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八章 湛氏国际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245 2018-04-22 23:12:49

  墨倾颜一回到寝室就开了电脑,打开网页搜索关于湛氏国际的新闻。以前只是从别人聚在一起茶余饭后的谈资中听到一些消息,只知道是世界五十强企业,高学历求职者挤破头都想进去的集团。网页上的信息就比较全面,包括成立年限、企业文化、涉及产业、旗下众多分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分布情况等等都很清楚。

  只是,这些再全面也不过只是一小部分,跟她想要知道的差着一大截。如果她进入湛氏,要打入内部首先得认清谁是谁,各自都是管什么,有什么作用吧。

  浏览了好一会,在五花八门的信息中,墨倾颜只获取到了湛氏国际的大概情况。

  湛氏国际集团,全球五十强企业之一,二十六年前以房地产开发起家,时至今日涉猎行业众多,归C国第一名门湛氏家族所有。现任执行总裁为湛氏家族嫡系长孙湛绎宸,一个名副其实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公子。公认的天才,更是以手腕强硬狠戾出名。他的爷爷湛世休是C国陆军总司令,现任湛氏家族的当家人,德高望重;他的奶奶姬如沁曾是C国历史上有名的那个外交部副部长,说一不二的外交圈铁娘子。他故去的父亲湛厉天则是湛氏国际的开创者,又是C国曾经赫赫有名的特种兵作战队大队长。有传言说他的母亲家族也不一般,至于怎么个不一般却没人知道也没处探寻。为此,坊间还流传了不少有意思的版本,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不幸的是,在湛绎宸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双亲故去,他本人也在那之后消失了很多年。一直到十八岁才回到湛家,并成为湛氏国际的执行总裁。在这之前他到底经受过什么又有什么波折外界无从得知,众说纷纭也不知道真相究竟如何。十八岁之后湛绎宸几乎没有在媒体的面前公开露过面,不过坊间流传他长着一张倾国倾城貌,可众多五花八门的网络媒体却没有一家能公开他的照片影像。湛绎宸这个人行事风格很是低调,外界只能窥到他一丝丝难以企及的手腕能力,有关于他的其他一切东西都属于未知。总之,此人极为神秘。

  看到这里,墨倾颜的心肝不由得颤了颤,这属于什么?“敌”在暗,我在明啊。她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怎么去和被传成神话似的人斗?开玩笑!她岂不是一开始就成了秦龙那个阴险小人的一枚弃子?难怪!秦龙把这个任务交给她来做,是认定了一定会失败吗?不当作正经特工培养的特工,小命玩完了也不心疼?妈蛋!墨倾颜觉得自己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还挺大的。这算是笔什么买卖?若不是她实在找不到别的途径探听到一点有关于生母的消息,她才不会同意加入这什么狗屁的帮派,一个搞不好她不仅什么消息都捞不到,小命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怎么着就给交代了。

  这一晚上,墨倾颜躺在宿舍的单人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脑子里乱得厉害,预感不是很对,隐隐的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具体哪里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她还是有些犹豫,该不该接受这第一份任务,或者说,该不该真正的实现卧底特工这层身份。

  墨倾颜这个人,别人怎么看她她并不是很在乎。或许是跟前几年的经历有关,她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只有在孤独中才可以得到安全感,害怕奇怪的不熟悉的声音,习惯享受一成不变的生活。这种状态或多或少的有些病态,但墨倾颜自己没有觉得。

  相反的,她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自我保护心态。源于年幼时母亲无缘无故的失踪以及不久后父亲的离世,那是疼她爱她的父亲啊,忽然之间的病危,进了手术室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那时她才只有十四岁,距离母亲失踪十四年,她的父亲也离她而去。

  那一天,十四岁的墨倾颜站在手术室门口,任值班的小护士怎么拖都不肯走,父亲的遗体就要被推往太平间的时候,娇小的人儿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扯开拉住她的护士就扑了上去。她要问一问自己的父亲,明明就说要她乖乖的等着,等手术室的灯灭了他就能安然无恙的出来了。为什么要让她一定要找到失踪的母亲?她不想做任何事,只要乖乖的等着自己的父亲从手术台上安然无恙的站起来,父亲想找到母亲就等身体康复了自己去找好了。在她的印象里,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关于母亲的记忆,没有一丁点母爱的影子,她也不想要了,不想给自己徒增烦恼。她只有父亲,她不想父亲离去在世上只剩下她自己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那一天,手术室外有个身形娇小的小女娃娃哭的撕心裂肺,扑在手术床上一遍又一遍的喊着父亲,你回来,别丢下我。在场的医生护士闻声路过的病人家属,无一不动容。按理说,常年身在医院,他们每天面对的就是生离死别的人生大戏,却从来没有见过像这种铺天盖地的绝望。

  一家三口只剩下了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何其不幸?还好,墨倾颜的父亲生前是个德高望重的著名心脏科权威,手下门生遍布,后事就由几个颇有成就的后生晚辈和所在任职的医院承担料理了,不然让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怎么办?只是,从那一天开始,墨倾颜开始变了,往日里眉眼含笑的活泼的小女娃娃给自己带上了一副冷冰冰的面具。葬礼上,她的表现不像是那个在手术室外哭的梨花带雨的无家可归的小孩,冷漠麻木,如一只提线木偶,没有生气没有活力。她礼貌周到的一一谢过前来吊唁的叔伯阿姨,安静的听着来自他们的安慰,礼数周全的一一应答。丧礼上,墨倾颜没有再掉一滴眼泪,只是在宾客尽散之时,她一个人在父亲墨齐的墓碑前长跪不起。直到两天后被墨齐听闻消息从国外赶回来的学生看到,抱起彼时已昏迷不醒的小女孩送到了医院。

  那个学生是秦娇,先天性心脏病患者。因此墨齐不仅是她的老师,还救了她的命,她认为自己有义务照顾救命恩人留在世上的唯一骨血,承担了墨倾颜一切的生活学习费用,直到墨倾颜年满十八岁时执意不再接受她的金钱或物质援助。只不过,两人谁都不知道,秦娇竟然会是秦龙的亲妹妹,墨倾颜竟然就是被秦龙当成过河卒随时丢弃的卧底。世界很大也很小,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