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五十三章 她被秦龙抓住了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049 2018-05-12 12:12:00

  这一夜,湛绎宸望着落地窗出神了好久。工作了一天,他也并不是不累,只是睡不着。万家灯火无一例外的全都熄灭了,连他的书房里都是一片昏暗。往日里他早已习惯了这样暗黑的环境,只是今日有些寂寥了。几日前,远在A国的祖父母纷纷打电话催他回去一趟,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也不是不知道祖父母在操心什么。可他没有必要去毁了一个好好的女孩子的一辈子不是吗?倘若两老人相中的是王室里的女孩,那她之前必定是生活优渥养尊处优,有这样的身份地位可以找很多身份差不多的男人,没必要跟了他守一辈子的活寡。

  与此同时,他也不是不担心的。祖母从上了些年纪,身体就越发的差了。自己的婚事终究是她的一番心事,可他又不能解决。

  第二日,直到卢卡斯来接他上班都没见到墨倾颜下来。有前天的经历,湛绎宸这次倒是见怪不怪了,只是临走前又嘱咐了孙妈要她照顾好墨倾颜的饮食。

  这日,湛绎宸到了办公室不下一个小时,也没真的有什么心情工作,一目十行的批阅了几份文件,心下越发烦躁。按下内线让秘书准备了一杯黑咖啡,直到一杯喝尽也没见有什么心情。湛绎宸索性拿起电话往锦绣花园打了过去,却听孙妈说方才上楼没找见墨倾颜,几乎到处找了个遍也没看到有她的影子,喊也没人应。正不知如何是好要打电话过去呢,可巧他就打来了。

  湛绎宸当时就怒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不声不响地跑了。经过他的允许了吗?

  再没说什么,湛绎宸直接撂了电话拿起自己的私人手机,打开了追踪定位系统。结果又看到代表墨倾颜所在的那个小红点不移动很久了。这个蠢女人!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倒是喜欢乱跑,要是他不打这个电话不知道她要怎么办。

  “挑几个人带上,二十分钟赶到秦龙在北郊的别墅。”湛绎宸打这通电话的时候,脸上皆是一片戾气。已经很久没有敢招惹他的人了,区区一个秦龙也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说他背后没什么人打死他都不信。

  卢卡斯带人赶到的时候,湛绎宸已经早一步到了,并且他已经观察好了地形。

  “包围。”男人冷冷的朝赶来的暗卫下了命令,神色阴冷。闻讯暗卫们迅速出击,前后不过一分钟,无声无息的让人无从察觉。

  “去开门。”男人对跟在他身后的卢卡斯吩咐了一句,卢卡斯应声走到了别墅的铁门前,举起手中的枪对着门前的监控摄像放了一枪。果然,铁门应声而开。

  大门打开,跑出来的是一群手持枪支的男人,秦帮的帮众。倒是也有秩序的一字排开,分成两路,中间自动形成了一条过人的通道,路的尽头是秦龙推着被捆绑住的墨倾颜走过来。

  “湛绎宸,我们又见面了。”四下静寂无声,秦龙开口的嗓音有些狰狞。几天前他刚被湛绎宸的飞刀打中,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力道,现在秦龙腿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呢。

  被打招呼的湛绎宸十分高冷的没理他,一双墨绿色的眸不动声色的盯着墨倾颜打量。他是在观察她有没有受什么伤,或者情绪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这个女人能让你亲自来,在你心里的分量不低嘛。”秦龙睨了一眼被束住双手的墨倾颜,神色嘲弄。可没在意湛绎宸究竟愿不愿意搭理他,兀自开口,颇有些自言自语的意思。

  “怎么,我亲自来,难道就不能是特地来找你的?”高大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冷魅的气息,说话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他那双墨绿色的眸微眯起,直直的看向几米之外的秦龙,眸光迫人。

  “湛绎宸,你骗鬼呢。我有什么是值得你特意来找我的。”秦龙很意外会在这个年轻的男人身上看到这样一种摄人的王者之气,他明明只是一个比一般商人成功点的商人,又才这么年轻,只不过就是出生环境优渥了点,怎么会有这样逼人的不怒而威的气势?

  “你、当然不值得,如果没有你后面的人。”男人神色出奇的冷峻,仿佛自带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你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果然不负外界所传,是个了不起的角色。”与湛绎宸接触的这几次,秦龙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男人并非他起初所想的那么简单,连他身后的那个人都时刻在叮嘱他千万小心行事不能漏出什么破绽。但对于湛绎宸这种仿佛掌握了一切的态度,秦龙还是意外了一把,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还太年轻。

  “我记得好像告诉过你,别再动她,既然你执意不听,我就不该对你这么客气了,对吧。”男人勾了勾唇角,却也只是勉强的牵动了一下而已。这种皮笑肉不笑的状态下竟然也能说出听起来是有商有量的话,湛绎宸临危不乱的心境确实非常人能及。

  “威胁我没用,湛绎宸,知道我为什么会再绑她吗?看到这些拿枪的人了吧,都是为你准备的。”秦龙手指着一一划过那两排持枪的帮众,很是放肆地哈哈笑出了声,语气里和表情里无一不显示着这个人的阴险。言下之意,他所想的今日是湛绎宸的死期。

  “你很有意思。想杀了我吗?”一双墨绿色的眸随着说话又微微的眯起,唇角些微扯出了点弧度,那是危险的征兆。

  “将你粉身碎骨都不为过。”秦龙提到这个狠狠地磨了磨牙。

  “如果你说这个是想为你父亲报仇的话,不可否认,你是个孝子。但你知道当年为什么我的父亲在东南亚狙杀了你的父亲吗?”不紧不慢的讲话节奏,从湛绎宸身上看到的那种始终能掌控一切的气质刺伤了秦龙的眼。

  “湛绎宸,别妄想狡辩什么。不过是你父亲贪图军功而已。”秦龙说的更大声了,有些愤世嫉俗的模样,若是细听不知能不能听出来有些底气不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