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第三章 花海,恍若一个世纪的沧海桑田

爱无界绝情冷枭特工妻 墨聪 2683 2018-04-22 19:58:03

  暗黑色的幽灵跑车疾驰而来,驾驶座上的俊美男人眉眼间像是染上了一层雾霭,处处透着朦胧的感伤,越靠近就越浓郁。

  下了车,湛绎宸单手插在休闲裤口袋里,先是静静地站了一会,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就是单纯的发呆。而后,果断抬腿踏进了那一片花海。这是个美丽诗意的地方,也是湛绎宸下意思要逃避的。每个人都会无意识的选择遗忘一些不太美好的记忆,湛绎宸也不想再回忆起有关于若清的点滴,身上稀稀拉拉疼的厉害。

  花海,小时候若清就说过,如果有人想要求娶她就必须先为她献上一片她中意的花海。天之骄女,生在波旁家族,有数不清的财富可以踩在脚底下,充盈的物质之下,旁人想不到她当真想要的还带着属于小女孩的天真浪漫。更是谁也想不到,后来的若清会嫁给慕寒,什么都没有,没有花海,没有婚礼……只是,他们谁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片土地上,曾有人因了这句话偷偷地种下了一座花园。

  “姐,这几年过得好吗?我……我很想你。”时隔四年,湛绎宸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无声的在心里,但喉咙口发苦发涩。

  踏入花海,男人的脚步匆匆,不愿多走一秒。猎豹般矫健的身影如闪电,一道光匆匆而过。揽清园,古色古香的牌匾上三个行书大字,慕寒亲笔所写,大气恢弘。揽清揽清,揽住若清。

  亭台楼榭,中西结合,花香环绕,依山傍水,这便是整个揽清园内部的构造。喧嚣中的一抹幽静,如梦如幻。慕寒端坐于院落中间的小亭子里的石椅上,湛绎宸到的时候他正忙着布茶。上好的狮峰龙井,绿中带黄,香气浓郁。湛绎宸六岁起生活在A国,西方的国家里没有什么太多讲究茶文化认识。可他的祖父不同,地地道道的西方人,不爱咖啡爱饮茶,对这方面的研究颇多,湛绎宸却对这个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就算儿时的耳濡目染也没起到什么大作用。他不喜欢,与他相反,若清却是真的喜欢。饮茶儒雅健康,若清最爱,慕寒的习惯也是跟着若清养成的。

  “哥。”几步之遥,湛绎宸开口喊他。俊朗的眉微微蹙了蹙,茶,他始终不喜欢。

  “坐吧。”慕寒将手中的公道杯放下,抬头望向刚刚落座的湛绎宸,这个妻弟,还是那么凌厉。“尝尝。”说完,又将视线投到了方才为他倒的一杯茶上。

  湛绎宸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淡淡的啜了一口,俊朗的面容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芽叶浮沉,栩栩如生;滋味鲜醇,茶中极品,不失为一种情趣,只是他真的不喜欢,也并不想强迫自己提起什么兴趣。

  “清儿最爱喝的便是这狮峰龙井,她说这种茶叶还不错,能观能饮。冲泡后芽叶一旗一枪,簇立杯中交错相映,芽叶直立,上下浮沉,栩栩如生;饮来滋味鲜醇,是为极品。”慕寒说这话时,神色间皆是一片宠溺温柔,“以前每每听到这话时,不由觉得好笑。只不过是喝个茶,她怎么能看出这么些东西来,只当她古灵精怪的,也就是随便一说逗着我玩。这些年来,剩下我自己静坐茶盏之前,才发现,原来清儿说的都是真的。看不出来,只是因为当初缺少了一种能看出来所需要的心情罢了。”

  说到这里,慕寒停了下来,抬手端起了茶杯啜饮一口,唇齿留香。“小宸,你说对吗?”透过无框眼镜,慕寒锐利的视线直直的投在了湛绎宸年轻的脸上,后者则依旧眼神晦涩不明。

  “姐姐从小不喜追名逐利的生活,能修的一副云淡风轻的心态难能可贵。饮茶,与姐姐的性情相得益彰。”湛绎宸放下端在掌心把玩的杯盏,语调无波无澜,神情无喜无怒。

  “清儿说咖啡这种东西,咖啡碱太多单宁过重,原汁原味的咖啡苦涩难以入口,远远比不得性情温和的茶。你们是亲姐弟,清儿喜茶,小宸却常饮咖啡。虽是这样,清儿明白的道理,小宸没有道理不明白。”慕寒沉吟良久,终究是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复又端起茶盏慢慢喝了起来,也没有再去看湛绎宸的神情。说来,湛绎宸是接受过长时间的微表情训练的,若是他自己不想让别人探知他的情绪,那任何人都是没有那么轻易窥探的。

  湛绎宸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落在对面的慕寒身上,“各有各的喜好罢了,即使是身处同一个环境,漫漫岁月里也不能保证处境完全相同。尤其是波旁家族,里面是个什么情况,这些年来哥应该也了解一二了。咖啡虽苦,但就是苦才能让人时刻警觉。”说完,湛绎宸径自起身,缓步走到了亭子的栏杆旁,姿态慵懒的斜倚着,修长挺括的身形宛如一件上等的艺术品。

  慕寒坐在原处没有动弹,神色间有些许哀戚。“有时候,我很羡慕清儿对你的感情。”

  听到这话,湛绎宸猛地回头,绿眸闪过一丝亮光。慕寒沉痛的语气让他的心口感觉有些闷。“哥。”湛绎宸语调有了起伏,被喊的那人却不为所动。

  “这四年来,我想了很多。我从来没有让你进到揽清园,你觉得这是出于对你的埋怨,或多或少的,你理解,我感谢。但是小宸,选择是清儿自己做出来的,去与不去在于她,当初没有人逼她。她去的义无反顾,因为自小你便是她相依为命的弟弟,她寻着自己的心觉得能对你好还想保护你,你与我都应该尊重她。你清楚我心里肯定有怨,我不否认,是有,有过。我当然怨你,有那么大的本事,为什么不防患于未然,甚至让人有了可趁之机。可,我大概是忘了……你那时,也只是个孩子啊,我年长你这么多岁都没能留住她。清儿是我的妻子,我舍不得怨她抛下我们的家,所以我只能怨你。但她还是你的亲姐姐,从前我就旁观过她对你的感情有多深。我怪你没能在危难的时刻护住她,也怪自己那时为什么没在她身旁。我允诺要用尽余生去呵护的人,我自己并没做到。小宸,这件事你没有错,只是你懊悔又自责,但还活着的人就应该过得更加开心一点,若不然你就是愧对于愿意拿命换你平安的清儿。

  至于我,这四年我很固执地呆在这里,一次次安慰自己觉得清儿的确还在,没有走远。但我忽略了她替我九死一生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四年来,我等于让他们变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啜了一口茶,慕寒继续说:“小宸,我能想通的事,你没有道理想不明白。道理上我慕寒不怪你,清儿更加因为有你这个弟弟而骄傲,何况,我并不认为清儿就会甘愿这么离开,近几年我一直在搜索与当年有关的消息,并非完全没有进展,我会找到她,过去的事,你该忘了。”慕寒温润儒雅,极少一下子说出这么多的话来,而这些话里透出的消息,让湛绎宸眼角闪过了精光。慕寒果真一直坚信若清没有死,该怎么说呢?若清真的是不在了,当时那种情况怎么可能还能活着?那样一个精明睿智的人,是爱的太深才让他蒙蔽了理智和双眼吗?

  接电话的时候,湛绎宸就有种说不清的预感。来到这里,慕寒想要说什么,他看两眼此情此景基本就清楚了。可姐姐的离世于他而言毕竟是段抹不掉的痛,任别人再怎么说也无法完全愈合,除非若清能够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眼下,若清是真的还活着吗?

  “哥要回M国了吗?”湛绎宸别开头,声线清冷。

  “嗯,还有一双儿女在等我,我得看着他们长大成人,等清儿回来才能安心。”慕寒温润的面容上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意,牵扯了颊边很深的笑纹,久违了。

  “哥你真觉得姐姐她还能回来吗?”生死相隔,那个再也等不到的人,生生的受了一份死别的痛彻心扉的折磨。因为太难熬了,宁愿欺骗自己幻想度日,是这样吗?

  “清儿一定在等我的,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她具体在哪里,但总是会找到的。五年十年二十年只要我不放弃,一家人总会有团聚的那一天。”只愿时间过得快一点,那一天能快些到来。

  望向慕寒眼角的笑纹,湛绎宸墨绿色的眸子暗了暗,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没有再说什么。多说无益,不如让他抱着个念想好好生活。慕寒是,他自己也是。

墨聪

小湛:最是情深不寿,情情爱爱什么的,要不起要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