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四十九章 擦肩陌路,无法言说的爱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3104 2018-05-08 12:29:58

  书房门口,墨倾颜泪水无声的流了满脸,手里紧紧攥着那支花了她不少积蓄买来的录音笔,身体不可抑止的颤抖。为什么书房的门是开着的呢?为什么要让她听到湛绎宸说的话呢?为什么他可以这么不带感情的说出是如何利用她的呢?

  “我去,我说你这说的也太违心点了吧。请你现在摸摸自己的良心,试试还在吗。”蓝城也不管电话那端湛绎宸能不能看得见,反正就是一气之下对着空气翻了个大白眼,直接的爆出了粗口。

  湛绎宸也没在意,不知道是已经习惯了蓝城这家伙时不时的抽风,还是心里在想着其他别的事没顾得上:“嗯,刚摸过,好好的在呢。”听听这凉薄事不关己的态度,听的电话那边的蓝城想打人。

  “好吧,我可叫不醒装睡的人。”蓝城一气之下直接撂了电话,让他看明白自己的心,还受他一顿挖苦。他这是为了谁啊!

  ……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湛绎宸神色黯了黯,心想蓝城这厮越来越不着调了。不过,他怎么会对墨倾颜那个呆女人动什么心思呢。开玩笑!情爱这种事,他一辈子都不会碰,没有例外。

  撂下电话,男人走到落地窗前,一双绿眸像是没有焦距的看向窗外。深知其害,脑子发热了才会去犯禁忌。他,是主宰黑暗的王,而王,从走上了这个位置起,似乎就注定了一生孤独。

  男人转身走出去,却发现书房的门竟然是半开着的,眉心不由得微微蹙了起来,那颗七窍玲珑心千回百转的。他刚才进来竟然没关门?他怎么觉得这么不寻常呢?墨倾颜这会真去睡觉了?呆瓜今天一定受了惊吓,毕竟是被人拿枪指着,不像他枪林弹雨走过来的,那个女人单纯的很,也真是够蠢的,想拿着一份文件就套回来证据了?傻!

  男人想着还是去看看她吧,万一睡着了做个噩梦吓哭了也好有人给她擦眼泪啊。这个念头刚起,刚才和蓝城的对话又跳了出来,迈出去的脚步又生生地收了回来,绿眸随之暗了暗。

  不喜欢,还是不去招惹的好。

  湛绎宸,你是真伤人……门口的女人死死地攥紧手里的录音笔,转身离去,悄无声息。

  之前他让自己快些回到房间休息,就是因为接到了这一通电话吗?是不是她还该庆幸,那个男人肯瞒着她。是不是应该庆幸,那个男人并非是喜欢着蓝城,甚至不是喜欢着男人。可是既然这个都以假乱真了,恐怕之前的一切也没有一件是真的吧。

  吃饱饭回来的那全身的力气顷刻之间被抽空,心很疼。在这一刻,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之前误以为湛绎宸喜欢的人是蓝城而不是女人,她都可以让自己无畏的去爱去守候,可当知道了自己爱着的人所对她表现出来的一切不过都是假象,墨倾颜觉得自己才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怪不得湛绎宸喜欢叫她“小呆瓜”,原来她是真的呆!真的蠢!

  那么。之前的一切都算什么呢?亲吻拥抱救她,这些都算什么呢?墨倾颜朦朦胧胧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在湛绎宸的住处的自己的房间,失魂落魄的神态不亚于一具行尸走肉。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墨倾颜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声音响亮。“墨倾颜,别再犯傻了,你想什么呢?那个男人没有心的。”

  可是当往事不受控制的泛上脑海时,泪水无声肆虐。

  墨倾颜,不要哭,不许哭,别哭……墨倾颜,不要哭,真的不哭……

  可是,真的控制不住。蜷在床边的女人哭的剧烈的抽搐起来,“唯爵,唯爵,为什么要这样呢?”如你所说,不带半份感情,纯粹的利用,为什么你要给我错觉?给我一种就算你不会喜欢我,却至少做出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实意的错觉。

  唯爵,你说我该怎么办呢?那些稍微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喜欢都是假的吧。你不爱我甚至都不喜欢我,这我都不能去怪你,但你为什么要利用我呢?用无所谓的、无动于衷的态度。

  我为什么就不明不白的爱你了,又要怎么做才能不心痛,我说过了愿意守着你过一辈子,即使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的感情,即使我得不到你来喜欢我的回应。我以为就这样的相互陪伴很好,我从不想去奢求太多,如果这仅有的一点关心陪伴都是假的,那我还有什么必要坚守?

  唯爵,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亲耳听到了,为什么竟然还是不愿意去相信。

  你说,这是不是对我的报应?因为我到湛氏是怀着别样的目的,所以你不愿意相信我……对啊,我是谁呢?我凭什么能得到你的信任呢。

  可是,我进入湛氏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你的公司,当猜测你可能是总裁特助并且可能跟湛氏总裁关系密切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抉择了。

  再到后来,知道你就是那个湛绎宸的时候,我虽然很生气你把一切隐瞒的密不透风,但也是因为知道了才彻底决定不再参与秦龙的那个计划的。

  我想守住你,而害怕做了一丁点伤害你的事。我没有办法保你半生安稳、免你半世忧愁,即使倾我全力、舍我性命,也不过是想帮你解忧,却无法做到。

  当我带着花掉自己大部分存款的新款高清录音笔,偷拿到放在你办公桌上的文件,主动走到秦龙面前时。我不是不害怕,只是想到了可能会有那么一个人,因为我这样做而暂时得到安稳。

  只是想到这一点,便能够让我就算把命扔在那里都心甘情愿。我没有什么本事,更不及你的手腕……

  是啊,那个时候我怎么能够忘了。你,湛绎宸,是C国第一名门的唯一继承人,你是身份尊贵的名流贵公子,你更是有堪能通天的手腕……

  你不怕。你说过的,我却忘了。那不是一句玩笑,而是你陈述的事实,狂傲而无所阻碍。恐怕,你出行的时候四面八方都跟满了隐在暗处的保镖吧,安危何足忧?

  是的,是我忘了。你是高高在上的湛氏总裁,我只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

  你收留我,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我却无法怪罪。唯爵,你说,我是不是就不该出现,更是从头到尾就不该参与到秦龙的计划中去。

  秦龙说的其实没错,我确实罪孽深重。如果不是当初我任着性子不跟随父亲到M国生活,父亲也许能被及时的治疗,他就一定不会死。是我的错,是我有罪。

  还有丁晓,她的死,我难辞其咎。如果不是替我挡下了秦龙的枪,她现在一定还活生生的在这个世界上。

  这样的恩情我是如何也还不了的。老天啊,难道你是在提醒我,我罪孽深重,永远也得不到爱一个人的资格,也永远不会得到所爱这人的爱情吗?

  如果是,那么,我知道了。我知道自己必须随时准备着死去,留恋不可能出现在这样的一个我身上。

  这一夜,墨倾颜想到了很多,过去的逐渐被遗忘的,现在的刻意被忽略的……

  泪水像断线的珠子,大滴大滴的滚落脸颊。起初她还能抬手抹上两把,渐渐的发现越抹越多,也索性放弃。

  她告诉自己,不该奢望的东西不该去觊觎。那个人,他的名字叫湛绎宸。

  这个样子的我们,是没有办法彼此信任的对吧。

  这个样子的我,和这个样子的你,有着清晰明确的界限。太大,跨不过去的。

  是夜,湛绎宸立在书房的落地窗前几乎没有迈动一步。身形挺拔的高大男人像一座没有生命气息的雕塑,沉静的可怕。

  有很多东西在湛绎宸的大脑中一闪而过,脑子不受控制的在回想。有什么东西在渐渐萌芽,很模糊,他也不会去细想。本来,今夜是要和藏闇各个负责人进行视频会议的,但他此时有些疲惫。

  男人终于想起离开书房,一路往外走,却是见他径直走去了吧台。抬手在吧台旁边立着的酒杯柜子前按了一个按钮,“嗖”一声,从后面弹出了几乎满满一墙壁的红酒。均是按照不同的年份陈列,每一瓶都是产在黄金年份的上等佳酿。

  男人走过去随意捡起一瓶,取了一只高脚杯,拿着进了卧室。

  湛绎宸酒量不错,说得上是千杯不醉。平时觉得心里空了,一般都是抽根烟清静清静。明知道越喝越清醒的东西,他认为在那种时候没有喝的必要。

  其实,算起来,湛绎宸这个人就连抽烟的次数也是极少的。毕竟那种带着尼古丁的东西抽多了也不好,到今天他也还得惜着命。真算起来,他还是从落地窗前往外看的时候比较多,几岁养成的呢?湛绎宸恐怕也不愿意回想了。

  有酒液沿着男人的嘴角划落,琥珀色的水滴沾在白皙的皮肤上,灯光昏黄,夜色醉人。湛绎宸单手执杯立在窗前,月色皎洁,借着月光他能看到几百米以外的地方。又有画面在他眼前闪过,有湛家老宅的,有梧桐苑的,有墨倾颜的……男人的心狠狠一抽,随即轻轻摇了摇头,淡然一笑中落寞难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