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二十七章 人群中的匆匆一眼,痛到心悸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3545 2018-04-24 22:27:49

  在湛氏相聚,各自都是极忙碌的人,他要走另外湛绎宸也不会拦,身为朋友,彼此之间都明白。从那件事后,每年的昨天,季亦帆无论之前在忙着什么,一旦到了这一天总是谢绝见任何人的。

  像他们这些看似身居高位风光无限的人,哪一个不是寄居在一具造价昂贵躯壳里的可怜虫,灵魂其实早已腐烂透顶,支撑着运转的是身上的责任罢了。这种人若能有幸找到一个人,得到一段相濡以沫的情,又岂会不珍惜。但是,季亦帆的珍惜,来的还是晚了。再回首起来,不过是徒增愁意和伤痛。

  Y国黑道世家的掌权人,坐在这个位置的人,阴险狠辣至极。季亦帆从来不相信有爱情这个邪,不是没有听说过什么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对此总是置之轻蔑的一笑,他自认绝情凉薄充不得什么英雄,长着一张阴柔至极的俊美皮囊,他最爱的永远是自己。如果没有出现过一个洛诗瞳,他想,或许他会一直这么想下去。人,怎么能不爱自己呢?怎么会不最爱自己呢?更何况人人都道季家少主薄情寡义至斯。但是,洛诗瞳,你为什么不是呢?你为何宁愿搭上自己的命也要爱上这样一个情感凉薄的男人呢?

  C国与Y国的距离不算近,季亦帆两天前的深夜搭乘私人飞机历时八个小时抵达C国,从飞机上下来,不顾一身的疲惫风尘,直接赶到了洛园,一去就是一天一夜。直到今日,朝阳升起时,才重新洗漱穿戴一番,临走前见了一面湛绎宸这个至交好友,准备回Y国。

  暗黑色的劳斯莱斯里,季亦帆半躺在黑色真皮座椅里,眼眸微闭养神。两天两夜,他没合过一眼,这会真是有些累了。

  “少主,您还是休息一下再回去吧。”驾驶座上,准备开车的雷透过后视镜看到一脸倦意的男人,忍不住出声提醒。就算再硬朗的身体也是抵不住这样折腾的,雷认为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下去的人却要好好的活着,少主没有必要为了赶到洛园而放弃完成一笔不菲的交易的时间。现在要是马上回去,Y国季家,各种阴谋算计又会扑面而来,虽然少主根本不会放在眼里,至少是需要精力的,在这之前,至少将自己的精神养足啊。

  “开车。”后座的男人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话语间却是不容置喙的气势。雷迅速的发动车子,默默地没有再说话,只是将车子尽量开的更加平稳。在某些程度上,季亦帆和湛绎宸是比较相像的,比如,说的话不容许旁人有任何的质疑这一点。

  半躺进后座上的季亦帆许是真的是累极了,也或许是雷将车子开得太平稳。他竟然入了梦,千篇一律的同一个女人的身影,一颦一笑,妖冶至极。男人的唇角竟然也漾起了淡淡的弧度,阳光洒在那张美的阴柔的脸上,宛若心动。

  半梦半醒间,身着一袭水绿色长裙的窈窕身影映在眼帘,一头稠密的大波浪长发,只瞥一眼背影便知这一定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像极了他的瞳瞳。

  季亦帆缓缓的摊开五指,五指修长,午后的阳光在其间跳跃,这个动作,他的瞳瞳会经常做。在Y国露岛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伸手触摸透过层层枝桠的阳光,自己一个人傻傻的笑的开心;在水上别墅客厅里的落地窗前,阳光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也能引起她伸手想去触碰的兴趣;别墅后院的花房里,海滩上……仿佛无论是在哪个地方,他的瞳瞳总能找到阳光从五指缝中流过的美丽。后来,也成了他时不时会做的动作,每每做起,思念泛滥成灾。

  瞳瞳,你走后,我会不自觉的在人群中寻找你的身影,仿佛每一个都是你,但那些又统统不是你。瞳瞳啊,在天堂里,你还会再像以前那样偷偷的看着我吗?怕是怨我都来不及吧,可是今晚,你入我梦来可好?让我再好好的看看你抱抱你,在梦里……

  三万里高空,当季亦帆所乘坐的飞机又一次穿越层层云朵时,他一成不变的重复着那句话:“瞳瞳,等我明年再来陪你,等我将那些该死之人一一铲除再去陪你,就算像我这样十恶不赦的人无法去到你去的天堂,但我的瞳瞳一定要相信我,到那时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去找你,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我会永远的陪着你,等我。”仰躺进座椅里的男人斜上方成四十五度仰望,红了眼,湿了脸。

  C国首都机场

  一袭水绿色长裙的女人赶上前面不远的小男孩,“聿,等我。”女人嗓音柔美,配上一副美艳的面孔,明媚动人的恰到好处。她低头浅笑,看着尚未长到自己腰际的儿子。

  “哼!人家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妈咪你在这么多人面前牵人家的手,人家会害羞的。”四岁大的小娃娃,生的极为漂亮,那种粉雕玉琢的相貌简直就是个小女娃娃。这会子配上刻意装出的一副娇嗲相,惹得洛诗瞳心都要化了。

  “嗯,是呢。可谁让妈咪特别想牵着我们聿,不牵着就不安心呢。”自己生的儿子,小鬼头心里想什么洛诗瞳怎么会不知道呢。特意顺着儿子的心思说,果然奏效。

  只见长得阴柔面孔的男娃娃眉头轻蹙,表面一脸嫌弃:“好吧好吧,既然妈咪这么胆小的话,身为男人的我就勉为其难的照顾你一下吧。”说完,主动的将白嫩的小手钻进了洛诗瞳的手心里。母子相携往机场外走出去的画面,别提有多温暖了。

  辗转四年,她还是选择了再度踏进生她养她的这片故土。十八岁离开是因为爱上了一个冷漠凉薄的男人,二十三岁归来是因为渐入正规的事业。二十三岁的年纪,她仿佛历尽了世间所有的沧桑。这一次,她有了一个儿子常伴身边而不再是孤身一人。儿子长得特别像爸爸,也是她最后的一点念想。最终是这样,残存着伤痕累累的一颗心脏,她还是要感念上天对她的仁慈。

  儿子的名字,季聿,际遇。就像你是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际遇,遇见了你,让我的人生实现了一次艰难的蜕变,让我懂得爱勇敢爱无悔爱。第一次爱上了你,你不爱我我爱你;你误解了我我爱你;你想杀我我还是爱你……一生一次的爱情,我遇见了你,再也装不下别人,再也爱不上别人。这种状况,无力改变,无法改变,我也不想改变。你残忍,我认了;你无心,我也认了。终究我还是得了一个健康快乐的儿子,是我的福分,是我的希望。现在,我很好,我知道你一定也很好。既相爱,勿相扰。我爱你,在一个你不会到的地方,依然爱着你,永生不变。我不要你知道儿子的存在,是对你最后的感念和惩罚。季亦帆,五年前就说过的,愿我们余生永不见。各自安好,各自宽。

  “妈咪,一会舅舅会来接我们吗?”季聿出生起就只有洛诗瞳一个母亲伴在身边成长,后来,偶有洛廷睿这个舅舅抽时间去探望,其他的亲人什么的一律没有见过。小小年纪的孩子,怎么会不渴望亲情,季聿就算是装的再成熟,可毕竟是个小孩子,就算性情随了季亦帆,但没有孩子生来冷漠绝情不是吗?这会儿一到了这个对他而言十分陌生的国度,心中有难掩的小小雀跃。平日里严格要求自己的沉稳气质都抛到了脑后,牵着洛诗瞳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一张粉扑扑的小脸上笑容怎么也藏不住。

  “嗯,舅舅会来接我们到外公家,外公啊一定会很喜欢我们聿的。”自己的儿子有多么讨喜她还是知道的,遗传了季亦帆的一张好皮囊和一身性情,盯着儿子就像是看到了那个男人。洛诗瞳瞧着自己的儿子,笑的温暖如春。

  “妈咪,我爱你哦。”季聿摆出一副羞羞答答的小模样,话说的半真半假。“嗯,妈咪也爱我们聿。”一双纤细柔荑轻轻抚上季聿的头顶,洛诗瞳神情间带着母亲对于孩子独有的温柔。大多时候,她喜欢叫季聿“我们聿”,一句我们,仿佛就能将那些他本该拥有、终究是缺失的由她来补给,那是他们的孩子,她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爱不够,怎能不疼。

  “姐,这里。”洛廷睿朝着人群中耀眼的母子二人迎面走来,今日他依然身着白衬衫牛仔裤,俨然未踏出大学门口的青年学生像。二十岁的年纪,也的确是该呆在大学里消磨时光的好时候,事实上他已经是哈弗的医学在读博士生。

  “廷睿。”走进,行李箱自然而然的被洛廷睿接到了手中,洛诗瞳唤了声自己弟弟的名字,心头动容。

  “欢迎回家,姐。”样貌清秀的少年漾起了柔柔地一抹笑意,五个字,代表的意义很多。

  “聿,回家你开心吗?”看向自己讨人喜的小外甥,洛廷睿笑意浓重。

  “舅舅。”季聿冲着他张开了小手,要抱抱。虽然小家伙很小的时候就装出一副成熟的大人样子,但面对自己的舅舅,这种矜持啊什么的统统见鬼去了。天性至此,舅舅亲外甥,洛廷睿看着小家伙扬起的手臂,弯腰将他抱了起来,乐得自在。

  “回家喽。”三人一路欢声笑语的,让人看了羡慕。

  到了洛家别墅,远远的就见洛院长只身站在大门外,殷殷期盼。等三人到了近前,却兀自将头偏到了一边,只留下一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的女儿,我的外孙。无论如何,这里是你的家,有你的家人,累了疼了,这里永远有你的地方,随时为你张开双臂。

  “爸!”洛诗瞳扑腾跪在了地上,一声轻响,膝盖硬生生的扣在了水泥路面,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涌。

  “傻丫头,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洛院长一把拽起了跪在自己眼前的女儿,自己的孩子,怎么能忍心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这一下子下去,膝盖定然青了一片。

  洛廷睿站在一旁,只是定定的看着,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他明白,这会是父女两个人的时间,旁人插不得话的。小季聿再他臂弯里扭动着小身子,想要下去。洛廷睿眼神闪了闪,低头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果然,小娃娃就安分了不少,只是拿一双凤眸殷切的望向自己的外公,面露期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