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二十一章 不过是一个人的偏执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293 2018-04-24 22:15:33

  “湛哥哥……”蓝琛嘴唇动了几下,翁翁和和,什么声音也没有再发出。到今天为止,湛绎宸终于不再顾及她的情绪,说出了实话:不会是她。

  是啊,不会是她。若非她蓝琛不是蓝城唯一的妹妹,任她再怎么出类拔萃,湛绎宸也不会多看她一眼。年龄小的妹妹,说到底不过是看在蓝城的面子上。她今年二十了,从懂事以来就开始喜欢他迷恋他,现在终于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吗?可是,谁能来告诉她,如果一段感情,从有了意识就开始,又该怎么放弃?她已经习惯了喜欢他,就像每天要喝水吃饭一样,这样的习惯了。突然的戒除,对她来说要有多疼,谁会明白。

  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久到她已经记不清楚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在哪个具体的时间点,从惊艳变成了喜欢,迷恋,爱……倒是记得湛绎宸总是留给她一个背影,好友的妹妹,起初他不愿正眼瞧一下。还是她厚着脸皮死缠烂打,他才终于肯和她说上一句话,也不过是要她停止一切对他不该有的想法。

  那是她爱着的人啊,发号施令的在位者,高高在上,绝情狠戾。但蓝琛不在乎,她还小,天不怕地不怕,死皮赖脸的跟在湛绎宸后面,哪怕换不来一个正眼,她还是期望着有能打动他的那一天。

  一头热的生活她过了多少年了?蓝琛自己也不知道该从那一次开始算起来了。中间许多记忆已经模糊,很多细节她再也不能轻易的回忆起来,她只记得自己爱这个男人,爱他,追他,打动他。这是蓝琛的人生目标,到头来,不过证明了是一个人的偏执。

  喜欢你,或者深爱你。忘记了为什么喜欢你,忘记了喜欢你的我的样子。每天在期待和失落的双重交替下度过,失落占据了时间的大多数。喜欢你,或者深爱你。记不得了我们之间的每个点点滴滴,欢乐的,心底珍藏着,灰色的,随风而逝消散。我不知自己是刻意还是无意,只收起值得开心的场面,几乎忘了悲戚。我是这样的喜欢你,可你连一句回应都是懒的。一直以为是你心肠太冷,是你有所顾虑,现在看来,或许是有,却也不过是用来拒绝的借口。当另一个人出现,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只是,那个人,不是我,不会是我,永远不会是我。我明白了,湛哥哥,今天了,我终于明白。

  那在今天,我是不是该跟你道别了?把所有有关于你的记忆全都封存在无人可探知的角落,我说,我不爱你了。

  “湛哥哥,我先走了。”说完,蓝琛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一张妆容精致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一个人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她的人生,突然就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切支撑着她前行的动力。至少在黎骜的眼里,这一刻,蓝琛的精神,垮了。

  透过一层厚厚的挡光板,黎骜的视线无意间捕捉到了蓝琛如游魂一般孤注的身影,透着无限的绝望,像是被人偷走了整个世界。黎骜很意外,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伤心成了这样。

  当然,这时的黎骜猜不到答案。作为M国远晟集团的总裁,无往不利的有名企业家,黎氏家族的准继承人,黎骜猜不到会是因为爱情。只因他还不懂这两个字所说何事。说来悲哀,他懂得手段算计,阴谋商机……懂得很多很多,却唯独不懂得爱情,多像当初那被抽了情丝的神女。

  那一天,C国首都的长安街上,一辆本来正常行驶的银灰色的宾利车悄无声息的尾随着一身孑然的女孩,亦步亦趋。女孩的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了宾利车主人的心脏上,令他的心脏莫名的悸动。

  “boss,今天三点钟收购案的会面……”前面副驾驶上坐着的助理萧然实在是看不下去司机这种比蜗牛还慢的速度,刚要开口提醒黎骜却被他生生截住话茬。“下午的行程全推了,跟紧前面那个女孩。”他想弄明白为何她会表现出这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神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可是,boss……”萧然本想说他们专程从M国赶过来就是为了这场收购案啊,有没有?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看着boss那望向某处的如痴如醉神情,萧然不敢妄加主张。罢了吧,反正boss也不差这么几个钱。

  整整一下午,一车三人,陪着黎骜一起瞧着蓝琛游荡。终于,在接近黄昏的时候,黎骜独自下车并吩咐其他两人在原地等、不许跟上来。

  想来,往日里温文尔雅的有名企业家,一路尾随着个失意的小姑娘,一路机警的还不能被发现。偷偷摸摸的感觉就是做贼,偏偏黎骜还不自知,他只是觉得好奇想探究而已,一点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可他这不妥的行为却被湛绎宸派出的暗中跟随蓝琛的保镖看了个一清二楚,之所以还没下手不过是看在他还没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举动也没收到少爷的任何指令。

  蓝琛一个人走进了酒吧,魅颜惑人,绚烂的五彩灯光下,蓝琛的意识早已不甚清晰。无视周遭一切喧嚣,只有吧台前可以看到她一杯接一杯的灌酒,她想靠着酒精来麻痹每一处都泛着痛疼的神经,哪怕只是暂时的。蓝琛酒量并不好,没几杯下肚,脑子就开始昏昏沉沉的不听使唤,她是没有顾虑的,她任性的知道哪怕是醉死了,之后也会有保镖过来把她扛回去。只要在这个世界上,她就会是安全的。

  但今天可能与以前略微不同,她是醉了,也被带出了酒吧。但做这一切的人,不是蓝城或湛绎宸派来的哪一个保镖,而是之前还与她莫不相识的黎骜,也不是直接扛出去的,而是一个公主抱抱出去的。

  被移动的过程中,蓝琛视线早已模糊不清,只隐约瞧到了一个大致的轮廓,迷迷糊糊的露出了从湛氏出来后的第一个笑容。一笑,暖人心。她主动攀上了来人的脖颈,巧笑嫣然:“湛哥哥,你来了。”她没想到,最后,湛绎宸竟然会找到她抱起她。在此之前,连一个主动的拥抱都不从有过,主动将她抱起,哪怕是在意识不清醒的时候,蓝琛也激动的落了泪。笑着哭了,黎骜看在眼里的这一幕,让他觉得心里泛酸。

  看了一下午接近一晚上,他看着她落寞的游荡,面色痛苦的一杯接一杯灌酒,一抹发自心底的柔和笑意,夹杂着泪水,一丝不落的砸在他毫无防备的心底。他终于知道了答案,一个让他心口闷闷的答案。说不上来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感觉席卷全身,他终是迷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