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四十八章 情是如此难自已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3036 2018-05-07 12:17:05

  “唯爵。”墨倾颜音声很轻,像是不确定。

  “嗯?”男人回应的很快,嗓音清澈低沉。

  “我不怕。”墨倾颜直视了他的那一双绿眸,很坚定。

  “嗯。”不怕,刚才还抖成那个样。湛绎宸也不戳破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随后发动车子,离弦而去。

  “不必担心,秦龙没有办法伤害到我,以后不许再这么莽撞了。”车子启动时,他对她说,嗓音宠溺。

  墨倾颜想,自己是真的深深爱着这个男人了,一句话,为他生为他死。想到这里,墨倾颜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随即转为释然,她是个视爱情若生命的人,不将就不强求,没有遇到便罢,自己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活着便好,清苦点孤独点都没关系。可现在遇到了,虽然他没有喜欢上她,却不妨碍她想守着他的想法。一个人,默默地,守着一个人,不让别人知道,也不让那个人知道,全世界她自己知道就好。从此以后,有她想要的人,她就不再孤独了。

  墨倾颜在此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独自行走在茫茫人生路上颠沛流离无家可依,她也不是没有报着像诗里讲的那样,“寻访此生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是幸,不得是命”的希冀,可多数时候也清楚的知道这也只是个希望而已。现在呢,她访到了,这个人就在眼前,是她不能轻易对外人言说的秘密。他喜,她亦喜;他忧,她为他忧。尽她之能,让他快乐。这让她觉得自己的人生不是那么的不幸,至少她找到了自己真心爱着的人,连带着生活都从那一刻起开始有了色彩。就算得不到回应,有这么一个人能让她每天想想就快乐也是极好的啊。

  墨倾颜唇角笑意扬起,这,真是个春暖花开的世界。幽灵跑车一路开回了锦绣花园,回去的时候湛绎宸已经吩咐孙妈备好饭菜等着了。他并没有忽视墨倾颜滴水未沾的干涩嘴唇。

  “统统吃完。”男人一路将她带到餐桌旁,拉着她坐了下去,不可思议的亲手拿起湿纸巾擦了擦她的手指,动作有点粗鲁的将筷子一把塞进了她手里。

  这些动作,墨倾颜从中感受到的只有感动。默默垂下头,右手握着筷子飞快的夹菜扒饭。吃的很是狼吞虎咽,不顾形象却没有发出什么不雅的声音。湛绎宸瞧着饿极了的小女人,倒是觉得可爱的紧。

  “喝水。”男人端起一旁的水杯递到墨倾颜的嘴边,怕她吃的急会呛到。

  墨倾颜呢,也很听话,这一顿饭,他递给她什么,让她怎么做,她就照做不误。湛绎宸倒像是服侍她吃饭的佣人似的,当然目前没有人敢让他这么做,不过他倒是尽了佣人的一切关怀体贴的义务,无偿又温柔。很少见。所以,墨倾颜吃的有点撑。

  “去休息,好好睡一觉。”对着心满意足吃饱饭,甚至有些撑的很的小女人,湛绎宸直接下了命令。

  “哦。”

  湛绎宸直接去了书房,好像并没有记起来这顿晚餐自己一口饭都没吃。刚走到书房门口,他私人定制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蓝城,男人眸光一闪,他知道蓝城今晚一定会给他打电话。

  “有事快说。”语气不耐烦,心里却远没有语气里表达出来的不耐烦。

  “你今天不会去血洗魅颜了吧。”蓝城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句。

  一切还是要从今天下午蓝城去湛氏找他说起,本来想去找他出去喝酒,路十月却告诉他湛绎宸这个家伙去了魅颜。当时他就懵逼了,湛绎宸如果不是有他带着去,自己是一定不会去的。今天吃错药了?

  四下瞧了瞧,那个叫什么墨倾颜的也不在。当时他就问了一句:“不会带着他那个小秘书去了吧。”

  现在他还清楚的记得路十月晦涩难言的眼神,欲言又止的表情。“咳,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去找她了吧。”

  “找她?干嘛?他那个小秘书还懂得去魅颜做生意?”蓝城脾气暴,在熟悉的人面前说话也是十足十的一个逗币。

  路十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一副高冷状。两个人也是能说得上话的朋友,蓝城在自己人面前说话一向是个没顾忌的,路十月自然是知道。

  “少爷好像动了情。”这是他旁观者的直觉,路十月情商智商都不低,他自己又是个经历过感情的,不可能不知道一旦一个男人开始陷入一段感情是个什么样子。蓝城是湛绎宸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搞不好两人小时候还是会经常互换开裆裤的那种程度。湛绎宸的私事,当然是不怕说给蓝城知道的。

  当时蓝城如果嘴里有水的话,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把自己给呛死。不是吧,千年处男,想单着一辈子的人,竟然会喜欢上一个人,还是个女人?这他妈的不科学!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他又怎么不知道?蓝城有种抓到自己的男人出轨的感觉有没有?也不是说他对他的感情有什么不对,只是湛绎宸这个家伙实在是单身太久了。想他今年二十四岁,大好青春年华啊,前几日喝酒的时候还说不要女人,一直单着就不错。在这之前也完全没有感情经历,不是说这个家伙不懂感情,他只是比谁看得都透彻而已。再说,蓝城也确实觉得还没遇到一个女人,能成功的跟湛绎宸相匹配的。作为男人,湛绎宸太过出众,太过耀眼。

  “怎么看你这样像自己的男人被抢了。”路十月也毒舌,毫不留情的呛他。

  “找揍是吧?”蓝城朝着他扬了扬拳头,挑衅意味十足。他可是知道路十月就是个十足十的书生,拳脚功夫是一天都没学过。湛绎宸那种打小受高强度训练的变态他打不过,路十月这种压根不动武的他可不在话下,毕竟他小时候好歹也是个散打小王子吧。

  “粗鲁。”路十月这下连拿眼神看他都懒得,直接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附加反锁了门。

  蓝城:……怕他揍他吗?防的这么严,还锁门?难道湛绎宸揍过他,怕了?

  ……………………分割线………………………………

  “说重点。”湛绎宸径直走到了书桌前面,忘记了关门。

  “宸,你不会来真的吧?”蓝琛也说不上来自己语气里的隐隐担忧是怎么回事。

  “什么真的假的?你指的是我想揍你?”男人眉眼上扬,愉悦显而易见。

  “少跟我装!快说,真假?”蓝城有些气急败坏。

  “我看你是真想找揍是吧。”

  “当然不是。”说完,蓝城真想拍自己一巴掌,这怎么就让他把话题扯到这里来了。再这么说下去,他们可就真回不到刚才的问题上去了。

  “你真对那个叫墨倾颜的有想法?”瞧蓝城这话直白的。

  “怎么,你嫉妒了?”湛绎宸才不想着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呢。

  “我靠!我怎么就嫉妒了?关心关心你不行啊?”电话那头,蓝城梗着个脖子冲着听筒嚷嚷。

  “嚷什么,你心虚?不会吧,你还真爱上了我了。”

  “你……”蓝城一时气急,被湛绎宸气的说不上话。他可是个直男,直男啊直男……想他每个晚上睡在温柔乡里的人竟然被一个女人的毛都没摸过的男人说成这样?

  “怎么,被我说中了?”湛绎宸忍着笑,想象着那边蓝城气的跳脚的样子,就忍不住。

  “你真喜欢上那个叫墨倾颜的了?”对于这个问题,蓝琛真可谓是锲而不舍。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喜欢她。”湛绎宸矢口否认,活生生的像是被人戳穿了心事。

  “那你巴巴的去救人家。”

  “我还救过你呢,难道还说明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了?”

  “我们又不一样。”蓝城气的想炸毛。

  “那我和她还不一样呢。”

  “我是说你们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两个男人,你的小秘书可是个活生生的女人。”蓝城在努力说着两种状况的不同,关键在于湛绎宸不是不明白,而是装糊涂。

  “现在男人跟男人之间的真爱多了去了。”

  妈的!成心的膈应他是吧。蓝城腹诽了一句,没办法,他不出狠招,是逼不出这个嘴硬的男人的。

  “哎呦,也不知是谁,关心人家关心的不要不要的。查明白了人家的身份,知道人家是卧底,还巴巴的把人家留在身边不肯放开。除了你之外,可都看出来了你喜欢人家了啊,不承认,呵呵……”蓝城一桩一桩的开始数他知道的大大小小的事,得意他会拿着这个堵住湛绎宸的否认。

  “授意去调查她的人又不是我,我身边出现的哪个人没受到细致的调查?我会把她留下来,不过是想利用她引出来她幕后的那些人,牵着这条线把他们斩草除根。这种不废一兵一卒的事,我何乐而不为?”湛绎宸一口气说了很多,巧妙的把蓝城说的都用完美的借口反驳了回去。这些话究竟有多违心,恐怕也就他自己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