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遇,见你

Chapter 91

遇,见你 秋天blue 3022 2019-08-01 23:37:32

  没有的事情,怎么可能解释清楚呢,就好像考试没有题目,怎么编?

  骆毅挖空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衣柜里为什么会有这个奇怪的东西?

  看着沈苏越来越难看表情,骆毅突然灵光一闪,礼盒包装?会不会跟生日那天老妈给他发的短信有关?

  [儿子,今年的生日礼物,老妈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放在水榭花都,你一定会喜欢的哦,坏笑……]

  “宝宝,这个真不是我买的……”

  沈苏明显不相信,一副表情上写着,你这鬼话谁相信啊。

  骆毅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真的是跌宕起伏的,不过,天不亡他,礼盒盖子上竟然粘了一张小卡片[儿子,加油,不要太谢谢我哦!]

  看完小卡片的骆毅,默默把卡片给领导审阅,然后就看到他家宝宝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你要不就拿内衣应应急,睡衣就穿那件黑T。”

  应应急?这是应急的么?

  不过自己好像还真没其他的办法了,一把扯过盒子和睡衣,头也不回地往浴室去了。

  只留下,在床上神伤的骆毅:我睡衣还没换呢……

  在浴室纠结了半天的沈老师,最后用既来之则安之的理由安抚好自己躁动的内心,只是,那啥,应急的,真心穿着不舒服。

  原本以为,自己洗澡的大半小时,骆毅肯定已经躺下了,结果沈苏打开浴室的门出来,某人半靠在床上,一脸幽怨。

  “你咋了?”

  “等你出来帮我换睡衣,我等得都快睡着了。”

   emmmm……“不好意思啊,我先把衣服晒了,”想起自己是出来考察地形的,“对了,我衣服晒哪儿好?”

  “阳台上可以晒。”

  “知道了。”

  只是,当空荡荡的阳台上只有她那点可怜的布料的时候,沈苏觉得今年的尴尬都超额用完了。

  本来以为,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会平淡一段日子,没想到,一天就回到了甜腻的状态。

  被子底下的左手,被某人十指紧扣,难道还怕她跑了不成,“能不能把手松开,这样睡觉好奇怪。”

  “习惯了就好。”

  “可是,这样过会儿手臂就麻了……”

  即使在黑暗里面,沈苏圆圆的眼睛,撒起娇来,依然明亮。

  “那行吧。”可是,好想抱着你睡啊。

  四月的温度很舒服,不用空调,脸上是微微的凉意,身体裹在被子里,暖乎乎的。

  “怎么脚那么凉?”

  沈苏无意碰到骆毅的脚,冻得他一激灵。

  “呃,我从小就这样,冬天电热毯都捂不热,你快别碰我的脚。”

  沈苏想离他远一点,却不想被他两只脚直接锁过去夹在小腿之间。

  “以后我帮你免费暖床。”

  “真的吗?”

  “不然呢,结了婚我可舍不得你独守空房。”

  “不正经,睡觉吧,晚安。”

  “晚安。”

  轻轻在她额头上印上了一个吻,好希望,每一天都可以给她一个晚安吻。

  还有,早安吻。

  “懒猪猪起床了!”

  “起床了……”

  ……

  沈苏正梦到自己变成一只美人鱼,在大海里面畅快地游泳,结果刚刚曼妙了一会儿,鼻子好像进水了,呼吸不过来了,不行了不行了……

  猛然睁开眼,鼻子有点压力,“骆毅,你有毛病啊,一大早不睡觉!”

  “可是……已经九点了,”

  “今天周六啊~~”

  “周六你是记得清清楚楚的,那你还记得你家还有小卷毛和Ada等着你回去吗?”

  一个鲤鱼打挺,外加一记白眼,“你不早喊我!”

  骆毅看着光速消失的背影,喊也不对,不喊也不对……

  ——

  两个人在路边摊上买了豆浆油条带回蝴蝶湾,给两个嗷嗷待哺的小伙伴,其实距离并不远,不过沈苏还是心急如焚,因为早上从七点半开始,Ada同志已经打了二十几通电话了。

  只是,等到他们到了小区楼底下,才收到Ada的微信,[鉴于你实在是睡功了得,小卷毛被我拉到店里当招财猫了。]

  得,白瞎了给他们买的豆浆油条。

  “怎么了?”

  “Ada绑架人质潜逃回半城咖啡了,骆少校要去救人吗?”

  “emmm……人质送她好了。”

  (小卷毛:说好的同盟军呢,联盟呢,不想我帮你追老婆了?

  骆毅:我自己可以搞定,你功成身退。

  小卷毛:你是卸磨杀驴

  骆毅:这个成语用的很贴切,小毛驴。)

  “是不是你亲侄子,你舍得我可舍不得。”

  “是你的亲侄子。”

  沈苏白了他一眼,这人啊给他点好脸色就嘚瑟。

  “这样吧,要不,你先回家,我去接小卷毛?”

  “不要,我跟你一起?”

  “刚刚不还说人质不要了?”

  “我的意思是你在家陪着我……”

  “叔叔,你这就过分了吧?”

  “我还没说完,我们先在家做好饭,然后去给他们送爱心便当,这样就不会有撕票的风险。”

  沈苏想想言之有理,现在去只能单方面被Ada骂一顿就对了。

  真不能怪她,她接电话全靠缘分。

  “也行叭。”

  直接给Ada发了条消息,大致叙述了一下安排,李老板表示欣然接受。

  回了家,果然啊,房间里果然一团乱,两个人睡的窝也没叠被子,然后小卷毛带过来的行李包估计也是早上找衣服翻得跟抢劫现场一样。

  沈苏认命地开始收拾,果然吧,还是单身一个人住着比较自由,比较方便,就怎么说呢,自己作自己收,没啥怨气呗。

  “宝宝,你中午做什么菜,我帮你去洗干净。”

  看着沈苏很无语地在收拾,骆少校很识时务,因为不帮忙的话很可能要当出气筒了。不过他现在的状况估计只能表演单手洗菜。

  “那你看着拿吧,不要汤汤水水的那种,不好打包带过去。”

  “得嘞!”

  骆少校兴致勃勃地把蔬菜肉类拿出来,而且还私心地拿了自己爱吃的排骨给炖上了,过会儿想吃糖醋小排,嘿嘿!

  沈苏看着拿出来的食材,也没有多说什么,她计划是拿扇贝蒸个鸡蛋,昨天剩下的米饭可以拌点海苔肉松碎做饭团,然后炒两个蔬菜,做点水果的。

  不过,这锅上炖着的肉啊,是某人的心心念念。

  眼看着十点钟,时间上并不是很赶,就慢悠悠地在择菜,四季豆两边的筋络划得干净一点,煮开的排骨需要换水再煮一遍,还有就是虾线需要从牙签挑出来,其他一些葱姜蒜的需要切末儿之外,没什么要忙活的。

  骆毅坐在客厅看电视,挑了个随时可以偷瞄沈苏的视角,除了胳膊真的很疼之外,人生是真的悠闲。

  十一点的时候,沈苏有条不紊地在打包食物,黄嫩嫩的扇贝蒸蛋,椒盐虾,干煸四季豆,糖醋排骨,一个个圆咕隆咚的小饭团。

  只是锅上还在煮着……

  “宝宝,你还在煮什么?”

  “煮面条呢,”

  “不是吃……饭团么?”

  “哦,饭团里面有海苔,你不能吃的。”

  “那给我煮什么?”虽然没有饭团,不知道宝宝给他准备了其他什么呢,好期待!

  “排骨面条。”

   emmmm……“我”白期待了,委屈……

  “今天的菜你都不能吃,给你多放点排骨哈。”

  蒸蛋里面有海鲜扇贝,不能吃;干煸四季豆有辣椒,不能吃而且不爱吃。

  “我想吃糖醋排骨……”就好甜甜咸咸这一口,虽然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

  “不行,酱油会留疤的,不能吃。”

  “男人留疤怕什么,那是英雄的勋章!”

  “不,戏过了,是酱油的记号。”

  “宝宝,我不想吃排骨面。”这是小孩子吃的玩意儿吧,除了鲜味儿,一点味蕾上的享受都没有。

  “可以……你到时候看着我们吃也行。”

  好吧,你做饭你说了算,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骆少校无比幽怨地吃了一大碗的排骨面,饱是饱了,可一丝一毫享受的感觉都没有。

  ——半城咖啡

  “沈小苏,你虐待你家少校了?”

   Ada看骆毅一直眼巴巴地看着桌子上的菜,对于沈苏说他已经吃过了的言辞表示怀疑。

  “当然没有,我可是怕他饿着,先让他吃饱来着。”

  “可……不会又饿了吧?”

  这眼神看着菜好像看情人呢。

  “你饿了吗?”沈苏狐疑地看了一眼骆毅,饿了的话,怕不就是个饭桶了。

  “怎么可能?”

  “可不是,吃了那么多面和排骨。”还好,不是饭桶!

  面是很多,只是排骨,苏苏明明说多放点的,其实数数也就七八块的样子,其中还有两块的肉量可以忽略不计。

  “叔叔,你吃点水果吧。”

  小卷毛实在看不下去了,叔叔现在的眼神跟Lemon想吃东西的样子一样,可怜。

  接过侄子推过来的草莓和白心火龙果,沈苏用模具印出可爱的形状,他在家已经把边角料都解决了,所以,言下之意,这盘水果并不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不过,难得同盟军今天这么有良心,而且自己确实嘴巴孤单寂寞冷,所以还是,开吃吧!

  只是,如果骆少校知道小卷毛是因为他可怜巴巴像Lemon一样的眼神,会不会,气得,用左手揍他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