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十四章 现实中,面包排在爱情之前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237 2018-04-23 20:10:07

  “不必装什么清高,你再怎么做也掩饰不了你虚伪的面目。”蓝琛恨得牙痒痒。

  “对啊,我是虚伪,很虚伪。那么,支票我就先收着了。”说话家,墨倾颜抬起握着支票的手冲着蓝琛扬了扬,“另外,我还知道。在现实生活中,面包是永远的排在爱情之前的。”

  看着墨倾颜头也不回的背影,蓝琛眼角有瞬间的疑惑。她生来就不需要考虑面包和爱情的问题,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也可以无忧无虑的度过这一辈子甚至下下辈子,她需要考虑的只是爱情。

  墨倾颜手里握着那张支票,指尖用力收紧,几乎要将它攥破。这是她长到二十二岁第一次拿到真实的支票,薄薄的纸张,能取出一笔不菲的数额。她明明很喜欢钱,但此时她只能感觉到心凉,没有半点的喜悦,倒是莫名的悲凉。

  有时候,墨倾颜会觉得自己的存在像是个笑话。好像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她的出生是个错误。不然,妈妈不会在她有记忆之前就离开家,爸爸也就不必被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他疼爱的孩子不过是个他的妻子与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这种言论在她懂事起就此起彼伏的存在着,甚至有些人会毫不避讳的当着她的面说,有根有据、头头是道,仿佛笃定了她不会跑去告诉自己的父亲。确实,她不会告诉他,但她觉得自己愧对于他。自己不是爸爸的孩子,却享受着他的爱护。甚至在临走前还记挂着她,奄奄一息的时候还挣扎着告诉自己,他并非她的生父,叮嘱她一定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如果日后有机会,还希望她可以认祖归宗。

  可是,在她的眼里心里,养了她整整十四年的父亲便是生父。其他人,什么都不算,她不要什么生父,只要爸爸可以醒过来活下去。

  她一直在努力的把自己变得无坚不摧,她会在人前戴上一副面具,她没有了家人也没有朋友,没有人替她遮风挡雨,所有的一切她都要自己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有任何的人看不起她。对啊,她现在是身世不明的孤儿,可又如何?这不能成为任何人可以讥讽她的理由吧。

  墨倾颜一双冰眸有些红,在离湛氏大厦正门几步远的地方,她高高的扬起了头,阳光开始有些刺眼了,刺得她眼睛有些疼。她告诉自己,是因为阳光,阳光刺疼了她的双眼才会有泪留下来的。像是要遮掩什么,墨倾颜迅速低下了头,快步走远了湛氏大厦,一路沿着与来时的反方向走去,不留痕迹,只是不知在路旁的哪个垃圾桶里多留下了一张纸皱的不成形的纸。

  湛氏大厦101层的总裁秘书室里所有小秘书都没有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怎么总裁一大早的找人把办公室所有贴着凡是与总裁有关的字眼的门牌啊标示什么的,统统都揭下来扔了。还有,前些天来找路特助的漂亮女人怎么又进了总裁办公室?

  蓝琛今天会到湛氏找自己完全在湛绎宸的意料之中,他答应了蓝城不会伤害到蓝琛的感情,这样委婉的办法她总能接受的了吧。

  “湛哥哥,我们出去吃午餐好不好。”蓝琛娇笑的模样明艳动人,但是湛绎宸就是没有感觉也没办法。她都干巴巴的坐在这里快要一个上午了,湛绎宸照常工作,完完全全的把她当成了个透明人,批文件开视频会议忙个不停,把她无视了个彻底。眼看快十二点了,湛绎宸不和她说话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蓝琛开始坐不住了。

  “饿了你先去吧,我还要工作。”湛绎宸头也不抬一下。

  “不嘛,你不和我一起,我自己吃多没意思。”小女孩惯用的撒娇那一套蓝琛可是个中翘楚。

  “湛哥哥,你陪去我嘛。”蓝琛继续发动资深的撒娇功力。湛绎宸却不为所动,仍旧没抬眼。

  “你也看到了,今天十月不舒服,本来他删减的文件直接送到了我这里,有这么多文件都等着要签,真的走不开。”说着,还故意的连着翻开好几个文件夹,表示可忙死个他了!

  总裁办隔壁默不作声了一上午的路十月觉得耳朵痒痒的,不会是有人诅咒他吧。少爷今天一大清早的像抽风似的,找人上来倒腾,又让他把今天到他手的文件原封不动的都搬到总裁办,这就不正常了。平时那么压榨他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开窍了,体恤他鞍前马后的操劳?想想就感人。

  可惜,想象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感的……

  “工作可以改天再做嘛。”反正你们家是C国第一名门,早就积累下的财富,够你包括你的子子孙孙逍遥自在的过活不知道多少辈子了。富可敌国可不就说的你们家怎么的。

  “这可不行,要是今天赚不到养家糊口的钱被女朋友嫌弃了怎么办。”湛绎宸沾了宠溺无奈的语气也是够了,“可能一会她会过来帮我送午饭的,你饿了就先去吧。”

  “女朋友?你知道你的女朋友做了什么吗?”又提到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可以让他一直挂在嘴边不嫌烦的说,还养家糊口,难道他们还有要结婚的打算?还要让她先走?怕一会自己会打扰他们相处吗?

  提到墨倾颜,这个女人不是绞尽脑汁的要进湛氏?都十二点了,怎么没见有人带她来,难道还在锦绣花园睡觉?是不是有必要打电话催催她,顺便让她现在过来给他送餐啊。身为女朋友,这个女人怎么连来关心关心他饮食作息的自觉都没有呢。

  湛绎宸想到这些的时候,竟然丝毫没有意识到人家只是个租来的群众演员。他这种角色融入的速度倒是挺快。

  见他也不做声,仿佛完全没有抓住她说话的重点,蓝琛再度开口:“湛哥哥,就在今天早晨,那个女人已经拿了我给她的支票离开了。所以,她是不可能来送餐的。”

  “什么时候?谁让你见她的?”事实证明,湛绎宸不是没有听到蓝琛说的话,甚至听得很清楚,也比任何人都会抓住重点。

  “你就那么关心那个女人?即使她说面包比爱情重要,也不改变?”势利虚伪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湛绎宸是昏了头了吧。

  “你在哪见到的她?”蓝琛不可能去锦绣花园,一来她不知道那个地方;二来,知道了她也进不去,就算有人进去他会收到消息。这下没有消息,这么说那女人是已经不在锦绣花园了,既然蓝琛与她见过面,那么,难不成是在她到湛氏的路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