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三十六章 望而却步,云泥之别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018 2018-04-28 18:43:14

  “湛总?”待两人走远,墨倾颜微微用力挣脱了被湛绎宸牵起握在掌心的手,很轻松,一挣就松开了。她试探的喊出了一声,嘴上疑问,脑子确定,不到他最后亲口承认,还不会死心。

  “你一直都是直接叫我名字的。”湛绎宸凭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斜睨着墨倾颜,一脸好笑。

  “所以,你真的是湛氏国际的总裁。”这句话再无疑问,墨倾颜觉得自己的心震了震。脑子里崩着的一根线像是要断开时的,感觉很不舒服。

  “墨倾颜。”面露邪魅的妖孽男人并未应她的话,而是加了她的名字,不带任何的感情,墨倾颜不明白他叫她名字的用意,这一刻,她也不那么想明白。

  “湛少,您可真是行事低调的让人佩服啊。”这话让墨倾颜说的咬牙切齿的,眉眼间再也不见素日的清冷淡漠,取而代之的是欲要喷薄而出的小火苗。“湛氏国际总裁,出身C国第一家族的名门贵公子,能只手遮天的大人物,身价无数,富可敌国。我墨倾颜真是有幸得以遇见这样一个堪比神话的男人,真是三生有幸!”

  “嗯,遇见我,的确是你三生有幸。”眸光流转,一言一行间,湛绎宸就真的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称赞似的,面露笑意,妖魅至极。

  “你……你,……”一口气堵在嗓子里,墨倾颜真的是无语了。这个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抱歉,我想自己一个人呆会,湛少您请便。”再抬头,墨倾颜又恢复了那一副淡漠的表情。

  湛绎宸单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挺拔俊逸的身形宛若神祇,一双墨绿色的眸子里淬满了冰碴。任墨倾颜转身,没有任何的挽留,没有任何的言语解释。脚步像灌了铅一般沉重,墨倾颜觉得自己的心有些凉。

  他是湛氏国际的总裁,她竟然直到今天才知道。在之前一直觉得湛绎宸这个人,心思深沉又缜密,就算没有尊贵的身份背景,将来也必定不是个简单的人。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就会是那个传遍整个C国上下的神话一般的存在,天之骄子,上帝的宠儿。这样的他,身边什么人没有啊,更不会单单缺了一个普通不过的她。

  再者,她是刻意潜进湛氏的间谍特工,她执行的第一次任务,就是破坏他的公司。虽然,就目前来看,做到这个很难。很显然的是,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他的世界又大又宽阔,来来往往的注定要有很多人去去回回,她这种小插曲更是多不胜数恐怕她日后只会被遗忘的不留一丝痕迹。他这种性情冷漠乖戾的人,怎么会容许她沾染一丝一毫他的心房呢。

  墨倾颜忽然就觉得自己的人生过的很悲哀,天地之大,无以为家,无处可去。为了寻找连记忆中都没有的母亲,她加入了秘密组织,希望借助他们的力量。可是在这之前,她却要取信于他们,四年大学时光,她过得平淡安好,没有接到一星半点的的任务,令她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毕业前夕,她突然接到了第一个任务,湛氏。若非不知道,无论任务多难她都会坚持下去,但湛绎宸他……若是她做出半点对湛氏不利的事情,湛绎宸该会对她深恶痛绝的吧。可是,母亲她的下落,如果不是借助于神秘组织的力量,单凭她自己又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找到,找不到的话她又该怎么向爸爸交代。

  十几岁之后的墨倾颜变成了一个不爱哭的坚强孩子,当突如其来的悲伤涌来时,她的泪水决堤,瞬间模糊了视线。心慌,心疼……她很无助。可是她明明反复的告诫过自己,千万不可以轻易的将自己的心交付给任何人,又怎么可以悄无声息的任一个人在心底扎根发芽呢。

  接近中午的阳光温暖又明媚,墨倾颜在这样的阳光之下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觉得格外的讽刺。曾经她有多喜欢阳光,如今她就有多么的厌恶阳光。当很多秘而不宣的故事被曝晒于阳光之下,总会让人觉得恶心无比。她可以不顾及旁人眼中的鄙夷与不屑,但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如果有如果,现在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可惜,终究是没有如果了。

  究竟是过去了多久呢,等到墨倾颜脑子彻底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从首都机场一路走到了外郊,好长的一段路,停下来才发觉双腿已经酸到麻木。一路花香,每次她有心事不开心的时候,只要来到这里一切烦恼顿时化为乌有。只是,这一次,终究是例外了。墨倾颜最喜花,徜徉于花海之中,她会觉得自己也是可能幸福的。今时毕竟不同往日,原来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人产生这么严重的影响。心安与心悦之间,她该如何做出这个两难的抉择。

  湛氏国际总部大厦

  101层总裁办公室,精致简约的装修风格,恰到好处的设计装饰,无一不透露着这里的主人不凡的品味。身着一袭纯黑色手工定制西装的俊朗男人静默的立在落地窗前,视线看似专注的瞧着不远的某一处,细看却没有焦距。

  “少爷,您该休息了。”路十月走进来有一会儿了,湛绎宸不会没有察觉,但是没有任何的动作。路十月跟在湛绎宸身边也有很长时间了,自认为对于湛绎宸的性情还是颇有了解的。今天少爷这样的表现,很不正常。路十月皱了皱眉,沉吟良久,才咬了咬牙出声提醒。

  “知道了。”男人应了一声,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仍旧将视线放在很远处,没有丝毫波动。

  “少爷……”路十月一个没忍住,出口要再说什么,这一次被湛绎宸打断了。

  “十月,在你看来,湛氏如何?我又是个什么样的人?”湛绎宸将视线从窗外的某处转移到了路十月的身上,墨绿色瞳孔深邃如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