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七章 埋在心底的种子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470 2018-04-22 22:02:52

  十八线明星?!又是他!天呐!这缘分也太离奇了点!黑暗中墨倾颜一路追着到这里,光亮了就看到这样一幅大饱眼福的画面,心中惊叹连连,这么有艺术细胞的明星竟然还是个十八线不科学,她觉得自己都要被这个艺术家人设的十八线撩神撩倒了。殊不知公子如玉,美则美矣,却危险至极。

  不过片刻,湛绎宸收回不知投到了哪里的视线,刚要往包间里走。绿眸精准的扑捉到个不知道是目瞪口呆还是一脸痴傻的人,又是那个女人!怎么会跑到这里?还看起来傻乎乎的。

  “有缘了。”湛绎宸直直地走向那个状似痴傻的人,出了声,墨倾颜才回过神来。

  望着面前突然之间被放大了无数倍的俊脸,墨倾颜心底擂起了鼓。“你干嘛?”被惊得条件反射般连连后退,墨倾颜都来不及掩饰自己的紧张。

  “嘿。这就是你说过的礼貌吗?看到别人来友好的打招呼自己却想跑?”湛绎宸一双漂亮的绿眸中的狭促之意可不止一星半点。

  “我没跑!”墨倾颜现在的脸很红,她不习惯有人靠她太近也不习惯别人的触碰,湛绎宸突如其来的靠近让她猝不及防,局促得很,方才还没完全褪下的冷淡被窘迫红晕取而代之。

  “那你这个动作怎么解释?”一而再,再而三,他却从来不会等到出现“三”的时候,正如他眼里原本容不下有谁犯第二次错误。可偏偏让他遇见了墨倾颜三次,让一让二不让三,三已是到了最极限。

  “不是我!是你突然之间靠太近!”墨倾颜性子偏冷淡,不喜欢跟人争辩,但这个十八线就是有本事让她发急。

  “哦,原来是害羞啊。”男人将玩味的目光投到了墨倾颜一张绯红的小脸上,明明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他仿佛就像个局外人似的,云淡风轻的掌握着战局。三言两语的戏弄着就把人生生的急成了个大红脸。

  听着意思是说她墨倾颜像个不要脸皮的,感情是把人当傻子呢。“当然没有你们国外的十八线开放!走远点!别靠我这么近!”墨倾颜一双冰眸就要喷火,十八线光顶着一张好皮囊,可是无赖的厉害。

  居高临下的睨着墨倾颜羞恼抓狂的神情,湛绎宸哧哧地笑出了声。怎么办,似乎真的很像拆开看看这个人是什么构造啊。

  “你不觉得自己很欠抽吗?就算你是个明星又怎么样,我又不是你粉丝,你能不能离我远点!”男人肆无忌惮的笑声落在墨倾颜心底,刺耳至极。好听是好听,但是这种时候这样的笑明显就是在嘲笑她。她慌不择手的想推开这个快要把脸贴到她跟前的人,无奈指腹下的皮肉像是钢筋铁铸的,她用了很大力气也白搭,索性放弃。

  湛绎宸无声的看着这人的小动作,小打小闹的快要让她给戳痒了。“看我欠抽?你肯定不是第一个人。”何止觉得欠抽,想要他命的人海了去了。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自己也知道就好。”完全想不到湛绎宸会这样回答她,墨倾颜眸中划过意外,红着脸撂下这句话慌里慌张的跑了,跑的头也不回,活像身后有什么凶禽猛兽在追。

  “要走也至少先打声招呼啊,没礼貌啊。”湛绎宸立在原地没有动,声音不高不低,恰好能让墨倾颜听得清楚。

  墨倾颜心跳越发的加快,暗道一声十八线太会撩。她尽力的跑,那些带着十八线的画面却忙不迭的往脑子里涌。从第一眼看到,之后又遇到再遇到,每一次他总是像个与世间无甚关联的艺术品,那些画面带出来的感觉渐渐的在她心底晕染,埋下了一颗不知是什么的种子。冥冥之中,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期待,有些强烈且不可抑止。可她不知道,对于一个只匆匆忙忙见过三次的男人,这种感觉很危险。

  “有没有搞错,你干嘛呢?”蓝城在包间里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有半个人影进来,搞什么鬼?明明他就是被约的那个人,他都推了一个饭局美滋滋地到了,湛绎宸还不来是个什么鬼!还是刚才等的不耐烦了,把服务员找过去一问才知道。这个闷骚货恐怕早就来了,还用绯色的钢琴弹了一曲。这么半天都不进去,惹得蓝城很怀疑闷骚货突然开窍,艳遇去了。他就是想出来看个好戏什么的,结果竟然让他看到湛绎宸一个人站着发呆。?什么操作?

  “我说,你把我叫过来玩,结果自己站在这发呆。你出门吃药了吧?”他今天可是忙成了狗,刚开完一个会就过来了。这小闷骚竟然这么悠闲,妈的,湛氏每天需要他裁决的事并不比他蓝氏少啊。看看!论有一个万能特助的重要性!

  湛绎宸轻描淡写地扫了蓝城一眼,抬腿走向了常年预留的包间,对蓝城的喋喋不休充耳不闻。等两人都进了门才舍得开了金口,听不出任何语气。“有人想打湛氏的主意。”

  蓝城一口酒喷了出来,“卧槽!不要命了。”业界谁不知道湛氏的主意万万打不得,前几年湛绎宸刚成为执行总裁的时候,知情人士中不乏觉得他太年轻不服气的,明着暗着的寻衅挑事的,哪一个不被湛绎宸收拾的折腾掉大半个家底?且不说湛绎宸背后的湛家,单就论他自己,业界没人不知湛氏国际的年轻总裁心狠手辣、雷厉风行的,哪个嫌钱多的敢去惹他?

  “听说而已,暂时还不清楚对方是个什么来路,等他再有下一步动作吧。”湛绎宸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生活太无趣,全算调剂了。

  “我先替他点蜡烛吧。”蓝城装模作样的祷告了一番,继续喝酒。很庆幸啊,他和湛绎宸这个小闷骚从小时候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基友,湛氏和蓝氏在业务上也是没什么交叠,二人没有可以成为竞争对手的机会。湛绎宸这个人,不只是智商超群,就连情商也高的离谱,偏偏他还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这样的人谁招惹上也得脱层皮。

  湛绎宸斜过眼角,一脸鄙夷的看着蓝城,喝酒。

  “我说,你今天很不对劲啊。”平日里那么毒舌,现在倒是一言不发了。两个人从小玩到大,湛绎宸的秉性蓝城自认还能摸到个七七八八。“能让你这样的……”蓝城单手摩擦着下巴,一双黑漆漆的凤眸来来回回的在湛绎宸身上逡巡。“嗯,肯定不会是公司的事,家里?湛家最近也没什么大事,不会是A国吧?”蓝城大腿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结果,招来湛绎宸一记毫不留情的眼刀。见这模样,蓝城暗叹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你总该不会是被逼婚了吧。”蓝城无心的一句玩笑话立马让湛绎宸黑了脸。又一眼,蓝城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老爷子不是吧。”蓝城露出深表同情的一张脸,“诶,不会吧。你这才二十四呢,又不是四十四,这着什么急嘛。”家长和家长也不能比,他也二十四了,怎么不见家里给他张罗着成家呢?比如给他安排那个冷冰冰、油盐不进的夜楚就行啊,多好玩。

  “我祖父二十岁时我母亲降生;我母亲十八岁生下姐姐,二十四岁又生下我;今年我二十四岁。”湛绎宸淡定的陈述着这个事实,长辈们都年纪轻轻结婚生子,就算姐姐也是二十岁就嫁给了慕寒哥,二十四岁生下一对龙凤胎。

  “现在我们C国提倡晚婚晚育!”什么嘛,怎么他爹他妈就那么大岁数才生下他呢?直接导致催婚都落在起跑线上。“不能这么看!不对啊,天叔这边就比较晚啊,你看,我天叔有你的时候都已经三十四了,晚吧。这关键又不在你,又不是你生。”蓝城自觉脸上泛着机智的光,忍不住再次为自己这个小机灵鬼点赞。

  “嗯,是你生。”听他说的结婚就是传宗接代似的。

  “别这样嘛,人家还是喜欢女人的。”蓝城故作娇羞的姿态让湛绎宸一阵恶寒,“好啊,一会我走的时候帮你找十个八个的送床上去。”

  “喂,我开玩笑的。”听着湛绎宸阴嗖嗖的语气,蓝城生怕他一个冲动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儿来。

  “嗯,早点承认你喜欢男人不就对了嘛。”湛绎宸笑的一脸无害,摆出一副万分理解的表情。

  “……我什么时候承认了?”蓝城气结,他可没说过这种话。难道他不像是喜欢女人的小直男吗?

  “不是你说你喜欢女人是开玩笑的?”湛绎宸生怕添不了乱。

  “妈卖批!”他那是情急之下不小心说错了,他才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好……

墨聪

蓝城,一匹钢管直的迷之野马……(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