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97

遇,见你 秋天blue 3085 2019-09-02 17:57:09

  月明星稀,蛙鸣虫和,仲夏之夜依然闷热难挡,所幸空调很给力,楼下超市的冰西瓜也很给力。

  军区招待所的306,似乎成了沈苏固定的房间,骆毅还没有结束工作,她只能窝在沙发上刷剧吃冰镇西瓜,人生惬意~~

  要说李阿达,可就是沈苏名副其实的狗头军师,分析的每条策略都是完美至极。

  欲擒故纵……

  瓮中捉鳖……

  擒贼先擒王……

  美人计……

  可是,好难呀,脑海中预想了一遍,忍不住自己哆嗦了,太肉麻了,而且中暑也实非她所愿呀。

  等到骆毅再一次见到沈苏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求婚沙雕事件自己也消化得差不多了,此刻想想也觉得好笑。

  那个小姑娘,软软的一团缩在沙发上,已经熟睡,不过眉眼间尽是不舒坦,本想把她抱回床上,只是残缺的左臂还是不给力啊……

  想到刚刚在首长办公室,拿到的结婚申请的批准报告,以及自己的退役报告,有喜有悲,不过好像自己也挺幸运的,以后就可以多陪陪她了。

  沈苏本就睡得不太安稳,沙发上睡着实在是太难受了,没想到睁开眼,却发现骆毅坐在她身边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怎么睡着了,几点了现在?”

  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挣扎着坐了起来,好累啊这个姿势睡的。

  “十一点多了,你怎么不回床上睡?”

  “以为你很快就回来了呀,有事吗?”

  平时八点就能休息的骆少校,今天见首长肯定有大事的,而且不一般就对了,女人的第六感也是很准的。

  “喏,”直接递给她一份文件,然后就默默地看着心爱的小姑娘是什么反应。

  结婚申请!!

  最后一页是公章,也就是申请通过了的意思,原来他真的很早就在计划他们的未来了。

  “我记得某人求婚还没有成功吧?”

  想蒙混过关,门儿都没有,求婚环节不能少不能少!

  “是啊,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戒指💍呢?”

  反应过来的骆少校赶紧迅速,敏捷地把戒指套进了左手的中指,其实是毛毛躁躁,哆哆嗦嗦地带好之后,虔诚地印上了一个吻。

  “骆太太,我爱你。”

  “我也爱你,骆先生。”

  没有任何矫情地带上了戒指,白天虽然有些滑稽,有些乌龙,有些尴尬,可是两个人,自己的小求婚,也很温馨。

  “骆太太,还有一件事要跟你报备!”骆毅又拿出了另外一份文件。

  退役申请!!!!

  “你要退役?为什么?”

  “我现在的左臂不能符合现役军人的标准了,所以退役是势在必行的,而且你看我们马上就结婚了,我退役了你也放心一些不是吗?”

  想到那些他失联的日子,确实退役之后,她能够省不少心,只是,她又怎么看不出他的故作轻松,又怎么不知道他有多热爱他的工作,多么引以为豪?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或许,千言万语,安慰或者是劝诫,都只有那么一句,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我们国庆去领证好不好?”

  或许能够陪伴她,是他安慰自己唯一的理由了吧。

  “好。”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古人诚不欺我,10月1号,天还没亮,就去民政局排队的小两口,成功地赶在了人潮之前,然后还特别不要命地登上去往北京的飞机。

  晒完朋友圈,就开了飞行模式的新婚夫妇,到达北京以后,发现各自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

  这种感觉好爽啊,之前求婚的消息告诉了父母和朋友,领证的日子也被追问了很多遍,但是他们却迟迟没有松口。

  现在,这扔完重磅炸弹就溜了的感觉,太刺激。

  以后,她也是有夫之妇了,突然跻身已婚妇女的行列。

  “喂,阿姨,”接到骆妈妈的电话,沈苏并不意外,因为看到N条消息加未接提醒的时候,他索性关了机。

  “什么阿姨?叫妈,你们不都领证了吗?”

  沈苏这改口还真有些改不过来,骆毅直接拿过手机,“妈,你改口费都没给,苏苏可不能被你占了便宜。”

  “行,你们晚上回来吃饭,我跟你爸给大红包。”

  骆妈妈觉得红包真不是问题,问题是他家老二终于娶到媳妇了。

  “我跟苏苏在北京呢,过完国庆回去。”

  “儿子,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国庆带苏苏去北京,你不知道北京有多少人吗?你是不是还想带她去看升国旗,你这气死我了,哪有女孩子喜欢去人挤人的!”

  真是要被儿子气死了的骆妈妈,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一个速效救心丸。

  “妈,我今天结婚,你能不能不要骂我了?”

  “行行行,你带苏苏去就去了吧,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实在不行,你们呆酒店也行,不要挤着我家苏苏,听到没?”

  “知道了妈。”

  挂完电话的骆少校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欠考虑了,因为机场的人真的,可谓是人山人海。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去吧?你想去那儿?”

  “不要,就跟你待在一块就行。”

  又是两个月没见的异地生活,沈苏真心觉得只要跟他待在一块儿就行了。

  “你确定不要地方玩儿?老妈让我们待在酒店不要出去赶人潮!”

  “宅在酒店不是挺好的吗?”

  “骆太太,作为您的新婚丈夫,我个人很倾向于宅在酒店老婆热炕头,不过你就惨了……”

  沈苏本来真的没有往歪处想,奈何骆先生的眼神太过赤裸裸。

  “臭流氓!!”

  “我可是合法的。”

  想到自己收好的那两个红本本,骆先生无限满足,这个傻姑娘,这辈子都是他的了。

  北京的交通,不敢恭维,尤其是这个国庆的当口,简直要了老命了,机场出租上客区,一条长龙排的,沈苏只觉得眼前发白,这得等到啥时候去啊!

  “走啦!”

  看着老婆大人想去排队的意思,骆毅赶紧把人给拉走了。

  “我们去哪儿啊?排队在那边呀。”

  沈苏不知道这个人着急忙慌地往哪儿去啊这是。

  “我们有人接!”

  嘎?这么好!

  只是,当他们在一辆红旗牌轿车那儿停下来的时候,沈苏才明白,为何骆毅关着机也能找到接机的人,真的是,这车,够气派!

  “首长!”

  骆毅一声休闲服,竟然敬礼起来也是毫无违和感。

  “一年没见,媳妇都娶上了,这速度挺不错。”

  来人声音爽朗,看着正气凌然,说不上和蔼,也不让人惧怕。

  “苏苏,这是北京军区的严少将,我在部队这么多年,他很照顾我。”

  骆毅确实敬重严光,如果没有他的照拂,便也没有他的今天,这也是他一一领证就来北京的原因之一,他的恩师。

  “呃……”沈苏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好像叫首长很奇怪,“严叔叔好!”

  “你好你好,”回头冲着骆毅嚷嚷道,“你小子娶的这媳妇甚好,是干什么工作的?”

  “她是幼儿园老师。”

  “那感情好,心思细腻,耐心周到,肯定性格也好,适合你。”

  几个人上了车,沈苏知道他们许久不见,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便自发地坐在了副驾驶。

  这下严少将更是对这个女孩子,有些欣赏了,大气!

  其实吧,骆毅带沈苏来北京,还真不是看升旗仪式的,因为每一天天安门广场的升旗仪式都是一样的庄重,对于他来说,真的没有必要赶着这一天。

  来这儿,不过是想把她带给他的首长看看,从军数十载,最艰难的那几年,是大哥刚刚去世的时候,是首长一直鼓励他,照顾他,战友都开玩笑说他是不是首长的私生子。

  其实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并没有那么复杂,可能真的就是缘分,比如他和首长,他和沈苏。

  四个人在北京全聚德,吃烤鸭呀,其实全程也就他们俩在聊着,不过沈苏并不觉得无聊,听着关于他的从前,原来他也曾经愣头青过呀,原来刚入部队,他也是个刺头来着。

  “呵呵~~”

  “一个人傻笑什么?”送走了首长,骆毅看着在台阶上眉开眼笑的小妻子,觉得老天真的待他不薄。

  “也没什么,只是在想,原来你也是被别人狂虐过的,不敢相信。”

  “那时候,首长可狠了,俯卧撑都是两百个打底的,每次被罚都是我跟程铮一起。”

  “那你们是患难兄弟?”

  “不不,我们是狼狈为奸!”

  “好有自知之明!”

  其实,他们的年少,有热血,有张狂,有不忿,更重要的是,他们有一颗赤子之心。

  他们并不是现在各种称号,各种勋章堆砌起来的传奇,他们也是一步一步,在伤痛,在责罚中成长起来的。

  “苏苏,你知道吗?我25岁之前一直在想我一定要娶一个让我心动的姑娘,让我守护一生,可是后来才发现我根本遇不到姑娘,遇,见你,一定是天赐的缘分。”

  “所以,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只如初见,好吗?”

  “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

  北京的街头,车流涌动,好像那年初见,下着雨的娄城,她迷恋的眼神看着他的吉普,而他透过车窗,看着她的侧脸。

  ——全文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