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六十九章 季少爷的漫漫追妻路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3016 2018-05-28 21:05:00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很爱你的母亲。我一直以为你妈咪她死在了五年前的那场爆炸里,我是前天才知道她还活着,还有了你。如果可以,我也想不曾缺失过你的成长。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天不遂人愿,有些事非人力能掌控,而人难免犯错的。我知道我错了,我会及时补救。季聿,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的父亲,这一点,你承认与否,都客观存在着,无论是我死还是我活,这一点改变不了。目前为止,季家的孩子都少不了阴谋算计,但是这五年来,你妈咪并没有让你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我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会变的心狠手辣。至少,变成那样对不起你妈咪这些年来坚持着保护你的心意。”季亦帆不是个多话的人,今天他一口气说了很多,对自己的儿子,这个他足足缺失了他一个童年的儿子,他突然觉得无力教诲。他有什么立场呢?五年里,是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不闻不问。

  男人的心思很沉重,一向能掌控局面的季亦帆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能听进去多少自己说的话,也不知道这番话能对季聿起多大的作用。这种脱离他掌控的局面让季亦帆心里很烦躁,他这是无往不利却败给了自己儿子的一个童年吗?

  “要我送你回去吗?”男人看了眼面前气焰消散了很多的亲生儿子,开口询问。

  “不用,我家离这里很近。”季聿很久都没搭话,最后可能怕自己太不礼貌才回答,还是拒绝。

  “我家”这两个字眼深深的刺痛了季亦帆的神经,如果没有这么多事,季聿口中的“我家”会是远在Y国的鹭岛。

  “看来,你家里人对你还真是放心呢。”季亦帆并不满意洛家人这么大意,这个孩子聪明是聪明,毕竟年纪还太小,多亏他在知道了季聿的存在时第一时间派了人暗中保护他。

  “几步路而已,外公会来接我,今天是他去医院开会的日子,我能自己回家。”季聿不想季亦帆对洛家人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他在向他解释,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放心,我没有怪他们的意思,只是担心你的安全。”男人笑了笑,释然。

  “季先生,你不觉得自己的担心来得太晚吗?还是你觉得有立场来怪罪谁?你说的安全,真到了那种地步单靠那几个人也是护不了的吧。”季聿冷笑,也不再理会他了。

  看着季聿逐渐走远的身影,季亦帆嘴角扬起了笑意,他的儿子很聪明,警觉性很高,倒是很适合季家家主这个位子。

  当年,他可是不缺父母双亲,但是没有陪伴没有童年甚至没有来自母亲的爱。父亲倒是对他这个嫡长子上心,不过只是为了整个家族的责任。现在,有意无意,他缺失了自己儿子的童年,他倒是很明白自己儿子这会的感受,毕竟他小时候也是这么想的。

  有内疚,有自责,对于他这个儿子。以前的季亦帆自认心狠手辣,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冷血。如今面对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季亦帆自认的那些无情冷酷的倒是都化为乌有了。不管承认不承认,人,总是会变的。

  视线中再也扑捉不到季聿的影子,季亦帆还是站在原地往前看着。在C国,有他派出去的人保护着,季聿的安全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再说,这里明着暗着还是唯爵的地盘。

  现在最能让季亦帆放心不下的是洛诗瞳,季聿还是个孩子,几乎没有在人前曝光过,可洛诗瞳不一样,她一旦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万一被那些人盯上将会有说不尽的麻烦。欲除后患,必须现在及时清剿那些毒瘤。男人黑眸中闪过阴冷的光,可怕煞人。

  而这一次,既然洛诗瞳自己回到了C国,只要她不离开,唯爵必定能保证她的安全。可洛诗瞳现在上班的公司却是蓝城的蓝氏娱乐,国际上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里面随便出来的一个小明星小导演都能在报纸头条上出现。何况早上他还和蓝城做过了交易,蓝城不捧她还好说,影视圈子里却不过是他随便说几句话的事。

  可转过来想,五年前洛诗瞳还是个刚上大学一年级的孩子,那时候她几乎一无所有,那些人敢明目张胆的炸死她,不就是因为他们觉得洛诗瞳不过是个没有身份地位的无名小卒嘛。虽然那时候她跟着他,在他身边,可他那时候好像对她没有什么好态度,至少在外人或者洛诗瞳自己看来都是他极为不待见她,所以那时候她也没有来自他季亦帆的庇护。也是,异国他乡,孤立无援,那群欺软怕硬的无耻之徒不欺负她还能欺负谁?

  现在是五年后,至少他醒悟了。若是洛诗瞳这个时候国际知名了,在这个影视圈里有一定的话语权知名度,谁还敢轻易的再来动她?何况,他会倾其所有的保护她。

  有些悲剧,一生有一次就够了,这五年来,他到底是活在怎样一种无限痛苦的世界里,没有谁一清二楚。不过,有些事只需要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够了,他一个人能承受来的,就不必再让其他人痛苦。

  季亦帆今年已经二十八了,将要而立之年,正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季亦帆早已有了这个年纪的男人该做出的一番成就,他在二十二岁就成了Y国季家的家主,鹭岛的主人,掌控着Y国暗势力的江山。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也就那样了,被权利财富环绕,有个至交好友,最后孤身一人老去。

  是七年前洛诗瞳出现给他的生命带来了一线光亮,让他开始感受到来自生活本身的温暖。可后来她竟然死了,她一死,就剥夺了季亦帆才享受了不到两年的快乐时光,连同带走的还有他一颗鲜活的心脏。

  每年到洛园的时候,季亦帆生不如死的感觉是真实的,他以为以后要这样过一辈子了。真是没想到还能再看到洛诗瞳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五年前的那些人他整治的差不多了,还剩下了那么一两个,他打算等都处理完了就去找她的。可洛诗瞳带着儿子出现了,她竟然出现了。季亦帆觉得今后自己做梦恐怕也只会笑醒吧,是上天眷顾他,才又让她们出现在他身边的。所以,无论他还要做出多大的努力,他心甘情愿。

  接下来的几天里,洛诗瞳上下班的路上,拍摄工作的现场,吃早午晚饭都时候,几乎能数得上来的场合都能看见季亦帆的身影。他好像没有工作二十四小时专职跟着她似的,洛诗瞳觉得自己要疯了。

  偏偏这个男人没事人似的,她不看他还好,有时候忍不住看他一眼,都能发现这个男人竟也在看着她笑。这个表现,五年前可不是这样子的,再遇到他就这样,一天就罢了,说他是吃错了药,几天下来都这样,连着几天都吃错药了?

  洛诗瞳是个急性子,胎里就带出来的。那时候跟在季亦帆身边,整天面对着他一张不阴不阳的死人脸都没能改了的急脾气,过去五年来虽然得到压制,但这会洛诗瞳忍不住了。

  “季亦帆,你这几天是不是很闲?”在季亦帆不知道第几百次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时,洛诗瞳炸毛了。

  “不是。”细算起来,季亦帆没有一天闲时候。

  “那你是这几天都吃错了什么东西?”要不是吃错药了,这样的表现说不通啊。洛诗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季亦帆打转。

  “不是。”看着站在自己眼前,明明就很想生气却压着脾气问东问西的女人,季亦帆忍不住想笑。

  “那你发烧烧坏脑子了?”洛诗瞳一双大眼睛要喷火了,这个男人听不出来她是在拐着弯骂他吗?

  男人顺着她的话弯下腰,“要不你自己试一试?”黑眸中闪过狭促。

  “季亦帆,你要是无聊就去别的地方呆着行不行,你干嘛有事没事的在我面前瞎晃悠,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烦人,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你知道吗。”洛诗瞳说着说着就提高了音量,不由自主的朝着季亦帆抡起了拳头。

  季亦帆不恼也不拦着,低低的笑着,看着自己的女人终于忍不住朝他发火的小模样。

  “我打算一直在你面前晃悠,直到你愿意回到我身边。”季亦帆说这话加上他的表情真是一副极不要脸的样子。

  “你……”洛诗瞳一双大眼愤愤的看着他,气不过的伸手拧在了他的腰间软肉上。这个男人,之前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知道,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类型,可能和他长年生活的环境有关,免不了打斗之类的,一身肌肉。现在摸起来的手感,好像比之前瘦了不少,为什么,难道说这个男人知道自己上了年纪开始减肥了?洛诗瞳心里陡然一颤,突然之间不知是何滋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