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五十五章 一个与爱绝缘的男人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334 2018-05-14 12:05:00

  墨倾颜,你现在是不是在后悔遇到了我,是不是后悔跟我回来了。你看你睡觉睡的都不安稳,眉头蹙的那样深。做梦了吗?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了?还是梦到了我呢?

  我现在带给你的梦境会是愉快的吗?

  湛绎宸后来又在床边的沙发里坐了一会,看着她不设防备的睡颜,会有那么一刻觉得漫漫长夜能有个人陪在身边也不错。不知道这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是会见他时不时的抬手摸摸她的脸颊,不时的揉搓她垂在身侧的手。

  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墨倾颜的脸颊和双手都泛着凉意。一丝一丝,透过两人的接触直达湛绎宸心底。

  你看,他可以在无人的时候给她做着暖脸暖手的动作,却不肯让自己的心意泄漏出一丝一毫,总是极力克制着。从墨倾颜的表现来看,湛绎宸隐忍的极好,可到底还是种不由自主的情感,如果就仅凭一人之力抵抗,怎能敌的过?旁观者清,有心之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哪怕只是通过一个简单的眼神或是其他的什么小动作。

  湛绎宸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直到卢卡斯上前来询问他午餐摆在哪里吃的时候,他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午饭。

  “撤下去吧。”湛绎宸说着自己拿起了车钥匙,“多派几个人看着这里,不准任何人来打扰。一会派人把孙妈接过来,等她醒过来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没回来之前她醒了,看着她别让她乱跑。”出门之前,湛绎宸仔仔细细的交代给卢卡斯,事无巨细也不嫌烦。听的卢卡斯一愣一愣的,他虽然名义上是湛绎宸的司机,但同时是他的随身保镖。在A国就一直跟着他,从来没见过少爷对什么女人这样上心过。病房里躺着的这一个,显然不同,湛家别院都带着来了。

  “少爷,公爵夫人嘱咐我一定要照顾您的饮食。您看,这午饭您还是吃了吧。”卢卡斯是从小被路易伯曼培养起来的,所以他才能有机会做湛绎宸的随身保镖。在来C国之前,Vivian的确暗地里嘱咐他千万要注意湛绎宸的饮食。

  闻言湛绎宸瞥了他一眼,“怎么?祖母还在我身边埋了间谍不成。”

  卢卡斯后背生汗,“少爷您就把午餐吃了吧,虽然墨小姐醒过来要是知道你因为担心她饭都吃不下会感动,但是您……”

  “去拿。”湛绎宸咬牙启齿的从嘴缝里挤出来的这几个字,恶狠狠的意思。知道卢卡斯是用激将法,却也不打算真的跟他解释什么,“不许去她面前胡说。”

  “知道知道,少爷放心。”卢卡斯欢脱的去拿午饭。开玩笑,顶级营养师精心准备的佳肴能这么白白浪费了吗?虽然他们家少爷不在乎。

  湛绎宸只身驱车到关押秦龙的地牢,不过半小时后就出来去了湛氏,面色不改。

  湛氏国际总裁办

  “总裁,四点半68楼会议室部门经理会议。”湛绎宸正在批阅上午搁置在办公桌的文件,路十月四点十五分准时过来提醒。

  “知道了,之后还有别的安排吗?”路十月说完的时候,湛绎宸刚好签完最后一份文件。

  “会议五点半结束,晚上七点有个和白耀天的饭局。”作为特助,路十月必须要对他的行程安排了如指掌。

  “晚上的饭局推了,文件都拿走,会议你主持。我今天提前下班。”说完,湛绎宸起身准备离开,一脸无所谓的像是完全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这些加起来工作量有多大。

  “少爷……”路十月心里苦,脸上表情扭曲到变形。

  “做完去拿你看中的那套南区别墅钥匙。”无视路十月一副可怜兮兮的鬼表情,湛绎宸扔下一句话就走。

  哦耶!听了这话路十月小心情瞬间雀跃。A国中心大南区的别墅,他可是垂涎已久了。这点工作量算什么,还不是小 case嘛。他又没什么女朋友,干嘛那么早下班。

  路十月出去的时候兜不住的好心情,惹的秘书室的几个小姑娘春心荡漾的。101哪个不知道,大boss湛绎宸俊美如神祗,美的不像人类,性子更是阴冷异常;boss特助路十月英俊潇洒,高冷系男神。这两人,在湛氏是最近不得身的。可是,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高冷路特助也会笑了?

  “路特助,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吗?”有几个大胆的姑娘鼓着勇气开口问他,难得的路十月今日会搭话。“确实是值得高兴的事。”一个饭局赚取一套市值两个亿的别墅,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其实,身为特助,替总裁参加个饭局,临时开个会什么的,都是正常,或者说是工作范围之一。湛绎宸不缺钱是一说,他待下属大方又是一说。

  路家从祖父那一代起为波旁家族效忠,到今日,他这一代,依然如此。路十月骨子里有傲气,他是个不甘心屈居人下的人,所以在他父亲选择他跟在波旁家族少爷身边充当左膀右臂时,他是抗拒的,但十几年下来,这些想法渐渐被磨平,他对这个波旁家族的少爷只剩下惺惺相惜和敬佩。他们是工作中最好的拍档,没有之一。他在为波旁家族做事的同时也收获了这个家族带给他的荣耀,更是收获了信任和一个值得托命的兄弟。

  如果说几年之前,路十月对他已经拥有的这些还能有所动摇的话,今日的他已然足够。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牵绊着的感情,再也没什么可以让他魂牵梦萦的人。那个人他今生已不可能再拥有,更是已不必再为了她多么荣耀。

  再者,只凭湛绎宸是她可以为之付出生命的亲弟弟,他路十月就能跟在湛绎宸身边干一辈子。细算起来,他能为她做的很少,替湛绎宸的一个身份减轻一点工作量怕是唯一能做的了。

  这么些年来,他很少会允许自己主动想起她来。他直觉着她还在这个世上,只是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生活着。他总觉得她是故意的躲起来不让他们找到,看着他们满世界找的团团转,她自己偷着笑。

  有时候路十月会想,自己喜欢上的还真是个坏丫头,心里憋着坏呢。谁说她只是个优雅精贵的高门小姐?只要谁不经意间惹毛了她,她有能让人疯了的本事。而自己一定是上辈子就开始惹她生气了,让她从见了自己的第一次就开始算计,让他对她念念不忘一辈子。

  这个坏丫头真是成功了,十几岁开始喜欢她,到现在都要三十了还是没能忘了她。即使明明白白的知道她不爱他,即使她已经结婚生子,即使这份感情密不能宣,即使她已经没在这个世上。他却依然不能停止对她的爱恋,像是魔怔了一般,见了她的第一眼,就再也没有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

  这些年来,来来回回一个人倒也乐得清闲。就是,不能想起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