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四十六章 被勾起的一段往事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3004 2018-05-05 12:15:00

  “早些休息吧,你要注意身体。”伯曼擦干妻子的眼泪,帮她止住了呜咽并奉劝她尽早入睡。近几年来,Vivian的身体每况俱下,对于自己的妻子,伯曼冒不起一丝一毫的风险。

  “我没事,倒是你,也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毕竟不再年轻了啊。”深情的看着自己丈夫依然清晰可辨的英俊面容,Vivian扬起一抹宽慰的笑意,岁月总是格外善待这个男人的,现年已六十有余,从他身上不但看不到那种垂暮老人的老态龙钟,反而是像年轻时的那般意气风发,身材高大魁梧,体格健壮硬朗。相比于自己,却是真的老了,有皱纹了,身子骨差了,精气神也大不如前了。这个男人还正正经经的大了她整整六岁呢。

  “你要多注意休息,越是忙就更是要多休息一会,你也都六十多了,别以为自己还年轻,现在你做什么事都得悠着点来。阿曼,我不能失去你了……”几十年来,老路易还是和两人刚刚相爱的时候那般,待Vivian像对个孩子似的。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Vivian就已安然入睡,方才那些话都是半梦半醒着的情况下说的。

  伯曼俯身温柔的在妻子光洁饱满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个吻,纵然岁月再如何善待这个男人,他那张英俊立体的脸上还是难免添上了皱纹。“好梦。”细心的替妻子掖了掖被角,伯曼起身去了书房。十四年前的一场变故,他的身体毫无征兆的出现了问题,几近致命。迫不得已,他将藏闇的掌权印玺交给了刚满十岁的唯爵。此后的多年来,他掌握在手里的也差不多都悉数交给了唯爵,只除了握在手中的波旁家族实权还有他那孙儿如何也不要沿袭的勋位。

  好在他虽然上了年纪,但凭他的手腕和智慧统领整个波旁家族绰绰有余。罢了,再缓个几年吧。等小曾孙出生的那天再来讨论这个问题也不迟,他唯一的继承人怎么可能不一并继承了波旁家族的荣耀与重任呢。伯曼轻轻勾起了唇角,笑容里不只是骄傲满足还是深深的无奈。

  湛氏101总裁办

  “墨倾颜,给我泡杯咖啡过来。”正低着头批阅文件,湛绎宸隔空喊了喊,却没有得到以往那般的回应。

  呼吸一滞,湛绎宸朝着身后的落地窗看过去,空中竟然不知不觉的染上了昏黄的暮色。“墨倾颜……”想起自己今早才说过的话,他还能清晰的记得起自己语气里的笃定。可现在,竟然慢慢的变得不确定了。

  摇了摇头,他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次,意识却没有受大脑的支配。拿起被放在办公桌上的定制手机,仿佛只是不经意间他便打开了一个界面。随着上面显示的红点位置的和时间,一双绿眸猛烈的收缩了一下。而后,顷刻之间湛绎宸整个人像离弦的箭,飞快的冲了出去。随后湛氏的地下停车场里,性能极佳的幽灵跑车离弦而去。

  魅颜

  “墨倾颜,我看那个湛绎宸对你也不过如此嘛,你这都被绑在这里一天了,他都不想着派个人来把你救回去。”秦龙语带讽刺,一张方脸上有些狰狞。他已经布置好了,就等着湛绎宸发现之后顺藤摸瓜地找上门来,想着到时候就算没有本事杀了他,也要让他流着血回去。

  从早上被抓起来,墨倾颜已经整整一天滴水未沾,这会儿口干舌燥的很是难受。强忍着不适,墨倾颜保持着面部表情的冷静。

  “秦帮主,你错了。我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算,现在更是我偷到了他的文件,恐怕我这会死了,他只会觉得庆幸不必自己亲自动手。”墨倾颜语气冰凉,一张小脸低垂着并不让秦龙瞧见了表情。她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太过于违心,墨倾颜心里涩涩的,半真半假的话,不管秦龙会不会信,她反正是先信了百分之五十。她住在他的房子里,就算晨练回来发现不了她不在,早饭的时候也该发现她没有出现和他一起吃饭啊。就算在家里发现不了,到了公司还没看到她,不就是不正常吗?以他那颗精明到变态的头脑,怎么会想不到她已经不在或者是可能遭遇不测了呢?

  墨倾颜这会心里着实有些矛盾,明明是她一厢情愿的偷偷拿了文件,借着和秦龙交易文件内容的时候,将他们的对话录下来。她相信以秦龙的言辞,若是录下来交给警察一定会构成犯罪的,盗取商业机密再加上蓄意杀人,只这两条,就足以先让秦龙在里面呆上一阵子的了。她设想的不错,但这一切的实现却是要建立在她安全出去把录音交给警方的基础上。现在,她却被绑在魅颜,人身受限。

  她原本只是想通过自己的办法把秦龙送进去,免除湛绎宸随时可能面临的生命之忧。现在,好像是弄巧成拙了。那么,湛绎宸,会不会因此变得麻烦?被绑在这里,她既想看湛绎宸一眼,又不想他能来到这里。秦龙太过危险变态,她不想湛绎宸受到一点威胁。

  “这可不由你说了算,等着吧,看他今天是怎么遍体鳞伤的出去的。”秦龙放了狠话。

  “我劝你早日停手吧,如果是丁晓还在,她一定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这会,墨倾颜试图用丁晓来拽回秦龙的心意。

  “闭嘴!”秦龙忽然转身攥住了墨倾颜的脖颈,掌心收紧,狠戾尽显。“你不配提起晓晓的名字,你别忘了,是你害死晓晓的。墨倾颜,短时间内,我不会杀你,但不代表我会放过你。给我记着,等湛绎宸死了,你的死期也就不远了。我会亲手杀了你。”秦龙蓦然变红的眼和面色铁青的脸,让墨倾颜从脚底升起了一股寒气,冻的她不寒而栗。

  以秦龙的狠毒和变态,她丝毫不会去怀疑他说这番话的真实程度。他是在说真的,因为丁晓的死,让他的恨意无限增长,对湛氏一族的恨意,对她墨倾颜的恨意。他恨透了她,恨不得秒秒钟掐死她,但却没有真的这么做。秦龙在隐忍,这一点从他掌心的力度,墨倾颜能分辨得出。至于是为什么呢?秦龙说过一句因为她的身份,什么身份呢?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呢?因为她是个孤儿,才让她能够多活在这世界上几天的怜悯吗?转念一想,墨倾颜觉得肯定不止于此,单单靠对一个人的怜悯是不会轻易抵消对一个滔天的恨意的,更何况,秦龙是怒极的状态。是什么呢?让他有所顾忌?

  “是,我是有罪,这一点我承认。我是什么身份呢?一个不祥之人。”被秦龙攥紧了喉咙,墨倾颜所吞出的每一个字节都艰难无比。

  身份?秦龙听到墨倾颜所说下意识的嗤笑出声,一下秒掌心像是被烫到了似的,迅速松开了攥住墨倾颜的脖颈。

  若她这种身份是不详,那么,像他们这些人,又是什么呢?不该生在这个世界上吗?不过,他并不打算把自己知道的信息告诉她,甚至他想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统统烂进肚子里。见他妈的鬼去吧!害死了晓晓,墨倾颜死有余辜!

  “墨倾颜,你真是会自己作死。”秦龙再开口的时候,手里多了把枪,还是和丁晓死的那天同一个型号的。

  “不杀你,可不代表不伤你。”“咔哒”一声,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黝黑的枪口对准了墨倾颜。

  “你来选,是先打左边好呢,还是先打右边好呢?”枪口在距离墨倾颜不到半米的距离处左右摇摆,秦龙表现的真的像是面色犯难,不知道先朝着那边开枪比较好的纠结神色。

  “放下枪。”磁性好听的男低音蓦然响起,走进来的男人妖冶的面容冷峻异常,强大的气场带着摄人心魄的魔力。

  墨倾颜从惊恐中瞪大了双眼,她没想到湛绎宸会在这个时候来。随即,惊喜变成惊醒。墨倾颜喉咙干哑发涩,惊叫出来的声音有些变形:“快走,离开这里。危险。湛绎宸,你快走!”她叫他湛绎宸,而不是唯爵,下意识的她认为那是只有他们俩个人知道的小秘密,不想让除了两人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湛绎宸望着那个被捆在柱子上,却满心满眼都在担忧着自己安危的小女人,心头一暖。从他接过藏闇掌权者印玺的那一刻起,在这种场合下,没有人会像这样不加掩饰的担忧于他。

  身形修长挺拔的男人朝着被绑住的墨倾颜递过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将目光转向秦龙,一双绿眸中寒气逼人。“你调教出来的手下和你一样弱。”

  这话说的,挑衅十足。秦龙骇然,湛绎宸进门之前,他完全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至于他是怎么进来的,又是带了多少人来的,他更是无从得知。这不是他的计划,难道有内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