?”傅信彦看着离开的傅廷燮懵了一脸,这是他们对话最短的一次。

  关上镜头,樊佩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次是真的断了,好好的过自己的新生活!

  次日,樊佩佩约上傅信彦,打算尽快将欠他的一顿饭还了。不是说不喜欢跟傅信彦相处,而是对于她来说,欠的一定要还,能早还的就早还,对她个人而言,最讨厌就是拖泥带水。

  傅信彦十分乐意的应约,于是两人下班后,约在公司附近的一间湘菜馆吃饭,这一次倒让樊佩佩对傅信彦留下了一个不错的印象。

  “福利院的小朋友还好吗?”傅信彦本就是一个不错的人,虽然当初会帮樊佩佩是带着自己的私心,但帮助福利院度过难关的心不是假的。这么多天以来,他一直想找个机会问问樊佩佩的情况,如果需要自己的帮忙,他乐意帮忙。

  “很好,有了落脚的地方,大家都很好,说来真的是要谢谢你!只是....”樊佩佩欲言又止的看着傅信彦。

  傅信彦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只是什么?其实有话你可以直说的。”

  得到自己想听的话,樊佩佩决定开门见山:“只是,你为什么要帮我?”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有一种感觉,傅信彦是自己的粉丝?她不太确定。

  “嗯...”傅信彦有点难为情的瞄了瞄樊佩佩,见对方认真的看着自己,他只好坦白道:“其实...我是你的粉丝。”

  “还真的是呀...”樊佩佩笑了笑:“真的谢谢你!”举起手中的杯子,她说:“让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咦?就这样?傅信彦一时反应不过来,跟着拿起自己的杯子跟她碰杯。

  “对了,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樊佩佩喝了一口茶,然后问努力吃着肉的傅信彦,对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自己问,她才将自己这两天一直想问的问题问出来:“嗯,第一个问题,你跟傅廷燮...总裁的关系是?”

  傅信彦跟傅廷燮的关系,第一次见面,他就说自己是傅廷燮的亲戚,而在餐厅吃午饭的那天,傅廷燮的出现,以及两人的对话来看,这亲戚关系是跑不了,但是亲到哪个程度还是要知道的好,就怕自己不小心得罪眼前这位总裁的“亲人”。

  “我没有说吗?”傅信彦抓了抓头,疑惑自己没有说过他跟傅廷燮关系。

  “....没有。”

  “哦,他是我叔叔...就我爸是他亲哥。”傅信彦没有隐瞒,这个在公司里也不算是秘密,因为他刚到公司的时候就经常说漏嘴。

  算是很亲的关系了,原来傅信彦是个名正言顺的富三代:“那,你叔叔,就是总裁有没有什么忌讳?”樊佩佩觉得傅廷燮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这种人要小心应对,免得了一定要避雷。

  这个问题像是难住了傅信彦,只见他轻皱了眉心,陷入了思考中:对于他来说,傅廷燮是个从少看着自己长大的人,或许他很了解自己,但自己未必了解他。他知道的是自己20年前开始生活在傅家大宅,那时候傅廷燮成为了他大哥哥一样的存在,他知道傅廷燮读的是什么中学,高中,大学,甚至留学的学校,却不知道他有什么朋友;知道他什么都吃,却不知道他不喜欢吃什么,因为从来没有见过他挑吃;知道他谈过几次恋爱,却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的人;知道他平常的生活就是工作,却不知道他有什么爱好...越想的多,傅信彦的心越沉,枉作为傅家人,就连至亲的事情,他知道的却是很少....

  樊佩佩见傅廷燮脸色越来越不好,疑惑自己的问题是不是太难了,又或者范围太广了,于是她归类了一下:“嗯,就例如不吃的东西,讨厌的事物,不喜欢的类型等等。”

  “嗯...叔叔他应该是不挑食的,讨厌的事物,我不知道,至于不喜欢的类型...”傅信彦想了想,傅廷燮过去的几段恋情,除了留学的时候他不知道外,其他的他知道,却是从八卦杂志上看到的,先不排除哪些是真的,哪些是绯闻,都没什么参考性。因为就他自己看来,就没见过他在这方面费过心思;不过说到不喜欢的类型...他不由得抬眼看向了樊佩佩,这阵子,傅廷燮跟他谈话中提的最多的大概就是樊佩佩了,而且态度比较偏向否定的状态。

  此刻的樊佩佩刚好跟他的视线对了个正着,两人很合拍的一怔,傅信彦立刻不好意思的撇过目光:“不喜欢的类型,我也不知道。”

  樊佩佩了然一剔绣眉,明白了。看来,以后一定要好好工作,不要出差错才能保住这份工作;而且要尽量不出现在傅廷燮的面前:“我知道了。”

  “等等,知道什么呀?不是....”傅信彦有点慌张的想解释,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旁边的动静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邓艺文!你是什么意思?”女声音量太高,旁边的客人都往她方向看去,那是一个化妆得挺漂亮的一个女生,她站起来,怒目的瞪向对坐的人。

  邓艺文?樊佩佩听见熟悉的名字看向女生对坐的男生,正是她认识的那个邓艺文,而此刻的邓艺文面无表情的坐在那,直视着那女生,声音淡淡的没有太大的起伏:“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女生怒不可言,拿起手中的杯子,不管里面是什么往前一泼,邓艺文被泼了一脸液体,她愤然的重重放下水杯,大喊:“以后别让我看到你!”

  室内一片安静,女生环视了一周,带着发泄的语气怒轰:“看什么看!”随即拿起包包快步离开,只留下对面的邓艺文。他安静的拿起纸巾往自己的脸上抹,像是没有发生刚才令人尴尬的一幕,他拿起账单打算结账离开,然而咦站起来,不经意跟樊佩佩打了个照脸,默了一瞬,他迈步离开。

  片刻后,店里又再吵闹起来,恢复往常。

  “哇,那女生真狠,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情况。”傅信彦有点兴奋的跟樊佩佩说。

  樊佩佩将原本追随邓艺文的视线收回,心里在想着,虽然以前就不待见他,但看见他这种情况避免...太爽了啦!暗暗一笑,她头一次有了跟别人讨论八卦的心情:“大概是那男的做了什么让女生恨之入骨的事吧!”

  “会不会是分手?”傅信彦见樊佩佩心情好像好了些,于是回话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