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六十章 爱又如何,与他无关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482 2018-05-20 21:05:00

  “带你下去吃东西。”说完,男人都不等墨倾颜有所反应,直接毫不费力的将人打横抱起,往门外走去。眼中带笑,只不过不轻易暴露于人前。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墨倾颜脸上的红晕久久未能褪去,她终是爱着这个男人,在这个男人一句话一个动作之下,她什么发狠的话都是软的。

  “乖,别闹了,先吃饱,你肚子都响了好多次了。”

  墨倾颜:她真的有这么丢人吗?在这个男人面前还能不能有点傲气了。

  实在是囧的不行,墨倾颜索性也不挣扎了,随便他想怎么说吧,反正也没有别人知道。反正跟他斗,她是永远也赢不了的,还费什么唇舌呢,白浪费力气,到时候吃苦受气的还是她自己。自己吃还是我帮你?”等墨倾颜回神的时候,正听到抱着她的男人低头问她。

  墨倾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他抱着这么堂而皇之的穿过了大半个客厅,而这客厅四面八方站着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刚才缓过来的脸又腾的一下子红透了,墨倾颜恨不得给自己找个地缝钻进去。这算什么?

  “放我下来。”墨倾颜脸上挂不住,说话声音也极小。幸而湛绎宸耳力好,才听得清楚。

  “想跟地板亲密接触?”男人说话语气满是揶揄,只见他眉梢微扬,像是有说不尽的愉悦似的。

  “你……你把我放在椅子上不行吗?”无理取闹的臭男人!

  “把你放到地板上,你自己愿意爬到哪个椅子上就爬到哪个上面。”湛绎宸说话的表情是一副让人看起来就知道他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墨倾颜暗自腹诽,这是个极不要脸的臭男人,极不讲道理。

  气不过,墨倾颜发了狠的在男人肩膀上重重的咬了一口。臭男人!让你欺负人!

  不过,这个臭男人不仅脸皮厚,身上的皮肉也硬的很,一口下去硌的她牙痛。但她是下了死命的劲,眼看着就见了血。终是怕真的咬疼了他,墨倾颜不得不及时松口,一排齿痕上有斑斑血迹。

  男人面色始终不变,那极淡的神色像是纵容。“不生气了?还不解气再继续。”他知道她心里有气,如果让她多咬几口能解气,他何乐不为?她那点力气,又觉不到痛。

  墨倾颜不说话,始终低着头也不理他。直到男人将一勺粥送到她嘴边,墨倾颜也没有什么动作。“张口,不然,我可以换另一种方式喂你。”

  墨倾颜想想方才房间里的事情就红了耳朵,她才不要,但她也不要被人围观。

  “我自己吃。”

  “想让我换另一种方式喂你?”男人装听不到,眼看着就要把粥送到自己嘴边。

  “那你让别人都走。”她是真的不适应这种吃顿饭还要让人围观的节奏。

  “听到没有,都该干嘛干嘛去。”下命令的男人立刻换了一种声音,只是掩不住淡淡的愉悦。

  这一声令下,无论佣人保镖还是暗卫都一溜烟的跑个没影,不过片刻之间,偌大的客厅就剩了两人。

  “喝吧,不然……”男人刻意拉长的音,似乎藏了无限的寓意。

  “我喝我喝。”墨倾颜脸红到了脚底,这个臭男人还真是不知道脸皮厚这几个字怎么写。

  一个专心的喂,一个专心地喝,一碗粥很快见底,墨倾颜却已经饿得没有知觉。喝完最后一口的人儿不由自主的吧嗒吧嗒了嘴,像是在回味这碗粥里面的蕴意。

  “还喝吗?”湛绎宸望着怀里意犹未尽的小女人,嘴角带笑。

  “不了,胃里已经没有知觉了。还是不要吃太多的好,免得再有什么事。”墨倾颜眸色淡淡的,说出的话像是还带着另一种意思。

  “有我在能有什么事。”男人不是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墨绿色的眸里敛了神色,说出的话可谓是狂妄至极。

  墨倾颜没有再开口,明知道说不过这个男人就也懒得再去浪费口舌浪费精力。面对这个男人,她从来都没有赢过。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输的一败涂地。不过就是因为她爱上了他,爱上了他,亲手将那把可以伤她最深的匕首交到了他手中,他如果会捅下去那她必死无疑。可是,就算再怎么爱他又如何?那也不过是她自己的事罢了,终究与他无关。

  “累了?回床上休息会。”墨倾颜不说话,湛绎宸也不勉强。他说的没错,现在这个样子他的确是因为心里内疚了,可他自己心里明白,却不完全是这样。如果不是因为心里有她,就算是她因为他丢了一条命,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湛绎宸,你把我放下吧,我想自己走走,可以吗?”女人放软了姿态,一张尚未恢复过来的苍白小脸上有明显的恳求。

  但是,他不需要她出现这样的姿态,他不想在她脸上看到这种情绪,哪怕只是对他一人。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揉搓,莫名的发酸。

  “我可以陪你。”湛绎宸觉得自己的喉咙都有些发涩。

  “我想自己一个人,要我求你吗,湛绎宸?”墨倾颜一双冰眸在说出这话的瞬间竟蓄满了泪水,她努力着不眨眼不让那些液体滚落。这一刻,心里酸涩的厉害,她不开口求人,害怕受到任何人的同情。但此刻在她看来,湛绎宸突然转变的态度就是对她不折不扣的怜悯。可是,她并不需要啊。爱一个人,她怎么不想得到他的回应?怜悯得来的片刻温柔却永远不是她想要的。如果把这比喻成一场战争,一场不见硝烟却处处充满厮杀的战争,先一步爱上了他就已经注定了她会输。如果,结局注定了一败涂地,那么至少让自己在他面前不至于丧失所有的尊严吧。

  “我派人跟在你身后,不会让他们打扰到你,为了安全。”男人一只大掌轻轻抚上墨倾颜的面颊,嗓音温柔。

  “你随便。”只要能让她出去不再面对他就好。墨倾颜头埋得很低,大口的喘息着,脸色更是苍白。

  “墨倾颜,你记住,你不需要求我,永远都不需要。”男人低头在墨倾颜光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像是给承诺盖上了印章。

  这句话成功的让墨倾颜整个人不受抑制的狠狠一颤,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永远?什么是永远?他们之间会有永远吗?

  “湛绎宸,我们之间怎么会有永远?”双脚着地的时候,墨倾颜这样说,她的声音极低,背后是说不尽的哀伤。

  简短的一句话,男人后背僵直,薄唇轻启,始终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淡淡的自嘲声响起在心底,绿眸中满是阴鸷。他要说什么呢?现在他能和她说什么呢?到如今他也始终不能对她许下任何她想要的承诺,即使他对她已经不只是喜欢。

  果然,客厅里静的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她却没能听到从男人口中发出的任何音节。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砸落在地板上,墨倾颜加快了脚步离开客厅,离开有这个男人的空间。

  她觉得再继续待下去她会疯掉的,明明在他面前所有的自制力都化为乌有,何必再逞强假装着没有受伤。

  湛绎宸呵,你果真是我甘之如饴饮下的一杯毒酒,酒液入喉,辛辣甘甜不知哪一样占了重头,只是迅速的浸入我的五脏六腑,一击毙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