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三十五章 墨倾颜的意外发现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4035 2018-04-27 17:10:00

  第二天,墨倾颜起了个大早,昨晚的事想想心里还泛着甜。如果能有以后……

  洗漱完毕,墨倾颜就往厨房里走去,被正忙碌着的身影吓了一跳。平日里,可都是有一个阿姨每天定时定点的来做饭,今天怎么会是……湛绎宸!

  “先去坐着吧,一会就可以吃了。”听到脚步声,湛绎宸没有回头,只是将一杯刚加热的纯牛奶直接递给了墨倾颜。其间,嗓音淡淡,听不出有什么情绪。

  这句话将墨倾颜的疑问直接扼杀在了摇篮里,甚至墨倾颜都以为湛绎宸就是为了堵住她的口才故意这么做的。努了努嘴,墨倾颜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尽管她的心里是一片翻江倒海的情景。

  湛绎宸果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没多会儿就做好了。煎的两面金黄的土司片,加上培根火腿和一枚太阳蛋,很简单的西式早餐,香气四溢,卖相很好。墨倾颜嗅着这股食物的香气,顿时觉得食指大动,带动了食欲的同时,胸口好像也被带的暖暖的。第一次,有一个男人为她做了早餐。

  “你刚出院,还是不适合吃太多油腻的,先这么凑合着吧。”湛绎宸端起右手边的黑咖啡轻轻抿了一口,顺便拾起左手边的报纸读了起来,伴随着这些动作的同时还和墨倾颜说起了话。

  说是凑合那就太谦虚了,被煎的两面金黄的土司片翻跃在唇齿之间香气顿时溢满了口鼻,很享受的感觉,墨倾颜自认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土司片。色香味俱佳!“很好吃。”她说的是实话。

  被夸奖的男人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继续翻看着手上的报纸,专注于一目十行的快速浏览着,仿佛对其他的事一律不在意,唇角却暗暗的勾了勾。

  “好吃就多吃点。”就在墨倾颜以为这个男人不会答话时,他却开了口,嗓音是一贯的清冷又磁性好听。

  C国首都机场

  湛绎宸带着墨倾颜赶到的时候蓝琛已经走到了登机口,其实这也是蓝琛故意为之,既然要离开了,要彻底的挥别过去的那段情,就不能再犹犹豫豫、拖泥带水、要走不走的。登机口与机场大厅的距离,实在是说不上有多远,然而心的距离,却不是简单的十万八千里。

  蓝琛其实一直都懂得,说来也是,古灵精怪的蓝家嫡室小姐不至于连一个人究竟对自己有没有存着半点感情都看不出来。湛绎宸是喜欢她的,却不同于从她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开始就存的仰慕之心,喜欢,这么一个鬼精灵的丫头偏偏在你面前乖乖巧巧的百般讨好怎么会不喜欢呢?湛绎宸对她的一切却仅仅止于对好友妹妹的简单关爱,而无半点越距的心思。这么多年来,湛绎宸身边总有无数耀眼的女人环绕,却未曾见他对哪一个费过心思。蓝琛一直以为不管有多少女人在他身边来来去去,始终只有自己一个人能这么坚持如一的怀着单纯的喜欢和爱去靠近他的,不为了其他的别的什么,这只是因为一份爱他的心情。湛绎宸不为所动没有关系,反正他也没有对别的女人多看一眼,她可以等,等到他转过身来喜欢她的那一天。不曾想,有一天,湛绎宸会用这种方法来彻彻底底的拒绝她。

  多年已过,湛绎宸不是不知道她对他存着什么心思,他终于肯回应了她,却是要让她彻底的远离死心,他直接用行动来告诉了她,宁愿找一个机场里随手扯过的陌生女人,也不会对她的感情有所接受。他用的方式很委婉,怕也是因为自己的大哥的关系,好友的妹妹。

  蓝琛站在登机口,正面朝着人流如潮的机场大厅,从湛绎宸的身影出现的时候起,她就一直痴痴地看着。那是个极为出色的男人,即使处在人山人海的环境里,他永远也不会被淹没,永远是那个万众瞩目的闪光点,即使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不做。

  那个人是她近乎二十年生命里的信仰,现在,她的信仰不再愿意为她提供支撑,她必须要放弃了。

  好在那个男人身边出现的是个心思剔透的玲珑女子,她有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眸,清冷疏离表面下掩藏着无限温暖,她像是尘世里开出的一朵雪莲,圣洁而美好,所幸,她一样的喜欢他甚至爱他。一个女人,只要有了所爱,忠诚岂不是必然的了。蓝琛出神的盯着大厅里前来送机的两个人,俊美如神祇的男人,清秀灵动的女人,她看了他们相处的三个月时间,一冷一静,相得益彰。蓝琛眼眶终是有些许湿意的,她想,这样就很好了吧,天作之合也不过如此吧。

  “湛哥哥、墨姐姐,再见了。”蓝琛突然出声冲着大厅里的两人挥手作别,丝毫不顾及人前淑女的形象,什么规矩礼仪的都暂抛一边。她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为这个男人哭泣。现在和以后,他的身边会有一个更好的天作之合,这个人终归不是她,但自此以后她不允许自己再为这个而伤心,因为他是湛哥哥,只是湛哥哥。

  湛绎宸带着墨倾颜走到了大厅中央站定,没有再往前一步。蓝琛出国,以怕伤感为由阻挡了蓝家人前来相送,闹到最后,唯有知晓内情的蓝城一人前来,却未等到蓝琛过安检就因为一通电话匆匆离开。两人到的时候,就只能看到蓝琛已经走到了登机口,女孩瘦削的背影,很单薄,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的寂寥。

  精明如湛绎宸,一眼便明了究竟是什么个情况,奈何身旁的小女人一时半会不怎么能搞清状况。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出点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的音节。湛绎宸伸出了大掌不动声色的将身旁小女人的小白手包纳,低头对着她说了句:“最后演一场。”

  果然,听到这话的小女人原本还有些微微的战栗的身体片刻恢复了镇静,“好的。”戏终人散场,他与她之间,终究还是要散了吗?再想想这两天他对她的态度,墨倾颜的心口有些泛酸,一时半会的也忘记了原本想要做什么。

  直到听见蓝琛隔着点距离冲他们喊话时,墨倾颜混沌的脑袋才一下子恢复清醒,她忽地抬起另一只能自由活动的手臂,用力地挥动着,随着动作,眼眶竟然也有些泛酸了。小琛,保重,再见,好女孩。

  两个人明明是来送机的,却没有赶得上和要离别之人说上一句话,道上一声别,目送着蓝琛背影消失在登机口,墨倾颜眼眶有些红了。再看湛绎宸,面部表情依旧辨不出喜怒哀乐。冷血,墨倾颜暗自腹诽。

  墨倾颜是被湛绎宸牵着离开机场大厅的,一路上享受的各种目光洗礼简直能将她碎尸万段个几百次。偏偏被关注的男主角还毫不在意的自顾自走着,目空一切的心理素质还不是一般的好。墨倾颜自愧不如,只是怎么也挣不开。

  “你想带我去哪?”她企图转移了他的注意力,然后摆脱他那双能引起她肌肤战栗的手掌。

  “回去。”一向冷漠的男人可倒是惜字如金。

  “可是,我的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那个,小琛都走了……”那么我呢,是不是也就该这个时候走了。她想问问这个,可话到嘴边怎么也开不了口。

  “哦,等着,蓝琛走了,还有以后的什么的,你就不需要帮我挡着了?”美丽的堪称妖孽的男人眉梢一挑,说出的话漫不经心。

  墨倾颜:……所以呢?我凭什么要帮你挡着,以前没有我的时候也没见你怎么着啊。他们这种雇主与演员的关系难道还要这么一直持续下去吗?多久?墨倾颜为毛有种自己脑子一热就掉到坑里的感觉呢。

  “湛少,这么巧,能在这里遇上您。”迎面走来的应该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满面红光的一脸富贵相。墨倾颜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但从那个人身边的保镖个数来说,应该资产颇丰。只是,他直直的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嘴里喊得湛少是谁?

  谁都没有发现,湛绎宸此时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他是嫌麻烦了。

  “湛少,不知您会在这里出现,有失远迎啊。”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一脸谄媚相,看的墨倾颜一阵反感,不太舒服。只是,湛绎宸只是个总裁助理而已,就算湛氏国际再怎么牛掰哄哄,这个男人也不至于吧。

  “赵总客气。”湛绎宸是个什么样的人,过目不忘,商场官场,打过一次照面的就会有印象,即使他极不情愿这些人会在他精贵的脑子留下什么痕迹。表面不动声色,语气客套的恰到好处却又难免带上了些冰冷疏离。偏偏被排斥的赵总不知道是不自知呢还是脸皮练得格外厚呢,愣是舔着脸笑的满面春光。“湛少,不如赏个脸让在下请您吃个饭,顺便谈一谈您的湛氏对惠风的投资事宜。”

  您的湛氏?墨倾颜也是挺会抓重点的,这个您的湛氏是什么意思?湛绎宸的、湛氏……诶!湛绎宸,湛,湛,湛氏……有什么想法在脑中一闪而过,惊得墨倾颜瞬间脸色惨白。抬头不可置信的瞧着湛绎宸那张俊美的不亚于妖孽的面孔,瞳孔不断紧缩。

  察觉到她的目光的湛绎宸,只是淡淡勾唇,什么话也没有。显然,他知道墨倾颜错将他当作了总裁助理,却并没有纠正。现在,就在刚刚不久,她终于猜准了一点他的身份。这么后知后觉,他是否该提醒提醒她,的确不怎么适合做卧底这个工作呢,不如安安稳稳的呆在他身边闲来无聊的时候挡几朵桃花什么的来得好。

  赵总这会才顺着湛绎宸的目光看过去,发现了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墨倾颜。这个是……

  “哎呦,这位一定是未来的总裁夫人吧,清水出芙蓉,真是美极了……”不曾看到湛绎宸在公开场所公然的在身边带着什么人,今日得见,这个女人又格外出尘的漂亮。赵总这种人也是个见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的高手,如若只凭美言几句,日后美人能吹得个枕边风也是极好的。殊不知……墨倾颜与常人心中所想不同,湛绎宸更加不是凡人。

  这番话,奉承之意明显,在场的都没有糊涂人,不会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若以前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赵总还请您明示,我定当改过致歉。不然赵总您这么说,莫不是会让人觉得我心思不正,图谋不轨?害我丢掉工作事小,惹得湛少不开心就划不来了。赵总,您说呢。”墨倾颜说着的是将自己姿态放的很低的话,语气神色皆是不卑不吭,配上她一向的清冷疏离,竟然也能起到些许震慑的作用。

  湛绎宸不动声色的将身旁小女人的伶牙俐齿尽收眼底,眼波里暗自划过一抹笑意。赵总可就极为尴尬了,本想借机阿谀奉承一番,要说的这番话对女人来说应该都是没有免疫力的,今天之前他还百试不厌,怎么今天就在这个女人这里碰了一鼻子灰,不管用了呢。这要他怎么回答,说对不是,说不对也不是。

  “是赵某眼拙了,还请小姐不要见怪。”偷偷瞄了一眼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干看着的湛绎宸,赵总当时后背就起了一层薄汗。赶紧态度加语气皆是恭敬的道歉,妈的,这要再说不是湛绎宸的女人,湛绎宸能站在一边面露纵容的看好戏的样子吗?怎么就让他今天赶上了,倒霉!

  “湛某先走一步,赵总请便。”拉起身侧小女人的纤细小手,湛绎宸嘴角带笑,出言客套,只是语气很冷,气息凛冽。

  “湛少您请。”赵总恭敬的弯腰致意,完全忘记了自己说过的什么话。面对这样一个男人,他自带的威严霸气,让他透不过气来,那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帝王般的气息,他自愧不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