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六十八章 叔叔,我不认识你啊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132 2018-05-27 21:05:00

  四岁的季聿现在上小学一年级,他没读过幼儿园,以前在M国的时候都是洛诗瞳亲自带他,回到C国他选择了直接上小学。洛诗瞳担心他还这么小会跟不上年纪里的课程,洛廷睿却说完全不必担心。这个孩子很聪明,只要肯学必定不输于那些年龄比他大的孩子。

  这些天下来,季聿果真如洛廷睿所说,功课完全不用担心。只是,自古以来,恃强凌弱就要成为人的本性,季聿在一群适龄的一年级小孩里显得年龄太小,刚开始免不得要受欺负。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还不会扑风捉影,说出口的话可能无意无心,不知道有多伤人。还是因为放学的时候,别人家的小孩每次不是爸爸来接就是妈妈来接,唯独季聿是外公来接。要是一次两次的还好,一直这样,就免不得其他小孩子回家说,毕竟对他们这个还未完全脱离父母的年纪来说,季聿这种现象太奇怪了。

  小孩子回家说了,家里大人难免会猜测是个什么情况。有猜疑的,自然也难免有当着孩子面不注意用辞的。那些小孩子又回学校和季聿说的,口口相传,孩子怎么会不在意。

  那些年纪比他大的孩子要么说他是没爸没妈的孤儿,要么就说他是有妈生没爹养的小孩,当着那些孩子的面,季聿可能表现的不在意,可当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会有多少委屈谁又能知道?

  四岁的季聿,身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阴冷,像极了他从未谋面的父亲。这个孩子聪明又敏感,很多事藏在他心里不肯说出口,这个孩子看起来懂事乖巧,倔强的不愿意再让母亲承担一点风言风语。

  有时候他也会想自己的父亲去哪了呢?为什么别人家的小孩都是有爸爸妈妈陪着,他从小就只有妈妈一个亲人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爸爸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吗?不然自己的妈咪怎么会偷偷的拿着她和一个男人的照片流泪,她从来都不让自己知道。所以季聿从来都不问,只是怕勾起自己妈咪的眼泪。她觉得妈咪带着他生活就已经够苦了,他不能再让她因为自己多受什么委屈。

  这件事,洛诗瞳自己认为自己做的极为保密,甚至连洛院长和洛廷睿都不知道那个男人也就是季聿的父亲是谁。但是,偷看到她藏着的照片到季聿却知道了。虽然他年纪小,但他聪明又敏感。

  从照片上,季聿看到了男人,也就是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子,他曾经借助于网络查过这个男人的消息,却一无所知,这更加坚定了季聿的猜想:他的父亲已经死了。

  可是,今天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他身形高大挺拔,人群里卓尔不凡的模样辨识度极高。和照片里的男人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只不过真人比那时的照片更显成熟。也是,毕竟过去了很长时间了。但是,这个男人怎么没死?这个男人,和自己长得很相像,季聿小小年纪,却能将惊诧的情绪掩于眼底。

  “你放学了吗?”季亦帆第一次和自己的儿子正式见面说话,嗓音有些紧绷。

  “叔叔,我不认识你啊。妈咪说过,不能随便和陌生人说话的。”季聿眨巴着一双桃花眼,神情天真又无辜。

  如果这不是自己的儿子,季亦帆真可能会被他的演技骗过去。季家的子孙就从来没有一个是良善之人,伪装是打娘胎里就带出来的。季聿这一点,做得不只是一个好字可言。

  “不认识?你不觉得看到我的脸像是看到了镜子里的你自己?”季亦帆黑眸里很沉,敛去了大半的神色。

  “不觉得啊,叔叔你这么老了,我觉得自己比你帅多了,怎么会是我在照镜子呢?”不确定里在自己眼前的男人打着什么主意,季聿继续扮猪吃老虎。小小年纪心思深的让人心惊,恐怕不输于季亦帆当年在他这个年纪的算计。

  “我现在的这张脸会是二十年后的你,你要是觉得老也没办法。”季亦帆继续和自己儿子斗着嘴皮子,俊脸上没有一丝的不耐。

  季聿撇了撇嘴,继续往前走,不打算再理他。

  “季聿。”

  男人喊住他的时候,季聿小脸上闪过诧异,这个男人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不过,心里虽然诧异,季聿却并没有停下脚步。

  “你姓了我的姓氏,身体里流着我的血液,你情不情愿我都是你的父亲。”季亦帆低沉的语气终于让季聿止住了脚步。

  “父亲?这是我长大这么大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谁能想象到,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孩子,不仅言谈举止像大人就连心思也和一个成年人一样深沉。“我都长到四岁了,这个时候你再来说你是我的父亲,你怎么不等到我死的时候去我的墓碑前说呢。”季聿转过身来,直直的看向季亦帆的眼睛,他从里面看出了季亦帆的震惊。“哦,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季聿!”季亦帆忍受不了自己的儿子如此咄咄逼人,还是对他。

  “恼羞成怒?没办法,我说的都是事实。就像你确确实实缺失了我的成长,在其他的小孩子该有父母陪伴的时候,你从未出现过一次。”季聿一步步慢慢走向他,说出的每句话字字诛着季亦帆的心。

  “我本来以为你死了,不然妈咪怎么会背着我偷偷的拿着你们的照片抹眼泪。你死了我也就释然了,但今天却让我知道了你还活着,看起来还过得不错,知道吗?想起我妈咪为我受的那些苦,我就恨不得你真的是个死人。”季聿的眼里有泪,他从来不在洛诗瞳面前流泪,事实上他也很少流泪,没什么能比打小就没有父亲更苦的了不是吗?

  这些话,怎么会从一个仅仅四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这些冷酷的字眼怎么会是一个孩子说出来的话?季亦帆难以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能想象出来自己的儿子会怨他会不理他,却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幕。

  如果才四岁他就有这样的想法,长大了他该会是一个怎么样心狠手辣的人?这一刻他只觉得庆幸,庆幸洛诗瞳对自己儿子的这一面一无所知。也庆幸,他能够找到他的妻儿,补救那些错失的遗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