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93

遇,见你 秋天blue 3013 2019-08-14 22:57:56

  日子过得有条不紊,诚然骆少校的计划,堪称完美,考虑进了所有的人,也后知后觉地发现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于是,大家都开心地执行着。

  沈苏每天下了班,便直接带着小卷毛去水榭花都蹭晚饭。

  骆妈妈省去了接娃的时间,也跟儿子多了一些相处的时间,有时候不忙的骆爸爸也会过来一起吃晚饭。

  周末的时候,沈苏和骆毅有时候会回城西看看老沈同志和苏女士,有时候拉着骆毅去半城咖啡帮忙,有时候带着小卷毛出去玩……

  所以大坑就是,这两个月,几乎没有单独的二人世界就对了。

  所以,骆少校,千盼万盼,终于盼来了两个人的澳门之行。

  (小鱼:解放军叔叔,你好像忘了澳门之行还有我们……)

  ——

  6月15号,当飞机降落在珠海机场,南方的热情已经开始呼之欲出了。因为明天才开始放假,所以机场的人,还不算太多。

  看着已经在出口挥手的木头和小鱼,沈苏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小鱼看到他们,立马小跑着过来。

  为了一个约定,奔跑着去迎接想见的人。

  “你就不能慢一点吗?”

  看着木头敲了敲小鱼的脑门,虽然很宠溺,但笃笃笃也挺疼的吧感觉。

  “我这不是高兴嘛?”

  甜腻腻的委屈,这撒娇技能简直满分!

  “阿苏,欢迎!”

  “该我说才对,欢迎小酥饼!”呃,“还有解放军叔叔!”

  这两个冤家真是!

  “你好,可以不要叫我解放军叔叔吗?听起来好老。”

  “这样啊,那叫什么呢?”

  大家刚见面,叫什么都不合适啊,小鱼一脸纠结地看着她家小酥饼。

  骆毅也很纠结,他这个人吧,还真没什么朋友,战友都叫他少校,楚河叫他老大,现在沈苏的朋友该怎么称呼他呢,直接叫骆毅好像很生分。

  “你就叫我骆驼吧。”

  沈苏忍不住笑了,突然就想到那天他因为昵称和岳莱吃醋,然后给他取了“骆驼”,立马顺毛的场景,好吧,如他所愿。

  “好了,给你介绍一下,”不想让某人尴尬太久,他就是个不会来事的人,“小鱼,我的大学室友,她男朋友我的发小木头。”

  “阿苏,你可说错了!”

  “啥?我说错什么了?”

  满头雾水,这人物关系,不是这样吗?

  “其一,发小这个词太有年代感,我喜欢竹马;其二,我不是她男朋友,”一脸嘚瑟,“是老公。”

  “你们领证了?啥时候的事儿啊?”

  沈苏陡然提高的分贝,吓得小鱼赶紧捂住了她的嘴。

  “嘘🤫,”

  “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

  “不不不,已经很够意思了,”

  小鱼从包里掏出了一份很精致的卡片,慎重地递给了沈苏。

   what?这两个人是国家保密局的吗?还是今天是愚人节?

  结婚请帖!时间是0616!不就是明天,她以为的度假,结果是参加婚礼。

  “你们这……也太突然了,不会两个人组局骗我呢吧?”

  “要不要我们回去把结婚证给你检验一下?”

  看沈苏不肯相信,李牧之郁闷了,难道不应该是立马祝福吗?

  “算了,我知道你肯定把结婚证封印起来了,谁都拿不到。”

  李牧之笑笑没说话,还真被说中了,领证之后,他可就把两个人的都保管起来了。

  说话间,看着李牧之又对着出口通道招了招手,竟然不是特地来接他们的,有些小难过呢?

  一回头,竟然还是个熟人!

  “顾教授,你也是来……”

  沈苏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婚礼的事,所以欲言又止,生怕自己破坏了新婚夫妇的恶趣味。

  结果,“是啊,沈老师,学长的婚礼我可是一定要来的,我还是伴郎呢。”好吧,就她一个人蒙在鼓里,气死了。

  “好啦,小酥饼,别生气了,你可是我的伴娘!”

  这,作为伴娘,你也是可以即兴通知的吗?

  “不是,我说你们这瞒着我,万一我这次来不了怎么办?”

  “不会的,小木头说,给你买机票,你一定会来的。”

  好吧,还能说什么,朋友嘛,互相伤害就对了。

  “可是这突然的,我紧张……”丝毫没有心理准备。

  “我们在这边就简单地办一下,几个朋友和双方家长,去教堂举行个仪式,到时候回娄城再宴请亲戚。”

  五人行,这顾教授,心还是挺大的。

  吃完午饭,新婚夫妇,忙着回家准备婚礼事宜,虽然是小办,但也要精致一些。

  酒店李牧之已经事先帮他们都订好了,送到目的地就离开了。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有些满血复活的意思,沈苏供血充足,大脑开始正常运作了。

  “阿毅,我们下午出去逛逛吧,总得去给他们准备个结婚礼物。”

  “行啊,我应该还需要买套衣服去参加婚礼。”

  想想参加婚礼,不能T恤短裤吧。

  “那我也没有衣服啊!”后知后觉…

  “你有伴娘服,不用刻意为婚礼准备衣服了,不过可以逛逛日常的衣服。”

  “你想的简直太周到了。”mua一口亲在骆毅的下巴上,不要问为什么,身高不够!

  “对了,伴郎你认识?”

  刚刚看沈苏和那个男人的互动,好像还是很熟稔的样子。

  “你说顾礼啊,他是木头的学长,人很好的,去年沪城秋游,你还记得小卷毛送你的树叶标本吗?就是他友情帮忙去给家长们讲解制作的。”

  这么一说,骆毅好像就想起来有这么回事。

  那天秋游之后,他们带着小卷毛一起去了游乐园,本来一天都挺开心的,不过吃晚饭的时候沈苏明显食欲不振,而且一副有心事的模样,后来把沈苏送到水明楼之后,因为看到穿着深蓝色风衣的李牧之,他心里头没来由地烦躁,可是想着小卷毛还没吃晚饭,也就就近点了碗面条。

  许是他的情绪外露得太严重了,就连小卷毛都变得小心翼翼的。

  甚至还从书包里拿出了礼物送他,讨好地说着,“叔叔,这是送你的礼物!”一个精细的树叶脉络标本,看着倒也蛮清奇的礼物。

  骆毅心情不佳,却也没有反驳他的一番心意,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脑袋,表示自己很喜欢。

  后来就顺手放在车上,然后回来就不知道放哪里去了。

  (小卷毛:我送你的东西,你一点儿都不知道珍惜就对了。)

  “那是小卷毛做的?”

  那时候心思全在水明楼门口看到的那一幕,没曾想这个标本是哪里来的。

  “对啊,你不知道啊,那是我跟小卷毛一起做的。”

  “呃……我”

  没想到当时看着精致得好像买回来的标本竟然是他们俩费心费力做完送给他的。

  “你这个钢铁直男,你不会问问宸宝啊,他当时肯定很郁闷。”

  “我当时也很郁闷……”想到当时的场景,骆毅小声地嘀咕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出门吧。”

  这边他们刚关上门,对面的房门恰巧打开了,顾礼穿戴整齐,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嗨!你们也出门吗?”

  顾礼原本是纠结的,一个人的孤单和澳门的风景,实在是很难两全,后来想想难得来一趟,还是应该领略一下特别行政区的风土人情。

  “对啊,我们准备去威尼斯人,你要不要一起?”

  “好呀好呀!”

  正愁没有人一起呢,顾礼觉得沈苏真是太够意思了。

  “那走吧!”

  威尼斯人距离酒店并不算太远,刚刚在房间骆毅已经研究好了路线,所以沈苏毫无心理负担地跟着,毕竟路痴啥的真的没有发言权。

  “顾礼,你是啥时候知道他们领证的?”

  “就520他们领证那一天啊,木头让我来给他当伴郎。”

  “原来你是伴郎啊,”想想今天才知道消息的自己,突然很郁闷,“你是包红包还是买礼物?”

  “就包个红包算了,我一个大男人也不会挑礼物。”顾礼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们是去给他们挑礼物吗?”

  “是啊,我今天才知道,不过还是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東西。”要说买什么,沈苏还真是有些头大。“顺便去尝尝澳门的美食。”

  葡式蛋挞,猪扒包,奶茶,粤式的这种小吃……

  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肚子饿了。

  “阿毅,我饿了,我们先……”因为还有顾礼在,沈苏有些不太好意。

  “顾先生,一起吃点东西吧。”说实话飞机餐真不咋样,就一个小小的汉堡,和一杯饮料。

  “走,我请客!”

  “别别别,上次还欠你一顿饭呢,今天我请,”想了想,身边有男朋友,不用白不用,“不对,他请。”

  被cue的骆少校表示心里十分舒坦,就喜欢给女朋友花钱了,真的很有存在感,尤其是在别人,别的男人面前。

  主要是苏苏老师,实在太自立自强了,每次约会恨不得AA,即使两个人如此熟悉到可以原地结婚的地步,依然是他买单两次她必须有一次的频率。

  所以,被女朋友依赖的感觉,有点空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