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三十八章 偷听到的秘密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4073 2018-04-28 18:55:14

  “如果将来有那么一天,别怪我。”转身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丁晓没头没脑的说的这句话,让墨倾颜心头一跳。是错觉吗?为什么她感到了丁晓语气中的浓浓悲伤。将来有一天,指的是哪一天?怪不怪呢,为什么怪呢?这些疑问盘旋在墨倾颜的头顶,久久没有散去,一句话,她仿佛能隐约从中窥探出什么,又仿佛什么也不知道,毫无头绪。

  “丁晓,你爱过一个人吗?”良久后,墨倾颜的这句话成功的让丁晓止住了步伐。

  只见她被问的脚步一顿,神情有片刻的怔愣,不自觉的望向墨倾颜的眼睛里写满了茫然。一时之间,像是被墨倾颜窥破了自己隐藏已久的秘密似的,不知作何反应。

  “你尝试过爱上一个人的感觉吗?”很显然,墨倾颜并不打算因为她的猝不及防而放弃这个问题。这种情况之下,她锐利的眸光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有。”丁晓终于缓过劲来,慢吞吞的吐出一个字,只一个字就已耗费了她多半的力气。

  “但是,这个人并不是秦帮主。”扑捉到丁晓视线里的惊惶,墨倾颜这话说的很是肯定。

  “小丫头,你很聪明。”丁晓镇定片刻,正视了墨倾颜透过来的打量目光。这么一观察,她发现原来墨倾颜的那一双冰眸会说话,灵气逼人,眼中的光芒让她只想和她吐露实话。“的确。我活到现在,爱过一个人,也只爱过一个人。只不过,我已经不干净,他也已经不在了。”丁晓语气神情都是落寞的,多年来她再一次将自己陷入了回忆中,有些痴迷有些癫狂。“爱一个人是种什么感觉呢?”墨倾颜丝毫没有怀疑她话里的真诚度,就像现在她需要找人咨询,丁晓也需要有人倾诉。

  “怎么说呢,这个感觉三言两语是说不明白的。爱嘛,就是一个本来没有喜怒哀乐的人,会因为所爱之人变得悲喜欢愉,随他喜,随他悲,他的一切行动都能牵扯着你的情绪,你的所有情绪都受到他的感染。你会因为两个人之间的一件小事念念不忘好久,看到什么都能想到他,就算他与你相隔万里,你也能感觉到他就藏在你身边的每一个角落里。爱上一个人,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欢喜自知。”丁晓说话时语气中透出的那股子荒凉让人心惊,她才三十岁不到,二十六七岁,怎么竟到了这种地步。

  “你不爱秦帮主,为什么还要继续留在他身边呢?”所爱之人另有其人,为什么还能这么安心的呆在另一个人身边,任劳任怨的听他差遣,心里不会很难受吗。

  “小丫头,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不是只有爱就可以的了。无论后来秦龙对我做了什么,都无法抹去他是我最初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没有他,我现在也不会存在。命是他的,让他攥在手里又有何妨?反正对于我来说活着和死去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其实,说句不负责任的话,与活着相比,她倒是更愿意死去。死了,就能和他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说出那些未来的的及说出口的话,度过一段相依相携的时光。“好了,故事也听过了,该走了。规定时间内,我需要把你带到秦龙那边。”画风一转,丁晓又成了那个干练的女特工,眉眼伶俐尽显。

  “我不懂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但我知道勉强来的不会有好结果,何况自己勉强自己也太自苦了些。”或许是有感而发,饶是墨倾颜不喜管别人的闲事也说了句肺腑之言。不过,再之后确实一言未发,一路沉默。丁晓就更为沉默,气氛很闷。

  “07,你会比我幸运的。祝你好运。”很是突兀的一句话,丁晓毫无征兆的说了出来,没头没脑。墨倾颜听得并不是很明白,以为会平静无波的心起了一丝波澜。或许吧,希望会好吧。未来谁会知道呢?现在这样的情况,她以什么姿态幸运呢?好像从小到大“幸运”这两个字都与她无关。

  “秦帮主。”丁晓带着墨倾颜到的时候,秦龙已经等候多时了。神情中显现出了轻易可以捕捉到的不耐,不知是没有掩藏好还是故意露出来的。墨倾颜曾经在很多人脸上见惯了这种神色,并不以为意。

  “07,在湛氏适应的怎么样?半个月时间会拿到该拿过来的东西吧。”秦龙眼中闪过的一样神情让墨倾颜心口一刺,她想到了唯爵,湛氏,包括她自己……原本下定决心的选择突然之间变得迷茫不可言,这样真的对吗?若她为了一己之私,真的拿到了湛氏的机密文件,万一拿到的文件真的能对湛氏造成不小的冲击……如果是真的,那她该拿什么脸面去面对唯爵,真的不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了吗?

  “不知秦帮主什么时候可以把我想要的消息告诉我呢?”想要她一味的替他卖命是不可能的。墨倾颜有些事情可以不在意不计较,但并不代表她可以随意受人摆布而无动于衷。

  “我说过了等拿到我想要的,就一定会将关于你母亲的消息双手奉上。”秦龙能混迹到这个位置上,又怎么会是个吃素的。墨倾颜打的什么算盘,他就算不能完全猜得到,也是能摸到个七八分的。像他这种利益凌驾于一切之上的人,让他在这件事情上有所心软退步,简直是妄想。

  “秦帮主,你凭什么让我这么相信你?”墨倾颜脸上的表情冷静得出奇,说出来的话更是沾上了点凉薄的意味。

  秦龙并非不意外墨倾颜小小年纪竟然还能有这样一份冷静,但似乎并没有放在眼里,回答她的语气很是不在意:“目前能提供给你消息的人就只有我了。”

  墨倾颜:……所以这是明目张胆的威胁咯?之前还能好声好气的尊着她,现在是认定了她上了这条贼船下不来了吗?这可不见得。墨倾颜心里冷哼,面色无异。

  “的确,秦帮主所言不假,至少目前是这样。”只是以后还说不定是怎么样呢,就连你养在身边的人都不能真心真意的对你,这就说明你个人魅力有问题了呗。我又凭什么任你摆布,你说往东我就往东?你想的美!所以说啊,这人不是不会阳奉阴违,关键是看有没有被逼到极致。墨倾颜不屑于干这种事,如今却一样不差的表演了。

  果然,秦龙听到这话后脸上出现了笑意,阴森森的那种,有些诡异。墨倾颜这个黄毛丫头还是识时务的,手里拿捏着她的软肋就不怕她会中途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聪明的人都很识时务,我还是没有看错人的。07,半个月后,希望你会带着好消息来见我。”秦龙说这话时始终是笑着的,不知怎么,这种笑容就是让墨倾颜心里莫名的难受。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墨倾颜的声音始终都疏淡清冷,面色如常,还是那副示于人前的冷冰冰的面具。

  秦龙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随意了。墨倾颜也没有回应,直接转身就走,瞬间,平静的脸上变了神色。

  墨倾颜直接接触社会的时候少,从小经历的那些苦暖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没太有经验并不代表就是个傻的。第一次见秦龙的时候,心里是有疑问迷茫的,却不甚清晰。不是没有想过,却没有想这么多。她知道一旦入了社会,就要提防人心险恶,却不知道人心究竟有多险恶。她知道人想要在社会上立足就会有诸多无奈,却不知道究竟能有多无奈。就像丁晓,墨倾颜想丁晓肯定是有很多无奈和身不由己的,想着想着,就突然想和她认真的再谈一谈,一来,不忍心,二来,还没有听懂她跟她说过的话。

  还是那个包间,墨倾颜直觉丁晓一定会在里面还没走。今日原本是刚从医院里出来,浑身上下还是没什么力气,她穿的是一双轻便的浅口平底鞋,走起路来也几乎是没有声音。

  墨倾颜原路返回,走到了包间的门前,想敲门的手顿了一顿,只因她还没想好再进去后该怎么说,毕竟秦龙肯定还在里面,而有些话自然是不能当着他的面明说。不知是她走的时候忘记了关门还是怎么的,包间的木门竟然是开着一条细微的缝隙的,不上眼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但里面的谈话声刚好不大不小的能透过这条缝隙传出来。

  门里面,丁晓穿着的橙黄色包臀连衣裙被秦龙从后面拉开了拉链,半褪到腰际,上半身只剩了一只乳白色的bra,男人黝黑的大掌肆意的游移在女人的身上,女人米色的肌肤上有了几处分布不均的青紫,男人的喘息声时不时的回响在房间里。

  “让07参与这次任务真的只是因为看上了她的聪颖吗?”女人的声音里没有半点染上情欲的迹象,很冷静。

  “晓晓,你也很聪明。”男人看来没有避讳的打算,染上了情欲的声音里有些暗哑。

  “那还是因为什么,她的身世吗?”关于墨倾颜的身世问题,丁晓曾经无意中听到秦龙说起过,但那是并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也有些不是很清楚了,她只不过是在试探。

  “我的宝贝果然也很聪明。”秦龙暂时停止了忙碌,从她身上抬起了脸,转而在丁晓殷红的唇瓣上狠狠地吻了一下,之后又急不可耐的想完全脱去她的衣服。欲要动作的大手却被丁晓半路拦截,女人刻意的娇嗔,落在男人的眼底,喘息声更重。

  “晓晓,给我。”丁晓的第一次是他强上的,之后两人之间的每一次,只要他想做,总是不问丁晓的意见就直接来。这一次,秦龙语气里却有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的意味。

  “你先跟我说嘛,我想知道嘛。”女人主动抬起双腿主动缠上了男人的腰身,双臂看似亲密无比的环着男人的脖颈,实则阻止了男人想进行下去的再一步动作。

  “先给我。”秦龙眸色被情欲染得更深,嗓音更是沙哑,却真的没有强来。

  “你先跟我说,我想知道嘛。”这种时候,女人撒娇的语气是上好的催情剂,可能想快一点再进一步,秦龙只得妥协。

  “她的身世的确是很大一部分原因。聪慧也是,还有看上去很干净。如果把她放在湛绎宸身边,一旦取得了他的信任,即使这个黄毛丫头真的做出了什么,湛绎宸也不会怀疑到她的头上。”秦龙眼光中闪过了狡黠。

  “那万一她没有办法取得湛氏总裁的信任呢?你不就……”这下,丁晓还没说完便被秦龙打断了,他的眼中闪过了更深的狡黠。

  “那岂不是更好,一旦被识破,以湛家人的性格,那个黄毛丫头会丢命就是最轻的了。那时候,将她的身世传出去,不用我动手,湛绎宸也不会有好下场。”这次,秦龙眼中闪现过的是阴狠。

  “你好坏哦。也不知道那个湛氏总裁究竟是怎么惹到你了,你要这么针对他。”

  “哼!针对?”秦龙冷冷嗤笑,“是报复。”这话就开始夹杂了浓浓的恨意,清晰可以听得出来的恨意。“当年若不是湛厉天多管闲事,我父亲不会在东南亚死无全尸。从知道父亲出事的那一天起,我就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替他报仇!不过,既然湛厉天还不等我有能力出手就死了,那我就要他父债子偿!我要湛绎宸也死无全尸!”夹杂了浓烈的情绪,秦龙的声音眼中的变调了,不止是攀在他身上的丁晓感受到了他的怒气,门外的墨倾颜也吓得狠狠的一哆嗦。

  她走到门前,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暧昧声音,没有切身经历过也多少知道一点,可不想免费看出能长针眼的活春宫。然而,在她转身想走的时候,好死不死的传出来了关于她的话题。从挺住步子到迈不动步子,墨倾颜心里涌起了惊涛骇浪。若说之前她不知道自己正在干的是什么勾当,这会可就完完全全的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