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六十三章 季亦帆主动言说的过往,湛公子的考量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312 2018-05-22 21:05:00

  “帆,这件事不能急于一时的,慢慢来,如果你突然出现,你女人不好说,但你儿子肯定不会接受。”季聿是个聪明敏感的小孩,他从小就没有父爱,现在长大三四岁了才突然冒出来一个父亲,一般小孩都接受不了,何况季聿。

  “嗯,我知道。”季亦帆语气很轻,只是表示他明白了,语气里还是有说不出的沉重。突然而来的这个消息打得他措手不及,没有丝毫的时间缓冲,甚至来不及去思考他该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

  “说说吧,怎么回事。”湛绎宸走到那一组真皮沙发里坐下,俊美的脸上也沾上了一丝严肃。五年前季亦帆出过事,他并不是不知道,后来季亦帆好了他也不再多问缘由,只知道他死了女人。明显季亦帆也是不想提,而他在等着他亲口告诉他,后来,季亦帆不说,他也不问。

  “我以为五年前她就死了,我以为在活人的世界里是再也没机会能看到她了,没想到她还能活着回来,还生了儿子。”季亦帆点燃了一支烟,神色间有些许颓靡,半闭的眼眸显示着他已经陷入了回忆。

  “五年前,游轮爆炸,无一生还,她当时就在上面。其实,之前我也在,只不过在游轮爆炸之前我就下来了。当时整个游轮都被重型炸弹炸的残骸都不剩一丁点儿,人更是不可能生还。所以我一直以为她死了,后来我也派人去那片海域搜索打捞了,什么都找不到。当时就连附近的海域也搜索过了,就是没有找到一丝半点与她有关的东西。那时候还意识不到自己爱她,直到她死了才醒悟过来非她不可了。她死的前一天还拿着刀指着自己问我,是不是无论怎样我都不会爱上她。你知道我的,生平最厌恶有人威胁我,她这么做的时候我很不开心,于是,我告诉她就算她那时候拿着刀子捅死在我面前,我连眼都不会眨一下,如果不满意我也可以亲手杀了她。”说到这里季亦帆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往日里处变不惊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苍白的神色,看上去格外荒凉。

  “第二天她就死了,她说既然她的爱让我这么不情愿,那她干脆就不爱了,她不愿意自己的爱会对我造成负担,她也没有卑微到死心塌地的爱着一个想杀他的男人。”说到这里季亦帆忽然痴痴地笑了,在他一旁的男人则是神色不明。

  “现在想来,确实是,在她爱我的那段时间里,我对她做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是伤害。有意无意,到头来都是伤了她。在鹭岛的那些天里,有她在我是真的快活过,可她在爱我的时间里,究竟有几分真的开心过,我竟是不知道了。过去她爱的很辛苦,我爱的很糊涂。我总是想着自己不需要这种有牵绊的感情,总觉得爱情这种东西不会存在于我的身上,它不过是一种会时刻误事的累赘,我一点都不需要。可当真正的失去了,才知道会是这般痛苦。有她在的时候,好像什么都是值得高兴的,她不在了,倒不至于像失去了空气,倒却是自己不想呼吸了,很痛苦。”季亦凡的脸上笼罩着一股浓浓的哀伤,画面里的男人格外颓丧。

  湛绎宸起身拍了拍季亦帆的肩膀,转身就走到了落地窗前,神思飞转,不知道是想起了些什么,总觉得这个男人此时更加出尘脱俗。

  季亦帆和湛绎宸,这两个在很多地方都很相像的男人,面对爱情这个字眼,他们的结局会否一样?他们在爱情这条路上要走的地方又有什么相似?季亦帆已经感受到的这些湛绎宸又是否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一一经历?这些我们不得而知,这些,不过取决于湛绎宸自己的决定。他这般精明,无论黑白道还是商场上他都没有做过有损自己利益的事,可爱情似乎不一样。

  “你今天还是先偷偷的看一眼吧,监控室有画面。至于见面什么的,你还是等之后再找时机吧,不然你儿子对你第一印象就没那么好。”湛绎宸是知道季亦帆今天这个样子是没办法冷静思考了,或者说在面对他的女人的问题上,他没有办法冷静思考。

  “好。”唯爵心思缜密,季亦帆很是清楚,何况他也知道自己今天这样子是没办法见她们的。

  湛氏大楼里的每一层都设有监控室,监控相应的楼层。卢卡斯引领季亦帆到68楼的监控室必须要经过会客厅,男人在经过这里时脚步不由自主的顿了顿,下意识的就朝里面看过去。若不是卢卡斯及时提醒,恐怕他会任由潜意识的支配伸手将门打开。

  “季先生,这边请。”卢卡斯出声提醒他,被关在会客厅里的洛诗瞳身形一顿,心脏募得缩了一下。要知道会客厅的隔音效果极好,她是不可能听到卢卡斯的说话声的,但她是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神情?

  季亦帆点了点头,复又抬脚向监控室走过去。画面里,女人卷发披肩,背影瘦削,很安静的样子,季亦帆还记得,五年前休想在这个小女人身上看到一丁半点安静的影子,总是跟在他身后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像个小麻雀似的,可爱的很。可她什么时候变的这样静?静的不像他认识的那个人。那她还记得自己吗?五年前她说她不爱了,太累了爱不动了。现在,她还要他的爱吗?

  季亦帆目光灼灼的盯着屏幕里的画面出身了好久,直到他看着洛诗瞳不自在的朝着四周打量,像是在找着什么心里很不自在似的。

  良久之后,季亦帆才将目光转向了安安稳稳的坐在一旁的小男孩身上,和他小时候几乎有着一模一样容貌的小男孩。纵然是知道了是他的儿子,季亦帆这一刻的呼吸还是滞了滞。就算是在街上看到的,他都丝毫不必怀疑这小男孩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太像了,一模一样的面容,如出一辙的气质,容不得他说不是。

  如果洛诗瞳还愿意为他生下儿子,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还是有他的?一波一波的喜悦席卷了季亦帆的心头,这一刻,再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季亦帆竟喜悦的不能自已。

  是他错了,五年前他就错了。不应该口是心非的不承认爱情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执意压制自己的感情,这五年来,他们会不会不一样?会不会是美满的令人羡艳的一家三口或者更多?

  得知游轮爆炸的消息时的心情再次袭击了季亦帆,心情很沉重,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补救当初犯下的错,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儿子缺失了五年的父爱,不知道该怎么弥补洛诗瞳这几年来受的苦。加倍的爱他们够吗?够补足那五年来他不在他们身边而让他们无端遭受的苦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