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五十六章 久未清醒的墨倾颜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451 2018-05-15 12:36:48

  湛绎宸回去的时候特意从福锦记带了几包糕点,他知道墨倾颜那个女人很喜欢吃甜食。想着要是等她醒过来看到这些,肯定会开心。

  linna不是说了没伤及心脏,子弹也已经取出来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只是失血过多身体会弱一点,其他就没有大碍了。墨倾颜那个女人身体底子不算是弱,要贪睡也不过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醒了。

  湛绎宸回到湛家别院的时候,孙妈早已经到了一会了。正在厨房里熬着专补气血的汤,湛绎宸又吩咐她做几个墨倾颜爱吃的菜。

  这个男人这会子一心一意的等着墨倾颜能醒过来,连linna见了他这副阵仗都惊得不轻,真是活见鬼了。湛家少爷这回莫不是撞上什么邪了?传闻他可是不近女人身,好男色啊。她那会知道了还叹息呢,说是什么世上的好男人都去喜欢男人了。可这怎么的?是男神已经有主的节奏?明明她认识湛绎宸比较早好吧。

  linna硬是撇了撇嘴,果然,真是应了那句,这世上的好男人要么是男人的,要么是别的女人的。就是没有她linna神医的份对吧。

  话说湛绎宸进了病房看到墨倾颜还躺在床上不见清醒的迹象,顿时脸就绿了。

  “linna,你不是说她没大碍,很快就醒了吗?怎么还是躺在那里?”那骇人的气势着实看的linna心里发毛。

  这也怪她?她只是个医生,取弹救人确实能醒,若是病人什么时候醒她也能说的算,她现在不早被人捧上供桌供着了。

  敢怒不敢言,别看linna有时候敢跟湛绎宸插科打诨,那都是看着他心情不错的份上。现在这阵势,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呐。若真是一言不合惹毛了这个少爷,她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是没大碍,取弹之后确实没有别的症状。不过,可能是墨小姐胃病严重身体弱了,也可能是之前精神太累了。我保证真的没事。”linna真是就差发誓了,边说边看着湛绎宸的脸色,奈何这少爷不仅心思藏得深,神色也是滴水不漏。愣是让她瞧不出有什么端倪来,linna心里都有点发虚了,说话的音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嗯,让孙妈一会儿把做好的饭菜全都拿到房间里。”淡淡的瞥了一眼linna的神色,湛绎宸眉心有所松动。朝着linna并卢卡斯等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

  卢卡斯听着自己少爷这么吩咐,不觉的黑了黑脸。他们少爷难道是想故意馋墨小姐?用香气把她快点唤醒?腹黑!绝对的腹黑!

  “墨倾颜,再不起来我就把你爱吃的全都吃了,一点都不给你留,看你怎么办。”身形高大的男人俯下身贴着墨倾颜的耳鬓说这句话,唇瓣有意无意的划过墨倾颜的脸颊,后来干脆沿着她那白嫩的肌肤一路向下,直达两片苍白失了血色的唇瓣,在其上辗转咬啮,流连忘返。

  她不会换气,他故意长时间的停留在那两片唇瓣上,不罢休的深入缠绵了好久,但她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终究是怕真的憋坏了她,湛绎宸从那两片唇瓣上退开。又吻了吻她的额头,继而重重的叹了口气。

  坏丫头,让人担心。他提前下班,不就是为了早点看到他能醒过来嘛。这个丫头可倒好,赖在床上不起来了。

  真是前段时间精神太紧张了?不至于两三天没合过眼吧。想什么去了?想着怎么从他身边逃跑?

  越往下想下去,湛绎宸越觉得心口憋着一股闷气,堵的他心烦意乱的。很好,他竟然会被一个女人轻易的牵动起情绪,出息!

  坐不下去,湛绎宸去了书房,打开让人送来的笔记本处理F国藏闇总部的邮件。如果湛氏有的事可以暂时压一压也没关系,藏闇不同,处理的不及时很可能就涉及了人命。这么多年来,湛绎宸虽然手上不可避免的沾了血,但不该杀的他绝对不允许动。就像作为商人,他虽然是重利,但更在乎道义。他纵然不关心别人怎么看他怎么议论他,只在乎他自己的看法,但他究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

  不过好在今日藏闇没有大事,其实在他接手掌门印章之后不过没几年的时间里,就已经没有谁敢去招惹了。说到底,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想与第一大黑帮组织为敌。

  到底是藏闇,就算没有大事发生,一件件小事加起来也是不断的。这还多亏有维斯在F国呆着,不然湛绎宸只会更忙。

  “阁下,Y国那边有动作了。”唯爵的内线,刑政打过来汇报近几天的情况。

  “嗯,盯着吧,暂时别动。”这边男人的声线慵懒,不甚在意似的。

  “阁下,那边跟c国搭上线之后,只会更难办,为何我们不趁着他们还在彼此试探中,先一步击杀他们。”刑政作为藏闇数一数二的侦查与反侦查高手,心思自然极为缜密,对于唯爵做出的决定他向来理解。只是,这一次他想知道唯爵会这么下命令是因为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

  “如果有人替你收拾,你还会愿意自己动手吗?”唯爵并不多说,仅有的这一句,足够刑政明白他的想法。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更何况,两边的最终目的在于他,一山不容二虎。就算老的为了眼前的利益答应了,小的也不会同意。若老的拗不过小的,有些人的算盘就是白打了。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事向来不是叶迪的作风,有人让她吃了亏,她没能力算计还要赖上一把,更何况她手里有的是拿捏那老东西的把柄。

  “果然还是阁下看的透彻,不过我可不会承认是我输了。”刑政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他加入藏闇不过是因为败在了唯爵的手下不甘心,这么些年下来,他还是没能赢过他一次。这倒也罢了,唯爵这个人呐,极会收买人心,要不然他怎么会甘愿为藏闇做事这么多年没有二心,还不舍得离开了。

  “那这件事就要交给你了,等他们动静闹大的时候,再来看看另一个谁输谁赢。”他们两个人之间,还有一个赌局。他和刑政意见相左,他说叶迪最后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要放弃。现在看来,他竟然也有几分拿捏不准了。要说,叶迪烦人了这么些年,总该消停会吧,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干什么非要他不可。他就不信这个邪,什么爱他,不过是看中了他的身价地位而已。这种爱,他不稀罕,也持久不了。

  “眼下来看,恐怕我终于要赢你一次了,你恐怕就会输在自己长得太令人垂涎上。”那边刑政低笑,嗓音里怎么听怎么都是打趣的意味。

  “少爷我是有倾国倾城貌,怎么,难不成你想做那个多愁多病身?”唯爵一双墨绿色的眸微眯,散发着幽绿的光芒。

  “可算了吧,我虽然也垂涎你的美貌,却还是喜欢女人的。”刑政博古通今的也算是没少读书,知道唯爵是拿着西厢记打趣他,免不了也要反击。

  结果,两人暗藏机锋的言语相向还是唯爵拔了头筹。要说毒舌,那可真不过他的一张嘴。不仅能在谈判桌上四两拨千斤,还能在饭桌上噎死你不偿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