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三十七章 逃跑之后,你只是个不合格的特工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138 2018-04-28 18:48:13

  其实这话,站在路十月的角度来说,确实是不好回答。他是A国人,小时候就被大公爵先生安排跟在湛绎宸,不!应该说是唯爵阁下身边做伴读。湛绎宸十八岁到C国,他也随着从A国来到了陌生的C国,并做了湛绎宸的总裁特助。湛绎宸十岁开始到现在他二十四岁,整整十四年。这整整十四年的时间,原本是怒目相向的仇敌都可以化解为无话不谈的密友。就算起初路十月并不服气于这个比自己年岁还要小的男孩子,但是,十四年的时间里,他真真正正的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神话。对于这个名为湛绎宸的男人,路十月是大写的服气甚至崇拜敬仰。

  跟在湛绎宸身边,路十月自认为也是阅人无数了。而他目前为止见过的所有人之中,湛绎宸是最为强大的高智商天才,出身名门的当之无愧的贵公子。

  “湛氏作为世界五十强企业自然很强大,少爷你这些天下来与之前有些不同了。”路十月说这话时,不知为何,莫名的一阵心酸。他见证了这个男人强大的同时,也见证了这个男人受过的太多的心酸苦楚。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强大如神话,一个心理强大的人,也必定是经受了比常人更为多波折的磨难。到了湛绎宸这个程度,究竟是承受过多少的波折困难,谁又能想象的了。没有亲眼看过,连想象也无法想到。

  “十月,你想过何时要成家吗?”湛绎宸问这话时,又将视线移向了别处。路十月突然就明白了,湛绎宸的心情郁结在何处。

  “不曾想过,少爷……?”若说以往路十月对湛绎宸的回答深信不疑,现如今,见了他这幅情景,他不太确定了。

  “一个委身黑暗手染鲜血的人,怎么会有这个资格呢。但十月,这个人是我。只是我,你不同。”这也是他一直没有让路十月参与藏闇事务的原因,路十月知道他的身份,却对藏闇具体的东西知之甚少。安然一生,谁人不想?只是,面对安然,多少人不知足?多少人拼尽全力去争取?每个人的出身自己都无法选择,湛绎宸的出身亦然,他有他自己无法推脱的责任,令他责无旁贷。路十月不同,不像他,有诸多必须要做不得不做的事情。情爱是禁忌,绝情是法则。想要生存,这是秘而不宣的道理。正因为湛绎宸一直都懂,就因为他不是智商超人情商感人。

  “那种感觉太过于刻骨铭心,一辈子为一个人疼就够了,十月没有心力再去经历第二个。既然给不起了,索性便不再去碰了。”路十月一贯沉稳自持,这也是路易老爷子能看中他作为湛绎宸私人助理的一大重要原因。这个看似稳重的男人原来也会有一段难以诉说的往事,单是他的表情便可令人为之悲怆动容。

  可是,这种事,谁能说的准呢。缘分说来就来,说尽就尽。

  “或许吧,这种事,谁能说的准呢。”霓虹初现,湛绎宸转身走到办公桌前的真皮座椅旁边,“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想经历一次这种感觉呢。”男人看似漫不经心的神态,令路十月陡然一个激灵。

  是少爷他的心态在改变吗?有什么在慢慢的改变着他的心态吗?若是这样,不知是可喜还是可忧。

  “07,你在动摇。”墨倾颜到现在还是不知道丁晓是何如做到跟个追踪器似的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能受她监控,刚才也没有防范到丁晓是从什么时候看是尾随了她一路到了这里。

  “你跟踪我?”墨倾颜心情本来已经够糟糕的了,再来这一出自是阴郁无比,一双冰眸浸满了冰碴,毫无顾忌的投向丁晓。她厌恶这种感觉,不是动摇,她是的确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是确定。

  “07,我也只是身不由己。你不要怪我。”丁晓看向墨倾颜的眼神里有哀戚,从墨倾颜明明伤心难过却伪装者坚强的神情里,她仿佛看到了往日的自己。曾几何时,她也是那般无助惶恐,等待救赎,不成想等来的是另一场更深切的灾难折磨。

  “不,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瞎了眼。”轻易的相信你。墨倾颜的态度并没有因为丁晓突然转变的神情得到缓和,只是伪装也好,至少她不愿在人前暴露出自己的脆弱。

  “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你要跑吗?”丁晓这一刻也不晓得自己在问些什么,秦龙让人在墨倾颜的身上安装了追踪器,她是根据追踪器的定位找过来,带她去见秦龙的,没想到目睹了方才两人发生争执的那一幕。按理说,她什么都不该多说多问,但面对这个间接因为她才成为秦帮一份子的墨倾颜,不忍不住心肠不那么冷硬。如果当初不是她出现找上她,现在她也不会参与到这次任务中来,成为秦龙的一颗重要的弃子,是的,弃子。她只是个初入社会的小姑娘,这些,不该是由她来承受,不管她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不知者不怪,况且,她本身也因为这层身份尝尽了苦头。如果当初她走投无路的时候,能有人里拉她一把,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她已经这样,不愿另一个人也变成像自己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不知道意义是什么也没有动力。

  墨倾颜垂着头,没有答话。丁晓再开口时,难免有些不忍,“07,你要记住你自己现在的身份。逃跑了,你就只是一个不合格的卧底特工。第一份任务,你是为什么要放弃呢?”

  为什么放弃?因为我他妈的爱他,不行吗?

  墨倾颜心里在咆哮,面色却很是冷静。“谁说我要放弃了,我没想着逃跑。”直直的看向丁晓的眼睛,墨倾颜一双冰眸没有了丝毫的温度。那个人叫湛绎宸,不是什么用来骗她的唯爵。那个人是湛氏国际的总裁,是她这次任务的头号劲敌,实力不容小觑。她却在对他一无所知情况下稀里糊涂的爱上了他,真是可笑之至!可是,罢了,谁让她爱上了他呢。

  “走吧,既然跟到了这里,直接走吧。”

  听到这话,丁晓再看向墨倾颜的眼神里有赞赏,果然是聪明,不辜负了她的身份。她同时也在想,或许墨倾颜比自己要幸运的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