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十章 问心无路:开端,随手扯过的缘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332 2018-04-22 23:21:41

  “爵,快来!看我做了什么。”Vivian正在琉璃台前忙碌着,一抬眼看到唯爵就站在不远处往这边看。本来还想着按时间算他也该到了,果不其然,她每一次都算的那么精准。

  “祖母。”唯爵先是唤了Vivian一声,走过去。“您怎么自己动手呢,这些事让厨房来做就好了。”祖母年纪大了,这种操劳实在是能避免就避免。vivian贵为皇室后裔,Y国公主与黑道教父的独生女,出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知名的钢琴家、画家。在她身上没有骄纵,没有刁蛮,貌美绝伦,聪颖过人,温婉如水。同时,Vivian也是呵护他长大的人,训练场上下来有她等,从基地回来有她等,处理完藏闇事务有她等……就是这个女人,她和祖父一起,一严一宽,承担起了对他的教导,将他从无限荒凉的世界中一步一步带了回来,给予他无声的陪伴和关爱。

  唯爵很清楚,除了父母双亲给予他生命、带他来到这个世上、赠与他六年温馨幸福的时光,还有祖父母,带给他重生、养他育他将他送往王者之巅,是一对于他恩重如山的老人。

  回应他的是Vivian的粲然一笑,昔日貌美如花的美人儿青春不在,岁月沉淀出的贵族气质在她的身上得到充分的展现。Vivian望着自己的外孙,眉眼间一片慈爱,“先来猜猜我给你做了什么。”Vivian微微一笑,冲唯爵调皮的眨了眨眼。

  “那我猜,是鹅肝酱煎鲜贝。”说着,唯爵还往前凑了凑闻着味道。

  看着自己孙儿为了引自己开心故意做出的动作,Vivian眼角的笑意加深,凭这个小子的灵敏嗅觉怕是没等进门就闻到味道了。鹅肝酱煎鲜贝是唯爵喜欢吃的菜式,只吃出自Vivian和路易·莱妮之手的。第一次吃是莱妮做出来的,莱妮离世后就是Vivian做出来的。

  “饿了吧!去坐下来等着,一会儿就可以吃了。”Vivian声线温柔,透着无限的慈爱。

  “去去去……别给我添乱。”唯爵并不精通厨艺,厨房都没进过几次,仅有的几次怕是小时候跟在莱妮身边打转的年纪,除了帮着吃还能指望他帮上什么忙。

  结果,Vivian赶着他去外面休息,唯爵就一反常态的黏糊着她,非等到所有的菜式全部完成,才拖着Vivian一同走进了餐厅。

  自从唯爵去到C国之后,这样简单一顿饭相处的温馨闲暇时光逐渐减少,唯爵的确是忙,肩上承担着不止两份责任,身负两个家族的荣耀,每天做着不知道几人份的工作……很忙很累很苦……将这所有的一切能做到这般尽善尽美的恐怕也没有几人了,这是自己疼爱着的孙儿,Vivian对于他的成就很自豪。

  “祖父又去古堡了吗?”吃饭的时候还是没见路易·伯曼,唯爵心下了然,若不是这样,恐怕老头子连让Vivian离了视线范围内都不行。老爷子断然是去了那座弥漫着血腥气息遍布着森森白骨的城堡了,那座代表着金钱荣耀地位的古老建筑。一去三天,今天便应该是第三日,不出差错日落之前老爷子应该就回来了。

  “爵,真的不再考虑沿袭爵位的事吗?”Vivian没有正面回答他,也知道就算自己不回答唯爵也一清二楚。但是,面对自己的独女留下的骨血,老头子年纪渐老,爵位一事不沿袭给他又能传给谁呢?唯爵唯爵,唯一的爵位继承人,这是当初老头子为他取这个名字的另外一层意思,真真切切的将他看作波旁家族直系爵位的唯一传承,路易·伯曼不会允许出现别的意外。

  “那座处处透着腐朽的宏伟建筑,唯爵不愿踏进半步。”即使那里面有祖父希望他也需要由他担起来的使命。

  “祖母知道,当初让你接藏闇掌门印已属下策。若不是他突发意外,那么年幼的孩子,断然不能让你过早的扛起这一副重担,爵怎么会不辛苦呢。就算我的爵是个百年难遇的天才,却也终究是人不是神啊。”Vivian抬手温柔的抚上了唯爵亚麻色的短发,冰蓝色的眼眸中划过悲伤,一闪即逝而已。爵很苦,她知道。所以她更加不愿意强迫自己的孙儿做不喜欢做的事,何况那个世人想走进去的地方着实阴冷的厉害,弥漫着冲天的腐臭,她用了将近一生的时间抗争走进去。唯爵身上的担子本来已经够重了,剩下的这点就先让老头子自己扛着吧,好歹老头子还有自己陪伴相依相携。没关系,唯爵不愿意,还有唯爵的儿子嘛。想到重孙这一茬,Vivian眼角重新闪过笑意。

  “祖母,我不苦。是你和祖父给予了我至高无上的荣耀,这些身份地位旁人相求都来不及呢,我怎么会觉得苦呢。”瞧着Vivian的神色,唯爵回以释然一笑,尽他所能让二老宽心也是他应尽到的义务。

  “我的好孩子。”Vivian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唯爵的身体,冰蓝色眼眸中的水雾渐浓,视线交错时恰好落下。

  C国首都机场

  蓝琛早早的等在机场大厅里,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流喧闹,并没有让她露出半点不耐烦情绪。蓝家三小姐刁蛮任性、傲娇无理,她可以对任何人没有耐性,除了湛绎宸。

  果然,在看到身姿挺拔的墨镜男子从机场出口走来的时候,蓝琛妆容精致的小脸上洋溢着明媚的笑容。那般耀眼的男人,区区一副墨镜又怎能掩住他的光芒。

  “湛哥哥。”等候已久的女孩像只欢快的小鸟,雀跃的朝着湛绎宸走来的方向跑过去,高跟鞋也不能成为她脚下生风的阻碍。一旁紧随其后的助理哑然,蓝家三小姐什么时候跑得这么快过?平时那么不爱动弹的一个人,竟然也能跑出这样的速度。不过就是四处打听,终于获知湛少爷搭乘了今日的早班机回国,就连爱睡的懒觉也不睡了,提前几个小时自己起床,梳妆打扮来到机场苦等。这份热情,助理小姐自叹不如。

  蓝琛的这一声呼喊,就是耳背也能听得清楚,更甚湛绎宸这般常年训练耳力极好的人。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不妙的就是他都从出机口走出来有一段时间了,还没看到小秘书的身影。他让路十月把101总裁秘书办的小秘书找过来接机,竟然不见人?

  湛绎宸硬着头皮走进了密集的人流中,随手扯过了一个娇小的身影。硬生生的将那个身影扯出了人群,就看到跑过来的蓝琛直勾勾的盯着两人看。湛绎宸还微微讶异了一下,蓝琛这个丫头平时不都是连走个路都嫌累的嘛,这会能跑这么快了。

  被不顾感受生硬的扯住手腕的墨倾颜心下骇然,但她不会喊出来,佯装镇静的看了一眼扯住她的人,墨倾颜心里复又擂起了鼓。怎么会是他?她不过是来送秦娇上飞机,这又偶遇他了?不过扯住她干嘛,还这么粗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