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92

遇,见你 秋天blue 3211 2019-08-09 16:53:57

  愉快的午餐时间结束,当然愉快只针对满足了口腹之欲的三个人而言。

  骆少校表示自己并不愉快!

  而沈老师对于自己“欲求不满”的男朋友,很不厚道地选择了视而不见。

  一般午休时间,咖啡店里面并不算忙,但是外卖却异常火爆,订单源源不断,而且大都是大单,最起码十几杯起送,这种情况会持续到下午茶时间。

  “阿毅,你找个位置坐着陪陪小卷毛吧,我帮Ada忙去啦!”

  景乔只有没课的时间才会过来,而木子出去觅食还没回来。

  陪小孩子真的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尤其是陪他看动画片,还有一只狗,一起看汪汪队。

  场面一度很尴尬就对了。

  正无聊至极,突然,沈苏来了一个电话,来电显示“木头”。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

  “宝宝,你的电话!”

  骆毅还没来得及说是谁的电话。

  “你帮我接一下。”

  “阿苏~~”

  一级警戒……

  “喂,”

  天知道,听一个男人如此亲昵地喊自己的女朋友,真是……脑海中有无数个呐喊,砍他砍他!

  不行,忍住忍住!

  “好像打错了,”

  猝不及防被挂了电话的骆少校,更是无语,什么玩意儿?

  李牧之也是很懵,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反复看了电话号码,是沈苏的没错啊。

  “小鱼,你来打,邪了门了。”

  “小木头,你说会不会刚刚接电话的是小酥饼的男朋友啊?”

  “哎呀,我去……”

  好像真把沈苏有男朋友这一茬给忘记了。

  “喂”

  于是,态度良好的李教授马上又拨过去了,很好,是熟悉的……女声。

  “阿苏,刚刚不好意思,我以为拨错了。”

  跟你男朋友解释,真不是心虚!

  只是脑子虚……

  “没事儿,怎么了?好久没来骚扰我了。”

  “呵,摸摸你的良心,我是骚扰吗?哪一次不是你蹭吃蹭喝的……”

  “行行行,大哥我错了。”

  看着被某人按开的免提,沈苏只能卑微地挽留自己的形象。

  “小酥饼~~”

  “哇塞,我儿子的干妈,你说说你多久没找我了。”

  “不是月初刚联系过你吗?”

  “呵……”你还有脸说!

  明明去年年底约好复活节假期来沪城找她玩的,年假都为她请好了。

  结果呢,这位大小姐说,机票忘了提前买,然后涨成双倍了,就不来了。

  沈苏想说,她打个飞的过去neng死这个不守承诺的女人。

  “嘻嘻,所以说,作为补偿,你端午来澳门呗,机票我出,够意思吧。”

  “这,我考虑考虑……”确实够意思!

  “你别得寸进尺,沈苏!”

  护妻狂魔上线,这还是她认识的温润如玉的李教授吗?

  恋爱的酸臭味!

  “既然你们盛情邀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哎呀,不对,端午节是六月份,那岂不是还有个拖油瓶得带过去。

  “你什么时候回部队?”

  悄咪咪,身边这人听得可认真了。

  “六月底七月初的样子吧。”

  “你不是两个月假吗?”

  “病情鉴定至少三个月。”

  “行吧。”沈苏默默查了日历,6月18号,拖油瓶鉴定完毕。

  “哎呦,你男朋友在?”

  虽然是悄悄话,但是因为距离听筒太近,所以那边还是很清楚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嗯。”

  “那到时候一起来哈,我们要狂宰他一顿。”

  “行,那是必须的。”

  被cue到了骆少校,立马立下军令状,你们敞开吃,哥有的是钞票!

  “对了小酥饼,我干儿子乖不乖?”

  “你干儿子乖挺乖的,不过食量渐长,胖乎乎的。”

  “胖乎乎的才可爱呀,好想见我干儿子啊。”

  “你又不来!”

  “等你结婚呗!”

  “那行,三年五载了要!”

  结婚还没提上日程呢~~

  “不会的,你家解放军叔叔肯定会要名分的。”

  “不跟你说了,我忙着呢,端午见!”

  这要是两个人说说就算了,当着骆少校的面讲这个,有点难为情啊!

  “哎哎哎……”电话再一次被无情地挂掉了。

  一抬头,对上某人极其郁闷的眼神,咋回事?郁闷啥?

  “解放军叔叔?我有那么老吗?”

  “em……”

  “你嫌弃我老是不是?”

  “我没有哇,是……嗯……”骆毅静静地等着她编下去,“是昵称啦,对,昵称,爱你的意思。”

  “姑且放过你。”

  咖啡店里,朋友在身边,爱人在身边,小迷弟在身边,人生的幸福大抵如此这般了。

  时间的消逝,似乎也只是在证明着她们过得有多么的舒适罢了。

  傍晚的城市,路旁,繁花似锦,天边,云霞满天,沈苏在咖啡店门口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舒服极了。

  看得吊着胳膊的解放军叔叔羡慕不已……

  “走吧,请吃火锅去!”

  “老板请!”

  一行人,很默契地对着大佬哈腰点头,啧啧啧,果然啊,坑起李老板来,一个个坏的很。

  “哇塞,这门口也排太多人了吧,我们换其他家呗。”

  海底捞门口,那阵势,可能得半夜才能吃上。

  “姐姐可是有备而来的。”

  某位有先见之明的李老板,可是设了手机闹钟来预定位子的。

  “咦?老板,八人桌,还有谁要来啊?”

  木子看看她们加上小卷毛也就才五个,呃,再加上老板家老姜,最多景乔,还多一个呀。

  (沈苏:傻木子,七个人难道不能坐八人桌吗?

  木子:emmmm……好像也对哈。)

  “我让景乔和岳莱也过来了,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好久没这么热闹了,老板!”

  木子可开心了,除了开年来的聚餐,后来大家好像都很忙,一直都聚不到一块去。

  火锅,烟雾缭绕,有岳莱和姜梓安在,话题就没断过。

  四宫格的火锅,辣锅是Ada,姜梓安的,猪肚鸡汤锅是小卷毛和岳莱景乔的,番茄锅是木子和沈苏的,清水锅是……骆少校的。

  火锅配冰饮,简直绝配!

  “宝宝,我也想喝冰的!”

  “那不行,你要不橙汁,要不白开水!”

  “那我想吃番茄锅,或者猪肚鸡汤的也行。”拜托拜托……

  “不行,只能清水涮!”

  清水,顾名思义,真的只有白开水,沈苏好心地在里面撒了点盐,葱花,然后舀了点猪肚鸡汤里面的底料,给他一个低配版的肉汤锅。

  可,真的没啥味道就对了。

  人生,第一次,体会到——深深的孤独,以及绝望。

  哎,最痛苦地不是没得吃,而是,看着别人吃。

  “呱唧呱唧……”吃草的声音,真难听,骆毅忍不住内心吐槽着,肉涮涮口感还行,虽然没啥味道,蔬菜简直是没味道没口感。

  “干杯!”

  大家吃的热火朝天,是不是还要来个碰杯的仪式感,惬意~

  “干嘛呢?”

  被沈苏踢了一脚,吃得正丧的骆少校,一抬头,见大家都举着杯子等着他。

  尴尬地放下了筷子,端起了橙汁儿。

  岳莱看着如今的表哥,老婆奴一个!不过,自己也就五十步笑百步吧。

  酒足饭饱之后,也才八点多钟,夜生活刚刚开始才对。

  “难得周末,要不要换地方继续下一趴?”

  “好呀好呀,通宵通宵,要不我们唱歌去?”

  木子是最起劲的一个,反正周末,单身狗一枚,无所谓了。

  “我这带着娃呢。”

  而且沈苏并不喜欢KTV,吵的脑壳子都疼。

  “要不,我们找个地方掼蛋?”

  岳莱这人除了考古,除了景乔,可能最喜欢的就是掼蛋了。

  “好呀好呀,可我们去哪儿呢?”

  这一波人可不少……

  “去我家吧,我家反正没人。”

  骆毅云淡风轻地刷了波存在感,土豪!

  “哥,你家有存粮吗?要不我跟乔乔去买点零食啥的。”

  “好,”对了,“你带小卷毛一起过去吧,我跟苏苏回去喂一下Lemon。”骆毅想想家里那条跟他算不上亲近的蠢狗应该一天没吃了,估计他俩今天也不会回去了。

  说到Lemon,沈苏突然觉得自己作为主人实在太不称职了点。

  “苏苏,我跟木子先回店里去把剩下的甜品拿过去,你过会儿把地址发我。”

  “行,反正都不远,那过会儿大家楼底下集合。”

  迷你的大白羊,平稳地穿行在璀璨霓虹之中,沈苏的车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高,路上,她想了又想还是没忍住,“阿毅,你为什么让他们去水榭花都打牌?”

  “这……有什么问题吗?”

  惊吓,难道又自己挖坑了?

  “不是,就是觉得你并不是热情的人,而且还有洁癖,怎么会……”

  “你这夸我还是损我呢?”骆毅觉得自己心……疼,“我不是洁癖,只是爱干净而已,他们都是你的朋友,我招待他们是理所当然的。”

  “行,心机boy!”

  别以为没看出来,可不就是在跟我的朋友们示好么?

  “我可没耍心机……”不承认就是不承认。

  一群年轻人,难得放肆玩到了凌晨三四点,小卷毛跟Lemon在床上呼呼大睡。

  看着一对对离开的背影,木子表示,今天把自己坑的不要不要的。首先,别人都是有军师的,自己光杆司令一个。这就算了,说好通宵,现在才四点,一个个都走了,而自己跟爹妈说好了在朋友家住一晚,真的没地可去。

  “木子,不好意思啊,你就沙发上将就将就吧。”

  “没事儿,我只是心灵受到了重创。”丧丧的,不对,明天还要上班,oh……my god!

  沈苏去了儿童房看了一眼,小肚子露在外面,睡得正香,听到脚步声的Lemon抬眼看着沈苏给小卷毛盖被子,下一秒,也呼呼大睡。

  这样子的日子,好像……想象中的未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