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六十七章 我们和以前一样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4363 2018-05-26 21:05:00

  蓝氏娱乐

  “总裁,十点钟一号录影棚探班。”蓝城特助齐鸣敲门进来提醒他接下来的行程。

  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蓝城淡淡的点了点头。现在是九点四十分,去一号录影棚,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时候应该是洛诗瞳那批人马在那里拍电影。洛诗瞳,季亦帆……这两人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层关系。有意思。

  “去订锦记的新品糕点和饮品,就说是洛诗瞳请一号棚全班人马吃早茶。”蓝城依旧端坐在大班椅上,黑眸中划过稍瞬即逝的暗芒,对着特助淡淡的吩咐。

  “是,总裁,我马上去办。”齐鸣连忙应着,不敢稍有微词。他的身份不同于路十月,虽然都是总裁特助,但齐鸣在蓝城身边却远远不同于路十月在湛绎宸身边。齐鸣出身平凡之家,大学毕业于名校,靠自己一滴血一滴汗的打拼才能做到今日的地位。路十月不同,他本就出身富贵之家,自身又是从小到大的超级学霸一枚,他的父亲在A国当地颇有身份,只不过,他们家从爷爷辈就世代任职于波旁家族,是为波旁家族的左膀右臂,深得路易老爷子的信任。无论际遇还是身家背景相比之下都是,自然齐鸣与路十月十分不同。

  蓝城到一号录影棚的时候,洛诗瞳一班人马正拍的热火朝天,由于事先吩咐了不必声张,所以在蓝城来到有一会了,才被眼尖的场务看到,人群中卓尔不凡的男人,辨识度极高。

  场务满场一声高喊,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纷纷朝着蓝城的方向看过来。

  “总裁好”来自副导演,语气谄媚。

  “总裁好。”来自男主演,语气恭敬。

  “总裁好。”来自女主演,语气勾人。

  “总裁好,总裁好…………”来自各路人马的问候,蓝城皆是淡淡微笑点头回应,目光有意无意的盯着洛诗瞳看,后者被他看的不甚自在。

  “总裁好。”很公式化的问候,来自洛诗瞳,她被蓝城盯的如芒在背。

  “洛导演。”依然是淡淡微笑,只不过,蓝城独独向她打了招呼。洛诗瞳有点受宠若惊。

  “大家先休息一下吧,洛导演请大家吃早茶。”蓝城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全场的人都能听得到。

  “谢洛导演……”全场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都朝着洛诗瞳的方向。锦记的糕点和饮品本来就不是寻常人家消费得起的,这一下子请了全场百十号人呢,看不出来往日里这个低调的新晋导演还这么有钱呐。这是一般没眼力见的这么想的,稍有点眼色明白事的都清楚这事是蓝城所为,至于为了什么目前看不出来,不过仿佛是在有意识的提高洛诗瞳的地位。新人导演嘛,初入职难免遭人刁难,蓝城此举,是在明目张胆的维护这个新人?还是在捧杀?

  反正,不管是因为什么,在场的已经刁难了洛诗瞳的和准备给她使绊子的,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就是害怕站错队,毕竟不管干什么站队形是很重要的。

  洛诗瞳莫名其妙,看着蓝城的眼神毫不掩饰的迷茫。“早茶而已,换我分公司顺风顺水,简直太合算。”这个男人,明知道洛诗瞳对此一无所知,偏偏还故意说的这么得意。也确实,不过几个小动作,对他来说容易的太多。

  不听蓝城说还好,这一听他说了更不懂了。洛诗瞳虽自认有点聪明,但跟蓝城这种聪明堆起来的老狐狸对话,还是不够段位的,难免听不懂。

  “洛导演,你的入职资料里填写的内容百分百真实吗?”没顾忌洛诗瞳尚且困顿的眼神,蓝城话锋一转,眼中闪过暗芒。是不是真实,其实他不必问就早已有了答案。未婚有儿子,儿子不姓季,可以的。

  洛诗瞳心下诧异,擂起了鼓。都说她现在的这个老板不简单,业界人称笑面虎。不仅身份显赫,就连心思也是千回百转的,在他手下,蓝氏娱乐成了国际上数一数二的娱乐公司,真真正正的娱乐大佬。

  “不知道蓝总说的是哪个意思,是真事,我敢保证是真事。”当然都是真事,洛诗瞳不敢多说别的,先和他玩起了模糊意思,不过当真不敢多玩。她好歹也到蓝氏上班有一段时间了,加上平时也接触不到这种高层大老板,根本就试探不到他的段位。一点都不比之前在m国的那几个公司里,那些或直率或坦诚的老板跟蓝城一比真的都不算是什么,真不愧是笑面虎。

  “真事?是挺真。”蓝城不跟她多追究,毕竟与他无关的事,他不过是想试一试洛诗瞳对季亦帆的态度。几句话,很足够。

  果然,也是个狠心的女人啊。连提起都不想提,看来季亦帆这个死人妖有的忙了。追妻?呵呵,挺好,让他成天没事总到湛绎宸面前乱晃悠,活该那吧。

  蓝城笑了,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也是极为不厚道的。站在他一旁的洛诗瞳,怎么看怎么觉得蓝城这个样子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啊,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被他盯上了。

  墨倾颜连着一天一夜住在洛诗瞳这里,心里总是恹恹的,饭吃不好觉睡不香,做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来。她告诉自己一定是刚醒过来身体虚的缘故,吃不下是没什么活动量,睡不着是之前睡的很充足。

  手机也没电了,是她故意不冲,都自动关机了也不理。

  在洛诗瞳家里闲着,想来这几天洛诗瞳刚开始新工作很辛苦,墨倾颜下了床去厨房打算给她煲一道汤补身体。洗洗泡泡的终于煮上了,顿时闲下来的女人又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干脆做几道洛诗瞳爱吃的菜。季聿在洛家别墅有洛院长照看着,平时也就周六周天能和洛诗瞳呆着,这会这里就她们两个人,也做不多。

  墨倾颜还是按照五年前的口味,想着二十年下来形成的喜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洛诗瞳爱吃的那几道菜她尚能清楚明白地记得。

  这边墨倾颜在厨房里热火朝天的做着饭,那边湛绎宸拿着手机打了不下三遍电话都没人接。男人脸黑的哟,那叫一个气啊。

  电话打出去给派去跟着墨倾颜的人,得到结果竟然是墨倾颜那个女人连着几天没出过一次门,这会正开火做饭呢。

  湛绎宸当时就怒了,这个女人谁给她的胆子,忙着做饭就连他的电话也不接了?谁允许她在外边做饭了?男人低头看了眼时间,刚好,十一点钟,桌上还有一份文件,时间刚好。

  结果,墨倾颜收拾了做完饭之后的厨房,下去扔垃圾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刚从车上下来,好死不死的朝着她这边走过来。对于这个男人,她随便看一眼背影都能认出来是谁,这会看着正面认不出来就是怪了。

  阴魂不散,墨倾颜加快了脚步,恨不能飞起来扔完垃圾就跑,甚至想直接把垃圾扔在他脸上。

  “墨倾颜,我饿了。”湛绎宸步子大走得快,几下就走到了墨倾颜面前。

  靠!这是什么意思?他饿了自己不会去找吃的吗?跑到她面前来喊什么?墨倾颜没好气的瞥了男人一眼,继续朝着垃圾桶走去,扔她的垃圾。

  不料,垃圾袋子被男人劈手夺去,就见他随意的一扬手,原本攥在墨倾颜手里的垃圾袋华丽丽的进了垃圾桶。

  “走吧,吃饭。”男人一把掰过墨倾颜的肩膀揽过,熟门熟路的朝着墨倾颜下来的路往里走。

  “喂,你饿了你自己回家吃啊。”干嘛捎带上她。墨倾颜实在是不想见到这个男人。

  “嗯,就吃你做的那些吧。”男人才不管墨倾颜这会是什么表情。

  “不是给你做的。”墨倾颜语气有些急,真不是给他做的,让他吃了瞳瞳吃什么。

  男人却听了她这话眯起了眼,“不是给我做的,你给谁做的?谁允许你给别人做饭的?”男人揽着墨倾颜的手微微用力,把她往自己怀里带了过去,绿眸里满是警告。

  “我允许的怎么了,你凭什么管我?”墨倾颜心里很不舒服,脸上也没什么好神色。

  看她这样,湛绎宸重重地叹了口气,颇为无奈。按照他们以前的那种相处方式不好吗?为什么这个丫头这么拗。他又不会有别人,只是她自己呆在他身边也不行吗?

  “墨倾颜,我到现在都是你的直属上司,你确定要这么忤逆我吗?”突然想起路十月今早说的话,嗯,挺好的理由。看来回去要给他发奖金了。

  “那我辞职还不行吗。”墨倾颜不甚在意,反正她在那里又没什么作为,那么人才济济的一个地方也用不着她。

  “看过合同吗?上面写着期限是几年你知道吗?单方面要赔偿违约金多少你清楚吗?”湛绎宸语气戏谑,好笑的看着要辞职的丫头。

  “湛绎宸,你什么意思?”她怎么不知道辞职还要付违约金的?合同规定期限了吗?

  “要不要让人把合同拿过来你看看,白纸黑字的写着三年期限,违约付公司一百万,没看到?”男人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子,实则心下偷笑。

  “拿过来我看。”虽然眼前的这个男人言之凿凿,但墨倾颜仍是放心不下,怕他万一是忽悠她。

  “好啊”。反正就在车里,几步路而已又不远。男人随即招了招手,立刻有人把合同拿了过来。

  墨倾颜朝空气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有他的,这么一份小合同有必要随车携带吗?

  果真是白纸黑色,墨倾颜觉得自己喉咙里卡着一口老血,气急败坏的把手里的合同摔在地上,“走!吃!吃不死你。”

  男人呵呵一笑,跟他斗,墨倾颜还嫩着呢。

  看着一桌子的菜色,男人俊眉皱了皱,走到餐桌上首坐下。

  “看着就吃不惯对吧,好走不送啊。”刚才她接了个家里座机电话的功夫,这男人就自己动手把全部的菜掀开了,还真是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幸而今中午洛诗瞳不回来吃,要不然她还真是没法交代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

  “偶然吃素也不错,涮涮肠胃。”男人完全不将对这一桌素菜的嫌弃表现在脸上,能看出来的是他对这桌菜的满意程度。

  墨倾颜知道这个男人是典型的无肉不欢,让他有一顿吃素还真是少见。这个男人今天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会迁就人的人呐。

  “行,那你就快吃,吃完闪人。”这时候别指望能从墨倾颜嘴里听到什么好听的话。

  “一起吃吧,不累吗?过来坐下。”湛绎宸指着离自己身边最近的位子,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来。

  墨倾颜不想表现的那么听话,直接走到离湛绎宸最远的那个位子,虽然有那份合同制约着,但她就是不想那么完全顺着湛绎宸的性子来。对此,湛绎宸只是淡淡摇头,并没有说什么。耍小孩子脾气而已,他迁就她一点又无妨。

  或许是这一段时间下来,湛绎宸习惯了墨倾颜做菜的手艺,总觉得她做出来的味道不比他请的那些国际知名大厨差。虽然,墨倾颜只会做一点家常的普通菜色,比不得那些人的装盘精致,但他吃着就是舒服。她做的菜仿佛唤醒了他从小到大麻木的味蕾,终于不再觉得多么美味的食物都是寡淡无味的了。

  “湛绎宸,我说过我想自己一个人走走,你也同意了,可是现在你违规了。”墨倾颜轻吐一口气,直视了男人的眼眸。

  “吃饭。”男人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夹菜的频率加快,不是夹给他自己,而是都夹到了墨倾颜面前的碗里。

  “湛绎宸,我说你食言了。这样没意思的,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好吗。”墨倾颜眼眶通红,语气里有哀求。

  “不好。”男人停止了夹菜的动作,出口的话语气极淡。“墨倾颜,我们不能跟前一段时间一样吗?”湛绎宸望着故意离自己很远的女人,目光灼灼。

  “和前一段时间一样?呵呵……”墨倾颜一脸好笑的表情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我们以前什么样?什么叫和以前一样?湛绎宸,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墨倾颜大口地喘息,胸口闷的透不过气来。

  “我很累了,你走吧,算我求你。”墨倾颜扭过头去不再看他,方才还带着点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

  又说求他,这是第几次了?湛绎宸绿眸中划过一抹暗色,他起身往外走去。“墨倾颜,我说过,你对我不必用求这个字眼。好好休息,我走了。”临出门,男人薄唇轻启,却是没有转身再看一眼墨倾颜的神情。

  湛绎宸这一来一走,墨倾颜也没有心情再吃饭。收拾了倒进垃圾桶,她就回了房间,心里很沉重。对这个男人,她猜不透的心思,很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