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六十六章 果真也是个狠心的女人啊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076 2018-05-25 21:05:00

  前前后后的这一幕,都被顶楼上的一双眼睛看的透彻。蓝城瞧着过了很久还愣在原地的身影,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前些日子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种凄凉的心情。

  有些话果然不能说的太早太绝对,蓝城想如果不是自己第一次在相亲宴上遇见夜楚时说了那样的话,或许自己追求她的过程会顺利不少。如果不是这样,或者他们之间这会连孩子都有了也说不定。世事总是无常的,就像他在第一次见到夜楚的时候,刚从另一个女人的床上下来,见到夜楚那张冷冰冰公事公办的脸确实愉快不起来。

  他当时对她说了什么,现在记不太清了。是有嫌她攀高枝都不知道脸上带笑的意思,他说过就算不娶也不会娶她这种无趣的女人。再有什么,真是记不太清了。

  他本以为他和夜楚两个人对彼此都是不上心的,没想到后来他真的会爱上她,还死皮赖脸的追求了她,还知道夜楚心里多少还是有他的。

  从起初的相看生厌到后来的你追我躲再到现在躺在一张床上睡觉,中间的过程也挺漫长,他追的也蛮辛苦,这会子想起来都恨自己当初嘴欠。他想他和夜楚是不会走到季亦帆和洛诗瞳这一步的,一则夜楚是家中长辈为他钦点的妻子,二来他向来不掩饰自己对一个人的爱意,让自己心意受委屈的事蓝大少爷不会做。

  蓝城想着想着,又猛然想起了湛绎宸。以前人人都说他们两个人是基友,其实,没什么太大差别。蓝城是真的爱湛绎宸,不过,是兄弟之爱,不是亲兄弟胜于亲兄弟,他一直是这么以为的,湛绎宸更是这么想。至于是不是爱?又沾了多少爱?他并不去细想。蓝城认为这就够了,至少现在他们两个人很好,就够了。

  ………………………………分割线……………………………………………………

  季亦帆这次来A国倒是没进洛园,而是直接去了湛家别院,湛绎宸最近住的地方。从蓝氏出来后,季亦帆就回到了那里,正巧他回去的时候遇到湛绎宸从里面往门外走。

  不用他说,湛绎宸也知道他一定是去蓝氏找洛诗瞳现任老板蓝城了,至于季亦帆给蓝城送了什么礼,他大致也猜得到。不过,两边都是兄弟,他也就不插手,都是聪明人,办的又怎么会是糊涂事。

  “你这是要去哪?”湛绎宸是知道季亦帆的行踪了,季亦帆不知道湛绎宸要干什么去啊。

  “上班啊。”男人答得理所当然。

  倒是季亦帆挑了挑眉,“你就不去把那个墨倾颜找回来?”他怎么就不信唯爵这么能沉得住气呢,怎么女人跑了他还能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

  “她不必找,闹够了自己就回来了。”前几次不都是这样吗?湛绎宸不以为然,那语气里是满满的笃定,他自己简直都听得相信了。

  “小心她也一跑就是五年,有你受的。”季亦帆十分看不惯他现在那副洋洋得意胜券在握的牛比样子,很是忍不住的泼冷水。

  “她敢跑!”男人的语气里满是自信,按墨倾颜之前的种种表现,他认定了她喜欢他,那么他在哪里她就在哪里,当然不会随便乱跑。

  季亦帆愣了愣,这要是放在五年前,他也敢这么说。但现在,加上早上洛诗瞳的态度,他不是不确定,而是不能这么说了。答案很明显,现在的洛诗瞳不希望见到他,想想也是,如果她想见到他,这五年来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她怎么着也就走到他身边了。可显然,她不愿意了。能怎么办?他好像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奏效的法子来。

  “她好像不愿意见到我。”半天,季亦帆才闷出来这句话,非常不愿意承认但又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的样子。

  “嗯,我也不想再见到一个口口声声说要杀我的人。”湛绎宸一针见血,看起来是分析的很透彻。

  “我并不是真的想杀她,气话而已。”季亦帆单手插在兜里的手紧了紧。

  “但她不知道。”湛绎宸单手扶额,对自己眼前这个遇到感情问题智商基本化零的男人很是无语。

  “总觉得你儿子应该更不待见你。”湛绎宸毫不留情的给他泼着冷水。

  季亦帆无语,恐怕还真的是这样。

  “走了。”淡淡的一句算作交代,湛绎宸抬脚往外走了。

  季亦帆:……

  湛氏国际总裁办

  “少爷,刚才白耀天亲自打电话过来确认今晚的饭局,您要去吗?”路十月前来请示湛绎宸,毕竟前几次的邀约要么都取消了,消不掉的就让他代去了,他们少爷可是一次都没能亲自去过。这次白耀天亲自把电话打了过来,再这么拒绝下去姓白的那张老脸也就不用要了。总觉得白耀天好歹也是一届政府高官,这么低三下四的是不是有点摸不开面啊,虽然这个对象是他们家少爷。

  “去,我可不希望这种人直接出现在我湛氏大楼里。”端坐办公桌前批文件的男人语气淡漠,还真是没讲这号人物放在眼里。不过眼下正好自己送上门来,恰好让他用的到罢了。

  啧啧,人做到这个份上,路十月觉得自己得为白耀天默哀了,不是什么人都能往湛绎宸身边送的好吗。这下子,他也可算是碰到硬茬了。

  “十月,今天找个时间打个电话问问墨倾颜什么时候来上班,问她还要不要工资了?”湛绎宸语气算不得好,甚至有点烦躁。这个女人,养身体是养身体,难道虚弱的连个电话都打不动了?就不知道给他打个电话说一声,知道派人跟着她就不用担心了吗?没良心!

  “少爷,这个电话我打不好吧,我跟她又不熟,她也不是我的直属下级,这样贸贸然的打给她不太好吧。”路十月才不是那种没有眼力见的人呢,明明是少爷自己想打,不就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嘛。

  见端坐上位的男人状似思考了下,点了点头,”那我忙完再打吧。”十月说的没错,自己才是墨倾颜的直属上级。

  路十月:果然,他们少爷还真是挺别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