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总裁大人不将就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5-17上架
  • 82360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不乐观的初次相遇

总裁大人不将就 派小洱 3966 2018-05-17 19:46:42

  “....今天我准备了这个!”樊佩佩随手将跌落耳边的秀发夹在耳后,她打开音乐播放器,一首活泼欢快的韩国舞曲在房间里响起,于是她在音乐中翩翩起舞。动作性感且柔软,让人目光不能从她身上移开,与此同时,电脑屏幕上不停弹出了礼物的图标和文字留言。

  身为一个美女主播,樊佩佩的工作就是在直播网站上作直播,虽然她的直播算是18禁的内容,风险大,但是赚钱容易,这就是为什么她毕业之后两年干这行的目的。从少无父无母的她在福利院长大,勤工俭学的她在高中毕业后就有一个理想---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于是在大学毕业后她无意中接触到直播这一新兴产业,立刻就“义无反顾”的投身到这行。

  随着音乐扭动,她瞄了一眼眼花缭乱的屏幕,由衷的笑了,而且笑得那个甜---人民币呀,人民币,快点进我口袋里!

  看着摄像头,她找了一个角度,可以突出她完美的身材,特意的跳错了一个动作,她吐了吐丁香小舌,不好意思的对着镜头笑了笑,屏幕上弹幕,礼物就炸开了!

  “哎哟,你们会不会太激动了?”樊佩佩好笑的停下动作,看着不少留言,她感到好笑,忍着笑意闲聊道:“现在才刚开始的说...你们这样,我觉得是不是不要进行下去比较好?”

  此话一说,屏幕上炸的更厉害了,她得逞道:“放心~还有半小时直播时间,我会进行下去的~”说罢,她继续跳舞。

  半小时后,樊佩佩终于直播完毕,她对着镜头嫣妍一笑:“今天直播的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可以留言,我在下次直播会带上其他的道具哦~”之后跟屏幕上的粉丝又说了几句,她才正式关闭了镜头,与此同时直播间的门被打开,是工作人员小陈.

  “佩佩,你收拾一下后麻烦到办公室一趟,社长有事找你。”小陈说。

  樊佩佩点了点头回答:“行,我换衣服后过去。”

  换上一身轻便的休闲服,樊佩佩走到办公室,轻敲木门,得到应答后,她打开门进入,然而看室内除了社长外还有另一人,一阵危机感升起:“社长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坐在办公桌后的是一个30岁左右,长得五官端正,一副职业男性模样的人,这人正是樊佩佩工作直播平台的老板,潘达。

  潘达先是瞄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邓艺文,然后视线才落到前面的樊佩佩身上,他微笑道:“工作辛苦了。”

  “没有,这是我的工作。”樊佩佩客气道,但心里不免疑惑社长找自己的目的,她可没有忽略邓艺文的存在。

  说来樊佩佩会在意邓艺文并非两人有什么过节,而是同是直播平台里主播之间流传的闲言:邓艺文经常以自己是社长表弟的身份“帮”主播接洽饭局从中收取利润,因为是亲戚,饭局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公司的人对他的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这样的,有一件工作想问下你有没有意向...”

  潘达此话一出,樊佩佩就插话了:“三陪的工作我不会做的。”当初签约的时候她就在合约上注名的条件,一来是除了直播,其余的都是她的私人时间;二来,她虽然干着这工作,但不是随便的人。

  为难的看向邓艺文,潘达似是在传达:“我无能为力。”

  “内容你还没有听,这么快就拒绝不好吧?”邓艺文不死心的说道。

  秀眉一挑,樊佩佩看向他:“我没有拒绝,我只说了我的底线。”社长还没出声,你一个员工说什么话?她差点就冲他说着话,不过看在潘达的份上,她忍下来了。看来这工作十成跟邓艺文有关,那她更要小心了。

  邓艺文转身看向潘达,求救似的挤眉弄眼,潘达最后讨好的说道:“佩佩,你就不能帮我一次吗?”

  “………”

  见樊佩佩没有说话,潘达乘胜追击:“是这样的,我想你作为艺文的助理跟他去谈关于注资的工作,很简单的,就是一顿饭而已。”

  不就是饭局嘛,理由说的真好听,樊佩佩没有上当:“邓主管应该有助理的,而且我没有做过文书的工作,不适合。”

  “别这么说,你要知道工作上的饭局不就是酒和美女,我助理样貌不行。”邓艺文帮口说。

  “那平台上有其他主播可以帮忙的,不一定是我。”樊佩佩态度依旧。

  客人就是要你,要不然我也不会找你帮忙!邓艺文心里不悦,如果不是这原因,他才不愿意找上她,看着樊佩佩自命清高的样子他就反感,不像其他主播乖乖的听话。

  “事成后给你5万作为帮忙的费用。”邓艺文眉头一皱,这是他最大的让步。

  果然有炸,樊佩佩想道,这帮忙费虽然很心动,但是邓艺文能拿出这么多的诱饵,可见他自己能得到的绝对不少。

  “对,佩佩,你就看在我份上当作帮帮我好了。”潘达劝说。

  再三考虑下,樊佩佩看在一直待她不错的潘达份上答应:“我答应这工作,但我必须约法三章,一,饭局上我不喝酒;二,不能指望我能在你们的工作上帮到什么忙;三,我要在饭局之后立刻回家。”

  条件不算难答应,邓艺文答道:“行。”

  饭局约在一家颇有星级的酒店里进行。

  樊佩佩觉得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笑的十分猥琐,他露骨的神情让她打从心里厌恶,但脸上却不得不露出笑容。幸好饭局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来她很小心的应对着,二来她不时看向一边的邓艺文,眼神提示着他,他们的约法三章,她很希望可以全身而退。

  随着饭局逐渐接近尾声,樊佩佩的心情越来越兴奋,眼看要离开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突然站了起来,拿着酒杯走了过来:“今天真的很高兴樊小姐赏面过来,来!我敬你一杯。”然后他示意侍应拿杯酒过来。

  邓艺文见此举,立刻醒目的站起来帮她挡酒:“哎,陈总,佩佩她不会喝酒,要不我代她喝,行吧?”

  樊佩佩见邓艺文站起来,她也站了起来,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陈总,我真的不会喝酒,你就绕了我吧~”语气娇喋,让被称为陈总的人一听身体酥麻。

  不过陈总当然不会放过跟美人说话的机会:“哎,今天这么开心,怎么就不能喝点酒呢,一点点?”他举起自己肥胖的手指比着一点点的距离。

  樊佩佩见陈总坚持,于是拿起自己身前的水杯,再次歉意道:“陈总,你也说今天难得开心,那我以茶代酒,怎么样?”

  这一次,陈总没有坚持,反倒答应下来:“好!我们干杯!”说罢他将酒杯举至自己的嘴边,眼睛却瞄向跟自己相同动作的樊佩佩,嘴边不禁露出得逞的笑容,可惜的是一心想尽快离开的樊佩佩根本不知道就在刚才自己跟他周旋时候,坐在她旁边陈总的秘书偷偷的往水杯里下了药....

  药效很快见效,当樊佩佩放下杯子5分钟后,她便感觉眼前一阵昏眩,心里大喊不妙,当下心里有了决定。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手指甲几乎陷入手掌,痛感让她不至于立刻昏倒。她强扬起笑容:“我先去一下洗手间。”说罢,她特意什么也没有带,强行离席。

  陈总见此况,不禁和秘书来了个眼神接触,见秘书偷偷的做了个“ok”的手势,陈总才放心下来,然而几秒过后他疑惑的看向秘书,秘书似是也发觉了什么立刻站起身往外冲,而陈总跟着追了出去留下一脸疑惑的邓艺文。

  “糟了!”这下轮到邓艺文想到了什么,立刻追了出去。

  此刻的樊佩佩忍着脑中的昏沉,眼前的昏眩,她拼命的往楼下跑去,只想跑到多人的地方,现在她还不能倒下,否则她死定了!扶着旋转楼梯,她三步并两步的冲下去,差点就滚下楼梯,而事实上当她快达到平地的时候脚一拐,跌倒在地,高跟鞋也丢了。

  “她在下面!”惊叫的男声吓了她一跳,当下意识清醒了一点,不敢向后望,她艰难的支起自己身体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眼前又一阵昏眩,她摇了摇头,只见眼前突然出现几个人影,顾不上其他,她冲了过去,撞到在一个结实的胸膛里,下意识的捉紧那人影的衣服,她艰难的开口:“..救我..救救..我!”

  “滚开!”冰冷而阴沉的声音至上而下的传进樊佩佩的耳里,没有温度的语气像一阵寒冷的风吹入她的心,瞬间蔓延全身,让她冷颤。可是樊佩佩不敢放手,因为放手的结果不会比现在好,现在的她还是有一线生机,拼尽全力,她紧紧的握紧衣服,一下子将男人西装里的衬衫拉出了一个缺口,露出里面的一条玉佩项链,但她的身体的力量逐渐消失,身体一软,她倒在男人的怀里,若若的吐出两个字:“...救我。”

  男人伸出手打算扯开樊佩佩握紧自己衣服的手,几步开外突然走来了几个男人,他不明所以的看向来人,等待着对方说话。

  陈总和他的秘书追了上来,看见樊佩佩倒在男人的怀里心里都暗叹不妙,脸上却扬出一副客气的笑容:“不好意思,我朋友喝大了,麻烦交给我们,我们带她回去就行。”说罢秘书走前一步伸出手做出接过樊佩佩的动作。

  男人听罢,打算拉开怀中的人,却没想到原本双手捉紧自己衣服的樊佩佩,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手握紧他项链,看样子是不打算放手,微弱的声音溢出口中:“...救我”,依然是求救的话语,男人沉默了一瞬,其实在旁边两人来到的时候就明白,他们是给怀中的女人下药了。

  樊佩佩强大的求生欲用仅存的一点点意志力握紧项链,她的手不愿意松开,男人见此状,当下有了决定:“如果我不交呢?”

  男人的话让陈总和秘书一怔,陈总瞬间怒火升起,刚打算上前理论却被后来赶上来的邓艺文拉过:“陈总!使不得!”

  陈总怒容满脸的看向邓艺文,邓艺文立刻拉过陈总小声说道:“这人我们惹不起!”听见此话的陈总火气瞬间灭了不少,可还是不甘心,到手的肥肉没有了:“这人谁啊?”邓艺文小声的在陈总耳边说了句,陈总原本不满的脸瞬间惊愕,然后换上一脸讨好的笑容走到男人前:“哦,不好意思哈,我们认错人了。”

  秘书看见变脸的老板,心里尽管疑惑却没胆插话,退了一步站到了陈总身后。

  男人一听,俊眉一挑,轻扬起嘴角:“原来这样,那这人我可以带走了?”

  “是是是,当然可以,那我们就不打扰了!”陈总说罢,转身快步离开,好像多逗留一刻就被吃了一样,身边的秘书跟邓艺文也跟着快步离去,只是邓艺文临走的时候往樊佩佩那里多瞄了一眼。

  待周围安静下来,男人不悦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可以滚开了。”

  没有回答的声音,樊佩佩不知道何时已经昏过去了,要不是男人支撑着她的身体,她大概就滑到地上去了,但她握着项链的手却没有松开。

  忍着怒气,男人沉声道:“戏看完了,还不过来帮我!”原来他是对一开始就站在身后的两个男人说,这两个男人正是他的秘书和助理。

  两人交换了眼神,较矮一点,长相比较阳光的助理走上前:“总裁,失礼了。”他上前拉过樊佩佩,但他不知道樊佩佩的手是紧握男人的项链,一扯,樊佩佩倾向了助理,顺手拉断了男人的项链,两人一怔,助理瞄了一眼皱眉的男人,立刻道歉:“对不起,总裁。”

  “行了,等她醒后帮我取回链子。”男人边说边整理自己的衣服,完全没有吩咐自己的手下如何处置樊佩佩,迈开步伐,他离开,身后的秘书一同跟上。

  助理看了一下倒在自己怀里的樊佩佩,挑了挑眉:“天上掉下的美人,总裁竟然随后丢弃,真不识货啊。”说罢,他掏出了手机打了1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