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五十二章 湛公子的独白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3029 2018-05-11 12:12:06

  这注定又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当指纹密码解锁的时候,墨倾颜仿佛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脏的破碎声。她想,自己终究是晚了一步。

  墨倾颜走出锦绣花园的时候,突然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虚脱一般双膝纷纷着了地面。欲哭无泪的恍然无措的无力感深深的袭击着她的神经,此时此刻她像一艘行驶在迷雾中的船只,失去了前行的方向和信号。最痛苦的是,她对于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竟然一无所知。

  或许每个人都曾经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有的是因为一件小事,有的是为了一个人,有的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是被突然涌上来的莫名其妙的情绪打得惶然无力。同时,你失去了做一切的勇气和信念。这便是墨倾颜此时的心理写照了。

  每当这时候,或多或少的会出现一些事作为情绪发泄的转机,然后,你又会不知不觉的好了。也有不那么幸运的,迎接她的是更为沉重的事实,又有很多人为之付出了一条命也是未可知的。

  很可笑的是,墨倾颜终于下定决心要跑出来了,却在跑出来之后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她笑了,哈哈大笑,笑自己可恨的可怜,笑声哀戚。

  墨倾颜啊墨倾颜,天大地大,你竟说你无以为家,可笑可笑!

  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你却连一个可以在此时帮助你的人都找不到。这时候的你,会感到茫然吗?会让孤独悄然无声的袭击你的心脏吗?

  “我说,宸你不相信我的直觉。”蓝城老神在在的样子,单手摸了一把下巴,神色怪异至极。

  “你什么意思?”湛绎宸仰躺在沙发里,双眸微闭,心思千回百转。

  “我说什么你当然懂。”经过前一晚的那通电话,蓝城才不想再重蹈一次覆辙。

  “你说什么,你不说明白我怎么可能懂。”仰在沙发里的男人还是没有睁眼,整个脸部神情都是慵懒的,连说出口的话都是懒洋洋的。

  “爱懂不懂,到时候后悔的又不是我,告诉你,就你这样子,到时候有你哭的。”蓝城索性不跟他兜圈子,神色恢复了些正经的模样,颇有一副讲述切身经验的感觉。

  “你这么明白?难道说你搞定那个什么夜楚了?”湛绎宸突然张开双眼,墨绿色的瞳孔里闪过狡黠的光。痞痞的,很是不正经。

  听了这话,蓝城整个人表情一僵,被戳中了痛点一般,过了好一会才说话。“没有是没有,不过这怎么能一样?我可是对自己的心意明明白白的了解,你却是刻意掩盖!”蓝大少爷越说越激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心虚。

  “你好,连个看上眼的女人都搞不定,还好意思充当什么情感专家。”湛绎宸一张毒舌功力可谓是炉火纯青,不发功则已,若是稍稍动了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招架的来的。

  可蓝大少爷那可不是一般人。“这不只是看上眼的问题,若单单是看上眼了多好说啊,少爷我早就追到手了。夜楚不同,她跟别人怎么能一样?我可是不舍得……看吧,凭少爷我,早晚能搞定她。”提起夜楚,蓝城这种粗神经的人竟然也能在脸上散发出点点柔情。

  “不舍得什么?爱上她了?非她不可,不舍得勉强她?”湛绎宸句句说的都没错,出口的轻蔑语气却表达出了他对情爱一事的极不信任。

  当局者迷,说湛绎宸会读心,他那是每次面对事情,都能拿出一份置身事外的态度,才能旁观者清。天知道,当他自己有了这种事的时候,他是不是也能够云淡风轻的处理。

  “少爷我愿意,告诉你,现在你不用在哪里挖苦我,等到你自己的时候,可别来找我哭。”蓝城梗着脖子嘴硬,他说的也都是事实。谁能知道自己身上后来会发生什么事呢?人算不如天算啊。

  “我可是听说蓝姨在给你物色结婚对象呢,阿城,你有没有想过,一个女人值得吗?”值得你这么大费周章,绞尽脑汁的做尽一切只为讨她一笑吗?其实,湛绎宸并非是那种情商低,低的感人,连自己喜欢上一个人都察觉不到的。相反,上天在给予他超人的高智商的同时,也一并给予了他一副高情商。所以,有些事,他并非是还没有明白过来,或许在初现端倪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出了不对劲,千言万语,只是他觉得不值得。

  不得不说,这与他长时间生活在黑暗里有很大关系。他要提防任何有可能背叛他的人,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很少。到如今,他并不觉得已经到了该接受的程度,虽然他能看得明白,可是也衡量的明白。这是他无时无刻不存在的精明,也是他的可悲之处。

  活的太过于清醒的人是难免痛苦的,要不怎么会有人说:难得糊涂!

  这天两人喝酒的时间并不长,蓝城还一心记挂着他心里的那个夜楚,他得到消息说夜楚生病了,天再晚他也必定是要过去的。

  “阿城,在她最脆弱的时候陪在她身边,明明白白郑重其事的告诉她你的想法,如果你真的非她不可的话。”临出门前,湛绎宸对蓝城说了这么句话。他是高深莫测的心理学博士,每个人的心理世界在他眼里仿佛不是秘密。夜楚是个故作坚强的脆弱女子,这一点倒是与墨倾颜那个女人一样,生活让她们不得不坚强。

  “好,我知道了。宸,你自己呢。”蓝城这句话不是个疑问句,却在湛绎宸的心里荡起了涟漪。连蓝城这种神经大条的,都能看得出来他对她的不一样,那么她自己呢?

  墨倾颜是个有些死脑筋的傻丫头,颇有点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执着劲,犟的很。她很喜欢将自己的情绪藏在眼底不示人,可是他能轻易的从她不对他设防的眼睛里看到浓烈的情感。她很漂亮,漂亮的干干净净的,他的确喜欢。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喜欢而已,算不得什么。更何况,彼此喜欢甚至是深爱着又能怎么样?他的父亲和母亲,维斯的亲生父母,哪个不是真心爱着,到最后哪个是还好好的活着在这个世上的?

  湛绎宸早就对自己说过,要惜着自己的一条命,就算活着下去再怎么痛苦,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们要他活着,他就一刻也不能死去。他的命是一对父母拿着自己的命换回来的,他要惜着。为了一个女人,不值得什么。

  明明今晚他和蓝城两个人没怎么喝,这会子湛绎宸竟然觉得自己的头痛地厉害。长指伸向太阳穴细细的揉着,不舒服的感觉还是没有减轻,不经然的想起前些天墨倾颜在自己的办公室为他按摩,湛绎宸像是魔怔了一般笑了。

  不得不说,那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孩,如果他是个普通人,或许他是会考虑的。但他不是。一切的设想便不会成立。如果一段感情的开始就是错误,那么自然是没必要开始的。他身上背负着很多人命,手上沾染上了太多人的鲜血。一个从十岁甚至是更小的时候就开始屠戮称霸的人,罪孽深重,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了的事实。有时候外人的评价也不尽然全都是错,比如他的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个好好的姑娘,他怎么能让她跟着自己受罪?

  墨倾颜,我是喜欢你,我也不想伤害你。你懂吗?你怎么能这么大胆,竟然会爱上我这样一个人。我的世界里不可能会有情爱这种事的,所以,就算你做了再多的事也感动不了我。我不会因为一个人长久的陪伴就能随便喜欢上谁,不然也就没有今日的喜欢你了。

  墨倾颜,有些话我只在心里说说,恐怕你这辈子都听不到了。我很明白,你做的一切我都清楚。你的试探,你的退缩,你的勇敢,你的用心……你的很多很多,我都明明白白的。只是,我只是不能够回应你。

  墨倾颜,我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与别人不同,但我只能看看却不能停下脚步。墨倾颜,如果我不是唯爵而单单只是湛绎宸的话,那我必定会毫不犹豫的走向你牵起你的手。很不巧,我也是唯爵,是一个几乎人人敬畏而又痛恨的存在。

  如果你知道了一切,你还会这么爱我吗?还会为了爱我愿意舍弃一条命吗?可我,不愿意再有任何人因为爱我而舍命了。

  男人的眼眸微微阖着,眼中的冰凉一闪而过,喜欢而不能深爱,深爱而不能说出口,谁说这不是一桩无奈,一桩悲哀。金钱地位权力荣耀,这些听起来就金光闪闪的词语确实是能够收买人心,但能收买到的又会是真心的吗?这些东西又能换得来真心吗?有的时候,恐怕还会成为真心的阻碍吧……男人恍然勾唇轻笑出声,笑容倾城,只是那笑声里,有的尽是冷漠、是凉薄、是嘲讽、是轻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