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二十章 如果一段感情从有意识就开始,该怎么放弃?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306 2018-04-24 22:13:54

  湛绎宸洗澡穿戴整齐一身清爽出来之后,墨倾颜已经将西式早餐摆上桌。一杯温牛奶,煎的两面金黄的土司片夹上了一片培根和一枚太阳蛋,很简单。男人坐在餐桌旁一目十行的浏览着最新出炉的全球经济新闻和重大事件,习惯性的伸出左手去端前方的咖啡杯,结果,空的。原因是孙妈去了湛家老宅还没回来,他也懒得再让人过来打理,墨倾颜这个女人又不熟悉他的饮食习惯。终于肯抬眼看看她,发现她竟然给他准备了一杯温牛奶?

  “去泡一杯咖啡过来。”湛绎宸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也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妥的朝墨倾颜颐指气使的命令。

  墨倾颜:……自己没有手还是没有脚,想喝不会自己动手泡?能帮他把早餐也做着就已经很对得起他了好不好,昨晚还说自己做的东西怎么怎么不好的,这会倒是别再让她给做啊。骨气!

  “发什么愣?你不是不会泡吧?”湛绎宸绿眸微眯,故意摆出了一副质疑的表情,激的墨倾颜一个冲动起身就夺过了桌上的咖啡杯朝吧台走了过去。煮咖啡的材料用具都在客厅另一面的吧台上,这个她倒是知道。此时,无比庆幸自己大学时期偷偷学过几天咖啡方面的知识,实在是在这臭男人面前扬眉吐气了一番。让他又质疑她!明明就没有他想的那么差好嘛。

  湛绎宸瞧着没多会就在吧台前忙碌的井井有条的女孩,绿眸中有笑意闪过。小受气包,真是可爱。

  “技术有待提高,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以后继续练着吧。”湛绎宸喝着咖啡看报纸的闲适神情好不惬意,发觉自己可能中计的女人一双冰眸简直要喷火,真真是个十足十的臭男人!不过,她觉得自己应该学聪明一点不该跟这个臭男人计较,他说什么呢也听听就好,不必往心里去。自顾自的吃起早餐,津津有味,自言自语:还不错哦,墨倾颜,你可厨艺了得呐。

  故意说给湛绎宸听得话,听得男人直摇头。倒真是见过比这更没有自知之明的。

  一顿早餐下来,气氛勉强还算得上和谐。一如往常,早晨八点半湛绎宸正式出门,卢卡斯早已在下面等候。临走前,对吃饱喝足考虑今天该怎么度过的小女人直接下了正式去湛氏报道的命令。留下墨倾颜一个人在客厅里干瞪眼,昨天让她去送饭就自己打的车,今天又要让她自己一个人打车?又不是不知道这一片到底有多难打车!怎么觉得这个臭男人是故意整她呢,顺带捎上她能死吗?她是有多重还怕坐不开不成?这个臭男人可真会挑战人的容忍极限!

  湛绎宸于八点五十五分正式到达湛氏101层,准备开始工作,却发现自己办公室门口站了一个人。俊朗的眉宇间略显不悦,湛绎宸微微蹙眉,继续抬脚往前走去,没有说什么。遇事他从来都不会躲,这种事,躲着也没用。该明了的时候必须要说明白,即使可能会很伤人,但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谁都明白。

  “湛哥哥。”101层就只有一个出入口,蓝琛就是朝着这个出入口站着的,一双大眼睛又留意着心心念念的身影。所以,湛绎宸出现的第一时间,也就是湛绎宸发现她的那瞬间,蓝琛就看到湛绎宸了。四目相对,她轻轻唤了湛绎宸一声,试图通过他的眼神去读懂他的心情,但不过是徒劳。湛绎宸一双漂亮的绿眸,能勾人摄魄若是不小心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眼,铁定会被他深邃入海的眸光吸引进那无限的漩涡,随着他的想法荡漾起伏。

  能听懂蓝琛语气间难言的苦涩,湛绎宸依旧保持单手插兜的姿态,无动于衷的样子。还是那句话,不要就不去招惹,不给任何人产生错觉的机会。人人说他绝情冷漠,这种方式又何尝不是一种保护。

  “进门吧。”走到蓝琛身边,湛绎宸淡淡的说,嗓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听。这个男人,不愧是有一切能让人为之疯狂的资本。

  “湛哥哥,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的。那一天,我……”蓝琛欲言又止,嗓音中带上了丝颤栗,说不下去了。

  “蓝琛,这句对不起,你不必对我说。”男人锐利的视线敏锐的看向低头泫然欲泣的女孩,嗓音里有了冷意。“我早就说过,阿城是我的兄弟,你是阿城的妹妹,那么,在我心里,你也就是我的妹妹。”

  “湛哥哥……”蓝琛听他这么说,才肯抬起头来,叫出这一声的同时一颗泪珠猝不及防的砸落。她有点慌,神情很是不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做。

  “蓝琛,在我这里,你是妹妹。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你怎么闹我也不会怪你。你还小,有很多事不懂,又是蓝家唯一的女娃娃,从小就宠的厉害,任性是必然。无论阿城还是我,对我们这些哥哥来说,蓝琛想任性闹一闹没什么关系,但是,墨倾颜不一样。”湛绎宸特意咬重了“但是”这两个字,听得蓝琛心里一颤。

  蓝琛喜欢更甚于爱湛绎宸,在这同时也害怕他。湛绎宸气场太强大,平时又太过于冰冷,人人忌惮着,蓝琛也没理由不怕。

  “可是,她跟你在一起不过就是为了钱,湛哥哥你怎么还……”湛绎宸岑冷的目光斜了过来,吓得蓝琛没敢继续往下说。

  “你倒是明白。”男人轻弛一声,觉得好笑。“你这个小丫头听谁说的,她是为了钱。”如果是单纯的为了钱还倒是好办了。

  “她自己说选择面包的,而且她还承认她自己自私,还拿了我的支票。难道还不能证明她是为了钱吗?”蓝琛一个例子一个例子举着,生怕湛绎宸不相信似的。

  “嗯,继续。”男人听了不仅没有什么怒气,反而多了抹痞痞的笑意。

  “没有了。”实话实说,蓝琛还没学会添油加醋这项技能,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

  “若是,墨倾颜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我是湛氏总裁呢,你还说她是为了钱?”也或许是为了钱,说好的给她那一百万。

  听了这话,蓝琛眼睛睁得老大。“不能吧,莫非是……哦,那她就一定是因为湛哥哥你的脸。”蓝琛恍然大悟般惊醒。

  “你说的是她还是你?”湛绎宸真想把这个刁蛮无理的小屁孩丢出去,瞎胡闹。

  “她有什么好?我有什么不好?”蓝琛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么句话,神情间难掩落寞。

  “蓝琛,即使不是她,也不会是你。你是年龄比我小的妹妹,只要你想,你就一直是。”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湛绎宸说的简单明白,两个人心知肚明。就算最终不会是墨倾颜跟着他,跟着他的那个人也永远都不会是蓝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