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三章 无巧不成章(下)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579 2018-05-25 15:58:06

  傅廷燮面无表情的径直走过前台,卢征则比较亲民,笑着对三位前台人员轻轻的点了点头。身为总裁的傅廷燮是不需要刷卡过闸机的,由保安人员直接开了闸过去,他身后的其他人也跟着他避开了刷卡直接进入内部。

  走到电梯前,一名保安人员走上前恭敬的跟傅廷燮鞠躬:“总裁,对不起,今天您的专属电梯因为维修的关系暂时不能用,麻烦请到其他电梯搭乘。”说完后,他紧张的看着傅廷燮,就怕他责备自己。

  傅廷燮轻皱了俊眉,没有说什么,他走到一边的电梯。后面的一个职员醒目地往旁边的另外3台电梯均按下了键,看哪台快到就上哪台。可惜的是,今天的电梯不知道怎么的比平时慢了许多,就连坐不同一辆车,比他们回来晚的石浩宇都跟上来了。

  “你拿的是什么?”卢征看着石浩宇提着一个明显女孩子才会用的纸袋,十分好奇的问道。

  石浩宇提了提纸袋,也是充满好奇:“不知道呢,刚回来,前台工作人员给我的,说是一个美女给我送过来的。”

  听见这话的卢征不禁想起刚才跟他们刷身而过的樊佩佩,富有兴味的看向石浩宇,这一笑让对方不禁眯起眼睛:“你这笑容猥琐,难道知道什么?”

  “你的东西我怎么知道?等下到上面看看不就知道了。”卢征刚说完,电梯门便打开了,很自然的傅廷燮率先走进电梯,卢征和石浩宇跟在后面,而其他人则有默契的停在门外,等待另一台电梯。

  石浩宇按下顶层的按键。也许受了卢征话语的刺激,电梯门一关上,石浩宇避不及待的打开纸袋,完全没有理会傅廷燮在电梯里。这是因为他们三人的关系亦仆亦友的关系,这种小事,他相信傅廷燮是不会计较的。

  “咦?”石浩宇打开纸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印着满天星的便签纸,上面写着娟秀的字体,他拿起便签,先是快速瞄了一眼,随即兴味一笑,跟着文字读了出来:“致恩人们,这是本人的小小谢意,希望恩人们不嫌弃收下。署名是,被救的受难之人。”

  石浩宇一读完,很自然的看向前面的人,只不过看到的是宽阔的后背,看不到前人的表情,随即他瞄了一眼旁边的卢征,两人了然一笑。石浩宇继续道:“既然是“恩人们”,总裁是在这范围内的,那等下我便将这“小小谢意”拿到您的办公室。”

  “不用了,你们把东西分了就行。”傅廷燮冷冷的语音从前面响起,石浩宇无所谓一耸肩答道:“是。”

  最后,樊佩佩为傅廷燮和石浩宇准备的两个领带夹被石浩宇分了一个给卢征,而附带的一大盒手工点心则分给了顶层的另外两个秘书助理Fion和Asta。此次“报恩事件”告了一段落。

  **************************************************

  无聊的躺在床上发呆,这是连日来在家里蹲着的樊佩佩的每日状态。

  至从解约后,樊佩佩就在想着日后的打算,可是几天过去了,还没有个结果。看向桌子上的资料袋子,里面是她的大学毕业证书,秘书初级资格证,以及会计从业资格证、全国计算机一级证书,这些都是一些普通的职业技能证书,只凭这些,樊佩佩没有信心可以找一间比较好的或者大企业应征。可是如果是一般小型企业,她又不太想去,一来工资一定是低的;二来,工作时间没有正规的大型企业定时,三来,福利也应该不及大公司。

  “哎...难道要降低要求先随便的找一家公司先学着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樊佩佩闭上眼,打算再睡一下,或许睡过后就有想法了。

  正当樊佩佩刚要睡着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吓得她弹坐起身,看了来电显示,她立刻接起:“喂,院长?”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让她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匆匆的说了一句:“我立刻赶过来!”挂上电话,她立刻换好衣服带上包包离开了住处。

  半个多小时后,樊佩佩来到郊外一所福利院,那是她18岁之前住的地方。

  “院长,发生什么事了?”急匆匆的冲入院长办公室,顾不上里面是否有其他人,樊佩佩脱口而问。

  院长是个50多岁,带着眼镜的女人,看上去跟一般的女教师没什么区别。她看到樊佩佩和蔼的笑了:“别急,先坐下来静静。”

  电话里的说话樊佩佩记得清清楚楚,说是福利院有困难,她对这里的感情很深,因此根本静不下来。可是院长对于她说就是第二个妈妈,她又特别听话,尽管心急,却听话的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院长,福利院有什么困难吗?我想帮忙!”樊佩佩紧紧的盯着院长。

  院长跟着坐到她的身边,轻轻的握着樊佩佩的手,慢慢的说道:“佩佩啊,福利院是有困难,但不是特别困难,你有心,我就很开心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樊佩佩着急的问。

  原来整件事并没有院长说的简单,福利院这一片土地都地被伟图实业收购了,当初的合同指明福利院必须在这个月内迁走,本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福利院这边已经找到了另一个安居的地方,问题就出在原本迁往的地方的老板突然告知她要拖延一个月才能让出来,关于这个问题,院长当然就前往交涉了,可惜的是那老板说要不赔款不租,要不就等一个月。这个结果让大家都忙了阵脚,临时临急的去哪找个可以容纳三,四十人的大地方呢?想来想去,院长实在想不到办法,才会告知已经成年离开福利院而又愿意帮忙的人,樊佩佩就是其中一个。

  “涛涛,嘉丽还有秦杰刚才已经回来过了,他们说会帮忙找找地方,如果不能一起的话就只能暂时将小朋友分开照顾了。”院长说着,脸上终于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樊佩佩将事情听明白后有了一个决定,虽然未知是否可行,可是不尝试过怎么知道结果?“院长,这个我也会帮忙想办法,距离迁拆队过来还有一星期,我会尽快给你消息!”

  对院长说得肯定,实际上樊佩佩对自己的决定成功率很微,可她的人生信条是坚持“只有不努力,没有不成功”,没有努力过怎知道结果。但说到底,她的决定只不过是找石浩宇谈谈---这个决定在她听见收购方是伟图的那一刻就形成了。

  一刻不迟疑,樊佩佩从福利院离开后立刻前往伟图,时间不多了。

  “我有急事找石浩宇,能否通知一声?”樊佩佩进入大堂,立刻上前询问前台工作人员。

  “嗯,请稍等。”前台工作人员看到樊佩佩着急的样子显然被吓了一跳,随即拨通内线:“喂?Fion,这里是前台,有一位小姐急找石助理...这样吗,好的。”挂上电话,前台人员抱歉的的对她说:“石助理他不在。”

  一怔,樊佩佩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她打算在这里等到他回来为止。

  “小姐,我想你不用等了,石助理他今天出差到美国了,这几天大概不会回来。”工作人员将刚才顶层秘书Fion的电话内容都讲给了樊佩佩知道,她不知道樊佩佩找石浩宇什么事,看着挺急的,可是她想帮忙也帮不了。

  听见这话,樊佩佩目光一黯,茫然若失的往后退了一步。那还有谁能帮她?失神的转身离开,然而走了几步她突然又转过身走回前台:“能不能帮我找你们总裁?我有急事找他!”

  前台人员奇怪的看着樊佩佩,正当她想开口说什么,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插话进来,语气坚定:“这位小姐,你要见总裁,请问有预约吗?没有预约的话我们不能通知的。”总裁的职位比石助理高级许多,不是任何人都能通传的。

  “可是我真的有很紧要的事找他,能不能...”樊佩佩不死心的问道,不是她想为难工作人员,而是除了石浩宇之外唯一能解决到她的燃眉之急的就剩下伟图的总裁了。虽然是强人所难,但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有没有转机呢?

  “小姐!如果谁都像你这样的话,那我们的总裁不就忙的工作不了?请你离开吧!”那个工作人员态度强硬。

  “能不能拜托你一次?就一次?求求你....”樊佩佩心里着急,但语气还是恳求,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

  可就是她不愿意离开的态度让工作人员不悦了:“你再这样,我就要叫警卫了!”警告的语气没有让樊佩佩妥协,工作人员拿起对讲机:“警卫吗?麻烦过来一下前台,有位客人在闹事。”

  樊佩佩觉得软的不能那只能来硬的,今天她必须要看到傅廷燮!捉紧前台边缘,她一副不摆休的战斗状态,就在看到远处走来两个警卫的时候,她心里顿时怂了,但还是不愿意放开前台。

  两个警卫碍着樊佩佩是女的,不敢真下手,只能站在她附近劝说。正当几人僵持着的时候,一名俊秀的男子走了过来,在看见樊佩佩的时候眼神一亮,他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樊佩佩看向来人,旁边的人也恭敬的朝他说了声:“傅经理好。”她立刻暗暗估量着这人的职位。

  “傅经理,是这样的,这位小姐没有在预约的情况下坚持要见总裁,我们劝说不听,所以才叫了警卫送她出去。”刚才态度强硬的前台工作人员恭敬的回答。

  被称为傅经理的男人好奇的望向樊佩佩,眼神里掩藏不住他的兴奋和好奇:“你找我们总裁有什么事吗?”

  樊佩佩被他的眼神看的有点不自在,她在想自己是否认识眼前这个人,但眼下这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这人能让在场的其他人对他态度恭敬,看来是职位不低的人,内心思索了一下她决定尝试:“我有重要的事要见总裁,只有他才能帮我。”

  男人听了觉得有趣,他对旁边的人说:“你们做自己的事去。”然后给樊佩佩一个平易近人的笑容:“这重要的事可以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上忙也不定。”

  他的话,樊佩佩充满疑惑,她不是看轻眼前人,而是能让伟图暂停工作,大概就只有伟图的总裁能做到,这个人说帮忙也许只是说说,又或许是在用另一种方式让她离开。

  男人看到樊佩佩戒备的眼神,心里有点受伤,但随即又理解,她不认识他,怎么轻易相信自己的话?想了想,他给了一个自认为有效的答案:“你放心,我虽然不是总裁,但却是他亲人,说话也许有点分量。”

  亲人?难道他是伟图的皇亲国戚?樊佩佩回想着当初上网查看伟图的信息,可是她除了石浩宇和傅廷燮外根本就不知道这公司其他的人。

  面对还在思考的樊佩佩,男子轻叹了一口气,道出自己原本不想说的身份:“我是这公司总裁傅廷燮的亲人,我叫傅信彦。”

  同是姓傅,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恭敬,而且职位是“经理”,这一刻,樊佩佩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人或许能帮助自己!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如果贵公司能够体谅我们的困处,能延迟一个月迁拆的话是最好的。”樊佩佩将自己的困难告知了傅信彦,又想了想,这个确实太强人所难了,延迟一个月动工,往后的工作也要推迟,损失的费用大概是她不能想象的,于是她退一步:“如果不能的话,只要延迟多些日子,等我们安置好所有小朋友就好,不会超过一个月的!”

  傅信彦听了樊佩佩的话沉默了,他没想到是这样一件“大事”,虽然他是傅廷燮的亲人,但是在公司的职位只是一个人事部经理,对于公司的业务怎么也拉不上边,这个忙他真的很难去帮。此时此刻的他确实后悔自己顺口就说出或许能帮上忙的话,哎,原本想在自己“女神”面前好好表现一回,现在却被自己打了巴掌。

  樊佩佩看着傅信彦沉默,紧张的等待着答复,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傅信彦还是沉默,她眼神一黯,期待的小脸渐渐的没了期待,看上去很是失落,这个神情让傅信彦内心一震,男人的自尊心顿时升起,他脱口而出:“这件事我会帮你的!”

  “咦?”原本失落的心情因为这句话燃起希望,樊佩佩的小脸瞬间亮了,她扬起嘴角给了对方一个欣喜的笑容:“真的吗?”

  傅信彦看到樊佩佩的笑容看的呆了,那比花美的小脸直击他的心脏,突然地,他心跳加速,就这样直直的定睛看着那花容月貌。

  大概是傅信彦直白的眼神让樊佩佩有点不好意思,她轻咳了一下,试图换回对方的注意力,显然是不行的,她只好在他眼前挥动双手,终于换回了傅信彦的注意力:“那个,我想问一下,这件事大概什么时候有个结果给我呢?”虽说傅信彦愿意帮忙,可是帮到那个程度她要知道才能让福利院的人安排下一步。

  “嗯...”傅信彦这下被问道了,他答应会帮忙,可是现在他还没有决定怎么去帮忙,偷瞄了一眼充满期待眼神的樊佩佩,他内心挣扎了一下,坚定到:“明天下午会给你答案。”说出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异样的笑容,有点痴的那种:“那个,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方便通知你。”

  樊佩佩默了一下,掏出了手机,这毕竟是必要的事。于是两人互相交换了联系方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