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第二章 无巧不成章(上)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4393 2018-05-17 19:47:38

  樊佩佩醒来的时候是在病床上,懵松着睁开眼睛,最先接触的是眼前一片白色。她觉得自己全身都松松软软使不上力,心里忐忑的想着自己不会最后还是落在陈总手里吧!原本净白的小脸瞬间刷白,一脸惊恐的左右摇望,在接触到床边坐着一个陌生男人时,她心里一沉。

  男人虽然见樊佩佩艰难的支起身体,但没有上前帮忙而是语气平静的问道:“醒了?”

  樊佩佩此刻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张不大的单人床,床是白的,被子也是白的,连周围的摆设都是白的,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放松下来:“这里是...”

  “这里是医院。”男人回答,然后又问:“你记得之前发生什么事了?”

  “嗯...”樊佩佩细细回忆着,她并不是撞到头部,理应回想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她毕竟是被下药的,药物未清除全部,脑海还是有点昏沉,忍着刺痛,她回想之前的事。记忆排山倒海的涌进脑海,她不禁皱起眉头:“我...记得在酒店...被人下药了,逃走的时候撞到一个人...然后求他救我....”

  “嗯,幸好你还记得,没有失忆。既然你醒了那一切都好办了。”男人笑了笑:“你被下的是迷药,到现在已经过了2小时,醒了就可以办出院手续。”

  “...谢谢你救了我。”将对方的话听清楚,樊佩佩心里十分感谢上天让她免遭伤害,也感激眼前救了她的人,没错,她以为眼前的人就是救自己的人。

  男人一怔,然后了然一笑:“你不必谢我,救你的是我老板,我只是负责送你来医院的。”

  樊佩佩眨了眨眼睛,当时她意识不太清楚,看见有人便冲过去了,就算距离离得近,她也没有力气抬头,因此不知道自己到底倒在哪人怀里,所以才会看见眼前的男人以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既然不是的话...:“可是是你送我来的,礼貌上是要多谢你的,未知贵姓?”她是感恩图报的人,恩人的名字还是要知道的。

  “不必了,我只是举手之劳。”男人一笑,然后想到了什么:“至于我老板也不用知道名字,他不是会理会这种事的人。你就好好的在这里休息,等没事了再走。”

  “可是...”樊佩佩还想说什么,眼前的男人就用手势作了个“停”的动作:“真的,不用谢了,医药费是要你自己出的。我要工作就先告辞了。”男人说罢,拿起身边的公事包,朝她点了点头,转身迈步离开。

  樊佩佩讶异的看着这一切,失笑,还真有人知恩不图报呢!

  待护士过来再检查无事后,樊佩佩便到收费处打算办理出院手续,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所有东西还留在饭店里,想到这她心中升起一股怒火,邓艺文!我不会放过你!在咨询处打了个电话,她等着别人过来解救。

  半小时后,樊佩佩工作的同事小陈来到医院,令她诧异的是小陈竟然将她原本留在饭店里的手袋,手机,外套一并拿了过来,嘲讽一笑,看来邓艺文的“后续工作”做得不错嘛!

  将入院申请和其他账单拿在手上,她视线落在入院申请代理人的名字---石浩宇,大概是医院的关系,入院申请要求要填的详细,因此表格被这个叫“石浩宇”的人填了个满,樊佩佩想,在房间的那个男人便是这个“石浩宇”了。掏出手机,她将表格拍了照片,虽然那人说不用道谢,但既然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那她表示谢意也不为过。

  付款后,樊佩佩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抿了抿嘴唇,若果不是时间太晚,她一定杀上去公司!

  第二天一早,樊佩佩真的杀回公司。她没有到直播室,而是直接冲入办公室,直达潘达的办公桌前。

  潘达大概前一天就从邓艺文那里听说了大概,面对生气的樊佩佩,他换上讨好的笑容:“嗯,佩佩,今天真么这么早?”

  “不用装了,我来这里你会不知道什么事吗?”樊佩佩抱起手,一副痞子模样,见着摆明就是要讲数。

  潘达看向樊佩佩,知道她不会罢休,无奈一叹:“那你想怎么样?”

  听见潘达的话,樊佩佩心里得逞的笑了,但脸上依然一副不满的样子,她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放到他面前:“提前解约吧。”这个决定是昨晚她想了一整晚的结果。刚开始踏入这行是因为她需要钱,这两年来她是赚了不少,但随着每日一成不变的工作,她逐渐觉得乏味,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则新闻:“某女星以50岁的高龄为保青春而整容”那一刻她顿时明白了一样东西,主播不是长久的工作,随着年龄增加,新人辈出,她这个旧人最后只会被淘汰,而在她被淘汰之后,没有任何特长的她能以什么谋生呢?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青春只有很短时间,当青春不再,她能依靠什么去支持她以后的生活?于是她想趁自己年龄还不大,学校学习的专业知识还没有忘记的时候,打算找一份对口的工作,学习职场技能,增值自己,这是她的打算,而刚好这件事成为了提前结束合约的契机。

  “没有转机吗?”潘达讶异于樊佩佩的要求,心里却又明白以她的个性,提出这个要求不为过。他想起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一切起步很慢,名气不大,所以在网上招聘不太理想,那时候樊佩佩独自一人上门应征,自信道:“我能让你的网站火起来,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也许是这种魄力勾起了他的兴趣,所以他答应了她的条件:第一,每个星期只直播一次,每次不超过1小时;第二,除了工作外,不要随便联系她加班,也不要多出额外的“工作”让她做;第三,分成要在合理范围内,合约一年一签。

  樊佩佩应征时候说的话没有食言,凭着她“独特”的直播,网站有了知名度,慢慢的火起来,她成为了网站里排行前三的美女主播。不得不说网站是靠她带火的,现在发生了这种事的确是他们的不对,她要提前解约,潘达没话可说,只是...心里痛啊!她这一走,会带走多少钱!

  “没有。”樊佩佩坚定的说。

  “等等!”一直躲在门后的邓艺文冲了出来,他虽然不待见樊佩佩,但是他的心还是站在公司的立场上,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必须挽回樊佩佩的合约。

  樊佩佩见邓艺文突然出现,鄙视的瞄了他一眼,还好意思出现在她面前!

  “....”接触到樊佩佩鄙视的眼神,邓艺文心里很不满,但为了公司,他吞下这口气:“昨晚是...我的错,如果要我道歉,那我道歉。你....请你再考虑一下!”昨晚的事其实他很无辜,因为陈总下药的事他一概不知道,当他知道后他就立刻去找樊佩佩,打算找个借口拉走她,可惜他还是迟了一步。

  “道歉我是要接受的,但解约的事也是必须的。”樊佩佩没有再考虑,她决定了就不会再考虑。

  “你!...”邓艺文听了,不满的想再说什么,却被潘达用手势阻止他说下去。

  “那好吧,我们就提前解约,但你日后想再回来,我们们会给你留位置。”潘达不想眼前两人吵起来,最后退了一大步,答应了樊佩佩的解约要求,打了个电话给助理,交代她带樊佩佩下去办手续。

  看见樊佩佩离开,邓艺文立刻吐怨气:“表哥,你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让她提前解约了?”

  潘达脸色一沉,让邓艺文不敢再说话,他说:“艺文,经过这事,你就没有反省吗?你私下里的事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到此为止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然而你这次却拉了她下水。你明知道她跟其他主播不一样,是特别难搞的人,我有没有提前叮嘱你,要小心应对?”

  “...有...”邓艺文弱弱的答了一句,他记得在出发前,潘达就特别来电说要他好好的看着樊佩佩,不能让她有事,然而还是出事了。

  “那不就是了?错的是你,现在公司是在为你善后,你还想怎样?”潘达说的话让邓艺文愧疚的低下头:“不是说这么容易就让她提前解约,而是“不得不”,樊佩佩是个有想法,敢作敢当的人,如果我不答应,我想她有可能直接告我们公司,那就更麻烦了。”

  “....”邓艺文不语,因为他心底里认同潘达的话。

  ****************************************************

  樊佩佩离开公司后,她回到家里研究起从医院拍下的申请表照片。其实当时石浩宇已经说了不用答谢,可是樊佩佩总觉得知恩不报不是她做人的准则,如何报答恩人也是一个问题。

  “姓名石浩宇,电话....少了一位,大概是乱填的。工作单位...VT?”皱起秀眉,樊佩佩在脑海里寻找有关“VT”的相关信息,想来想去都想不到有联系的,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见识真的太少了,除了网络上的娱乐新闻,其他的,她是真的一概不晓...网络,对了!想到这,她搬过自己的手提,在搜索引擎直接打入了“VT”的字样,引擎里弹出了很多关于“VT”的相关信息,有关于药物缩写,有关于电脑软件的,也有关于手机牌子的...

  浏览了两三页,一个特别的标题吸引了樊佩佩的注意---“伟图实业有限公司”,这几个字让她有一种在那见过的印象,但却想不起。转了转眼珠,她又在搜索引擎里打上“伟图实业,石浩宇”的字样,按下回车键,立下关于两者的信息便出现在屏幕里。按下心里的喜悦之情,樊佩佩按下第一个标题,那是关于经济版的新闻,重要的是,里面竟然有石浩宇的照片,这样一来,更加肯定了在医院里的便是“石浩宇”本人了,大略的看完整个篇幅,原来是关于“伟图实业有限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石浩宇则是这公司的对外发言人,那么...此刻她突然想到,在医院里石浩宇说救她的是他老板,这么说,救她的就是这公司的老板了!

  这个认知让樊佩佩惊讶的不能自已,而当她再查了查“伟图”这公司的时候,她被吓得不轻了!因为她看到的是“伟图实业有限公司”是以房地产发展的公司,随即想到,她现在住的正是“伟图”的楼!

  若无其事的关上电脑,樊佩佩抽了抽嘴角,难怪石浩宇说不用谢了,对于这些“上层”人士来说,帮这种忙真的是小事中的小事呀!算了,就让这“恩情”随风消散吧...想罢,她滚上床,合上眼跟周公下棋去了。

  过了两天,樊佩佩拿着一大袋东西站在“伟图”公司外面,看着宏伟的建筑,她有了退却的意头。“可是你不回这份礼,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一定时刻在意的;如今勇敢一次,以后就解脱了!”自然自语道,这是两天来樊佩佩在心里对话不下十次的内容。思前想后,她握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迈步向前。

  推开玻璃门,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在前面的前台,那里站着3个工作人员;后面则是一排闸机,看来是职员进入公司内部必须刷卡,那她是不能进入了。走至前台,她扬起笑容:“请问石浩宇是在这里工作吗?”

  前台人员有礼貌道:“对的,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这东西是他托我交给他的,我放在这,你能帮我通知他吗?”樊佩佩没有打算惊动石浩宇本人,所以借口是假的,东西送到她就离开。

  “好的,请稍等。”工作人员说罢拿起电话打算打内线,这吓了樊佩佩一跳,正当她打算阻止,旁边的另一个工作人员说话了:“不用打了,今天石助理和总裁外出了。”

  那工作人员听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我等他们回来,我再帮你交给他,你看行吗?”

  “当然可以!”樊佩佩立刻答道,这就是她本来的打算。

  道谢后,樊佩佩转身离开,然而当她走至门边的时候,前方走来几人,她的视线不禁被走在最前的人吸引了视线,那是一个长得很冷酷的男人,他有一双眼神很锐利的俊目,高挺的鼻梁下是完美的唇瓣,脸部线条刚毅让人不会怀疑他是“直男”的本质。冷酷的俊容,高大的身形加上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让她不禁内心一怔,这大概就所谓的是“王者之气”。

  那几人径直的快步往前走,完全像是看不到樊佩佩存在,倒是走到最后的一个带眼镜男子疑惑的瞄了她一眼,只是当时的樊佩佩没有留意到,看到几人离去,没有停留的打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快步跟上前头的男人,戴眼镜的男子走至他身边,张开了的嘴又合上,他最后还是将想说的话吞回肚子。倒是经过前台的时候,三个前台人员站起来的声音吓了他一下下:“总裁好!卢秘书好!”

  对的,吸引了樊佩佩目光的正是“伟图”的总裁,傅廷燮;而发现了樊佩佩的男子则是他的秘书,卢征是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