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四章 “粉丝”的力量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362 2018-06-01 16:19:00

  “总裁,有件事急需报告。”卢征拿着一叠文件走入总裁办公室对着正低头浏览文件的傅廷燮说道。

  傅廷燮没有抬起头,视线一直在眼前的文件上左右移动,然后拿着钢笔的左手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从容的拿过另一份文件摊开,继续浏览,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说。”

  卢征立刻将自己手上的文件放到桌上,然后报告:“是关于城东福利院拆迁的事。”见傅廷燮没有说话,他继续道:“半小时前工程部经理上来找我说,人事部的傅经理要求他们延迟迁拆的时间。”

  手上的笔停顿,傅廷燮终于有了反应,他抬起头看向卢征,卢征心中一惊,立刻继续报告:“因为傅经理抬出了自己的身份,说这件事会当面跟您汇报,工程部经理不知所措才会找上来。”

  俊眉微蹙,傅廷燮低下头继续浏览手中的文件,淡淡的说道:“我记得距离迁拆还有几天时间,我今天会找信彦问个清楚,明天再决定这事。”

  卢征见有了结果,立刻应声离开。皇亲国戚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谈妥好了,只是他很好奇,这么多年来不插手公司业务的傅信彦为何突然插手?这事看来要打探一下其他人了。

  这天晚上,傅家大宅很难得的齐人吃饭,因为平时不是傅信彦不在就是傅廷燮不在,现在两人同时出现,这让身为管家的何伯十分感慨。

  傅靖年届80,却是保养得宜,看上去精神翼翼,他看着坐在自己一左一右的孙子和儿子,难得的露出了笑容:“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两人都在这里吃饭?”

  傅信彦立刻讨好傅靖:“爷爷,这就不对了,我基本都准时出现在饭厅的。”

  “好久没有回来吃饭了,想念何妈的菜。”傅廷燮难得搭腔,瞄了一眼躲避自己视线的傅信彦,他嘴角微翘,闲话道:“我也很久没有跟我的侄子聚聚旧了,今晚有空,等下喝两杯如何?”

  傅信彦听罢,眼角微抽,要知道傅廷燮一向话不多,特别说闲话更是少之又少,现在说明白要找自己喝两杯,一定为了迁拆的事了。当初他对工程部经理说的话是百分百向这个叔叔汇报了,哎,竟然都说会亲自找他了,现在又何必找他“聚旧”呢?他还没有那个心理准备...然而想了想他说明天下午给结果樊佩佩,横竖是一刀,把心一横,傅信彦僵硬一笑:“好。”

  一顿饭,各怀心事,只有傅靖吃的乐融融。

  椅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傅廷燮摇着手上盛着红酒的酒杯,他静静的坐着,就等着在门后来回走动的傅信彦出现。

  过了一会儿,终于在他快要喝完红酒的时候,傅信彦敲门进来了。与坐的恣意的傅廷燮不同,傅信彦坐的拘谨,就像公司里下级对上级的姿态。

  没有说话,傅廷燮等着傅信彦开口,而傅信彦暗暗吸了一口气后,终于开口道:“我相信工程部那边已经向你汇报了。这个决定是因为我要帮我的朋友,所以,请叔叔答应我的要求!”

  傅廷燮看着正经说话的傅信彦,他心里想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跟傅信彦是俩叔侄,年龄相差不算太多,而这个侄子从少就待在这个家,他算是看着傅信彦长大的,傅信彦生性乐观没什么心机,也没什么好斗之心,不适合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职场世界生存,他跟傅靖想来想去,觉得人事部经理这个位置是最合适他的,而他完全没有任何意见,于是就这样定下来。这几年来,他一直安安分分的当人事部经理,对公司的业务从来没有兴趣,现在突然插一只手,他说的这个“朋友”令傅廷燮十分好奇,他不想这个亲侄子被不明人士骗。

  “你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朋友又是谁?”傅廷燮问道,延迟迁拆虽不是大事,但却会延后工程的进程,损失的费用不少。

  傅信彦猜得出傅廷燮会问个明明白白,他没有隐瞒的打算,于是将樊佩佩对自己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不过在后面加入自己想了很久的说辞:“....事情就是这样子,我觉得,傅氏每年在慈善方面花不少钱,如果延迟迁拆,对福利院是个极大的帮忙,也算是响应慈善方面了...”

  “我从来没有听过你福利院有朋友,那是谁?而且你知道延迟迁拆的工程,对往后的进度有多少影响,损失又有多少?”傅廷燮以事论事。

  傅信彦虽然没有参与公司的业务,但常识里,他也知道后果,可是现在骑虎难下:“我知道,如果不能延误迁拆的话,能不能找一个地方先安置福利院的人....”他见傅廷燮态度没有变软,打算进行第二个方案劝说。

  傅廷燮看着有点泄气的傅信彦,好奇的问道:“你的这个朋友对你很重要?”如果不是十分重要的话,他这个从来没有要求的侄子不会低下头请求自己帮忙的。傅廷燮在事业上以冷静,雷厉风行而出名,人人都以为他冷酷无情,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软肋---家人,从他接手傅氏至今已有6年,这6年来他不断扩展傅氏的宏图,要的就是有足够的保护罩,保护家人。对于家人的事他会尽力而为,所以当傅信彦对他坦白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决定。

  傅信彦默了几秒,点了点头。

  房间里一时静默,傅信彦看着傅廷燮盯着自己不发一语,心里紧张起来,双手不自觉的交握起来,等着最后的“判决”。

  “迁拆延迟是不可能的...”久久之后傅廷燮才说话,结果却让傅信彦心里一沉,正当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傅廷燮举起左手做了个“停”的手势,示意对方让自己把话说完:“你第二个方法可行,我记得公司在前年慈善晚会上答应筹建3间希望小学,其中隔壁县就有一间。上个月刚好建成,现在空置下来,你通知你的朋友将福利院的人暂时转移到那里。”傅廷燮边说边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

  “真的吗?”傅信彦喜外望出,激动的站起身,差点就想拥抱傅廷燮了。

  “如果你想是假的,我很乐意。”傅廷燮见傅信彦兴奋的样子,嘴角微微有了弧度,当然粗心的傅信彦没有察觉。

  “谢谢叔叔!”傅信彦衷心的感激他。

  *****************************************************

  若不是为了自己的“女神”,傅信彦从来没有这么高效率过。

  “....所以说,贵公司愿意让福利院的小朋友们先搬到隔壁县的希望小学校区,待他们能迁入新住处再走。”樊佩佩将自己从傅信彦的话里总结出来,并且再次确认。她原本没有抱太大希望的,但真的发生了她是在从心底里高兴。

  “对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了,回去可以跟小朋友们说这个好消息!”傅信彦坐在樊佩佩的对面,心里也跟着雀跃。

  按照之前的约定时间,傅信彦说今天下午就给答案樊佩佩,现在提前了,提前在中午午饭时间,这里含有他的私心,因为他想多跟樊佩佩相处。

  樊佩佩不知道傅信彦心里的小九九,她开心还来不及:“是不是只要告诉那里的保安说贵司答应就可以了?”

  “对的,我已经派人安排下去,不会阻碍你们的搬入。”傅信彦点了点头。

  “那我这就回去通知他们!”樊佩佩没有想太多,她只想尽快告诉福利院的院长妈妈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拿起背后的包包,她起身便想离开。

  “等等呀....”傅信彦伸出手栏下她,看到樊佩佩一脸疑惑,他说:“这个不急在一时,先把午饭吃了也不迟。”

  樊佩佩听了,觉得有道理,对方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实际上请她吃一顿不为过的。顺势又坐下,樊佩佩心情极好,因此对傅信彦的态度跟着十分友好:“好,这顿我请好了。你想吃什么尽管叫!”

  点好菜,傅信彦当然不会错过跟樊佩佩攀谈的机会,然而说不了几句就被“不速之客”打扰了,而这个“不速之客”却是不能赶走,因为此人正是傅廷燮。

  傅廷燮早上从卢征口里知道,傅信彦要帮忙的“朋友”正是他在酒店里顺手“救”了的女人,樊佩佩。当知道这件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错愕,第二反应就是不能让傅信彦跟这女人牵扯太多。

  “我想,你们不会介意我跟你们一起用餐的。”傅廷燮毫不客气的,在两人没有来得及反应,他已经坐下来。

  “叔...总裁?”傅信彦讶异于傅廷燮竟然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樊佩佩则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好奇的看向傅廷燮,这是樊佩佩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傅廷燮的样子,之前在酒店的那时候她整个人都昏昏沉沉,根本就无力抬头看他,所以才会将石浩宇认错。现在这么近距离看到傅廷燮,樊佩佩不由得有点紧张---紧张于傅廷燮的身份,以及他散发出来的气势。

  “她就是你说要帮忙的朋友?”傅廷燮看着傅信彦,随口一问,状似不知道两人的关系。

  傅信彦看了看樊佩佩,再看向傅廷燮,变得有点紧张:“嗯...是的,她是樊佩佩。”

  樊佩佩见自己被点名字,有礼貌的说:“你好,总裁。”

  “你们认识多久了?”傅廷燮淡淡的问道,他不是特意过来这里,只是刚好今天想在这里用午餐,却没有想到会看见两人这么快聚一起。他会厚着脸皮坐下来是为了试探两人,关系去到那里,他对樊佩佩这个人有疑惑。

  两人一怔,不自觉的望向对方。

  樊佩佩想的是,她害怕自己的回答对福利院的移动有影响;傅信彦想的是,傅廷燮怀疑自己了,他害怕自己的答案影响傅廷燮对樊佩佩的印象。

  沉默让气氛一度尴尬,樊佩佩向傅信彦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回答,无奈之下,傅信彦支支吾吾的开口:“我跟佩佩认识有好些时候了,因为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没有告诉你跟爷爷知道。”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傅廷燮继续问,但他的问题让樊佩佩有点反感,觉得他在找茬。

  “就...”网上认识,傅信彦不敢这么说,因为傅廷燮知道后一定叨唠自己,脑筋一转,他说:“朋友介绍。”

  傅廷燮当然不会相信,他微勾嘴角,看着眼前两人因为自己的话紧张:“是吗。那能不能告诉我,樊小姐是做什么的?”

  樊佩佩被突然问道,认为自己被冒犯了,但因为他是能够影响福利院的人,这口气她不得不压下来:“我....”

  “佩佩她在网络公司工作!”傅信彦突然插话道,然后紧张的看向樊佩佩,后者抿了抿嘴答道:“不过前些日子辞职了。”

  “咦?”傅信彦惊讶的看着她,而傅廷燮则疑惑的看向她,不说话。

  樊佩佩无奈一叹,半真半假:“跟同事之间有些问题,所以辞职了。”

  傅信彦有点失落的问:“那你以后打算怎么样?”

  “打算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就普普通通的过日子,不然还能怎样?”樊佩佩无所谓道,这的确是她日后的打算,只不过不会再走旧路。

  气氛再次沉默,傅信彦转了转眼珠,突然开口:“要不你来我们公司应征好了,我看看缺那些岗位...”

  “喂!”对于这个傅廷燮没有再沉默,他厉眼的射向傅信彦,让他心头一颤,知道到自己说错话了!

  樊佩佩因为傅信彦的话燃起一丝祈盼,没有看向傅廷燮,她展开笑颜的对傅信彦道:“真的可以吗?”

  亮晶晶的杏眸直盯自己,那祈盼的眼神直击傅信彦心脏,觉得自己在女神面前高大了很多,但同时傅廷燮射来的眼神让他压力倍增;内心的平衡称左右摇摆,最终男人强大的自尊心作祟,樊佩佩那一边的称子下坠,他头皮发麻的硬道:“这个...当然可以,你回去后将简历发到我邮箱...”

  “既然已定,那恕我失陪。”傅廷燮面无表情的站起来,完全不理会两人错愕的眼神,转身离开。

  “那个...你不会被怎样吧?”樊佩佩很感谢傅信彦的一帮再帮,虽然知道两人的关系,但看傅廷燮的反应,她担心傅信彦招架不住。

  傅信彦心里也是慌张的,但不想自己在樊佩佩面前变得窝囊,他逞强的笑了笑:“放心,不会有事。”

  看见对方的神情,樊佩佩倒觉得情况不容乐观:“那个,如果不能的话就不要勉强了。你能帮我我很开心,但是量力而为就行。”她可不想因为这件事,两人再闹矛盾,那福利院的事就糟糕了。傅廷燮不喜欢她,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怪只怪两人的初次相遇情况有点槽糕,她有时候想,要是初次相遇的时候换一种方式,那么现在的一切是不是就会顺利一点?

  “行了,交给我。”傅信彦见樊佩佩担心自己,心里乐开了花,肯定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